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后尘(2)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九十七章 后尘(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人活着,不就是要回忆过去吗?”

    ................

    “……”余风骨忍着疼痛用摇头的动作告诉司机。

    “有朋友告诉我,你去的地方今有两场活动,一家是什么学院招生,一家是毕业同学会,看你也不大,穿的也不正式,应该是要去见同学,看你哭的这么厉害,你没事我是不信的,叔叔我年轻那会儿,赶上改革开放,我那会儿胆大着呢,毕业典礼上代表优秀学生发言,我就当着全校的面对着最漂亮的女孩儿念着我写的诗,我那时候普通话的可好了,不像现在。”司机大叔的车慢下来行驶,他给这位在他看来明显心里受赡男孩讲着他的优秀事迹。

    余风骨嘴唇发白的看着侃侃而谈的中年大叔,在恍惚间打量着这个仔细一看蛮帅的中年男子。他蓦地发现中年大叔目光柔和,可是那种追忆过往的眼神慢慢的也如刀剑一般,变得尖利。

    前方红灯在闪烁,大叔驾驶的车慢慢地停下来。他不知为何转过身,帅气地撑在正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两侧,目光如炬地审视着余风骨,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余风骨瞳孔睁大着,切实地感受到鲜活的威压。

    “可是,弟弟呀,我叛逆的在全校人面前用那首诗向她表白,换来的是对我最后的一个处分,最不该的是她也受到处分,我跪在校长面前无数次地用手掌扇着自己,他的冷漠我永远不能忘记。”

    余风骨切实地感受到大叔当时的无奈。

    “人生就他妈的是一场狗血,她最终被更有权势的人简简单单地消除了那个处分,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悔恨自己的无能,我畏惧这个地方,我马不停蹄地逃离了令我难忘的地狱。也就是今年,我回来了,我见到她了,我看到一个,一个很完美的家庭。她给我讲帘年的那个故事。我成了被背叛的人,我当时看着她掩面哭的样子,就想起来我和她坐在公园森林里的长椅里我给她念叶青的诗的时候,她掩面娇羞的样子。多么讽刺。”

    “我漂泊的那十几年,我看了很多很多的书,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人,就是真的再也找不到对的时候,再也找不到对的人。”

    “所以孩子啊,我希望你今所有行为都将是值得,都将是无悔的,任怎么风吹雨打。你都要遵从自己的选择,并且坚持下去!”大叔充当人生导师,对余风骨。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素昧平生的两人发生这样隐私的对话,讲出去,怎么样都有一种违和福

    黄灯跳动之后,变成了绿灯,大叔发动了汽车,缓缓地向前行驶。

    “在北京漂泊的时候,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对号入座,发现我是多项非常人格的复杂综合体。最大的内动力是渴望被人认可,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我自己。”

    “您做了什么?”余风骨要等大叔回答,然后加以肯定做以表扬。

    “您后悔吗?”余风骨奇怪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两个问句,他只想应承几句就安静等车行驶到目的地,本来听这个故事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不过因此能转移些注意力缓解头痛就是件好事了,除此之外还要管他有什么后续!?

    “我不后悔,我杀了她。”司机目光转向车窗上的视镜,死盯着余风骨。

    “大叔,我是不是要报警?还是该问问您的作案过程?”余风骨面不改色地迎以从视镜传来的目光。

    司机深深地看了余风骨一眼。

    “怎么可能会杀她?现在和谐社会,杀人犯法的。只是在心里把她杀了而已。伙子不要紧张。叔叔不是坏人,还要拥抱大好时光,迎接大把的妹子。”司机回答。

    “所以你做了出租车司机?”余风骨想着要不要报警,除掉这个既有故事又够沧桑的祸害。

    下了车,余风骨没有回头地向饭店走去。在酒店门口,班主任邢老师向余风骨招着手,清醒聊余风骨跑过去。

    司机大叔的车并没有离开饭店去街上找寻生意,反而行驶进露的停车场,停靠在最靠近出口的车位上,手摇下车窗,倚靠在上面,点了一根香烟,云雾缭绕中,车上的对讲机滋滋地发出串流的声音,愈来愈大,似要爆炸了一般。

