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后尘(4)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九十四章 后尘(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现在,寻风终于找到一个看似可以成为突破口的突破口。

    便是那场空中的战争。

    .............

    当余风骨走出男卫生间的时候,他发现陈柏知和闻人月靠在一边,他不知道这两位为什么站在这里,可也没什么值得停留。

    谁知闻人月先开口,叫住了即将要远去的余风骨。

    “先生,请您慢一下。”

    余风骨顺着声音停在原地,转身看着他们。

    “您几位有什么事情吗?”他看到了进入男厕所的女孩停在陈柏知和闻人月一旁。一伙怪人,他想。

    女孩附耳对闻人月着一些话。

    过了一会儿,明显是因为女孩的话而激动起来的闻人月“余先生,我们注意您很久了,如今我们正式向您提出邀约,邀请您加入北门学院。”

    “注意我很久?”余风骨提出疑问。

    “是这样的,我们学院三年前开始寻找一批新生,您是我们的观察对象之一。”闻人月开始解释。

    “除了我,还有几位?”余风骨问。

    “七位。”闻人月。

    余风骨震惊之外,陈柏知也有些震惊,新生计划他是知晓,但是计划是一共要招四百多人。闻人月的七位是什么来由他不知道。这也使陈柏知想起那一夜蓝眸女子提到的七位孩子。他深深地看了余风骨一眼。

    “你是怎么观察的。”余风骨有些好奇地问。

    闻人月“您高一的时候撞倒了一位姑娘,那就是我,我那时在您的身上安装了我们北门学院特制的监察器,然后您楼上就是我居住的地方,还有您上的高中,对面的居民楼。

    “很抱歉,监察了您三年。”闻人月羞赧地。

    “那监察器,在哪里?难道还在我身上?”余风骨看着闻人月羞红的脸颊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生气。

    “你可真聪明。”女孩上前,面对着余风骨,女孩同他一般高。余风骨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的眼眸,他竟然发现女孩眼眸是血红一般的颜色。

    嘣,清脆的响声,女孩抬起手指弹了余风骨的额头。劲道之大,余风骨反应不及,使得他有点眩晕。余风骨手扶额头,泪花在眼眶打转。

    “你干什么?!”余风骨怒目而视。

    “你想看看监察器长什么样子吗?”女孩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审视着余风骨“算了,怕你反胃,我给你扔了。”女孩补充道,旁边的窗户敞开着,她直接扔向窗外。

    余风骨打眼一看,感觉女孩扔出去的,是一个团子,但是上面竟然还有毛。

    “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陈欣雨。北门学院即将大二的师姐。”陈欣雨向余风骨介绍。

    “你好。”余风骨握住陈欣雨伸出的手。

    突然陈欣雨把余风骨拉到身前,速度之快使得余风骨又是没有反应过来,女孩身上的香气更为浓郁的传到他的鼻子里。

    两人又一次近距离的对视,余风骨看陈欣雨,她皮肤白皙,而且眼眸里的血红色渐渐变淡。陈欣雨的鼻息拍打在余风骨的脸上,使得他不知所措。

    “老弟,北门学院是一个好地方,你会在那里得到很多好处,比如遇见像我一样漂亮的学姐。”陈欣雨循循善诱。

    “我...想做个普通人。”余风骨。

    “可是,他不允许吧,你体内的另一个,人?”陈欣雨像是神射手一般,直中靶心。

    余风骨惊恐地看着陈欣雨。

    “你在想,我为什么知道是吧?”陈欣雨笑容渐上脸颊“进入北门学院之后,你自然会知道。”

    “而且,你有一段你忘不聊记忆是在南京城里发生的,跟一位女孩有关。”陈欣雨一层层剥开余风骨。

    直到剩下余风骨的骨、血与肉。

    余风骨手机震动,陈欣雨放开拉住他的手。余风骨拿出手机,上面显示出是张栗栗发来的又一条短信。上面的内容令人寒颤:余风骨,我恨你,那段时间我竟然恨不得杀了你。

    陈欣雨的嗤笑声传入余风骨的耳朵,余风骨抬头一看,陈欣雨的眼眸红的愈加浓郁。

    余风骨到了现在还是想不起来张栗栗为什么恨他。那也意味着他缺失的那段记忆,余风骨不愿记起。哪怕寻风与他融合,一切重获新生,他也不愿保存那段只会使人苦痛记忆。

    余风骨看着闻人月期待的眼神,看着陈柏知和陈欣雨的注视。他想,也许加入这什么北门学院,也许可以逃离这座城剩

    “北门学院,在我结束宴会后,为我介绍一下。”余风骨。

    在余风骨的视线里,陈欣雨老神在在,仿佛他加入北门学院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随着看去,他发现陈欣雨的眼眸旁,隐约的有泪痕,令人惊奇。同时陈柏知传过来的眼神使得余风骨没有读太懂,反倒是闻人月,肉眼可见的高兴。

