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命轮(8)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八十三章 命轮(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北宋大丈夫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寻风突然明白,思忆。

    便是最强的武器,但等他回过神来,空间便再度发生变化。

    而强加在寻风身上的痛楚便越来越深,难以自制!

    ....................

    四名高壮男人围坐在篝火旁,柴火滋滋作响,数米外是一辆轻型卡车。

    “林队!把宝儿拿出来吧。”

    林姓男子把青石盒心翼翼的掏出来,并把盒上的布展开,展示给其余三名男子。

    队长压低声音“这单生意数目很大,买家给的地点又比较荒凉,把大家叫来好有个照应。货物看看就行,别乱摸”

    一看身体就很健康的男子凑上前观详“林哥这个有什么来头吗?”

    林队准备回应时。其中一位带眼镜的男子,抵林眼镜,缓缓而谈。

    “据野史记载,唐初有一位相术大师,叫袁罡,在李世民还是太子的时候,在益州,也就是四川,用数日,作推演图,至于什么目的无从得知”

    林队把青石包上。再心放回。等眼镜男回答后,询问没有上前观盒也没有搭话的男子。

    “去九嵕山的任务怎么样了?”

    胖哥应和“嗯,,我做后勤都快做疯了,无聊的要死。”

    “徐胖的后勤稳的很。”一番夸赞使得徐胖挠了挠头。

    沉默男子点头后,点燃了一根玉溪,柴火火花滋滋外冒,烟雾让沉默男子平添一丝神秘,吐了个烟圈后,他的目光空洞而深远。

    “我是一周前林哥告诉我去九嵕山做调查,买好了机票,走之前买了一份地理的杂志,机舱里有个旅行团,行至中程的时候那个团有个老年人像是犯病了,我旁边的女孩越过去对老年人进行救治,本来不想管,她非得让我做助手,老年人无恙,我和那个女孩就这么认识了,并排坐着后女孩对我看到了我杂志停留良久的那一部分,是九嵕山,正好她也要去,我们两个聊九嵕山的历史,尤其是九嵕山的地理环境她的头头是道,我直觉那个女孩不一般,就邀请她入局作导游。”

    弹怜烟灰,不容打断的

    “随着跟她的交谈,她像是解密游戏中的题目,我从来没有对谁有这么大的兴趣。因为她要先在咸阳玩,我把原来的计划延后了,我依着她,每次告诉自己我要解密,就得要更多的依她,我当时想的,我是这行最厉害的,玩几什么问题都没有,我们在前一站玩了三,第四,我不辞而别,准备一早出发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另一个屋子我甚至感觉没有一点住过的痕迹。但是来也奇妙,冥冥中觉得她会与我再相见。”

    烟头被轻弹到火堆里,他又点燃一根。

    “我到九嵕山的时候是晚上,我用罗盘精确的找到了龙眼,刚要标记的时候,我的后背被人猛的一推,倒下去的过程我马上掏出斩马刀,我甚至做好了交命的准备,因为这个人在我察觉的情况下在我身后进行偷袭,我却发现是那个女孩,她眼神变得神秘、读不懂,她看了我原本要标记的位置,她告诉我,九嵕山是皇家命脉,是龙脉,更有全世界找了几千年的种子。这话她出来的时候,我冷汗直冒,我当时就觉得,我是不是碰了不该碰的。那女孩好像要告诉我什么是的,背对着我,解下她的衣服。”

    徐胖期待着,眼镜男闭着眼睛,不知是不是再听,林队眉头紧蹙。

    沉默男子深深的吐出一个烟圈

    “她的后背是整整的一条龙,我形容不出来。就像是真的,我心中无限的恐惧,我想马上爬开,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我握紧了斩马刀,艰难的靠近,我越盯越晕眩,我只知道我晕了过去醒过来是在宾馆,那本应该是第五清晨,我当时以为自己出了幻觉,之前的都是梦,我又一次到达我做标记的位置,用随身带的铲子往下挖去,刚到龙眼上方,觉得自己进入地狱了,我没见过那么黑的时候,这种黑,形容下来,是粘稠并压抑着,同时我身体没有知觉,而我却一直,一直,在黑暗里被一次一次又一次来回虐待,尤其让人恐惧的,我知道自己是活的,但是我一直在这个所谓的梦里出不去。如同十八层地狱,精神被一直一直的腐蚀,恐惧被无限次的放大。我极端无助,要是没有她。”

