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命轮(7)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八十二章 命轮(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     “你停不下来的!”

    ....................

    “这篇文章里面的几个手法各位要注意一下,比如描写馅饼的白描手法,今后在作文中也可以运用一番。”老师在黑板上奋笔疾书,匆忙的盛夏有无数蝉鸣,空气中全是燥热。

    “等会儿就吃中午饭了,咱们去校外二姐那里吃馅饼呀。”

    “嗯嗯,正好陪我去取快递。”

    在角落的一对课桌上,一男一女在窃窃私语。后面的黑板上挂着“距离高考还有44。”几个大字。

    “余枫!”讲台上的女老师怒目而视,全班死一般的静寂和劲往一处使的视线。

    余枫不情愿地站起来接受人民的审视,反观同桌,倒是老神在在。

    “我刚才讲了什么?”

    “emm,论吃馅饼的几种手法?”全班哄堂大笑,毫不掩饰在盛夏的燥热中得到的几丝凉意。

    “我看你是馅饼,你看看你身后的大字,还有几啊,还在下面窃窃私语,长点心吧。”

    下课铃响起,驱赶着老师走下讲台。

    哄闹声自四面八方响起,饥肠辘辘的全校同学涌入校外各种吃摊的怀抱里。

    余枫在语文课上被训已经是常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未成年。两人随着拥挤的人潮,去实现吃馅饼的几种手法。

    “不要挤,不要挤,大家注意秩序,注意秩序!”别着袖章的学生会工作人员费心费力的维持秩序,虽然一切都是徒劳。

    余枫面对着人流,与同桌相视,大义凛然的冲进去。

    然而,因为吃饭,谁管你谁是谁嘞。余枫和同桌两人很快被冲散,幸好在即将被冲散的那一刻,余枫拉住同桌的手,触感很好辨认,拉着同桌的手就往前冲。

    “快走!四班的大胖来了。”后方的人大声宣告,如同躲避瘟神一般的行走的速度被动加快。

    大胖是三百斤的庞然大物,行走坐都是异常可怕的存在。

    “余枫!你先去占好位置,不然就要卖没了。”

    “不!一起,一起买馅饼,一起吃馅饼,一起取快递。”

    “你快走!我快撑不住了!”

    “快!前面空出来一块地方!”余枫转头间,脚下不稳,向后倒去,眼前的,全是只为食物的人潮,和同桌惊慌失措的喊叫,和四班的大胖可怕的身躯。

    奇怪,你在喊什么,诶,你在哭什么。

    什么东西裂了,像西瓜被敲开的感觉,果然夏什么的,西瓜是王道。

    栗儿,取完快递,我请你吃西瓜好不好。

    2.

    “这是个什么东西?”

    “应该跟我们一样,是个人。”

    “衣着好奇怪啊。”

    “旁边还有一把刀。”

    “这刀好黑,跟碳一样。”

    “看他也不醒来,要不吃了他?”

    “细皮嫩肉的,吃了也是一件妙事。”

    “我们进化了!是文明人!”

    “今后,谁要再提吃人,我第一个吃了他。”

    “快看,他手指动了。”

    余枫在三三两两的杂声中慢慢的醒过来。

    第一眼看到的,是正中眉心的一支矛。凛然的杀意真切的传到大脑。

    呼吸之间,一点对策都没有想好,也就只有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长衫男子。

    这直勾勾的眼神传到长衫男子眼中,却是被解读出不一样的信号,这衣服奇怪的男子,不一般!

    两人对视到地老荒,长衫男子被盯的有些发毛,余枫被盯到进入假死状态。

    “矛下留人!”山林远方传来呼喊,声源传到此处。

    长衫男子后方的几人,变得严阵以待。其中一人发言。

    “少主,莫不是那影卫监千户长张璃追来了?”

    “不敢有疑,心使得万年船,我们撤!”

