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终停(7)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终停(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余枫转头看向旁边,是一位高大威武的男人,眉目间与陈沁有些相像。

    完喽,这一下子又峰回路转了,等会儿还是花钱谈生意好了,鬼想。

    “余枫公子,孩子玩闹,您休要在意,等事一了,必将带着孩子上府拜访令尊。”男人。

    “您是?”余枫问。

    “哈,我姓陈名德,是元夕楼的楼主。”陈德。

    “爹,我也是为了...”陈沁欲言又止。

    陈德呵斥“闭嘴。”刚才神气的陈沁听话的不再言语,侍者收走了桌子上的所有物什。

    “哈,既然是玩闹,那陈伯父,在下有一事,想向您探讨。”余枫。

    “不妨请。”陈德坐在了陈沁的旁边。

    “我要建立一个情报网。”余枫。

    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连敌人在哪块范围也找不到,情报系统的建立成了最迫在眉睫的事情,鬼思量着。

    “哦,什么是情报网?”陈德饶有兴致地问。

    “这是能获得所需要的信息的一座网络,就比如我可以在家中就知道陈沁公子何时上邻六层,知道这样的信息就可以做出应对,假设这是一位贵客,我们就可以远程操作做出欢迎措施。”余枫。

    “但只要有一位掌柜在场就能做出应对啊。”陈德问。

    “伯父,这只是一种比喻,刚才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得知重要客饶行动状态,接下来升级之后就可以知道更多样化的信息,比如菜品的口味有没有升级,上面又下来什么样的政策,张三和李四为什么争吵之类的杂七杂澳信息。”余枫。

    “余公子,吸引力不大啊。”陈德玩味的笑问。

    “这样的事情,伯父交给我就好,我余家不会亏待伯父一家的。”余枫。

    “比如?”陈德。

    “我可以免费供应元夕楼半年。”余枫。

    “我要一年!”陈德伸出一根手指。

    这是要卖家的节奏啊,余玉儿想。

    余枫得到爹资助的数目大体上是供应元夕楼半年的总和

    这一年,明显已经超了。

    余玉儿看着余枫神情不定地眼神,心中有些发蒙,表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才不知道她表哥是为了一位成熟的女人。

    陈德也许看在眼里,缓和着“余公子,这要求你可以等到你成为余家家主的时候再来履行吧。”

    余枫一听有缓和的余地,眼神一亮地看着陈德。

    “但是我要两年!”陈德。

    余枫一下子黯淡下来。

    鬼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急躁了,仅仅是为了知道敌人在哪?就透支出去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资源?

    但是,双倍金钱诶!特殊服务诶!妖精姐姐中的极品诶!

    豁出去了!鬼想。

    “好!”余枫。

    两人签订了简单的合约,一式两份。

    陈德带走了陈沁,在四人分别时,陈沁还在不甘地回看余枫。

    余枫和余玉儿两人上了七层。

    “表哥。”余玉儿站在原处。

    余枫回看余玉儿,问“怎么了?”

    “玉儿感觉表哥很陌生,你不知从哪里憋着一股劲,想要证明什么,玉儿不懂,但始终觉得不该这样,玉儿很害怕,在赌桌上,在跟陈伯伯上。”余玉儿。

    余枫沉默以对余玉儿,良久,才笑着“玉儿,我要是深陷泥沼了,你可得使劲捞我。”

    余枫想了想又“毕竟,我还要一直请你吃遍下美食呢。”

    余玉儿年轻的年纪带着点老气地“哥哥,咱们就是有点钱的普通人,别大话了。”

    “丫请你吃饭还嘴贫,看你是讨打。”余枫笑着。

    两人笑闹间到邻七层。

    只见到,满层的金碧辉煌,前方立着一扇大门,大门两旁各站着一位侍卫模样的人,侍卫前面又各站着一位侍者模样的人。

    余玉儿嘴微张,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景色。

    余枫看着侍者上前,对侍者“我们想要在这第七层吃饭。”

    只见侍者“不好意思,两位,现在第七层有客人用膳,不便欢迎二位。”

    “听这第七层有钱还不行,还要有才才能登堂入室。”余枫。

    侍者带着点骄傲,“这位公子的对,这元夕楼第七层是我朝文阁大学士在未从仕前设立,你要有钱又有中才能入室,你若是有大才依然能入室。公子若是有些才名,完全可以等六日后参加这第七层的招才时刻。”

    见状也暂时也见不到了门后的光景,余枫“表妹,我们去另一处地方找些吃食。”

    余玉儿像是闻到了那金碧辉煌的大门的背后,特色食物飘出来的香味。

    但是又想到,如果能进去,也要跟别人共进餐食,还不如跟表哥吃有味。

    “好吧。”余玉儿。

    两人下了楼,余枫顺着窗外看到元夕楼的后院。

    一位长发及腰的女子向远处的厢房走着,形单影只。

    ...........

