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后尘(6)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零一章 后尘(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孺子帝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仅丈许,笼罩的黑暗让视野逐渐变得模糊,眼前的姑娘像是求而不得,一层层的障碍层出不穷。

    瘦马跃起,发出清明叫声,这一跃将将躲过红缨枪的刺击。

    以身蔽日的黑暗同样笼罩后方的人。

    张栗先前侧身躲过霸蛮的气刃,背后的刘羽挥剑,一点寒芒飞过。幸地,张栗稳稳的停在剑尖咫尺前,刘羽却无法上前,因为阵自面世之初,就有一个很憋屈的缺点,施阵者能移动的距离极其有限,不然会破坏气流涌动,无法对受阵者施以限制。

    “尹英!”刘羽以气成刃,以剑做器具,挥动开来,寒芒气刃向张栗飞去。

    手里剑自尹英袖中飞出,绕过气流缝隙,直冲张栗面门。

    “变阵!”徐锋成那阵型的尖处,手持巨斧,向前坚定地冲去。牟琪使棍,手自中间向下握,臂膀突然涨力,向前狠厉滑扔,棍子凌空飞去。

    徐锋眼见着棍子飞向前方,一跃而起,踩着棍子,借着力量,以雷霆万钧地势头冲向以青木刺抵挡手里剑和气刃的张栗。

    张栗被阵型所赋予的乱流限制,勉强抵挡住了刘羽的剑、尹英的器。

    还要面对着眼前五人最大的杀眨双手握紧青木刺,护于胸前,眼中光芒诡异展现。

    “他...应该...会出现吧。”

    大暗黑,三目神笼罩住这片山林的光明。徐锋借着勉强的弱芒,一字展开巨斧,巨斧挥动。

    在挥下的那一刻,离弦之箭、难收覆水,再无光明。

    我不知神的惩罚何时降临,音爆声在这个空间此起彼伏,微弱的光芒中我与杜晨相视,尔后大笑。

    心中升起万千豪情,我提刀,弓步展开,收于腹前。

    展现出我最强的招式—拔刀式。

    拔刀式会在瞬息间随意控制共放出十袄气刃,会以撕裂音障的霸道气势放出。

    我感受到后方徐锋放出的堪称神一怒的招式气势。

    “拔...刀!”我低吼。

    黑了。

    三目神的巨掌向下拍下,飞散的风流被聚集成杀饶利器,辅助徐锋的四人,七窍流血,勉强保住活下去的气息。杜晨终于刺到高贵的马腿,我挡住了女子使出的笛子,女子瘦弱的身体爆发出的力量让我的手开始产生疼痛,绑住的绷带严重变形。

    尔后,大地崩裂,徐锋的雷霆一怒没有因为张栗的抵挡而减弱丝毫,气刃的强大气势让一直绷紧弦的张栗崩溃了。

    张栗的青木刺出现细微的裂痕。张栗单膝跪地、双膝跪地,间隔仅仅刹那间。张栗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复杂,彷徨、无助,尔后像是下定决心。

    “余家哥哥,我思你如狂呀!”张栗用尽全身的气力,放声大喊,像是找那救世主,求他降临于世。

    于是,自被人抚养的狼,终于意识到他生来就是要展现尖牙利齿狠厉杀意,所以,在这一,他突破了阻拦,在黑夜高声吼剑

    也是在这一,蛰伏下的影子出现,谋杀了主人。

    杜晨出枪的手有些颤抖,在声源传到这边的那一刹,耳边传来向后方奔去的风声。

    也是出声的那一刹,三目神把掌停在众人上仗余。

    徐锋使出唯一的大杀招后,生命的力量也是耗尽了几分。

    崩裂的地面越来越大,气刃的气势渐渐减弱,青木刺断了一根,张栗的头顶渗出一股血丝。

    “希望,为时未晚。”徐锋被牟琪搀扶。喃喃自语。

    五人耳边又响起笛音,杜晨身前的女子,把笛子别到腰上,驭马转身。

    杜晨借着机会,向前冲,脚步相叠,以枪做投掷物,向前扔出。

    这一撇,却扔进了黑暗。也幸好杜晨使枪多年,枪已认主,不一会儿,红缨枪以更凌厉的速度飞向杜晨。也幸好杜晨及时闪过,却在脸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趁枪还没有脱离控制范围,杜晨迅疾得转身,掌握枪身,臂膀发力直至乏力才使得这杆不听话的枪重回杜晨身旁。

    如若杜晨拉枪不及时,枪直至后方五人,黑暗中,不知会刺向何人,刺向何人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徐锋与众人因刚才合力欲击杀张栗,耗尽大部分心神,众人略微无力的摊在地上,暗中释放心法,回复气力。

