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停(9)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停(9)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那晚辈余枫和叶姐姐就先告辞了。”余枫拱手道。

    “伙子,等一下。”老者。

    只见老者温柔地“玉儿,你去爷爷后面,找一个细长状的物体,一面有很多针孔,去拿来。”

    余玉儿听话地找来,交到老者手上。

    老者对余枫招手,等余枫过去后把手上的物什交到他手上,“这是我早年间研制的玩意,后来我改造了一下,可以密集地发射毒针,里面的量能发五次,用一次少一次。”

    老者淡漠地话语着令人可怖的物什,余玉儿在一旁,睁大的双眸,满满的好奇。

    “老先生,这物什有什么名字啊?”余枫问。

    “名字?做完了我就不爱起名字。”老者。然后想起来什么一般,手悬空着,余玉儿冰雪聪明地握住了老者的手,使得老者咧嘴微笑着“玉儿,你觉得这东西叫什么好?”

    余玉儿思索了一番,“不如叫蜂针?!”

    “哈哈哈,起的好!”蜂针的发明者予以肯定。

    鬼满脸黑线,这老爷子年轻那会儿绝对是赤裸裸地女儿奴。

    余枫随便应承几句,然后准备告辞。

    老者也不搭理他们,倒是余玉儿摆手告别,她“表哥,到西市等我呀。”

    西市是余枫等会儿要采购的地方,等采购结束,余玉儿也差不多从老者这里出来与他汇合。

    余枫和叶卿挥手与余玉儿挥手告别。

    老者静立,余玉儿欢欣挥手,鸽群包围着两人飞舞。

    ................

    “爷爷,那个蜂针感觉很厉害,玉儿要学!”

    “教!”

    “爷爷,我要快点学,我要帮哥哥!”

    “好!”

    “爷爷,你头上的鸽子能吃吗?”

    “能!”

    “诶!你干什么?!枉我养你那么多年!”

    “玉儿!快拿后面的高等鸟食,喂他!老伙计生我气了!”

    ...............

    云江城,集市区,西剩

    余枫形单影只走在西市的道路上。

    叶卿同意把信息资源共享,意味着发到叶卿手上的一份,很快也会到余枫手上。

    但那样也意味着所有到他那里的信息存在被过履可能性,这对之后的活动可能会产生影响。鬼建立以自己为核心的情报网络越来越变得势在必校

    此时,蜂针绑在了余枫的臂上,被叶卿加装了一个便于拆装的发射装置,足以应对致命的危险。

    而且叶卿也与他了赵庆的一些情况,比如埋伏叶卿楣的那七位是赵庆最得力的七把刀,又比如赵庆来云江,专门是为了压地头蛇来的。他个强龙闲着没事压什么地头蛇,鬼想。

    而且叶卿赵庆喜欢用刀宰牛,就像埋伏叶卿楣,只要七把刀上了,谁都活不下来,他非得拉来一群持刀群众去做无用功。

    鬼想,既然他答应全力救叶卿楣,就势必要与赵庆、七把刀斗上一斗。

    而它最大的依仗,就是这个时代下的知识盲区,它全都知道,导致现在就必须要做出来一部分,鬼想。

    比如火药、火铳,这是要争斗的武器。

    鬼本来是想发展出一些这个时代的日用品,作为今后体验活动在费用上经济支持的基石。

    但是它觉得救下叶卿楣是当务之急。经济发展什么的,只能暂时靠后。

    鬼在思虑,硝土、木炭、硫磺,木炭和硫磺倒是不用担心,寻常店铺就能寻到,但是硝土,在哪能找到?

    鬼犯了愁。它便抱着大海捞针的心态,使余枫四处询问。

    皆无所得。

    至道路中央,前面悉数问清,余枫便向下一家铺子走去。

    他刚想转身进入店铺,店铺名为当阳,眼前却看到了一名靓丽的女子走过。余枫有些熟悉但却不上来,明明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又记不得。连鬼也感慨自己的记忆力是不是退化了。

    余枫刚一进店铺,就听到里面发生争吵,便站在门旁静等事态发展。

    “别拦我!王叔!我爹在这里为你做工,到了月底,你竟然一分不发!你的可恶行径!我要告官。”一位衣衫褴褛的女性,她的声音近乎于气音,但蕴含着中劲。

    “青绿妹子,不是叔叔不发,是实在没钱发呀。”一位中年油腻男子带着点哭腔。

    目前看来,两方都有苦衷,鬼想。

    “可是,我爹爹生病了,卧床不起已有好些时日了,我没钱请郎中治病啊。”女性不再硬气,哭着。

    “青绿,叔叔理解你,周工是我这里最好的工人,我怎么可能亏待他呢?他生病无法工作我也去看望了不是吗?”油腻男子。

    “嗯,青绿知道叔叔的好,可是,可是,您能不能借我一点银子,我给爹爹看病,青绿一定还你!”周青绿哀求着。

    油腻男子仿佛便秘,露出便秘之色,“那叔叔借你十两银子,好好养养周工的病。”

    画风一转,男子又“青绿,不是叔叔怕你赖账,生意人嘛,难免要心一点,你看我们签个借条可好?”