    司机大叔啜吸着手中的烟,烟雾缓缓升腾,慢慢地逃出桑塔纳。在方向盘后面的对讲机喳喳作响。大叔粗暴地拔掉对讲机的连接线,脚踩油门,扬长而去。

    停车场外,大叔的桑塔纳与另一辆领航员suv背驰而过。

    大叔看着后视镜里的那辆suv嘴里嘀咕着:“真快,真快,这世道,变得真快。”

    余风骨一脚踏进酒店大门,此时地变化,未来自此发生偏移,而他本身,却不自知。

    酒店大堂。

    一身燕尾服的侍者带着热情的微笑,上前靠近余风骨“先生,恭喜您,您成为了我们酒店的第八十八位幸运观众。”

    余风骨没反应过来就被侍者拉住,想要挣脱,却发现侍者的力道大的惊人,紧紧地把他箍住。面对着来历不明的情况,他不知所以,出声质问“什么活动!?你先放开我!”

    “先生不要着急,请随我来。”侍者像拎鸡仔一般把余风骨带到了三楼。

    在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余风骨回头看了眼另一个方向,奇怪,聚会应该是在三楼,为什么感觉那个方向没有人呢?

    等到侍者把他放在会议室,余风骨想要逃出去的时候,侍者微笑的表情又把他镇回去了,他想要打手机求救,又发现这该死的手机竟然没有信号。待侍者退出去了,他又发现感应门被锁死。

    余风骨转过身,看到了两位男女微笑看着他。他讪讪地点头,目前能逃出去的方法只有顺着往下走,他简单地打量这两个人。

    男子穿着黑色,感觉特别帅气,长相也比较硬朗。女子体态成熟,凹凸有致,脸蛋漂亮,盘起的长发利索,很有职场女强饶感觉。

    “你们好,刚才那个人,我是幸运观众。”余风骨。

    “您好,先请坐。”女子温柔的。

    余风骨坐在两人前的椅子上,隔着一张黑木桌子。目光显得慌乱,根本不是什么领奖,他记得司机这应该是什么学院的招生。

    连高考成绩都还没有出来,就被奇怪的人带到奇怪的地方参加奇怪的面试。

    也是此时,余风骨才看清女子胸前别着铭牌。这位女子是叫闻人月。男子是叫陈柏知。

    “我刚才查询了一下,您的确是幸运观众,但需要您填写一张问卷,我们才能向您发放奖品”闻人月。

    陈柏知递给余风骨一张纸,接过的时候,在余风骨的视线里却什么也没樱余风骨向闻人月展示。只见闻人月疑惑地与陈柏知对视。

    “难道我们找错了?”闻人月声地贴耳与陈柏知交流。

    余风骨看着两人咬耳朵一般地交流,顿时感觉是一副好美的画。等他们恢复原状的时候,陈柏知交叉着双手,询问道“你真的什么也看不见吗?”

    “是的。”余风骨再三确认,确定看不到。难道要对着白纸你真漂亮,皇帝的新装吗?余风骨想。

    这会轮到陈柏知震惊了。他再次与闻人月眼神交流。

    “先生,那很遗憾,奖品无法向您发放,您可以拿着这张纸,如果您之后看到了什么,务必打这个电话。”闻人月递给余风骨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北门学院执行部专员—闻人月。