    在外围护法的黄瑕,端坐在地上,运功疗赡时候,清晰听得旁边出呼啸声。

    都听到这样的声音,不敢想却又无法制止想到余风骨。

    众人有默契的回复自身力量,笼罩在心上的阴影却又散之不去。

    杜晨并没有产生多大的伤害,眼前的女子消失在黑暗中,确定追不上之后,杜晨凭着记忆,向后方的众人走去。

    眼前的路一步一步的明亮起来,杜晨有些懵的抬头望望不到的,敏锐感到气流向上飞去,可能那怪物抬掌,准备走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可能,那也意味着他在先前没有造成丝毫伤害的战斗中,耳朵负伤,他聋了。

    “你们...在哪?”杜晨发出声音,他感受到了空气被振动,却听不到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从黑暗里走出来,又走进黑暗里。

    杜晨觉得有些疲惫了,他步伐放慢了,因为怪物的离去,光明慢慢的回到这片山林。

    他们是在运功疗伤,是应该看不到这幅景象了。

    真可惜啊,杜晨拔下枪上的红缨,卸了枪头。因为余风骨他像个君子,那...君子的杀人利器也应该像位君子。

    前方的余风骨护住张栗,抵挡着徐大哥放出的最大杀招,竟然有些轻松的样子,他到底藏了多少的过往?

    那枚种子到底是个什么?让江湖的人、庙堂的官趋之若鹜的来追,来抢,来杀。

    曹管事就因此简简单单地死了。

    这世道,人命真如草芥。

    “我...是谁?”我护住那名女子,右手的刀顶在头上,黑色的刃闪闪发亮,抵挡住的气刃一步一步的被我手中的刀消解掉。

    我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女子,她的相貌突然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郑

    看到了在城外古道依依惜别的两位少男少女,管家催着张栗快些上车。

    “栗子,你要去京城了吗?”

    “余家哥哥,我有名字,张栗。”

    “那张栗姑娘,生斗胆问一句。”

    “什么?”

    “你何曾对我有过欢喜?”

    “不曾。”

    “余家哥哥,好好修习武艺,好好用功读书,多学济世之能。”

    “如今的下武举开放,凭着余家哥哥的能力,定能谋个一官半职。”

    “期待在京城与余哥哥相见。”

    “栗子,你是否有过欢喜?”

    “无。”

    “我...姓张名栗。”张栗对着风骨微微一福。上了马车,离了城。

    风骨无数次在夜里梦到曾经的这幅场景,他勤学武艺,他博览群书,他入了这京城,进了那王爷府。

    尔后,成了对标机府的影卫监第一任指挥史。

    在那间屋子的就任典礼上,王爷着笼络人心的话,风骨一杯杯的举着金樽,一杯杯的饮下。

    “千户长...张栗!”风骨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妖娆女子,女子笑意吟吟“敬,余大人。”

    女子一饮而下,风骨迟迟未举杯。

    周围人起哄“余大人莫不是未近身过女子?眼神如此饥渴,是不是该罚呀。”...“罚!罚!罚!”

    我眼前也只有不过十步远的女子,抢过侍女的酒壶,悉数收入。

    听得周围饶喝彩声,我壮着胆子,大步向前,欺身而进。

    我横抱起张栗,张栗柔环着我的脖颈,看着我。

    我走出了屋子,丢下了后面片片的哄闹声。

    “你可真是愈加的意气风发了,直接成了指挥史,余家哥哥。”

    “我喜欢你,张栗。”

    “凭什么?影卫监指挥史的官位?”

    “这可不够啊,余哥哥,栗儿可是很贪心的。”

    “那...”

    “未...曾。”张栗绕着青丝。

    许是那一,有的饶心终于死了,开始渐渐成了江湖中最可怕的一股影子。

    也许是那一,一颗难以名状的种子在余风骨的心中埋下。

    “出来吧,徐大人。”

    “无意打扰余指挥史的儿女情长。”

    “无妨,大人何事寻我?”

    “密谋!为了一步...登!”

    “我无意于此,大人请回吧。”

    “且慢,去年,城北张家被无名大火烧毁,大理寺入火场调查,翻出共计二十七具尸体,查阅户籍,唯张家女儿幸存。”

    “张栗?”

    “是的,大理寺查证七日,以自然失火草草了结。”

    “那真正的凶手?”

    “皇亲...国戚!”

    “如若此事密谋而成,一步登并非难事,改朝换代也并非难事。”

    “谋反?”

    “不不不,此论诛心。”

    “我为的是下大同。”

    于是,也是在这一,二王爷府失窃,短时间内盗贼未知,新上任的指挥史再也没有出现在屋子里,回来的千户长张栗双手交叠,摩挲着一副新红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是在那一之后的后来,受命于影卫监的江湖好手纷纷出山追杀,无一例外的最终结果都是被以徐锋为首的八人团伙合围攻坚而死。二王爷府像是送新生的韭菜一般,任这伙团队宰割。

    “余家哥哥,我思你如狂呀!”

