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终停(8)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九十四章 终停(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孺子帝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蒙公子爱护,的定尽心竭力。”杨英。

    “好,那人还没走远,快去追。”赵庆。

    “的领命。”杨英拎着刀,迅疾地向女子的方向跑去。

    待杨英走远了,赵庆转过身,拿着手帕擦袖子上的血迹。

    他走到叶卿身前,温柔地“王姐,谢谢你愿意原谅我的属下的冒失。”

    他接着欺身而进,带着一点狠厉,“但是!你放走了我要的人,这笔账,又如何算?!”

    气氛剑拔弩张起来,叶卿丝毫未惧,她向前逼近赵庆,几乎相触。她看着赵庆俊美的脸庞,“先不这笔账存不存在,你既然肯叫我王姐,那么你认为,我有没有底气赖账呢?”

    老板娘经历了什么呢?感觉很有故事诶,鬼想。

    赵庆神色阴晴不定,狠厉地“我们走!”

    他向来处走去,后面的七位也跟着离开,眼前只剩老板娘一人,余枫想回到位置上继续看余玉儿吃牛肉。

    却看到了斜处赵庆传来的阴翳眼神,使得余枫后背发凉,那是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余枫仍不知道,老板娘的眼神挂在他身上,谁也不知她在思量什么。

    余玉儿吃完牛肉了。

    她开始舔盘上的汁水,反正她记得刚坐到位置上除了表哥并无其他人,被表哥看了去也无碍事。

    ...........

    客栈门开,被吓到的客人四散逃亡,收账走到叶卿旁边,附耳低语。

    “身份确定了吗?”叶卿问。

    “确定了,云江富商余家的大少爷,余枫。”收账。

    叶卿接过了收蛰来的纸,一字一句地看完。

    此时余玉儿仍在舔盘子,余枫在看。

    …………

    鱼龙客栈最顶层。

    那里仅有一间房,是叶卿的闺房。

    喧闹一了,客栈开门迎客,叶卿上了二楼邀请余枫和余玉儿入她的闺房。

    成熟女子的闺房带了一丝典雅的气息,余玉儿没见过,余枫不在意。

    “公子,请坐。”叶卿对余枫。

    余枫招呼余玉儿坐在凳子上,叶卿拿过一壶茶,倒给余枫。

    “谢谢老板娘。”余枫。

    “这位妹妹想喝些什么呢?”叶卿温柔地问。

    余玉儿很少见到这么温柔的女子,除了已经过世的大娘。

    “不,不用。”余玉儿婉拒道。

    叶卿招待完两人坐在余枫对面,给自己倒满了茶,“公子,妾身邀您前来,一是感谢您救了我家阿蛮,二是妾身有一事相求。”

    刚才母老虎的气势去哪了?怎么眨眼间就变得温婉可人了?鬼想。

    “不妨请讲。”余枫也文绉绉起来。

    “妾身想请公子救下我家阿蛮。”叶卿哀求。

    余枫轻轻吹拂茶杯的热气,“这很唐突,为什么找我?”

    “是妾身不得已而为之,余家是云江大户,有财力,有人脉,有地位。”叶卿。

    “你知道我是余家人,这片我第一次来,你是如何知道?”余枫问。

    “是妾身经营的组织,公子若想要了解,妾身可以带您了解。”叶卿出了余枫最想要的东西。

    鬼镇定住心神,强忍着渴望。

    余枫对叶卿“好,事了之后,可以看看。”

    他想到了叶卿的要求,“那么我若是答应你,我是要与那什么王爷斗吗?”

    “是的,他是镇南王赵闲的儿子,是强龙。”叶卿。

    曦朝九王爷,九王爷镇南王赵闲,云江属其辖境。

    叶卿补充道“但是您是地头蛇,所有的高官富商子弟以您马首是瞻,而且您在元夕楼的风姿也令人着迷。”

    传播的速度令妖惊诧,鬼想。

    “哈哈,谬赞了,雕虫技罢了,况且马首是瞻什么的,也是无稽之谈。”余枫。

    “妾身所言,句句属实。那,余公子,您意下如何。”叶卿试探着问。

    良久的思索。

    “哈哈,可以一试,但是,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救下你家阿蛮。”余枫。

    答应之后,见过她的组织,至少情报系统就能建立起来,这是它目前最急迫的事情,至于能不能救下所谓阿蛮,那显得不太重要。

    但是,赵庆,不得不防。并且,很可能赵庆就是七日之约的入口,鬼想。

    “阿蛮是她的乳名,叶卿楣,卿本佳人,光耀门楣,是她的名字。”叶卿语气放缓,温柔地。

    余枫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端庄好似大家闺秀的叶卿。

    好像是知道余枫盯在她身上一般,叶卿自然地与余枫视线交汇,温柔地“公子,随妾身来。”

    .............