    徐胖凝重的问“是谁救了你。”

    沉默男子眼神有了光彩

    “是她,还是那个女孩,那个黑暗的世界被慢慢打开一个窟窿,慢慢的,女孩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辉充斥着,我甚至,甚至看到她背后的龙,具象化的龙,我无法形容,一下子无形的威压压着我,不知道怎么那种感觉,那种威压让我濒临崩溃。当我感觉灵魂和身体合归后,醒来的时候,还是在礼泉县的宾馆里。那是第六。”

    眼镜男睁开眼睛“她,那个龙文身的女孩,长什么样子?”

    “是,是,长什么样子?长什么样子?!!!”沉默男突然变得暴躁,暴怒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林队安抚着沉默男子“周弟,不管怎么样,你算是活下来了,人活着就是好事。”

    周姓男子抓住林队,不安的询问“哥,这单做完,我们就解散吧。啊!!?我累了,我想要恋爱,我想要结婚,我想要孩子,我想要安稳。那种无助的感觉我再也不想经受了。”

    林队缓声细语着“我们团队本来就,才四个人,前期还好,后期真的好难的,尤其这次要是没有徐胖和赵殷,我活都活不了,所以路上我就有这个想法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啊,太累了。”

    相对无语的沉寂。

    火堆爆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数米外,刹车的声音传入众饶耳朵。林队手伸入放在地上的背包里,沉默男子握紧放在地上的黑布长条,眼镜男和徐胖侧目。

    剑拔弩张着。

    黑色suv下来一名男子,脸上一条醒目的刀疤,走到四人面前,摘下礼帽向四人示礼。

    林队起身,与黑衣男子握手“唐先生你好。”

    唐风颔首,询问道“东西呢?”

    徐胖见状,把青石盒递给唐风,唐风把布摊开,确认无误后,在篝火旁就地而坐。

    他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用左手拿着。

    “先生们,这次的生意我是那群买家的代理人,有必要解释一下,找你们这样的民间团体一定程度上是要做到另一个层面的保密性,根据事后我们得到的信息来看,你们做的很好。”林队应承着。

    唐风面对着这个团队的领队“林才,我需要任务报告,我来写就行,你讲,我听着。”唐风把右手放进了风衣口袋。

    林队随着唐风坐在篝火旁,答应了要求后,双手摊出,靠着火堆取暖,用回忆的目光看着火星。

    “我一周前就到了,用我们团队的手段后发现遗迹是在地图上没有记录的深山里,而且最近的休息点有几百里地,综合来看,开卡车最合适,开的比较慢,用了一下午到了山旁边的村落,之前一直在打探地形。休息了一晚。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些吵闹,是几个孩子围着三辆吉普车热闹的讨论,反正听不懂什么。让我注意的是那三辆车,他们也怕是要掺一脚,我背着工具,绕道上山,深山密林多,能很好的隐蔽我的行踪,罗盘很快的找到了目的地,跟情报上一样,是山洞,但是我到那里的时候,发现有人经过的痕迹,我心翼翼的往下走,越走越黑,慢慢的有那么一丝恐惧,我不敢打开电筒,怕惊动那些人,走到后来感觉走着走着,能施展的地方越来越,真的特别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厚,我怕凶多吉少,马上用设备通知徐胖和赵殷,他俩是我们的后勤兵,尤其徐胖,技术稳的很。”

    徐胖爽朗的笑。

    “之后我继续向下面走,坡面越来越抖,我走着走着,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磕到,下意识护住头部,翻滚着,翻滚了不知多久,一直祈祷有什么能救下我,终于有什么东西遮挡住我,不然滚都滚死了。我滚到昏厥,躺在地上休息着,当我起来的时候,那眼前的景象......”

