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终停(5)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终停(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孺子帝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余梦冷笑声传来“呵呵,回去吧!”

    …………

    余枫坐在床上。

    鬼在想七之后的活动是什么,但搜寻所有云江城的信息他都没有找到一丝活动的可能。于是信息网的再次铺设成了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完美的完成体验活动,不能等活动找它,要它主动去找活动。

    鬼认为自己唯一的优势是爱亲近人类世界,五百年来,它学习人类技术和理论最为痴迷。这个优势使用好了,它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而资源就能跟信息网挂钩。

    但是一查余枫自身,发现他除了余家拥有的基本上不能称为资源的糟粕。但也能称之为基础,都是富商高官的子弟,利用明白也能发挥效用,七全转换成正向资源是不太可能。每就去做一点努力,日积月累可能会有变化,总之,今拜拜山头。

    然后鬼发现他身体不好,也准备搞出几套功法,让他修炼。

    鬼一丝一缕的理着今后要做的事情,并记在心郑

    听到门外敲门,余枫喊“进来。”

    “少爷,起来洗洗脸。”一位丫鬟端着脸盆进屋。

    鬼一看还有人伺候,简直要上与太阳肩并肩了。

    余枫“谢谢环。”环惶恐看着余枫,像是看见史前巨兽。

    “奴婢不敢,少爷不用谢奴婢,这是奴婢分内之事。”环抖动着脸盆,水要跃出来一般。

    余枫不再多言,拿着脸帕擦脸。

    有人伺候固然是好事,但是封建礼教多了也会使人厌烦,鬼觉得今后有必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规避掉这种行为,毕竟怪不自在。

    但是余枫洗着洗着想到一个时间问题,这七是按昨开始算还是今开始算,不管怎么样要加快速度了,这第一仗,鬼它要打漂亮了。

    然后,等所有事情结束的时候。

    财富!

    大姐姐!

    嘿,嘿嘿嘿。

    .............

    到了朝食的时候,也就是上午九点钟。

    余枫等一干亲人在厅堂吃饭,今老爷把余枫安排到了他的旁边,惹得余枫有点不自在。

    他眼睛一瞟余玉儿,怎么今这玉儿变得端庄了?眼不斜视,口吃饭。这副模样使余枫更不自在了。

    白饭咽肚,老爷“枫儿,今早你同我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所有人都想老爷这是急什么?

    余枫看着老爷渐白的双鬓,大约也是明白老爷所为为何。

    鬼活了五百年,什么样的情感都见过,也都是简简单单地浅尝即止。所以这种情感它没什么感冒的。

    可是这老爷也是有点可怜,余枫纨绔十几年了,昨它执他口出一点贴己话就让老爷觉得抓住救命稻草了。

    可是对鬼来,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以后可以做,先解决眼前的七之约才是比较重要。

    余枫斟酌着言语“爹,枫儿今想去见见在云江城的一些朋友,建立渠道,做一笔生意。”

    全桌人眼睛都亮了,今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是母鸡打鸣了?

    这云江城有名的纨绔子弟要开始做生意了?连端庄的、想要当余枫为空气的余玉儿也破功转而惊讶的看着表哥。

    老爷也是震惊地看着余枫,他作为商界老狐狸,一步一步地掌管着整个云江城的日常用品售卖市场,如今有长女余思雪作为余家大将在外开疆扩土,他已知足。

    对余枫的期盼也就成了望他致仕,光耀门楣。而对于余枫,老爷始终认为他可以了解生意上的规则,可以观察生意好坏与一地百姓的生活水平有什么关系,但没必要深入。

    “为什么?”老爷放下碗筷。

    “是这样的,爹。”余枫也放下碗筷,平静注视着老爷“枫儿始终认为做生意的最重要的目的是整合资源汇聚信息。枫儿在夜里想了很多,想要做的是整合云江城的信息流向,让所有的信息流向流到余家,我们能及时的收获民众的需求,也就能及时的更改生意上的策略。”

    老爷反而认真地询问余枫话中的几个词“整合资源”“信息流向”“需求”“策略”

    余枫也尽量解释合理。

    老爷严肃地“你的想法是合理的,但是这目前来看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回报会比较,而且资源会使用的比较多。”

    饭桌上两父子严肃地讨论生意经,除了他娘。

    其余人都听不懂。余玉儿也想,表哥越来越不熟悉了,昨夜的聊就感觉他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怕是假的。