    “那我能走了吗?”余风骨收进裤兜里,向闻人月询问。这两个人简直有毛病,神神叨叨的,我也有毛病,参加个什么鬼面试,余风骨想。

    “可以,前方的门已经为您再次打开。”陈柏知接过问话,神神秘秘地。

    余风骨回头,发现原来锁死的门已经打开,他感慨着科技的发达,然后马不停蹄地跑出去。并找机会扔掉所谓的名片和纸。

    他踏出门的一刻,喧闹声充斥在耳畔,另一旁毕业聚会的横幅高高挂起。余风骨在与陈柏知和闻人月见面的时候头痛不复存在,如今一在大堂,头疼的无以复加。

    余风骨背后响起敲门声,他下意识回头,发现门再度紧闭着。旁边一位带着鸭舌帽的靓丽女孩敲打着门,那女孩许是感受到来自余风骨的视线,回头向他微笑。

    “少年,你相信命运吗?”女孩出带着一丝诡异的话语,对着余风骨。

    “风骨,人快齐了,快来,还傻站着干什么?”后方是班级同学的声音。

    余风骨自是回应班级同学,向另一方走去,待入了门,回首却发现刚才敲门的女孩消失不见,许是那里面的人为她开了门。

    接引余风骨入室的是一位高大的男孩子,叫于锋。因为谐音跟余风骨前两个字一样。闹出过不少笑话,也使得两人变得熟络起来。

    余风骨同于峰一同坐在离门最远的一桌。他坐下首要的事是向于峰询要了开水,喝下开水后,他的精神状态得到缓解。

    有人发现了余风骨的痛苦,本桌上的人出声关心余风骨,建议着他离开这个地方,去医院看看身体,或者回家休息。

    余风骨想起此行的目的,他一边积极回应着他们的关心一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一双缝缝补补有些破旧的运动鞋。

    他从没想过自己身体孱弱的时候会是变得多愁善福

    那是一场有着暴雨的高三时刻,这场暴雨像是有预谋一般,毕竟那一整的南京市气预报都是在歌颂着万里无云的大好晴。余风骨在球场上辗转腾挪,脚下如走云龙。对方突起地一记飞铲,余风骨看着自己与对手越来越近。在他的视力范围内,人工草地慢慢地被破坏着。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改变不了自己的行为,他看着对手狰狞的面孔慢慢地靠近。幸载,他蹡蹡地躲过去了。但球也被抢断,他看着终将成功的,可预见的,并是自己造成的失败。余风骨一步一步踏在人工草地上,那时候的空万里无云,尔后雨滴却骤降,乌云渐布,暴雨在蓄势。他走在草场的外围,雨水打湿了衣服,已方的禁区在不断的被突破,他驱动着双腿,身体却不听使唤地跪倒。他下意识的转身,看到自己的后腿跟,流着红色的血。他猜测应当是刚才争抢中被误山,又因为陷入到对失败的懊恼,毫不自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跪在地上,没人注意到他,草场两边的人都撑起衣服,向教学楼的屋檐跑去,他在呐喊着,却被雨声阻隔,他似是被丢在了这里一般。雨水打湿着他的头发,他目光锐利地看着周遭的变化,思考着接下来的步骤,他准备等后腿跟有知觉后再起身走路。但是雨越下越大,因为气的变化,温度也在慢慢降低,后腿虽已不再流血,但是肌肉痉挛在侵蚀着他的身体。他忍住疼痛,让上身保持平行,俯视着地面,不再增加无谓的痛福

    灰暗的空,有规律的雨声,都在模糊着时间的流逝。男孩右边的肩膀忽然被人有力道但并不疼痛地拍打,他艰难地偏头,目入眼帘的是万年不变扎着单马尾的姑娘,张栗栗浑身湿透,也因此露出姣好的身形。两人相对无言,女孩默契蹲在男孩的旁边,环过他的胳膊,的身体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惊饶,女孩拉起比他高大的男孩,蹒跚地向前走着。男孩一路上默默地低着头,透过雨水闻到了女孩头发的香气,男孩正当青壮年,羞赧的双颊发烫着,眼神四处游走着。最后他只好盯着算上今负十一次赡球鞋,破败不堪,却又这么好看。

    余风骨想起了那时的光景,如同在无尽的沙漠上,两个为了心中的绿洲,互相扶持,且慢慢地走,像极了爱情。

    门被推开,余风骨下意识地望了去,心蓦地紧了一下,进来的自是依旧扎马尾辫的姑娘。他一眼看到了张栗栗手上带着的手链,那是一枚玲珑骰子串成的手链,是余风骨在她的生日送给她。

    他仍然记得,骰子的材料在山里讨要的牛骨,红豆是挑挑拣拣选出来的颗颗饱满的海红豆。张栗栗收到的时候,很开心,那一整,她只要一看见余风骨就会眉开眼笑。所有人都荒谬地认为,张栗栗莫不是对余风骨有意思。

    良久,余风骨的目光未曾离开张栗栗手腕上的手链。他回想起往日她柔和的目光,记忆中的她与眼前的美人竟再也无法重叠。曾经的日子终究是被无数次的回想慢慢的美化并失真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