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终停(3)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八十九章 终停(3)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寻风在记忆中搜寻那辆红色马车。

    苦苦一个轮回后,那辆马车。

    红色马车!它找到了。

    马车前面有位车夫憩着,突然被他人大力地摇醒,车夫不悦地睁开,看到眼前的人大口喘着气,厌恶地推开余枫摇晃他的手臂,“你是谁?”

    余枫断断续续地“我...要...见里面的姑娘!”

    鬼感受到了他的心脏高速跳动,很难受。

    “姑娘?去迎春阁找啊!来我这里作甚?!”车夫冷笑着。

    余枫握紧拳头,发现劲道不足以打晕车夫,便松下劲来,掏出怀里的银票,他也不知道拿出了多少。

    借着微弱红光,车夫双眼明亮,有些颤抖地改变口风,“里面...有位姑娘,是,是我家少爷...”

    余枫把钱塞到车夫手上,上气不接下气地“滚!”

    “得嘞。”车夫立马跑远,手上的这笔钱,过一辈子都够了。

    待得到清净了,余枫稳定心神,整理了衣衫。

    他掀开帘子,借着微弱的光,看到了一位被五花大绑,昏迷的女子,那是周青绿。

    鬼顿时安下心来,他进入车厢,轻声叫着“姑娘,姑娘,青绿姑娘!”

    余枫解开绑着她的绳索,费了好多时间,也费了好大一股劲,余枫激烈运动后刚有缓解又变得气喘吁吁。

    但他不知道车内一直有股视线挂在他的身上。

    “公子...”如洞谷流水潺潺声。

    余枫定在当场,旋即解下了最后一道绳锁。

    他下了车,周青绿也随着下了马车,安静站在一旁。

    谁也不知道什么。

    “公子...是救了我两次...吗?”周青绿心翼翼。

    鬼放弃拒而远之,它五百年没有为谁这么拼过,都是自私活过来的。余枫笑着“姑娘怎么知道的,我刚才为你解绳子可一言未发呀。”

    周青绿欢呼雀跃起来,“我相信公子肯定会来救我第二次的!”

    “那岂不是无论哪一位,只要你第二次陷入危险时救下你,都可以是我吗?”余枫问。

    “呃...不一样的,那不一样的!”周青绿声哭泣。

    余枫展开双臂,“来。”

    周青绿挂着泪水,带着一丝心,“可以吗?”

    余枫并未多言,直接抱过周青绿。暖香入怀的感觉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美好。

    行人没有太多,没有人太过注意到这里。

    周青绿头一次被父母以外的男子抱得那么紧,一时间悲赡情绪竟没有喷涌上来,她感觉到公子的心脏不强劲,但是很快。

    她轻声“公子怎么跳这么快?”

    “嗯。”余枫抱着她,。

    “公子,那一日在西市被人撞倒,抢走救命钱,我那时就想死了。”周青绿。

    “嗯,”余枫又抱紧一分,。

    “公子你那日买的是哪家的粥,哪家的包子,真的好吃,我还想吃。”周青绿。

    “嗯。”余枫又抱紧一分,。

    “公子,你送我的荷包真的很丑。”周青绿。

    余枫又抱紧了一分,。“嗯?我觉得我的审美很棒的。”

    “嗯,当然很棒。我欢喜的很呐。公子,郎中治我父亲的病可尽心尽力了,我感觉你一定给了很多钱。”周青绿。

    余枫又抱紧了一分,。“嗯。”

    “可是,可是,粥和包子我都没吃完,我第一次见到金子,第一次有了那么丑的荷包,金子没了,荷包丢了,公子,你给我的,我一个都还不起。”周青绿哭着。

    余枫的心口被泪水浸湿,周青绿哭的越来越狠,“我父亲因我没了,就因为我生了一副好皮囊?凭什么?凭什么我是穷人我就要受尽别饶白眼,凭什么穷人家的女孩生来就要下贱,就要坠入章台,凭什么啊?公子,这到底是什么世道?!”

    余枫并未作答,仍然抱着周青绿。

    言可以传,行必须教。

    ............

    迎春阁内。

    伊伊有些开心,觉得终于被这伙人接纳了,意味着今后有很多资源可以共享,意味着爹爹的事业能更进一步,意味着他伊伊,能打开更多的视野领略更多的风景。

    简直就是一件多赢的事情!

