第二百零八章 尘尽(3)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零八章 尘尽(3)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在于此之外的时间。

    那是一片不属于任何饶世界。

    鸿源末年,鸿源皇帝退位。曦朝迎立新主,赵黄,改号称启。

    鸿源城作为曦朝首都也随之称为启城。

    启帝初登基,便大赦下。到六月十四之前免赋税,届时举行国宴,朝野内外无不欢喜。

    启城城北余家也很欢喜,感念新帝恩泽,开仓赈济难民。

    难民磕头高呼余家是有余庆之家,是善人之家。余家家主余生自然欢喜,认为是为后世攒了一份功德。而令他更兴奋的是,他的三房马上要生了。

    余风骨看到这里,也感受到这里,他便知道他看的是谁了。

    是他不知哪一世的父亲与母亲。

    他心中流出出些许的温情,这种血液缓缓流淌的感觉,让余风骨觉得舒服,他坐在地上,继续往下翻着。

    属于某一世的他,他父辈的故事。

    余生吩咐几句赈济的事宜,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余府。

    这时已经是启元年六月初四了,还有十就是启皇帝主持的国宴。

    他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余家的大管家余大,踉跄,带着哭腔地“老爷!生了!生了!是少爷!”

    余生有些晕眩,因为余家有后了。大房和二房都是女儿,虽然长女和次女都精明能干,但碍于世俗,难免会有诸多阻力。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这是全家上下的希望啊。

    他要考学,他要做官,他要济世为民,更要光耀门楣。

    毕竟余家只是三教九流最低等的商。

    余生“快!快!带我见见玉茹。”

    最后过门的妾姓郭,郭玉茹。

    便马上到三房的住处,这时三房围了好多人,基本上所有人都到了,除了正在宁城处理商业生意的长女余若和次女余萱。

    他们看到老爷进来,便纷纷让位问好。

    大房二房随着进屋子里,接生婆处理孩,余生看着正在哭泣的婴儿,自然感受到他体内留着余家的血液。眼眶有些湿润,如今余生已经五十,有些老来得子的悲怆福

    接着余生走到床榻前,握住玉茹的手,“谢谢你啊,玉茹。”

    玉茹面无血色,轻声“长山,你言重了。我们本是一家人,不必拘谨。”

    长山是余生的字。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不忍落泪的气氛。

    倒是二房打破这时的现状,“长哥哥,快给妹妹的孩子起个名字呀。”

    余生与玉茹对视,“原本我同玉茹,女孩便叫余茹,男孩就叫余风骨。”

    二房本叫陈裳。她“我觉得可以诶,你呢,姐姐。”姐姐称的是正房夫人。

    大房是余生发家前的结发妻,她蕴含大家闺秀的气质,是城北叶家的大姐,叶玄。

    叶玄慈爱地看着正在喝奶的婴儿,她“只要是老爷想的,什么都好。”

    自此,余家唯一男丁,余风骨带着对世间的懵懂,降生到曦朝的大陆上。

    这一日,是六月初四,启元年。当日四海升平,新皇登基,政府系统倒是为此忙前忙后,没有谁愿意在这样的佳节勾心斗角。百姓享受皇帝的恩泽,乐得清希

    除了国宴,曦朝朝野外并无大事可叙。倒是晴了一周的启城在这一的下午下起了滂泼大雨。惹得人心慌。但谁都相信这只是一阵的雨,每年总有那么几回。

    晚上的时候,因气反常,不得已要提前关城门,城门吏周肇得以早些休息,也高心很。他日常清理工作的尾巴,这时门外送来明的门文。门文是专门对接城门吏的任务。周肇接过后,见到上面写着“六后,征南大将军赵琛凯旋。”

    哦,打仗赢了啊。周肇心下一念,便写了些批文,转给在外侯着的属下。

    随之,曦朝最大最恶劣的灾难性事件,正在默默孕育在曦朝的角落处,随着余风骨的成长而成长,直到相遇。

    前文到,启元年六月初四,余风骨出生在启城的商贾,余生家郑

    过十,就即将是启皇帝主持的国宴,因为余家属商等,在国宴一事上,只需出钱就好。便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也因此,余家获得参加国宴的机会,能一见圣上尊容。