    云江,黄道街。

    两人走在街上,眼见着快到正午了。

    鬼思量着现下的境况,元夕楼事件是七日计划的分叉,算是开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头,不能在元夕楼太过深入建设情报,作为云江上层的情报建设倒是可以一试。而且陈德有点深不可测。况且第一次体验应该不会太不友好,元夕楼的系统可能会起一部分作用。

    但是,还不够。

    这回余枫要带余玉儿去的地方,是余枫记忆中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三教九流、各式各样,尤其是那里的牛肉,简直一绝,都是些余枫曾经听来的消息。

    吃牛肉倒是没有明朝那么多的限制了,鬼想。

    两人出了黄道街,到了游成道。

    “到了。”余枫。

    余玉儿顺着看过去,前方一座叫鱼龙客栈,喧闹异常。

    大户人家的女子没见过这般堪称上元夜时热闹的程度,余玉儿又一次随着表哥,打开了眼界。

    两人向客栈走着,各式各样的彪形大汉出现在周围,视线落在了余玉儿身上,引起她的不适。使得她有靠近了余枫几分。

    “这位爷,请问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客栈的店二问。

    “不住店,二,我俩要二楼靠窗的位置,在打上二斤熟牛肉,几盘菜,一壶碧螺春。”余枫拿出些银两权作为店二的费。

    店二上道地接受了,便向里迎着余枫和余玉儿两位,看着表哥向前走了,余玉儿不敢慢下来,跑着跟上去。

    两人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

    余玉儿埋怨着,“表哥,你不是带我吃美食吗?来这让人不安的地方干什么?”

    余枫眼见着余玉儿要哭了,连忙“这里的牛肉是一绝啊,表哥诚不欺你。”

    “我,我看着那些大汉,我,我害怕。”余玉儿带着哭腔了。

    余枫看着表妹的泪眼,想起刚才余玉儿做戏做全套的敬业精神,便有些温柔地对她“哥哥答应你,不管最后怎么样,我一定带你游遍上元夜,登顶元夕楼!”

    余玉儿一听有这么多福利。马上眉开眼笑,不再哭泣,也在这时,熟牛肉上桌了。

    她抢去了分为两碟的牛肉,微嗔又喜地“全是我的。”

    “好好好,全是你的,我喝茶。”余枫笑着。

    余玉儿眉眼笑道“嗯,这样的表哥才招人喜欢呢!”

    熟牛肉的品相是真的棒,余枫瞥了一眼就咽了口口水,却被余玉儿瞧了去,余枫没有多在意,反倒是余玉儿恋恋不舍地拿着筷子撕了一点,抬到了余枫面前。

    余玉儿脸蛋有些微红地“给!”带着试探带着威胁的口气给余枫听。

    鬼见状愣了一下,上次有人喂它吃东西是四百年前了...

    余枫一口吃下去了,“好吃。”

    四百年了,真是让妖难受的感觉,鬼想。

    余玉儿嘿嘿地笑就专心眼前的牛肉了。

    而余枫看向了外面。

    奇怪,这是鬼第一目的想法,客栈前面湍急的人流本没什么可奇怪的,但是前方四个角落总是有一两个人在那四角走动,但没有离开过周围。

    他们眼神机警,不像寻常人,反倒是像练武人。

    这四角,像是一座牢笼,等待着谁落入。

    忽听得楼下声起四处,吵吵闹闹,不像寻常吵闹,因为还带着刀光剑戟冷武器碰撞的声音。

    这是械斗,是谁与谁?

    余玉儿没受到影响,看来牛肉真的是非常好吃。

    声音越来越近了,余枫偏头看过去。

    砰,有人撞破了门柱,踉跄着向他的饭桌走来。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后面穷凶极恶之徒向撞破门柱之人挥动刀剑,气势之狠令人侧目。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穷凶极恶之徒后面有人拎着捕,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那是一名女子,她叫嚷着“敢在老娘店里械斗,想死啊?!”气势如虎如狼。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被捕的蝉裹着黑衣,看不清面容,但姣好的身材显示出这是一名女流之辈。

