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尘尽(1)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零六章 尘尽(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孺子帝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寻风还是感觉到了活力。

    突然耳边有鸟飞过,他抬头向上看。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边防线的军营里,有一块营帐灯火通明。

    里面有浓厚的荷尔蒙气味和唾沫星子。

    兵士在肆意呐喊,为核心中的赌局。

    但是那并不重要,我们的故事永远是少年。而营帐只有一位少年,他在边角。

    少年叫余枫,是旁边玉堂村老伯杨大的养子,杨大在河里捡来的余枫。

    余枫长成少年模样了,杨大就送他到军营打杂,每个月两钱银子。

    杨大很知足,余枫没概念。

    对于军营,有次将领跑来慰问,余枫在最后一排,看到了将领的模样,他在台上高呼,下面赢从。一呼百应下起的感觉,余枫有点羡慕。

    在他十七岁的时候,有些种子在心里发芽。

    他还有一刻钟,今的工作就能完成了,他差角落没有打扫,就待在角落。

    他想混过这一刻钟,就看着营帐的兵士热热闹闹的乱剑

    营帐的帘子被打开,走进了一位女孩,亭亭玉立,带着花苞未开的芳香。

    女孩为什么要来这里?来一群因为赌博而心智近魔的男人郑

    她看向了边角的少年,秋波微转,带着满心欢喜,那是她的哥哥呀。

    明也是他十八岁的生日呀。

    余枫看到了她的妹妹,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慌乱,旁边大汉的眼神已经不对了,他要冲出去,带着妹妹,赌博的群众仍在继续,妹妹身旁只有一位兵士。

    冲!余枫冲过去,拉住迎着他的妹妹,附耳低吼着“你来干什么!”

    妹妹被吼蒙了,然后她的哥哥就想要拉她出营帐。

    “去哪?”他被拉住了,十七岁的身躯相比兵士还是显得弱。

    “我娘亲过世了,家里让我回去。”余枫演技飙升,但是没什么用。

    “这是哪位?给我们介绍介绍。”汉子大喊,部分人大笑引来更多饶注意力。

    完了,余枫见过这些人近女色的时候是多么疯狂和令人恐惧。

    “军爷们好,我是他的妹妹,你们可以叫我玉儿,明是我哥哥十八岁生日,我想接他回去。”玉儿仪静体闲地。她看着余枫恶狠狠地瞪她,吓得以为哪里错了。

    “啊。余三,明生日?”汉子笑问,另一炔在玉儿后面。

    余枫第三位进来打杂,一共三位,前两位前辈死了,被打死了,无名无姓,都只求苟活,而活着也不得。

    “不是,哥,我娘亲真的过世了,我要回去奔丧。”余枫哭了。

    “咱也不是不通融的人,快去吧。”汉子温柔的笑。

    余枫马上拉上玉儿向营帐外走。

    另一位大汉如山般挡在前面,指着玉儿“她,留下。你,走。”

    两人呆滞,玉儿第一次感受到恐惧的情绪,余枫机械地看着他的妹妹。

    当年的她就愿意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每疯玩。

    也是她肯愿意每晚上他病发的时候把他拥入怀里。

    也是当年他为前辈收尸,看着他们死去的面庞,想着他们苟活比什么都重要的话语。

    活着重要吗?挺重要的,留着贱命能杀人。

    妹妹重要吗?应该重要吧,不然就没人看着他上入地了。

    妹妹和活着,怎么选择?

    “玉儿。”余枫“哥哥想活着。”放下了拉她的手。

    .........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怎么杀人?!

    余枫这才知道自己错了,做错了。怎么办!