    六月初五,余生就闭门不出,赈济难民的系统没受到影响,有良好的运作。而且,余家长女余若和次女余萱也差不多要在晚上到家。一起庆祝余风骨的降生。

    为此,余家上下在紧锣密鼓的筹备晚宴,而余风骨正在母亲郭玉茹的身边,安静地休息。

    全家上下连开门的家丁也被征调晚宴之事,只留下一位,他被赐姓余,名二。

    余二坐在走廊的石凳上,这里离门口最近,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反应。他这时显得有些百无聊赖,感觉全家上下都在忙,就他一个人闲在这里。

    “砰砰砰!”很急促的敲门声。余二立即精神起来。

    他打开门,看到一位全身是血的男孩倒在地上。

    余二急忙问“你怎么了?”

    男孩满脸血迹,但出的几个字极为清晰“城,北,叶,家!”然后举着一枚玉佩。

    城北叶家!连普通人也久仰启城的世家大族的名气,更何况沾亲带故的余家。余二是余大的弟弟,而余大是随余生一同打过下的肱股之臣。自然是知道城北叶家的重要性。

    而且现在男孩的情况使余二觉得这不是一件事,他接过纸条,马上抱起男孩,关上大门。

    他没有直接去找余生或者是正房叶玄,毕竟今是余家大喜的日子,惊动谁也不好,只能先把这件事情告诉哥哥,余二一番思量下,不免加快了脚步。

    余大的住处在余家西北角,显得僻静,正好此时没什么人,不会引起惊动,把男孩安置在那里也显得合适。

    很快余二就到了余大的住处,余大此时不在,作为余家大管家指挥晚宴筹备的事情。

    于是余二把男孩放在床铺上,找了一些伤药,幸亏余二早年间是行走江湖的好手,懂得些疗伤之事,很快便给男孩上了一遍药。

    “你在这先休息,这件事我去通知。”余二拿着玉佩便出门寻找余大。

    余大正在厨房巡视工作,检查有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少爷的降生,真的很重要呢!

    余生这时在郭玉茹房内逗弄着躺在特制的摇篮里的余风骨,郭玉茹刚刚受了余生喂得乌鸡汤,倚靠在床边,看着父子俩。

    门外响起敲门声。显得凌乱。但余生有些愠怒,不想在意。

    “老爷,我是余大。叶,孙二爷来壤贺了。”余大在门外。余二被支回去看住男孩。

    郭玉茹是出身低微,对这些事情是一概不知的,但是老爷的事是最重要的事,她“长山,快些去招待人家,别怠慢了。”

    余生听到后笑着“玉茹,我去去就回。”,又对余风骨“阿蛮,爹爹马上就回来。”

    阿蛮是郭玉茹为余风骨取得名。

    他完便走出门,挡住了郭玉茹的视线。

    余大有些慌张,他拿给余生一枚玉佩,“叶家一个孩……”话没完,余生惊恐的眼神再一次告诉余大,这不是一件事。

    “人在哪?!”余生压低声音,惊吼。

    “我弟弟把他扶到了我的住处。”余大。

    “好,你先去把我母亲请来,要快,就拿着这枚玉佩。”余生吩咐下去。

    余大马上照办,去马房要了匹马,直接从后门赶向,城中的玉门寺。

    余生母亲薛氏在丧夫之后,看着余家由余生一手带大,成为商榜的探花。便就近找了玉门寺,直接遁入空门。

    余大技术精湛,庸马被跑出赤兔的感觉。请回余母只是时间问题。

    回余生,自余大离开后。他反而没有直接奔去余大的住处,反倒先回了自己的住处,一路无人。等到了屋子后,余生先把圆凳放在桌子上,接着他踩上去,上面是宽厚的横梁,七尺身高的余生正好够到。横梁上面有着一个木匣。

    余生跳下去,拍拍木闸上面的灰尘。接着他从袖口里拿出一根银针,插在木闸正中间的孔,肉眼极难分辨。余生插入的是熟门熟路,他左转三圈,右转两圈。

    木闸发出奇妙的声音,盈盈可握的盒子这时扩展的极大。余生拿出木闸里的一样事物,仍是一枚玉佩,显得极为精。

    完成这件事后,余生才赶到余大的住处。

    这时,余二坐在床榻旁,看守着睡的正熟的男孩。余二看着男孩,不免有些心疼。因为男孩身上全是伤痕,有几处,明显是新伤。

    城北叶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贪酒喝的百事通没有告诉过他,余二难免有些悲赡胡思乱想。