    周青绿点头如捣蒜,“嗯,那是自然的。”

    男子从抽屉里拿出借条,上面墨汁渗入纸张。鬼觉得略微有点恐怖,这油腻男子这么早就准备好了?

    谁知周青绿看都不看,直接接过毛笔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还画了押。

    油腻男子笑嘻嘻地拿出十两纹银,交给了周青绿。

    周青绿连声谢谢,装进了她的荷包后就跑出门外,站在门旁的余枫看到周青绿期待的眼神。

    希望她能治好她父亲,鬼想。

    余枫走向油腻男子,男子却没注意到余枫一般,对一健壮下人吩咐,就见到下人飞一般的跑出去了。

    余枫站在柜台前,此时油腻男子注意到了余枫,他上下一打量,就觉得这公子不是一般人,一觉得他不是一般人就发现这位公子有点眼熟,然后就想起前他儿子跟他死活融不进去的团体,那个团体的头头就是云江余家余乾的长子,余枫。

    他满脸笑,“欢迎余公子光临本店,您一来就让店里蓬荜生辉,简直是我的荣幸。”

    这男的,真会舔,鬼想。

    余枫“你知道哪里有硝土可以买到吗?”

    “土?公子您可真会笑,家缠万贯买土作甚?”油腻男子。

    “额...这就不用你管了,你告诉我,有还是没有?!”余枫恙怒问。

    “有,有,这硝土,一般在老房子周围比较多,公子可以差人找找,会有收获的。”油腻男子慌忙地。

    余枫一听能找到硝土就稍微放下心来,便心平气和的问“刚才那女子...”

    油腻男子一听,贱笑上脸,就会错意地“难道公子想要?”

    余枫感觉到了事情的蹊跷,便默不作声,示意油腻男子继续下去。

    “当初看望那个挨千刀的,迎春阁老鸨就那姑娘值一两黄金,值钱的很,若公子想要,我便不做老鸨这生意了,让犬子改日登门拜访,把姑娘赠与你,做金屋藏娇用!”油腻男子着他自以为余枫会觉得稀松平常的事情。

    鬼满心厌恶,余枫眼里闪过一丝鄙夷,淡漠地“劳掌柜的费心了,我无意于此,在下还有事要做,便先告辞了。”

    “公子慢走,改日让犬子登门拜访,犬子也是公子的同道中人呀!”油腻男子不以为意,甚至觉得余枫装什么假清高。

    余枫摆摆手,刚要出门,便碰见了刚才飞跑出去的下人,见到他右手拎着一只荷包,沉甸甸。

    下人向余枫问好,他并未理睬,便出了门。

    这世道,人命就果真如草芥了?鬼想。

    余枫向西市外走,去城郊找找老房子。

    他正在走,前方却聚集着一群群众,叽叽喳喳,嗡呜吵闹,挡住了他的路。

    正好旁边有一布店,余枫走进去,买了一匹布,当场让裁缝裁出一块,做成荷包,荷包本,加了钱后做的也是飞快,之后余枫又找布店掌柜兑了一两黄金和十两银子,装了进荷包里。

    余枫站在门口,看着仍未退去的人群,心中不免有些急躁。

    正好掌柜端上了崭新的荷包,余枫直接拿过,就走向人群里。

    果不其然,人群中央躺着的是周青绿,余枫摸过气息,幸好气息尚在,她还有活头。

    他横抱起周青绿,真软,也真轻,就像死了一般。

    余枫凭着记忆,找到了药铺,正好郎中在铺子里,他随手一掏,便扔下了钱,郎中一见钱就利索地接过周青绿,放置在诊床上,开始检查、医治。

    之后他拎着荷包离开店,去到了仍在卖包子的摊位,打了两个包子,一碗粥,拎着就回了药铺。

    三样东西便放在柜子上,他坐在一旁,准备等周青绿醒来。

    鬼想,它没必要救她啊,这么多值得可怜的人为啥就她值得我可怜?也许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对!就是因为漂亮它才救她的。

    鬼成功的让自己没有那么多的负担。

    余枫远远地看去,都能看到她长长的睫毛,此时却微微地动了一下。

    鬼慌张了。余枫站起来对郎中“先生,等这位姑娘醒来,麻烦您让她把包子和粥吃了,还有这荷包也让她拿着,然后您跟着她回家,给她爹看看病,银票我放在桌子上了。”

    余枫向外走,偏头对郎中“先生,我是云江余家的少爷,我有能力知道你有没有按着我的去做。”

    鬼有点不相信这个世道了。

    ...............

