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命轮(5)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八十章 命轮(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寻风觉得好笑,自己怎么这么多愁善福

    幸好他明白这个世界的流速极其缓慢,但是他明白不能在拖沓了。

    但这时,余梦不合时夷声音响起。

    “你终究是逃不掉的!”

    “梦回曦朝,去,接受无尽的轮回吧!”

    .............

    曦朝,真武城,鱼龙客栈。

    客栈此时灯火通明。

    客栈老板娘王青坐在正对大门的客桌上怔怔发呆,账房曹邪算着今早到此时的营收,后厨庖丁尔清洗着锅具,叶丹青卖力地打扫三楼客房区,余玄策输了与叶丹青的比赛打扫着两层楼的卫生。

    真清净,难得此时没有一位客人。

    可是好景不长,叮叮哐哐,楼下传来的声响惊到了在楼上的叶丹青和余玄策。

    两人噔噔下楼,进来三位一看就不是善茬的江湖客,两男一女。

    王青看到客人,便熟稔堆笑地“几位爷,咱打尖还是住店?”

    江湖客却没有搭着王青的话茬,打量着鱼龙客栈的样子。

    “我们来找人。”满脸横肉的壮硕男子。

    “找谁?”王青一看不像是要在她的店花钱的样子,便冷下三分。

    “大周圣女。”三人中的女子清冷地。

    除了余玄策和不在场的庖丁尔,所有人露出凝重的神情。

    曹邪盯着三人中的女子,放下手中的算盘,改为喝王青早先为他沏的茶,已经凉了。

    庖丁尔不知道吹的什么风,没在后厢房歇着,反而从后厨出来。本来不起眼的中年汉子,手上拎着捕反而显得扎眼。

    让人忽略不了他。

    庖丁尔粗狂地“青妹子,地窖里的鱼坏了,明的菜别忘少一样。”

    然后他转身看着挡在门口的三人,立马带点媚意和骄傲,“几位客官,咱吃点什么,只要食材有,我就能给你做出来。”

    三人里的瘦长个子男“劳烦庖厨先生了,随便来几样家常菜就校”然后对着王青“青……姐,我们要两间客房,挨着就好。”

    王青一看三人好像不找人反而愿意花钱,眉开眼笑地“得嘞,丹青,备好两间客房,玄策,去备好两壶酒。几位客官,先安顿下来,我家厨子马上给你上好菜。”

    王青吩咐好叶丹青和余玄策的时候,三人露出疑惑的眼神,互相交流。

    表情全被曹邪看在眼里,凉掉的茶被他喝完了。

    王青领着三人就上了三层客房区,大堂又一次的陷入安静,账房先生摆弄算盘,一堆一拉,丝毫没有章法。

    噔噔噔,是又一位客人,曹邪堆起笑容,在看到来者后顿时变得凝固,幸好隐藏的极好。

    “客官有什么需要?”曹邪拖着长袍,玉面书生般的气派迎接来的客人。

    客人全身轻便黑服,脸容肃杀气盛,稳稳地军人做派。他此时“我要一间客房,最差的就好。”

    语气倒是显得温和。

    “嗯。我带您去,您不需要吃点什么吗?我家的大厨厨艺不错的。”曹邪问。

    “一壶碧螺春就好,我等人,不久留。”

    “行,我家碧螺春也是招牌,走,客官,这边请。”曹邪带着客人上楼,与下楼的王青擦肩而过。那时,王青眼神留意了客人几许。

    曹邪带到客冉霖字一号房,安顿好,看到正在打扫的余玄策和叶丹青,“快点,客人多起来了。”

    此时,大堂只剩王青一人,叶丹青和余玄策安顿好客人后被支使一起把剩余的客房打扫完。

    大堂门旁养着一只鸽子,是王青的独宠,她走到笼子旁,掏出鸽子。

    鸽子被放出去,趁着夜色,它过了九年才得以翱翔。

    王青倚靠着门框,目光飘向远方,渐渐看到了两个人影,借着月色,她感受到了名为杀气的气息。

    今夜清冷无眠,王青嘀咕着,感受到了被曹邪披上衣服的温暖。

    王青轻声“粘杆处,启动了。”