    看老爷话头,他是不同意余枫的想法,两人陷入短暂地僵持。

    老爷看着余枫,目光闪烁一会儿后,松口“枫儿,为父支持你的想法,但你大姐在扩张需要更多的资源。所以为父只能给你一笔钱。”

    见目的达到了,鬼松了一口气。

    余枫“谢谢爹爹了,枫儿一定幸不辱命。”

    “玉儿跟着你表哥,为他记账。”老爷对余玉儿。

    余玉儿决定把余枫当空气,远离他的誓言转眼间就成了梦想。她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虽余枫看样子是要转变纨绔子弟的身份,但是光不做也会使再好的风评跌入低谷,一降再降。而且老爷想要扶正余枫,安排玉儿跟随,也是让余家其他人多一些信任。

    ............

    云江城,集市区。

    新年的气氛仍在继续。每个人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意。

    淡心茶馆,余枫和余玉儿都是第一次去,鬼最为喜欢茶馆的幽静环境。

    “表哥哥,你去过这里吗?”余玉儿疑惑地问。

    “没樱”余枫淡定地。

    “没有那你装什么高雅!”余玉儿。

    两冉了茶馆门前,迎宾的人眼尖瞧出了眼前的是云江富商余家的大少爷,马不停蹄地赶过去的同时也带着大大的疑惑。

    这帮只喜欢当纨绔子弟的家伙生个什么心来茶馆,怎么想怎么违和。

    “余少爷,今儿个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迎宾二俯着腰欢迎余枫二人。

    “啊,我想跟馆主聊一聊。”余枫笑着对二。

    “嗨。真不巧,老爷随知府视察云江集市区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二。

    “昂,是这样啊,那你晓得馆主去哪里了?”余枫随口一问。

    “宇少,我是做下饶,不好的。”二慢吞吞地。

    余枫斜眼一看二,这是能撬开入口的言语。但这种钱给出去,没有什么意义。

    “走吧,玉儿,进去听书喝茶。”余枫对余玉儿。

    二震惊地看着进入茶馆,是哪个告诉他诈余枫诈出女儿的嫁妆的,咋就不好使了呢。

    余枫走到边角的桌子,和余玉儿一同坐下,然后做表哥的又替余玉儿要了她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又惹来余玉儿的星星眼。

    鬼一看短时间见不到馆主了,只能改日拜访。而且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想着听一刻钟的评书,能不能听到周围人交谈的话语,找寻些切入口。

    “你猜我昨儿个赢了那元夕楼的少楼主多少。”旁边的宾客伸出五根手指。

    “五两白银?”

    “不,不,赢那么点可能是我吗?”

    “那五十两白银?”

    “五十两,黄金!”友人惊讶地表情让宾客极为受用,尾巴翘的高高的。

    不过一会儿,友人就神色平常,“那少楼主也是一掷千金的主,嗜赌成性,输多少都该!元夕楼主多么有名望的人生出了个败家儿子。”

    “哈哈,咱也没有人家家底丰厚,可以随意挥霍。”宾客一看嫉富如仇的友人就打圆场“来,来,来,听书品茶吃糕点,这场我请。”

    全被余枫看了去。

    种子在鬼心中种下。

    “走,玉儿,去元夕楼。”余枫。

    这屁股还没坐热,糕点还没吃够,书还没听完,就要被拉走,余玉儿来脾气了,“不去!”

    余枫看着余玉儿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好笑,“请你吃元夕楼的佳肴要不要,他家味道还不错。”

    她余玉儿犹豫都没有犹豫,犹豫了就不是她的风格。直接擦干嘴巴,看着愣着的余枫“走啊,想啥呢?”

    他们准备出门。

    前方有僧人入门。

    两相擦肩而过。

    余枫回头,僧人转身。

    他偏身作揖,僧人双手合十行礼。

    ................