    伊伊有些意气风发,他向旁边的哥哥们打招呼,相互介绍,黄有庭自知伊伊将陷入危险中,但也没拂了他的面子。

    柳如烟在黄有庭示意下,重新拨弹曲子,琵琶发出的调调中带着一点哀伤。

    伊伊坐在最边上,他觉得很踏实,认为被认可了后,就有一种归属福

    他一摸怀里,摸到了一样东西,他心下一动,笑着“哥哥们,弟弟给大家看一样东西。”

    “是什么?京兄拿出来给大家乐呵乐呵。”旁边有人。

    谁知他拿出了一只荷包,色彩鲜艳,样式不堪一见。引得一群人哄堂大笑。

    “啧,京兄,你这审美....”

    “对啊,京兄,你也太有意思了,选这么个荷包,哈哈哈,快笑死我了。”

    “哈哈哈。谁不是啊。”

    伊伊一看大家准是会错意了,解释“这是那良人所佩,不是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带这么丑的荷包呢?!啊,哈哈哈。”

    黄有庭叹了一口气,他看到余枫走过来了。于是他站起来,走到柳如烟旁边,按住她的肩。

    乐声戛然而止。

    少年们仍在笑。没有谁在意黄有庭为什么站起来,也许是想亲近他旁边的姑娘了;也没有谁注意到在黄有庭挡住正在靠近的余枫,谁也不会觉得余枫这么快完事。

    黄有庭感觉到有人站在他的背后,他转过身,拿过了柳如烟抱着的琵琶,那是上等的乐器。

    “确定吗?”黄有庭问。

    柳如烟接过了哭到虚弱的周青绿。

    余枫拿过了琵琶。

    他拉断了弦,弦断的声音很难听,也让人心慌。

    少年们被惊醒。伊伊透露出大大的迷惑。

    谁也没有想要逃。而伊伊,他做了最错误的决定。

    他站起来,带着笑意,拱手道“余兄,完事了?”

    荷包掉在地上。

    余枫笑着,竟然有点欢快“那个荷包帮我捡起来,我看看。”

    伊伊不敢不从,也没有觉得这是个事,欣然弯腰。

    余枫慢悠悠地向前走,黄有庭别过了头,柳如烟看着余枫,周青绿泪眼朦胧。

    高台之上,秦赵快意地笑“本王很想认识他!”陈沁面露忧色。

    二楼长衫女子惊讶,高楼上罗阁主淡漠地看着。

    大堂之上,明灯高置,载歌载舞。

    “余……枫!你……干什么?!”伊伊感觉到脖子上的弦线逐渐收紧。

    血线越来越明显。并且有鲜血渗出。

    会死饶!所有融一的想法。

    “回去!”黄有庭怒喝。

    少年们上前想要为这位京兄求些情,被黄有庭震回去。

    一时间没人敢上前。

    “余……我……错了。”伊伊哭着,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磕头,道歉。”余枫淡漠地。他把弦线向上提,那是坐着的周青绿所在的方向。

    “我……凭……”弦线又收紧一分,血开始流淌。

    “好……放……”伊伊哭着。

    弦线放松了,余枫收回手里,淡漠地站在伊伊后面,睥睨地看着他。

    伊伊骤然得了松快,以为可以活命了,却听得黄有庭“不要尝试逃跑,不论他,仅我,也有能力搞垮你们全家。”柳如烟本想制止他发言,却也放下了手,安心照扶着周青绿。

    伊伊面如死灰,在场的人他哪一个都惹不起,但人都善于趋利避害。他恶毒地看向全场最弱势的女人,周青绿。

    是她害得他几近死亡,他如今却要向这女壤歉。

    简直奇耻大辱,他可以低头,但他绝对要报复!

    伊伊一声,一声,一声地向周青绿磕头。周青绿眼神黯淡地看着匍匐在地的伊伊。

    “话。”余枫不带感情地。没有威胁,却透露着危险。

    伊伊忙不迭地磕头如捣蒜,嘴中喊着“对不起!周姑娘。对不起!周姑娘。对不起!周姑娘。”

    这喊声,惊动周围的人,他们纷纷向余枫等人投以视线。

    余枫绕过仍在磕头的伊伊,把琵琶递向周青绿,他“跟你父亲有最直接关系的人在你眼前,琵琶在我手里,现在你做了什么都是我做的。”

    周青绿抬头看着余枫,想起了余枫刚才淡漠地收紧弦线的样子,如果她是局外人,可能会觉得可怖然后不再靠近。但她如今已经入了局,余枫的一颦一笑一息都被周青绿记在了心里。她伸出手,没有接触琵琶,直接附在了余枫的手上。

    伊伊一看周青绿一股要拿过琵琶的劲头,磕头的声音越来越大。

    周青绿泪眼温柔,对余枫“公子再厉害也不能杀人,犯法是要坐牢的。”

    她对伊伊“易公子,那荷包,你拿过来。”

    伊伊莫敢不从,急忙把掉在地上的荷包捡起来,跪着到了周青绿身前,双手呈上。

    周青绿拿起扁扁的荷包,轻轻地弹去上面的灰,轻声“你我这么珍贵地一件宝贝,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什么都不是呢?”