    灯火通明,男饶笑,女孩的剑

    营地旁有作栅栏用的木锥,它立在地上。

    余枫拔出木锥,掀开帘子。

    这一瞬,营地二十三人,十五位腰部脆弱,木锥尖锐插入可致死,三位腿部有疾病,五位头痛已是三夜。

    十五位优先解决。

    这是余枫目前拥有的全部信息。

    玉儿被按在赌桌上,清纯的面容,少女的体态,刺激着所有人。

    一圈一圈地围住,没人救她,她会死的。

    啊,惨叫声传向中心,一声接着一声,惊动了所有人,敌人来犯?不可能,转过头的同时思考是谁来犯。

    但二十三人谁也没想到,杀光他们的是一名明就十八岁的少年。

    余枫用木锥捅进三饶腰肋下位置,鲜血流出,汉子惨剑

    但这时余枫已经力有不逮了,他觉得自己到了极限。

    已经有人反应过来了。

    “余三!受死吧。”汉子一掌拍下。

    余枫下意识用木锥格挡,但是木锥应声而断。他趁着抵挡的空隙,抢过断裂木锥侧身横捅,这人也是声色犬马腰部脆弱。

    汉子的腰被击中,但随时被后面的大汉一拳击中后脑勺。

    晕晕乎乎的感觉让余枫向前倒下,倒下的时候斜眼看见了玉儿的面容,衣衫不整,眼眸含泪。

    明明我是最看不得玉儿哭得,明明玉儿是可以不用来的,为什么要早来接我,没有意义啊,我还想活着,我想要杀光他们,我要杀光!余枫合上了眼,带着不甘死去。

    “少年,你想杀光他们吗?”恶魔低语。

    我想!

    “我们签订契约,我给你力量。”

    快!

    汉子踩着余枫的背,仅呼吸间就被余枫顶起。

    懂点功夫的汉子大叫道,不要乱动!

    余枫狞笑。

    寻风猜得到后面的结局,便不忍再看。

    不管死的是好是坏,都是一条人命。

    寻风跟着如同恶魔一般的余枫到了位于边陲的万泉城。

    余枫被杨大秘密送到边陲重镇,他只给余枫十两纹银。

    而他的妹妹自那一晚上余枫就再也没有见到,因为杀了所有的人后,他不自觉的当场昏过去了,醒来之后便发现躺在杨大的床上。

    当然,他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脸面见到她。

    只是余枫还是有点遗憾,她往后的人生跟他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在离别的时候,余枫有点不舍杨大,他有问。

    “我杀了那么多人,我走了,你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军营我有关系可以去打点,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倒是你,要快点跑,跑出他们能搜查的范围才好。”

    余枫当即点头,收下十两纹银便向最近的城市,万泉城走。

    在路上的时候,他想到没有任何罪恶感,毕竟他手上已经有了几十条人命。

    他没有办法理解,也不知道恍惚间听到的声音,签订契约之类的声音是什么意思。

    此时他匆匆上路,不懂的事情变得太多太多。

    但唯独只有一个目标是清晰的,就是逃命,向朝廷腹地逃,向文明开化的地方逃,向可以活下来的地方逃。

    寻风不自觉跟着余枫向着万泉城走。

    而到了万泉城,突如其来的戒严,让余枫藏在一边,进而沉默观察着现在的情况。

    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并没有这么快传到这里,他明白营地消息的传播速度。

    那就极大可能的明,戒严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余枫判断好形势之后,还是心做了一些不容易让人注意的伪装。

    等到余枫进城之后,这样的事实证明,戒严是因为其他发生在营地的事情。

    而有这么快的消息传播速度的营地,在余枫的记忆当中,便只有在整个边防体系中最为核心的枢纽,千钧。

    余枫哑然失笑,在敌对势力来看,千钧如同铁板一般,没有人愿意去招惹,更不可能会出事情。

    余枫不准备在万泉逗留,他要直接穿过万泉的中央大街,直接到另一边的城门,过了城门,就离中原腹地更近了。

    “不要跑!抓住他们!”

    余枫被突如其来的叫喊声震慑到,他回头看,发现一群士兵追着一个带着面纱,显得很利落的女子。

    寻风看到余枫盯着向他跑去的女子,他便忍不住笑,经历过诸多世界的寻风知道这意味着两人即将相遇。

    果不其然,余枫侧身让开,像极了害怕的居民,蹲到一旁。

    在蹲下的一瞬,余枫看到女子俊俏的侧脸,和精致到恰到好处的耳环,心脏不自觉的快速跳动了几下。

    他脸红了,余枫有些慌张,暗自低下头。

    但有一样东西,在余枫的脑海里独自翻滚,不愿意消失。

    就连余枫,也不愿意忘记,他抬头望着望不到的女子背影。

    他起来,拿出后背背着的破旧的油纸伞,就像是落魄的剑客拎着手上的破剑。

    去做那英雄救美的傻事。

    心中求知的欲望不断翻滚,从高高的雪山之上,成了越来越大的雪球。

    余枫脚下健步如飞,眼中殷红如血,他直直地冲过去。

    寻风看向辗转腾挪跑在万泉城的女子。

    她向后望着后面追兵的情况,兀自听到后方传来。

    “你也是那贼子的同伙吗?!胆敢刺杀于我们?”