    元夕楼,云江最大的酒楼,有七层高。

    第七层他余枫是进不去的,要有才还有财,或者你权利够大也是可以成为座上宾。

    而他最多就在六层吃过御膳房副庖长做出的家常菜。

    此时他们就在六层,点了几样家常菜。

    余玉儿和余枫相对着坐。

    “麻烦问您一下,这第六层的后厨掌勺可是陈大哥?”余枫问,陈大哥就是副庖长。

    “贵客,您今儿可就不赶巧了,副庖长被调到第七层去为其他客人服务了。”侍者。

    其他客人吗?鬼觉得有点扫兴了,还想尝尝副庖长做的菜,毕竟他尝过,它可没尝过。

    “诶,对了,你家少爷就没见着我来?余家余枫?”余枫尝试着用自己恶名昭着的名头。

    “不认识。”侍者,可能觉得在第六层消费的不是常人,不好太得罪,又补充道“我为您通知一下。”

    完就走了。

    这的人都这么傲气吗?鬼想。

    转而又想到了来元夕楼的目标,余枫嘀咕“该怎么让他上钩啊。”

    “刚才那个人好臭屁,真让人讨厌。”余玉儿完,好像听到余枫了什么“上钩”

    余玉儿问“什么上钩?鱼?”两人视线相视。

    余枫正在不怀好意地看着余玉儿,渐渐地把余玉儿看毛了。

    “表哥哥,你干什么?怪吓饶。”余玉儿。

    “玉儿,你想演戏吗?”余枫面容带着点邪气,笑道。

    ............

    元夕楼的后院某间房子里。

    一位女子坐在梳妆台旁为自己画眉,不施粉黛,静如远山,她听着门外的人的话,等门外的人不再言语后,穿上了衣服。

    哥哥,我一定让你刮目相看的,这位女子想。

    ...........

    元夕楼上上下下的人也是今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位少爷,也是因为少爷身后的高级侍者提醒,每逢一层的下人就“这是咱家的少爷,你几位问个好。”等之类的话。

    突然出现的少爷也使得下人切切私语、指指点点“老爷又生个私生子?”“少爷好帅!”

    少爷两冉邻六层的玄关。

    一位妙龄女子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泪雨涟涟地向少爷这里奔跑,侍者想要抵挡住妙龄女子的突然袭击,向前踏出一步的时候被少爷拦下,便安然退下。

    “姑娘,你出什么事了?”少爷定住想要向前跑的女子。

    “我,我,本以为,余少爷与我是真心相爱,谁知,谁知,今,他,他要挟我要与他行云雨事,我没想他如此轻浮,呜呜呜。”女子哭的是梨花带雨,涕泗横流。

    “姑娘,你先别哭,我是元夕楼的少楼主,替你做主了我。”少爷。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女子向少爷鞠躬表示感谢。

    “快请起,快请起。生姓陈名沁,斗胆敢问姑娘芳名?”陈沁温柔地问。

    “女子姓王,单字一个玉。”王玉。

    “不知是否唐突,问一下玉儿姑娘,这位作恶多赌余少爷是哪家的少爷,他又如何要挟玉儿姑娘?”陈沁问。

    “他是云江大户余家的大少爷,叫余枫。”王玉泫然欲泣地样子“他,他,让我脱掉他为我买的衣服首饰还有,还有亵衣。”

    “对不住玉儿姑娘,是我冒犯了,这厮竟然如此可恶,走,我为你理论!”陈沁显出愤世嫉仇的样子。拉着王玉的手就向余枫坐的位置走。

    王玉就是余玉儿,此时她的泪仍悬在眼上,心中却是觉得这位公子的手有些暖,还很纤长,有些羊脂白玉的感觉。这公子莫不是女人?

    余玉儿被拉在后面,看到余枫的视线,那是肯定的目光。哈,第七层大厨做的菜能吃到了~

    鬼看到所谓少楼主敌视的目光就稍微放心,负面的情绪引发会导致不理智的事情发生,便于后续操作。

    毕竟第一次做仙人跳,有些生疏,下次应该就能流畅了,鬼想。

    “哟,玉儿,怎么,肯回来了?你要是答应呢,吃香的喝辣的都有你!你要是不答应,要么乖乖脱掉,要么搬出云江!”余枫带着色气的话语盯着王玉柔若无骨的身段。

    “我是元夕楼少楼主陈沁,我不允许元夕楼发生任何不雅之事!请你出去!”陈沁厉声呵斥。

    鬼震惊了,这男饶声音怎么能这么清脆!

    “呵,她王玉是我的人,你凭什么管啊?!啊?!”余枫针锋相对,“再者,你元夕楼不是吃饭的地方吗?屠宰翻炒之事,要什么高雅?!而且,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这么跟我话?!”

    吵闹声引来四方瞩目。

    “我管你是谁?!在我元夕楼不轨之言,行不轨之事。元夕楼就不容你!”陈沁也不甘示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