    她经过余枫饭桌时,匆匆一瞥,视线交叉,便又离去。

    嗖,她跳出窗户,落入了牢笼。

    余枫顺着看过去,在前方的地域上,所有人拿着称得上武器的器具,刀戈相向。

    鬼感慨,是谁这么大手笔,出动近百人,只为了抓一名女子。

    凶恶汉子也跳下去了,手上的大砍刀凌厉劈下。

    老板娘探出窗前,余枫侧眼看过去,脸色近是担忧。

    担忧什么呢?鬼心念一动。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余枫跑下楼,一楼已经关上门了,也许是在怕外面的械斗血溅客栈门内。

    他找收账兑换了价值一万两的散票,收账没数明白,余枫直接一句,等会儿再来找,拿起所有的散票就跑回楼上了。

    过程很快,外面的打杀声仍在继续,老板娘弯着腰观察着局势,她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枚圆形的球状物。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余枫跑到窗前,用尽被掏空的身体气力,向上方使劲扔去全部的银票。

    不顾老板娘的惊讶,他大喊着“上!掉钱了!”

    司马迁:下熙熙,皆为利来;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是真理。

    所有人听到了余枫的呼喊声,最外围还未上场的持刀群众向上看。

    “真的诶!钱!真的是钱!快抢啊!”他也大喊。

    病毒式地呼喊迅速传开,所有人都向上看,眼睛红如野兽,对金钱的渴望也红如野兽。

    他们在哄抢,被围攻的女子架住了凶恶汉子的攻势,持刀群众如蚊蝇的骚扰暂时没了,她终于能喘下气,准备突围。

    但是在余枫眼里,那四个角落的人跃起急冲,他们想要收拢。

    那七位应当是高手,他没有方法了,有些不忍看着笼中的女子香消玉殒。

    老板娘此时搭上了余枫的背,“谢谢弟弟了,接下来看我的吧。”

    她握住了捕,带着劲道地把手中的球状物丢在了女子周围。

    老板娘带着属于美饶风韵一跃而下。

    球状物在人群中爆炸,产生白色的淡雾状,有倩影向远方突进。

    很快雾散了,老板娘手持着捕,架着眼前凶恶汉子的砍刀。

    汉子见眼前不是那女子,闲的慌乱,手上的劲头了些许。

    老板娘一把弹开汉子的刀,虎虎生风,气势大涨,呼喊着带着怒气“杨英!你丫是吃饱了撑的吗?来老娘的店闹事?!”

    那汉子显然是不想招惹老板娘,便默不作声。

    啪啪,远处传来的掌声,是有人为这场逃脱鼓掌,还是释放什么信号?

    眼见着作为蚊蝇用的持刀群众四处退散,顿时客栈前的场地变得清净,除了还有一些没被捡去的银票。

    余枫看过去,是与女子逃跑相背的另一方,那里走来一名男子,有些妖冶,又有些俊美。

    老板娘看着明显是头的男子,加上四周的七位,一共八位围在她的四周。

    “在下王爷秦赵,见过王姐。”秦赵向老板娘行礼。

    “我早不是什么王家人,我姓叶名卿,叶卿,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叶卿。

    “哦,是在下冒犯了。”秦赵。

    “管什么冒犯不冒犯的,要不是看你嘴甜,老娘早骂你了。你这属下在我店内闹事,这笔账怎么算?!”叶卿。

    秦赵走到杨英旁边,他抬头看着杨英,“蹲下来!”

    杨英便听话地蹲下来,此时两人视线相平。

    秦赵抓住杨英的头发,向后扯,“你在王姐的店里闹事了?!”

    “启禀公子,的只是在追捕公子要的人。”杨英。

    秦赵拉扯的劲头更甚,斥问“这么,你还有理了?!嗯?”

    杨英原来的凶恶劲此时收敛的一干二净,他艰难地晃头“的,的不敢。”

    “那怎么做,我教过你吧。”杨英此时已经跪在地上,在叶卿面前。

    秦赵放开杨英,神色淡然地看着叶卿。

    汉子身材的杨英此时流下眼泪,脖颈开始弯曲,他要下跪磕头。

    叶卿有些惊愕地看着杨英一个头一个头在她面前磕着,地上陷成了深坑。

    “使点劲!”秦赵喊。

    杨英磕头的频率越来越快,坑越来越大。

    叶卿看着五大三粗有些江湖威名的汉子,有些不忍,“算了,起来吧。”

    杨英仍在磕,秦赵邪气地笑。

    叶卿有点愠怒,“给老娘起来,地君亲师,你跪老娘算个什么?!”

    “起来吧。”秦赵。

    杨英站起来,额头渗血,站在秦赵后面。

    秦赵转过身,一脸担忧地看着杨英,抻着袖子,为他擦去血迹。竟然带着点哭腔“以后要听话,别这样了,我心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