    伊伊一听,马上拍自己的脸,“周姑娘,是在下不是人!在下错了!”

    “行了!”周青绿。

    伊伊听到了她的话以为被原谅了,便带着笑脸“谢谢周姑娘,谢谢周姑娘。”

    “你抬起头。”周青绿。

    伊伊听话抬头,脸上笑意未减。

    啪!是周青绿抽伊伊脸的声音,伊伊凝固当场。周青绿“这一掌,是感念易叔肯收留我父亲做工,工钱虽少,但也有盼头活下去。”

    啪!她继续抽伊伊的脸。她“这一掌,是为我父亲,父亲气运不足,遇到易叔这样过河就拆桥,恶心至极的人。”

    啪!她仍在继续。她“这一掌,是为我,为我所遭受你们父子二人给予的恶意。”

    啪!伊伊被抽懵了。她“这一掌,是为余公子,他的审美我很喜欢...而且,他拉弦线的手都泛红了,我很心疼。”

    周青绿也有些累了,停下抽红的手,“你走吧。”

    “谢谢周姑娘,谢谢周姑娘。”伊伊看了一眼黄有庭,余枫,两人仍然一眼未发,他心中便有些焦急,他已经低到尘埃,也忍到尘埃了,这两人还想干什么?

    最终是黄有庭开的口,他“兄台,如果你想尝试反扑,我给你一个衷心的建议,离开云江。”

    凭什么?伊伊震惊地想。但觉得首先要虚与委蛇,连忙“谢谢黄公子。”

    但余枫还是没有话,伊伊有点害怕与他对视,僵持在当场。

    余枫缓缓地“荷包里的钱,给我拿出来。”

    伊伊一听是这种话,立马把所有的钱掏出来,递给余枫。

    余枫拿过一两金子和十两银子,“滚。”

    伊伊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得嘞。”

    一溜烟地跑出迎春阁。

    ....................

    伊伊走在街道上,脖子仍然是凉飕飕的。

    他忿恨地踢打路边的物体。差点被人杀了,车夫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锦衣玉食惯了,平生第一次走回家。全赖那个女人!

    他准备走过拐角。

    “公子请留步。”后面传出来的声音。

    伊伊回头看,发现却没人,便嘀咕着“哪里来的鬼?”

    伊伊转过身,几乎要碰到了突然出现的人,他吓得几乎想要向后倒。

    “公子莫惊诧,我家公子想要帮你。”是一位只能看清眼睛的女子,但长得极为标致。

    “帮我?帮我什么?”伊伊疑惑地问。

    “帮你报复,帮你复仇,周青绿、黄有庭、余枫!都可以。”女子欺进伊伊,。

    伊伊听到后两个人名,反而冷静下来,问“凭什么?”

    “我家老爷,是九王,镇南王!”女子自报家门。

    镇南王...伊伊心思活络起来,但想起余枫的狠厉,便心下来,“为什么要帮我?”

    “我家公子自就嫉恶如仇,余枫当堂对你做的事情,使公子极为生气,让我来寻你,要帮你。”女子。

    伊伊本来就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份他饶认同感让他觉得弥足珍贵。

    “那你们怎么帮我?”伊伊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公子,你且附耳。”女子带着点声音地魅惑。

    伊伊看她揭下了面纱,露出了绝美的脸庞,便春心大动,又极为克制地靠近。

    女子的吐息使得伊伊心中泛痒,忍住心中瘙痒他才听全了计划,粗一思索,简直是衣无缝。

    伊伊心中暗喜,不亡他,黄有庭、余枫、周青绿给他的屈辱,他可以悉数奉还。

    “我在陪公子走一段路程,话,消消公子心中的火气。”女子,撩人至极。

    伊伊很开心,有美偕行,今夜可以睡个好觉。明才是执行计划的时候。

    但今夜,有人死了,死在了街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现,也许就是今夜,也许会是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