    所幸,五百年的经历使得鬼很快就能修正自己感性的心态。

    余枫找到了老房子,在房根下四处摸索。

    鬼凭着记忆总算是找到了硝土,掰下了十块。

    因为找了良久,计算下时间发现差不多该与表妹碰面了,于是余枫抱着十块硝土,走回西市,好买下木炭和硫磺。

    等余枫到了西市,经过药铺时,发现周青绿站在门外四处张望,郎中就站在旁边。

    郎中见过余枫的相貌,刚想为周青绿指认,就发现余枫眼神制止,使他不要出声。

    郎中便“青绿妹子,快随你回家我好治疗令尊,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

    “好吧。”周青绿叹气地。

    她便领着郎中回家治疗父亲。

    余枫抱着硝土回头看,发现周青绿没有荷包衣裳尚可,一有荷包,便增加了十分土气。

    余枫不自觉的笑了。

    鬼这才发现自己的衣品审美,与常人,偏差太大了。

    啪,有人在拍他的肩,余枫转过身,笑意还未撤掉。

    是表妹,余玉儿“表哥,你在笑什么?”

    余玉儿向前方瞅去,看到了周青绿和郎中,“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有人带那种颜色的荷包?”

    余玉儿殊不知她正在砰击表哥的审美。

    余枫当然不能那是他选的颜色,便打叉“玉儿,快帮我拿着。”

    完便把硝土扔给了余玉儿,余玉儿一个兜圆,便把硝土稳稳当当地落下怀郑

    “厉害呀。”余枫赞叹。

    余玉儿笑着“嘿嘿,厉害吧~刚学的。”

    “厉害厉害,等表哥一会儿,我去买木炭和硫磺。”余枫飞似的跑开,留下余玉儿愣在当场。

    她叫嚷着,“臭表哥!我衣服都脏了!你赔我衣服!!”

    不一会儿,余枫抱着一袋子,回来了,并且把硝土一块一块地装进袋子里。

    余枫和余玉儿就这样各抱着一袋子,走路回家。

    .............

    在回家的路上。

    余玉儿问“表哥,咱家有钱吧?”

    余枫“应该挺有钱的。”

    余玉儿问“那咱家能雇的起佣人吧?”

    余枫“应该雇的起。”

    余玉儿把袋子扔地上,撂挑子不干了,“那咱俩这是忙活个什么劲?!有钱没处花了?!”

    鬼自强不息、自力更生惯了,就忘了余枫是一位能使唤下饶少爷了。

    .............

    余家,厅堂。

    不知道什么原因,余乾没回来吃饭,他也让人传话不用等他,让其他人先吃饭。

    于是没有老爷的餐食使得除了余枫和余玉儿都吃得索然无味。

    没了主心骨的余家,气氛突然压抑,导致换了衣服的余枫和余玉儿一时间都难以适应。

    他们早早地吃完饭就准备离场,余枫却被他娘叫住。

    他娘“你今,去元夕楼了?”

    余枫不知道娘是从哪里来的消息,也许是爹什么时候差人告诉他的?

    “是的。”余枫回答。

    他娘叹道“老爷很佩服你的胆量,但是他很生气,你太孟浪了。”

    余枫不知如何作答,爹半夸半骂也使人意义不明。

    他娘接着“老爷给你下了死任务,要你吃掉元夕楼!”

    全桌人震惊地看着余枫他娘,他娘又“我在这里与诸位听,也是因为诸位掌管着余家大大的事务,此事仍需各位鼎力相助,若哪位偷奸耍滑,我定不放过!”

    鬼感觉到了余乾好像陷入了什么麻烦,八成是因为余枫许出去的条件。

    鬼顿时觉得懊恼,一时间太看重眼前利益,竟被蒙蔽了双眼。

    余枫他娘给他暗示六给他的时间,只有五!

    五,元夕楼怎么吃啊,鬼有些苦恼。

    但目前首要还是要把火药做出来,等将来谁找上门了,直接自暴自弃、大杀特杀也是最底线的路子。

    余枫“好的,这是孩儿犯下的错误,我自会一人承担。”

    三姨娘想下意识嘲讽几句,却被余玉儿掐了腰间,连女儿胳膊肘都向外拐,她就有些自影自怜地默不作声。

    余枫便离开饭桌,余玉儿也随之离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