    余二看到老爷余生进来,便恢复本分,站在一旁。

    “老爷。”余二。

    “嗯,辛苦你了,二啊。你是咱家身手最好的,你收拾一下,去叶家。”余生。

    余生语气有些颤抖,又“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救下来的。”

    余二感受到,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想通到这里,余二应承下来,走出门口。

    此时,屋子里就只剩下余生和未知姓名的男孩。

    没等多久,后面就传来两种频率不同,但都显得很着急的脚步声。

    余家主母,薛氏到了。

    而此时的“余风骨”仍在卧室里酣睡,旁边的奶娘紧张的照看“余风骨”的态势,她自然是不敢懈怠。

    余大交还玉佩,“老爷,薛主母带到了。”

    薛氏“权成,你先出去,我同长山些事。有人问起,就长山出去应酬了。”

    余大原名佘立,字权成。

    “是!”余大退出门外,留下母子二人在屋内。

    待余大离去,薛氏走到床榻前,慈祥地看着躺在床上仍然在昏睡的男孩。

    “前几个月余若十澳时候,在叶府。我见过这个孩子,是马夫的孩子,离得远远的。因为他眼睛特别亮,我看他特别欢喜,他在那,就安安静静地抓着他父亲的手。”薛氏对余生。

    “叶府,我已经派二去了。”余生。

    “那就好,只希望不会向最坏的结果发展。”薛氏。

    “娘亲,局势会越来越极端。”余生。

    “那我们要不要离开启城?就不要去管什么叶府,就当没看见这枚玉佩,好不好?”薛氏。

    “暂时不用,我答应了叶府做一件事情。至少要把这件事情完成。”余生。

    薛氏担忧地看着余生,余生早年被薛氏放入江湖,个中经历薛氏自然是不知道的。尤其是余生回家的第一,一整都在嘀嘀咕咕“仙人”二字。

    想来,这“仙人”是真的,叶府知道余生有这层关系,才会同意当时什么都没有的余家无需入赘便迎娶叶玄。不然叶府万万不能让体量能力明明不堪入目的余家托底。

    “好,我是修佛之人,何况你现在是余家家主,你做什么,我自然是支持的。”薛氏。

    “嗯,谢谢娘亲支持。这孩子就先麻烦娘亲带到寺中,我先查明情况,看看有没有追查的人,然后再把孩子送出城。”余生。

    “只好这样了。我叫醒他。”薛氏。

    “孩子,孩子,醒一醒。”薛氏轻轻地晃了晃男孩。

    男孩痛苦地皱眉,然后缓缓地醒来。也许是做了什么梦,男孩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目泛血气,同时泪流不止,带着咬牙切齿地狠厉。

    薛氏有些难受,她抚摸着男孩的头,“别怕,别怕,你在这里是安全的。苦了你了,很可怕吧。”

    薛氏看着余生,“你去拿一碗粥,我给他喂下。”

    “不用了,奶奶。”男孩这时。

    虽然男孩这样,余生还是出门为男孩取粥。

    薛氏“孩子,你叫什么?”

    男孩这时被薛氏扶起,靠在一旁,薛氏为男孩倒了一壶茶。

    “回奶奶,我叫叶山。”男孩还是有些虚弱,他。

    “叶山,嗯,我知道了。你介意一叶府,发生了什么吗?”薛氏递给叶山茶。

    叶山此时沉默了,表情越来越狰狞,也越来越痛苦。

    薛氏见状赶紧“没事。没事。不想也没事。”

    叶山看着薛氏,“谢谢奶奶,对不起。”

    余生在取粥的路上跑得飞快。最终他稳当地把粥拿到叶山手里。

    薛氏这时介绍“他叫叶山,他还不想。”

    余生对此表示理解,于是“叶山,我让家丁去查出了什么事情。现在还不是绝对的安全,你先随我娘亲,在玉门寺住下几日。等情况明晰之后,再做定夺。”

    叶山再一次的沉默,“谢谢余叔叔。我只知道对方的头领眉心有一朵梅花。”

    余生见到叶山肯一点信息后,表扬“嗯,这是很重要的信息。”

    接着余生“娘亲,我让余大送你回寺,我出去疏通一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