    “好的,您先去,我安排专机来接您,请结束宴会后到达楼顶,那为您敞开。”闻人月温柔地。

    虽然余风骨震惊于竟然还有专机来接,但因为寻风的存在也没有太持久地惊讶。按照寻风的意思,他余风骨的命是老爷的,这样的法隐约让余风骨感觉到一点兴奋和期待。

    于是他点头示意后就向宴会厅走去,留下三人在背后,余风骨在经过窗前时,望向窗外,雨后初晴,阳光慢慢地壮大。只是他看到了张栗栗和徐渭走在路上,于是他站在窗前看着两人,也许是感受到了别处的视线,徐渭回头,恰巧碰上了站在窗前的余风骨的目光,于是他竖起中指挑衅回应。

    余风骨仍站在窗前,冷冷地看着,张栗栗在徐渭示意下依偎着他。

    他们去的方向,是令一处酒店,酒店五楼的窗户敞开,男子站在窗前,注视着余风骨。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着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饶梦。”陈欣雨。

    “不合时宜,不合时宜。”陈柏知。

    余风骨回到了宴会厅,徐渭不见了,没了他在的气氛,好像所有人就剩下食物作为敌人。在余风骨经过邢老师的桌子时。被邢老师叫住“余风骨,张栗栗让我把这条手链还给你。”

    余风骨接过他曾经送给张栗栗的手链,里面的海红豆不见了,也许是被她弄丢了,牛骨制成的骰子越来越显得圆润,赠予的主人可能很喜欢,时常把玩。如今还回来,手链也成了残次品。

    “谢谢老师。”余风骨不带任何感情地回复老师,那之后他坐回原来位置。

    菜品慢慢地减少,屋子里总有人进进出出,并没多大的年纪,全班的人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离开之前无一例外地向邢老师敬酒,互诉衷肠,然后离开。一个全员毕业的班级荒唐的变得冷清。

    余风骨眼前的开水变成了只剩一点温度的温水。邢老师坐到了他的面前,举着酒杯。

    余风骨端起酒杯,两人豪迈地碰杯,豪迈地饮下。

    “敬你一帆风顺!前程似锦!”邢老师醉了,醉着客套话。

    “以后别送女孩玲珑骰子了。”她仍然在。

    原来老师什么都知道,怪不得那早上一直让我浇花,偏阻止我不让把盒子送到她的桌洞里,余风骨边笑边想。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知不知!你知不知啊。”邢老师醉熏的眼神,似是在无限追忆。

    看来谁都有一两个不足与外人言的旧事,余风骨再次举杯,邢老师倒在桌上。

    他一饮而尽。

    酒店顶楼,陈欣雨坐在顶檐旁,背后是令人畏惧的高度,一个不慎,定是炸裂的效果。

    “我好怕他不会来啊。”闻人月。

    “他会的,他惧怕南京,他认为南京是一座让他回忆起就会哭泣的城市,他无法面对。更何况,他体内的另一个人赋予他的使命,完成那样伟大的时候只有北门学院是其中翘楚。”陈欣雨安慰闻人月。

    陈柏知站在顶檐上抽烟,脑海一直回想着蓝眸女子的话。也问清了闻人月为什么七个人,此时全世界其余六个地方的外派专员已经完成了任务的收尾。新生四百的核心,就是包含余风骨在内的七位命之子,是陈欣雨给予的称谓。

    楼顶的门被打开,余风骨出现在楼顶,闻人月兴奋招手。余风骨朝着三人走去,一步一步地踏出就伴随着周遭世界逐渐成为黑白的现象,寻风不受余风骨控制就走出来,这回倒是余风骨成为静态的风景版。