    “伙子,你的碳刀还给你。”

    “后会有期!”长衫男子收矛后竟然向余枫作揖,他躺在地上有模有样的还礼。

    待到他们走远后,余枫才敢坐起身,借着刀作为拐杖,双腿有些发硬还有点发软。

    谁能知,摸到刀的那一刹,一群奇形怪状的东西涌入余枫的脑海,涌入之前还把他的脑海给格式化了,余枫出生后第一晚睡的地方不是串店,是什么王爷府上哪里的厢房,是什么徐大人送我的这把刀,他还有个青梅竹马,是什么影卫监的千户长。

    部分格式后再覆盖,余枫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间谍力量的中枢,是江湖上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恶魔,是一时间风光无两的卫戍边疆的少年将领。

    我,为什么会逃到这里?

    “将军,你没事吧。”余枫回头,看见一绝美女子在策马奔腾的路上,束着单马尾的青丝跳动着。

    余枫有些呆了,这妹妹,我好像在哪见过,怎么生的如此好看?

    “将军,你怎么还换了衣服?还换的如此奇怪?”女子翻身下马,牵着马走到余枫前面。

    此时余枫还没有站稳,仍在努力消化记忆中的一部分。

    “我,我哪知道啊,璃儿,快扶我起来。”余枫叫喊着。

    璃儿顺从的扶起腿软的余枫,余枫刚要站稳的时候,皮精本精的马儿撞了余枫一下。

    然后,余枫应声倒地,好不痛快。

    “你这破马,我定是要卖了你!炖了你!”余枫龇牙咧嘴,略显恶毒的仇视着红鬃烈马。

    这马儿,还咧嘴笑了,噫,真丑。那女子,竟然也笑,哇,真好看。

    “将军,我们快些走,营地在前方,莫要再走丢了。”

    额?我是孩迈?走丢?余枫扶额低叹。

    张璃在余枫面前拍了拍马背“上马。”我走到马前,有些犹豫的回头“怎么上?”

    张璃满脸的疑惑,叱咤风云的少年英豪,连匹马也不会上了。

    “我就是随便,马,还是很好骑的。”余枫一跃而上。稳稳的坐在马背上。

    幸好记忆消化到如何调取气上。

    张璃不再起疑,一跃上马,继续策马奔腾。

    余枫就是有点无法专心了,美人在怀,香气扑鼻,这时代的女子都是这么香的吗?心中无端升起旖旎的情绪。

    “将军,此事可成吗?”

    “嗯,什么事?”余枫自知又错话了,焦急的搜索脑海中的记忆,终于知道张璃所谈的是何事时。余枫却有些惊叹。这帮人,不要命的吗?

    “不好,先决条件有几个可以完成?”在张璃询问之前,余枫先行发问。

    “我们所有的力量只推动一个条件的达成。”

    “目标后日午时屠村,然后班师回朝。”

    “替换进度?”

    “昨日替换完成。”

    “注意检查会不会有不同的人混进来。”

    “将军,我们到了。”

    原本是山林,密繁的林木让马匹的行动受阻,行至尾程,豁然开朗。

    张璃从怀中掏出余字大旗,在风中摇摆。

    哨兵眼见来人,呼声高喊。

    “余将军归营!”声声的传递开来。

    “开城门!”建立五年有余的要塞缓慢厚重的被开启城门。

    “将军,请下马。”张璃率先下马后,面向着余枫。

    余枫心中有些微微感叹。又不免豪气顿生。

    这全是他的。

    .................

    唐,长安。

    此时,入夜,城内主官奉皇命实行宵禁。命令守城将士过一刻钟关闭城门。

    城中商户纷纷打烊收工,市集西头卖烧饼的一家原本也要早早地收工,谁知乞儿跑来这里,要用低价钱处理没有卖出去的烧饼。卖烧饼的姓徐,徐大哥喊着在里屋筹算营收的内人,内人闻讯赶来。徐夫人为草莽出身,一身彪悍气。乞儿们面对有些凶煞的徐夫人,原本在肚中的话一句也拿不出来。个个可怜巴巴的样子触动了徐夫人,徐夫人佯装暴怒,驱赶之后,又大声的与徐大哥交谈,怎么处理没有卖出去的烧饼,两个人纵横市集十数年,一唱一和间,那些乞儿也毫不费力地在门铺后门得到了剩下的吃食,半大孩童就被家人抛弃,没有饱饭的日子,突然看到了这袋食物,一个个变得有些手舞足蹈。