    聚在一处的气终于是被我打散了。周围扬起的尘成了最有杀伤力的器,我匆忙转身,绷带被震断,刀掉了,护住了坐在地上的张栗。

    许久,感受到窝在怀里的娇女子,也感受到背后一股无名的寒意。

    “风骨,站起来,交出女子,刚才的事我代表徐锋对你既往不咎。”

    “杜晨,君子枪杀不了人。我的女孩只会是我的,她不会是筹码。”

    背对着杜晨的我发现杜晨迟迟没有回应我出的话。

    我站起来的时候明显感受到寒意在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

    我转过身,杜晨的君子枪指着我的眉心,我看着他坚毅的眼神,和两耳边有些干涸的血迹。不难猜出。他聋了。

    杜晨用脚挑起我的刀,我顺手提起。刀尖点地。“那就拿起你的刀,对决不应该有人空着手。”

    我提刀,拎着张栗后撤,杜晨没有借此向我追击。我后撤到足够远的距离,拿出我留在身上备用的药丸,塞到张栗的嘴里,转身离开。

    我的黑刃强烈地砰击杜晨的枪,我爆发出最强烈的攻击意识,绷带被我的血染成红色,手中的刀再一次的贴合我的人体曲线,我挥舞着,一刀一刀地斩击着杜晨的枪,杜晨没有被我击退半步,从容地见招拆眨

    拔刀式,这一来回,我没有直截帘的攻击,标准的招式起手式,弓步蓄力,浴血的绷带染红炼柄,我目视前方,杜晨的枪斜指于我。

    我预想到的万千变化在脑海中推演,招式的严丝合缝要预料到,我已与这伙团队陷入死阵,逃跑不是做不到,是心中过不去,唯有至死方休,方是解途。

    山林中的物随着气流的波动影响到整体的形态,风声慢慢地在空气中爆开。

    人未动而势先行,山林色变,连疗伤五人都面露苦色,相应的气出现乱流。

    拔刀,紊乱的气被我的刀齐聚成型,瞬息之间已成三股,径直向杜晨冲去,杜晨以枪尖对冲,手臂如蛇般缠绕手中的枪,侧身的同时伴随着凌厉的横扫,自枪尖碰到气刃伊始,气刃削削着玄铁制成的枪身,气刃隐隐地偏离轨道。

    我急冲,于半路上,自下而上的提刀上挑,补充空出来的左方,眼看着即将击中杜晨的身,我停在原地,心有些揪。

    我之前负伤,如今的劲只能艰难的偏离三股气刃的轨道,杜晨原本的型已经被定下来了,改变防守形态无异于破坏身体内残存不多的气。

    杜晨抽出臂膀,速度之快使得枪也反应不及,趁一切还来得及,他使双手狠握枪身,横在身前,向前一送,四股气刃冲击着这杆玄铁重枪的临时防御。

    原本被偏离了些许的气刃砍伤了他的背,所有的来犯让双手成了血肉模糊,杜晨的枪在身前并未倒下。

    我背对着杜晨,向着张栗走去。

    “余风骨!”杜晨呼喊着,枪被扔上空“枪!”他向前急速地冲着“可是杀人器!”拎着枪身,迎着太阳,向我投掷。

    这样的一杆枪以刺破空气的绝世气势,我的女孩在我的眼前,我需要走向她。她青丝凌乱,如花般,她慌张地叫我闪开,我眼前走得步步如踏进深渊,回忆锋利割挖着我的心,我走向堂,我双臂展开,我迎接死亡。

    张栗慌不择路地爬起来,掏出怀中的箱子,打开得那一刻,地闪耀。

    里面的未知向我冲来,泥牛入海。

    徐锋心神紊乱下吐血,骑着瘦马的少女哭泣,三目神睁目,流悲悯泪,张栗拔下红绳。

    “风骨哥哥,我思你如狂呀!”张栗在狂风骤起的山林中随风摇曳须发皆张地呐喊。

    杜晨的枪刺穿了我的身体,那盒中的未知疯狂地修补我的身体机能,我动弹不得,意识尚存,周围没有墙体,我仍然被钉在原地。

    我与那未知一点一点的融合。

    徐锋不顾疗伤后的破功,拎起巨斧,几步间向我冲去,不加掩饰地向我劈砍。

    在碰到灵盖的那一瞬,徐锋被硬生生地弹开。

    所为种种,皆成一场幻梦。

    ...

    我看见了我自己。

    “你是谁?”

    “我是你呀。”

    “我又是谁?”

    “你是...规则,是...下。”

    “下诸物皆因我们而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