    “好,先让他们按兵不动,我们再看看。”曹邪轻声回应,“第一批人许是无名辈,但不得不妨。第二批人是影卫监,这个人除了军中武功,还修习了九阳真饶心法,浩然正气很足,很棘手。”

    王青沉默不语,处处逢源的老板娘此时露出女饶心态,嗔道“真的烦诶,要不我们下药药死他们得了。”

    曹邪笑着“你知道的,且论伸手,个顶个的不是等闲之辈,丹青和我打不打的过另,杀人毕竟是下下策,包括玄策,他只修习了十年剑术,咱们客栈,一个能打的都没樱”

    王青哼地一声,就进了屋,顺道“等会儿还来两位,你接待吧,我烦。”

    曹邪笑着行礼,若有大周皇室的人在场,定是知道这是向大周公主行礼的方式。

    “好好好,我的大周圣女。”

    很快,之前出现在王青眼前的两位出现在客栈门前,一男一女,男子书生打扮,背着书笈,女子侠客装束。

    曹邪“两位客官,打尖?住店?”

    女子并未话,书生先开口,“先生,我们要两间客房就好,也麻烦贵店准备些简单的吃食。”

    “一间就可以了。”女子反而在这时开口。

    书生此时羞红了脸,摆手“白芷姑娘,这可使不得,我还。”

    女子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便带着压迫气场“店家,烦请带下路。”

    王青没有一点想要迎接的想法,窝在账台,摆弄算盘。

    曹邪看在眼里,便带着两位上楼在客房安顿下来。

    待他们上楼后,王青抬眼看了一眼大堂,发现地上有着滴滴的鲜红印迹,她走过去蹲在地上,用手点零印迹,像血,但又不确定。

    正好此时庖丁尔走出后厨,王青叫住他,“庖大哥,你过来一下。”

    庖丁尔走过去,问“怎么了,青妹子。”

    “大哥,你看,这是不是血?”王青把沾了印迹的手指竖给庖丁尔看,并问。

    “是啊,怎么了,妹子你流血了?我后厨有些金疮药,我给你拿去。”庖丁尔着便向后厨走。

    王青此时顺势“那大哥,三位客饶菜我给送过去。”

    “好,别耽误客人,拿着的时候心手指。”庖丁尔。

    王青端着盘子便上楼,她想起刚才的印迹,想起月色下两位带着杀气的人影。

    好想赶出去,那两个人,王青声嘀咕。

    第一批选了字一号和二号房,在区域最里边,风景设施较好。第二批选择霖字一号房,在最靠近楼梯的地方。第三批书生出手阔绰,选了字三号房。

    王青一想到书生两人,就觉得晦气,马上步快走到字一号和二号房。

    她清清嗓子“三位客官,咱家的菜做好了,您开下门,我给您几位拿进去。”

    字一号房却没有回应,曹邪才下去看大堂,叶丹青和余玄策不知道有没有干完活,现在没了人影。

    瘦长高个打开房门的缝,轻声“辛苦老板娘给我们送来,麻烦老板娘放在地上就好。”

    王青不知里面有什么猫腻,但还是觉得要尊重客人,便答应下来,放在地上。

    然后她随口问“不知客人有没有见到两个孩,在大堂客人是见过的。”

    瘦长高个沉默少许,“我们入了房门便没有出去过,是不知的。”

    “哦哦,好的。谢谢。客官快些拿进去趁热吃了吧。”王青,“我就退下了,客人有需要找我们便是。”

    “谢谢老板娘。”瘦长高个。

    王青便走下楼,到大堂。

    瘦长高个看王青离远了,这才把门打开,把菜端起。

    随后转身用脚带上门,此时八仙桌被挪开,两把太师椅上坐着一男一女,他们背靠背,粗大的绳子缠绕着他们。

    正是余玄策和叶丹青。

    瘦长高个把菜放在桌子上,对着壮汉和女子“把嗓子点哑,气力锁弱。不能让他们惊动其他人。”

    两人听罢便在叶丹青和余玄策的身上操作一番。

    “我要杀了你们!”余玄策张口便是狠厉的话语,此时他涨红了眼,如同恶魔。

    瘦高个军人出身,只有在沙场上见过这样的眼神,不觉惊诧。

    他轻声问“你刚才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为什么你现在想要杀了我们?你的剑术是向谁学的?为什么有股大周剑圣的遗风?”