    陈柏知、陈欣雨和闻人月也没有受到寻风带来的影响,见多识广的三位有点惊叹于他带来的环境变化,虽然余风骨无害,但是不确定寻风是否无害。三人还是做出了必要的防备,闻人月弯身拿出了藏在鞋跟里的匕首,她偏技术型,力量在全院外派专员里属于倒数,但还是能起防范作用。陈柏知带上了眼镜,自那夜后,北门学院又重新补发了一副眼镜。而陈欣雨,赤手空拳站在陈柏知的后面。

    “别担心,各位女士和先生,我对诸位没有恶意。”寻风释放善意的信号,使得三人防备心稍弱。

    “您与青龙卷轴接触过吗?”寻风询问陈柏知。

    三人都看向陈柏知,陈柏知惊讶于寻风对事态程度的把控能力。

    “那个卷轴原来叫青龙卷轴啊,我前几日把它运回本部。”陈柏知实话实。

    “正好,等风骨到了北门学院再去寻找,那时麻烦诸位能领着他。”寻风走到顶檐上,下面是静止的世界,周围没有风声,是死一般的沉寂。

    陈柏知本想再多言几句,出蓝眸女子的话。但是那夜陈柏知一见倾心,不知出来是否会造成蓝眸女子的麻烦。他还是忍住不言。

    “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出来的目的。”寻风跳下来,对着三人“诸位...”刚想出来的时候,黑白的世界生起波动,四人均寻找来源,最后汇于一处,那是余风骨所在的方向,谁知余风骨抬起胳膊,似是要突破寻风强加的处境。

    寻风震惊,他看着余风骨艰难地突出重围,黑白的世界渐渐附上彩色,波动纹路愈来愈强,这是空间被破坏的征兆。余风骨眼神坚定,嘴角渗着血丝,目光传向寻风。

    “那样做,很痛苦的。”寻风自言自语。

    于是寻风不顾震惊余风骨变化的三人,走到了余风骨的旁边,低眉顺目地看着余风骨,一如初见时他的模样。他面对着三人“风骨,就靠你们了,要送到...那个世界!然后去完成命阅邀请!”

    一切恢复原样,余风骨擦掉嘴角流下的血,走到三人前。

    “北门学院,我加入!”他。

    “决定了?”陈欣雨问。

    “没什么原因可不决定的。”他自嘲。

    “那就开始签订契约。”闻人月递给余风骨一支手环,并顺手点开了手环的中间。

    一声叮,传在余风骨眼前的景象是恢弘而庞大,那是一片血红的世界,那世界包含着七道黑影,龙吟虎啸凤鸣纷纷的在景象中回响,七道黑影带着磅礴的杀意向声源处冲击,气势滔,似要踏平世界一般。

    接着是一片蓝色的背景,有温柔的女声传出“余风骨,现居住地南京雨花台区,是否同意作为北门学院2007级新生进行学习。”

    余风骨脑中回忆了自己的十八年,懵懵懂懂,模模糊糊,磕磕绊绊,总算是到了关键的一步,在他这里,高考成了无用选项,而未来,可能跟更伟大又传奇的事业挂钩,深处不安分的灵魂在长大。

    “同意。”他出。

    至此所有暗面的材料有了正当的理由被摆在明面上,大部分成为绝密级档案。而北门学院的未来因此产生细微的变化,余风骨命阅轮盘正式转动。

    直升机在上空盘旋,并缓慢降下,螺旋桨过快地转动,并产生风压,陈柏知和闻人月一同上了飞机,陈欣雨经过余风骨时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上直升机。

    余风骨看着曾经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直升机,如今鲜活地站在他的面前。让他感受到人生现在面临的奇异处境。

    “你在干什么呢?快上来呀。”陈欣雨向他搭手。

    “来了。”余风骨走上前并握住了陈欣雨的手。

    “少年,你相信命运吗?”曾有少女对他。

    如今,他接受了来自命阅邀请。

    直升机向上方升腾,向远飞去。

    张栗栗与徐渭走出酒店,张栗栗有些开心,她出色完成了所有考试,考官们甚至对她,你被录取了这样的话。使得她一扫之前的心霾,变得气朗神清起来,连徐渭拉着她的手她也不去抗拒。

    张栗栗抬头望,忽见得高空有一架直升机飞过。也许是周围部队执行任务,她猜测。

    他们背后酒店的五楼,男子抬头望着直升机渐渐飞成一粒点。

    “截击。”男子对身后文秘服装的女子下着命令。

    狮虎相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