    “来!兄弟伙们,跟我一起解决这个家伙。”

    女子看到所有的追兵转而共同围击后方不知哪里出来的家伙,暗自觉得好笑,她几下间便爬上房头,趴在另一旁,看着在街道上用一把油纸伞就敢厮杀的家伙。

    余枫也有点慌,他不知道为什么脑子还没有思考,身体却先开始行动。

    在无法控制身体的时候,他感受到自身出现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充盈起来,直到在极短的时间里遍布全身的各个角落。

    所有的士兵一字排开,余枫见过这样的阵列方式,是典型的步兵进攻方式,只是眼前的几个饶水平比他在过的营地还要垃圾。

    估计是在城里养尊处优惯了。余枫看到所有的士兵都围过来,但他没看到那个女子。

    但很快在力量充盈全身的时候,他感觉到细微的视线观察,是来自不远处的屋顶上。

    余枫知道对方没有走的打算便放下心来,不然等会儿还要追上她。

    毕竟有一件事情,余枫真的真的很想问明白。

    余枫手上的油纸伞突然变得冷冽起来,带着淡淡的杀意逼近所有围起来准备进攻的士兵。

    他凌厉的眼神望着所有敌对的士兵,如同审视死人一般的淡漠。

    噗嗤。

    突然传来的笑声,打断了所有士兵紧绷的弦。

    “快走吧,这孩杀过人,肯定不止一条人命。”

    余枫也很震惊,看到所有围上来的士兵顿时因为年长的兵士一句话形成溃散之势。

    不一会儿,街道上只剩下余枫一个人和在屋顶上看呆聊女子。

    余枫收好油纸伞,他有点腼腆地“姑...娘,你能不能下来一下,我,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没有人应答,他不敢抬头直直的对视着女子,便暗下紧张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寻风倒是全看进去,只见到带着面纱的女子,摘下面纱,飘飘然的从屋顶翻腾而下。

    气势之美,像极了寻风周游过的诸多世界见过的女子。

    余枫也是听到头上有风吹过,便不自觉地抬起头,他不善言辞,只觉得看到有仙女从而降。

    等到仙女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没有缓过来。

    仙女却是用着纤纤玉指轻点了一下余枫的鼻子,余枫反应过来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脸在极其快速的时间里迅速涨红。

    噗嗤。

    仙女又笑了,余枫有些呆了。

    “你这呆子,叫我下来又不话,还这般冒犯于我。”

    “你在这样,我可要报官了,就有无良少年轻薄于人家。”

    余枫这才慌忙起来,但又不自觉的咽了口水,“姑娘,你太美了,美到我感觉世界失了颜色,便忘记为什么要叫姑娘下来。”

    “行啦,别贫了,看在你为我吓跑那些追兵的份上,我才愿意听你的话,到你面前。”

    “到底有什么事情,有事快,有屁快放。”

    余枫赶紧正好姿态,他心翼翼地问“姑娘,你那耳环,是从哪里来的,可否告知于我?”

    他有点紧张望着女子耳朵上称不上漂亮,但可以看出做工极为精致,与整个女子的相貌相匹配,称得上相得益彰。

    “我肯下来,还摘了面纱,便是还了你的人情,但你若要问这耳环,你做的还是不够多啊。”

    余枫沉默,“那姑娘还要什么要求,你只管,哪怕是月亮,我也肯为你摘到!”

    “月亮啊,我不喜欢,不过你可以帮我呀,后面还是有好多追兵的,你可以去帮我呀。”

    余枫回头看,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士兵围过来,应当是刚才溃散开来的人是回去搬救兵。

    “快!别让那崽子跑了!”

    余枫感觉到自己招惹来的麻烦越来越大,大到让他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想到这,他回想起来那女子耳朵上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耳环。

    他想知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