    但是,谁哪知?长安城混进了一批强盗,大理寺追查多日,终日不见这帮饶踪影。乞儿们回到简陋的住处,漆黑不可见,点燃火把,充当照明的物什。黑暗是被驱散了,却照见了五个成年男子斑驳的身影。大理寺后来发现了这里,只剩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年轻的捕快,发誓要活剥那帮贼人,大理寺老练的长官没有在意,反而率先士卒地向里面查看,企图找到丝毫线索。幸好,恶是会被镇压的。找到了一本书,书是指南书,指向一座府。王爷府。

    王爷府,森严程度仅此于皇宫的地方。除皇帝拨给哥哥的禁卫军,还有一大批王爷自己纂养的门客。好像不用太过担心那里的安全。大理寺先向上汇报情况,然后安排一部分人作为先行军,以最快的轻功到达王爷府,知会王爷一声。

    那下午,外出送货的商人看到一处洞口无故起火,他听这块是城中乞丐们休息的区域。本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商人没有多想,继续赶往目的地。

    大理寺年轻的捕快没有被派发任务,早早地来了这里,先前在市集买了自己能承受的好酒好肉,还被有过交集的卖烧饼的徐大哥打趣,是要见哪家的姑娘。

    他把大鱼大肉放到霖上,打开酒壶,向四周撒去,生理的反应被情感的驱使打败,他注视着每一个在草垫上沉睡的人。师傅告诉他,你会见到越来越多你无法拯救的人,掌控的事,你会活的越来越身不由己,江湖会让你的神经麻木不仁。

    但我宁可什么都不要,只要一身赤诚。年轻的捕快手持火把,面对着第一次见到的人间炼狱,以后一定还会见到的。他扔下火把,火苗在草地上蹿升。势不可挡。

    命若飘蓬,江湖,我还没入,就觉得好难过啊。

    ...................

    生死变

    文:当归

    “据悉,银河号邮轮将在明登陆我市沿岸码头,有幸被邀请上邮轮体验,请看我台详细报道。”

    电视屏幕前的中年男子按下了遥控器的静音键。拿出在茶几上放在支架上的雪茄,顺手用茶几上的剪口器剪开雪茄的首端,用火柴点燃后,缓缓地旋转雪茄,慢慢的预热。

    沙发侧坐的年轻男子翘着二郎腿,手指绕着一顶褐色的贝雷帽。

    “老爹,你怎么还抽烟呀。”

    “这是我从古巴淘来的高斯巴雪茄,是好东西哩。”预热之后,横放雪茄,再次点燃的火柴从雪茄边缘至中央均匀地燃烧。

    “好东西也要节制,你岁数也大了,什么事都要注意一下。”

    “好好好,听风骨的。”

    “找爸爸有什么事吗?”

    “我有个案子,前查的时候,她会上这个。”风骨指着电视里被航拍全景的银河号邮轮。

    “我需要票。我相信你这里有我要的。”

    “就没有看望我的意思?”

    “案子比较重要。”

    “爸爸很想你。”

    “爸,案子结束之后,我请你喝酒。”

    “好,我记住了。有熟人之前给我送了几张套票。爸爸年纪大了,就想着让你带着几个朋友上去玩一玩。”

    “你来之前我让曹管事送到你的事务所里。主要是没想到你今来看我了。”

    “那我走了,老爹注意身体。”

    “多...聊一聊呀。”中年男子看着风骨离去的背影。

    风骨没有听到他的父亲的沉沉低语,很快的离去,偌大的屋子走出去还是有些费劲,原来的沙发外是巨大的玻璃墙,走到墙外的风骨转过身时,看到他的老爹在云烟缭绕中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许是又是哪家电视又勾去了他的心魄。

    大门外,一辆白色的大众停在马路对面,风骨拉开后车门,坐在后车座。

    “张栗,开车,回事务所。”

    “是,老大。”在驾驶位的女子启动车辆,转动方向盘,上了路。

    事务所位于市cbd中央大厦的六层,是风骨的父亲出资建立。

    风骨的事务所运营四年,到如今只有风骨和张栗两位职员。

    两人回到事务所时已经过午,风骨先回事务所的办公室休息,张栗做的事情就多了,要收快递,要买午餐。

    风骨的办公室面对的是巨大的落地窗。

    他摇动椅子,面对着窗户,遥望着远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