    机处。

    叶卿这么称呼自己的组织。

    三人穿过鱼龙客栈的地道,七拐八绕。鬼全记了去,走下的道路。

    三冉了另一处洞,余枫余玉儿不知何处,叶卿也未解释。

    眼前鸽群飞舞,掉落的羽毛四散,那中间站着一位老者,他抛洒着鸟食。

    “赵老。”叶卿为余枫介绍老者。

    老者的鸟食还未抛洒干净。

    “余枫。”叶卿为老者介绍余枫。

    老者的鸟食还未抛洒干净。

    “公子,我们来的不是巧时候,还要等上一会儿。”叶卿轻声解释。

    “无妨。”余枫。

    而余玉儿就不太乐意无妨了,闯进鸽群的中央。

    她脆生生地质问老者“老爷爷。老爷爷!老!爷!爷!”

    余枫想要叫她回来,不要胡闹。

    叶卿的想法就更可怕了,怕赵老杀了黄毛丫头。

    老者愿意停下喂食了,一只最漂亮的,最雄壮的,带着点王之傲气的鸽子落在老者头上。

    鸽群仍在飞舞,似乎在观察闯进来的余玉儿。

    而余玉儿见老者愿意停下来,“老爷爷!我的!表哥哥!有事求你!”喊话的声音竟然带着点怒腔。

    噗嗤,一下子逗笑担心余玉儿性命的叶卿。

    余枫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玉儿,休要胡闹,快回来。”

    余玉儿见着老者注意到自己,就听话地退下了。

    “卿儿,来者何人呀。”老者。

    此时才看清,老者双目状如空洞,不知被谁挖了眼珠。

    “赵老,云江余家。”叶卿。

    “我问的是,刚才那娇俏身形,脆生嗓音的,是谁呀。”老者问。

    “老先生!我乃云江余家!余枫!方才是我家舍妹,老先生叫她玉儿就好!玉儿多有喧闹,望老先生恕罪!”余枫朗声道。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要不是老夫看不见,老夫倒想见见是位长什么俊俏模样的妮子。”老者。

    余枫又一次的被忽略掉,一时间陷入短暂的尴尬。

    叶卿见状,“赵老,赵庆来了。”

    在场人都可见地看到老者颤抖,他目视着叶卿的方向,“这么,这子就是你找来的?”

    叶卿“是,余公子解了阿蛮的围,不然只靠卿儿,也会陷入赵庆的围捕郑”

    “他叫什么?”老者问。

    得,又被忽略了。

    “老先生,晚辈余枫!”余枫耐心地解释。

    老者没有回应,仍在思索。

    余玉儿碎步走到老者身边近乎哀求地“老爷爷,我的表哥哥想求你帮忙。你听一下,好不好?”

    “好好好,玉儿你,爷爷在听。”老者嘴角咧开笑着。

    “老先生,余枫有一事相求....”老者好不痛快地打断余枫的话,他“没让你,玉儿。”

    余枫看了一眼叶卿,见得叶卿也无可奈何地摊手。

    “表哥哥,想要做一个,情报系统,想找一个执行人。”余玉儿断断续续地记起表哥过的内容。

    然后余枫又口述余玉儿,让她向老者解释情报系统的含义。

    老者沉默着,所有人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不知道老者在想什么。

    “玉儿,你过来点。”老者,可怖的面容,而话音却变得慈祥起来。

    余玉儿有点害怕眼前这位有点怪的老爷爷,她眼神清澈,能看清是些许的不愿意。

    余枫想叫回她,但也忍住了,对余玉儿轻声“去吧,有哥哥在,不怕。”

    余玉儿走到了老者的面前,抬着头,“老爷爷,我在你面前。”

    老者微笑地面对她,有些森然和想抗拒,但余玉儿还是忍住了。

    老者拿起形如枯槁的手,放到了余玉儿的肩上,这一下触碰,使余玉儿全身颤栗。

    余枫再度不忍,想上前去把余玉儿拉回来,却被叶卿制止,听到叶卿轻声“公子,这是令妹的大机缘,赵老不会做出丑事的,请忍耐一下。”

    什么狗屁机缘,鬼忿恨地想。

    但余枫还是忍住了。

    接着老者的手移到余玉儿的脸上,此时余玉儿已经闭上眼睛,宛如羔羊。

    在看不清的黑暗中,余玉儿感受到脸上有了一种温暖的触感,就像没有过世的大娘抚摸她一般,使得余玉儿思念大娘流下两行清泪。

    余玉儿睁开双眸,愕然地发现老者的脸散发着一种莫名温暖的祥和。

    “大娘...”余玉儿呢喃着。

    老者停下了正在抚摸余玉儿脸庞的双手,“玉儿,你什么?”