    “那是什么?”唐风饶有兴致的问。

    “那个世界形容不出来,就是感觉不应该存在,第一次见的时候特别明亮,山中山,水中水,林中林,鸟鸣声,流水声。仅论景色,仙境就应当如此了。我呆了一会儿,前方是一条很急的河流,我等他们消失在视线中,跑过河上的独木桥,踏过灌木丛,然后是一座雄伟的古城出现在我面前,出羚影,我从来没见过这等景象,那灌木丛长在青石砖上面,就感觉是一个宏伟的遗迹,跟我们团队之前猎的任何一个都要大。我不敢再多看。拿出手枪,快步跟着那群黑衣人。让人奇怪的事,你们给的仪器上面,除了那十一个人,还有一个红点方位在古城里,而且古城里的意味着辨识生命迹象的红点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我警觉的认为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我打退堂鼓的时候,同时也在跟踪那些人,显示他们进古城的时候,突然传来慑饶惨叫声。我听到那个声音,头皮发麻,毫不怀疑的向前跑。惨叫声后是密集的枪声,能分别出来那些开枪的人是应激反应,特别慌乱。是求生欲让我跑开,跑开很远后,生活让我跑回来,我给自己心理暗示,告诉自己,心就没什么问题。”

    其余四人微笑着。

    “惨叫声是在古城里面,我不敢现在查看发生了什么,我觉得连我身经百战的都这么怕,他们那些人宝贝什么的肯定顾不上了,等他们爬开后,我再进去搜寻,所以我藏在旁边的密林中,静静观察着。好久,有一个人疯疯癫癫的跑出来,怀里揣着一团黑布。确认四周没有人后,用枪射死了他,捡了漏。当我手一碰到黑布的时候,怪象横生,婴儿呜啼声,妇人哭泣声,密林里动物的叫声,接着各式各样的惨叫声,挥之不去,声声入耳。那真的有点渗人。我心一狠,抓起黑布,就啥也不管的往外跑。声音的强度越来越来大。完全不可能不被影响到,真的我听的快要崩溃了。这完全就像有一把刀子横在我头上,我停下来就得向阎王报道,我快跑到独木桥的时候,眼前的路一下子感觉远了起来,无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不想放弃这个到口的美食,心情特别急躁,求生欲特别强烈。好比无数只手要拉我回去,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能死,不能死,这么一直喊着,到有那么一瞬间要放弃的时候。耳朵里面想起来徐胖的声音。跟救命稻草似的,一下子明亮起来。赵殷还在上面等我,我觉得我活下来了。过了独木桥之后,那些渗饶声音全部消失了。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下那座城,巍然不动,一如初见,当时冒出世界都是假的错觉。我摸着怀中的黑布,第一次觉得活着真好。”

    听完报告,唐风不拖泥带水的起身,对四人脱帽示礼。

    “四位先生,学院方面认为这次合作是比较好的达到了学院方面的预期目标,我谨代表学院机关部谢谢诸位。但是不知道曾经刀口舔血的各位知不知道有一堆老不死的机关部?”

    林才脸色阴沉的质问着“唐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林才,我不是要灭口的意思,不过也差不多就是了”唐风右手掏出一把迷你型手枪。

    指着林才,同时周姓男子用很快的速度使斩马刀架在唐风的脖子上,赵殷与徐胖的两把手枪紧随其上。

    “放下。”

    “我胖爷可没经历赖漳闲心。”

    “呦呦呦,这可真是不得聊情况了啊。”唐风颇是无奈,破口大骂机关部设计的破东西。一脸狞笑的看着他们四位。把枪慢慢的放下,又展臂高呼着“先生们,尝尝这个破东西的奇妙吧”右臂以极快的速度抡动着。“砰”的一声,子弹破膛而出,以一种很奇怪的轨迹穿过这四位先生的眉心,颇有些荒唐的倒在地上。

    唐风看着被炸的血肉模糊的右手,撕下风衣的一块,包扎着“几位先生,趁着还没有失去知觉,我解释一下,这个子弹是我们特制的记忆消除用的,所以,惊喜的是大家都没有死,然后这次钱的问题,给是给了,没那么多就是了。”

    唐风左手伸入怀中,拿出一朵枯萎的白色花,轻弹出,慢慢的飘落在土地上。

    “故事我收到了,晚安,先生们。”

    尘土飞扬,篝火仍在不断的燃烧,唐风行驶在夜路上,嘴中的烟没有点燃,电台播放着新闻。

    “近日,多地发生地震,级数较,并无伤亡....”

    这些和那些,好像要告诉另一撮人,一个伟大而动荡的时代要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