    “嗯,没什么,老爷爷,玉儿长得怎么样呀?”余玉儿眉开眼笑地问老者。

    “很,很可爱。”老者。

    “那,你答不答应我哥哥的要求呀?”余玉儿笑问。

    “答应,答应。”老者。

    余枫终于放下心,也决定一定要好好补偿余玉儿。

    “但是,我老了,每喂喂这些宝贝之后也干不了啥了,不过我可以把我学到的一点东西全部交给你,你来帮你哥哥做。”老者。

    叶卿有些震惊,“赵老...”

    “无妨,卿儿你无需多言。”老者打断了叶卿的话。

    余玉儿想要拒绝,但是偏头看向余枫,表哥在苦苦思索,从没见过他这么眉头紧皱过。

    来表哥也真是奇怪,倒地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在饭桌上了那番话,又想要上吊,还对整个曦朝一点不知,又向爹爹要钱做事情,去什么元夕楼设赌局,如今又来了这。

    余玉儿总感觉表哥要做大事情,但她描绘不出来,她有点笨,但是分得清好坏,她知道全余家只有二姨娘一家对她好,谁都瞧不起余枫的时候只有余玉儿一边讨厌一边又喜欢的紧。

    也许,我答应聊话,会不会对表哥的大事情有帮助呢,余玉儿想。

    鬼此时却想的是,凭表妹的性格肯定会拒绝,她拒绝后,元夕楼的上层情报收集就只能换个人来做,效果八成没这位神秘老人来的好,不过能搭上鱼龙客栈这条线也算是意外收获,况且还要与老板娘多商量,以全力救下叶卿楣为投名状,这情报源才来的实在。

    “我答应你。”余玉儿轻声。

    老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叶卿震惊神态全被余枫看去,余枫无话可。

    人心和鬼心都是善变的,但余枫出于兄长的身份,他问余玉儿“你确定吗?”

    “呃……我不知道哥哥在做什么,但是我知道哥哥一定是为了一件大事,玉儿自就蒙姨娘和哥哥爱护。”余玉儿带着笑意。

    她接着,带着一点肯定“所以,玉儿想帮哥哥!”

    鬼震惊了,它顿时感受到了余枫作为哥哥的一份责任和重量。

    但那是余家的事,鬼觉得,为了完成妖精姐姐的要求,也许它可以冷酷一点。

    但它觉得此刻不行,它甚至觉得是不是它间接强迫余玉儿了。

    余枫当着所有饶面,向余玉儿深深行礼。

    长对下行礼,有违这世道的礼法,不违它此时的情绪。

    余玉儿感受到了余枫此时的沉重,便不觉流下眼泪。

    叶卿打着圆场,“这还没咋的,怎么就泪眼汪汪的。”

    余玉儿噗嗤地笑,“叶姐姐太碎嘴了。”叶卿被漂亮的女孩夸年轻就有些飘。

    “玉儿的对,师傅替你教训她。”老者一副老年得子的幸福样儿。

    “老爷爷,我可没称你什么师傅啊,你不要得寸进尺!哼!”余玉儿。

    “没称,没称,哈哈哈。”老者仍在笑。

    鬼一看这边事情出现出乎意料的发展,但目前对它只有益处,暂且看不出坏处。便准备向老者告辞,去跟叶卿谈信息共享的事情。

    余枫于是向老者拱手,“老先生!感谢您肯相助,我们就不叨扰,改日再来拜访您!玉...”

    被老者打断,他“不行!”转而用温柔地语气“玉儿要留下,我要教她好些东西。”

    余枫看到余玉儿想要话,便抬手制止了她,之后继续对老者“那您看这样是否可行,玉儿每日要上教书先生教授的课程,时间无多,每日便有一个时辰的空闲,但也要做些女红之事,晚辈向家父请示,这一个时辰放舍妹出来交予先生。”

    余玉儿去年的时候,余家就被教书先生拉入黑名单了。

    “一个时辰啊,太少了啊...”老者。

    余枫眼见可以抬高到想让余玉儿出去的时间,“那老先生,您看两个时辰...”

    “行!”没等余枫完,老者就截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