    抛出一连串问题,但余玄策仍然没有回答。

    “正启三年,请君郎!”余玄策咬牙切齿地出请君郎三字。

    “三位。”叶丹青却在此时话,截下余玄策的话头。

    余玄策像是冷静下来,不再话。

    “你看外面,大晚上飞着好几只乌鸦哩。”叶丹青无厘头地。

    瘦高个子原本被余玄策提起的年份陷入沉思,尔后被叶丹青的话惊起,他走到窗前,凭借目力,仔细地搜寻,果然在远处发现几个飞一般的影子,向这边赶来。

    “粘杆处,大周圣女……”瘦高个喃喃自语地串联两个毫不相关的词。

    他立马转身,“二弟,三妹,消息没错,粘杆处在真武城,大周圣女亦在真武城。”

    壮汉和女子露出高心面容。

    瘦高个看着余玄策和叶丹青,“锁嗓闭气。”

    待两名同伙完成后,瘦高个“我们下楼,会会老板娘。”

    三人出门,关上房门,并锁好。此时走廊显得安静,女子轻声问瘦高个,“大哥,正启三年,门中发生了什么?”

    瘦高个沉默许久,下楼时,“正启三年,我在西域从军,中原的事我一概不知。”尔后他“我前年,翻阅请君郎的历史,正启三年到正启八年,是空白的。门中老人,也都闭口不言。”

    三妹回应“很神秘。”

    壮汉此时插话问“大哥,那两个人怎么处理?”

    瘦高个“过几个时辰自会解开,再者,那姑娘也不是寻常热,她会有方法的。”

    同时又“放了他们吧,我们只为寻找大周圣女,其余的就不去在意好了。事了之后,让请君郎替我们隐藏就好,请君郎想藏的人,粘杆处是不可能找到的。”

    三人不再交谈,在二楼找一视野开阔处坐下了,月色灌进来的正好,飞禽的鸣叫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三妹,你叫老板娘斟酒来喝。”瘦高个。

    三妹应允后便下到大堂,与一体态年轻挺拔的人一同下楼。三妹认得此人身上的装饰,是影卫监级别较高的百夫长。请君郎与影卫监视同水火,三妹便按兵不动如同陌生人,两人共同

    下楼。

    大堂里曹邪在账台算账,王青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摇扇。

    王青一看下来两批客人,来了精神,“两位客人有什么需要。”

    三妹刚想话时看到影卫监的百夫长蹲在地上,看着地上的红色印迹。

    于是她想先看下去,百夫长抬头问王青,温和的语调带着一点颤抖,眼神露出不想乱想的目光,问“在我之后,谁来了客栈?”

    王青疑惑地看着百夫长,“两位,一男一女,男子书生装,女子侠客装。”

    百夫长听到王青的话,立马跑出大门,消失在月色郑

    王青“客人您有什么需要?”

    三妹这时才“我家长兄要两壶酒,什么好来什么,而且,我们点名道姓,要老板娘您陪酒。”

    曹邪停下拨弄算盘,看着王青。

    王青推脱“我不善喝酒,我给你们拿酒就好了嘛。”

    三妹带着坚定语气“我们可以加钱。两倍?......不行?那五倍?.......不行?要不十倍?”

    王青艰难挣扎,一听加到十倍,便痛快答应,“几位在哪坐着呢?我家好酒多的哩,您先上去,这就给您几位拿去。要不要听个曲儿?我年轻那会儿曲唱的可好哩。”

    三妹“呃,就在二楼,我们等你。”

    完便上楼了。

    在更早些的时候,同样是在真武城。

    真武城是江南周朝的一座大城,四通八达。

    也被称为王霸之城,只因城中有一只石雕的玄武龟背着一座石雕真武的石碑。

    在真武碑东边,是本城最大的客栈,鱼龙客栈。

    起鱼龙客栈,唯二出名的是有貌美如花千里可闻的老板娘苏言和师从厨师行业大牛庖丁一的庖丁二。

    因此来鱼龙客栈的人四成为苏言,四成为庖丁二,一成带着自己的心思,而剩一成,则是为了满春阁里的姑娘。

    而那满春阁,坐落于真武城的东北角,满春阁里的姑娘来自五湖四海。

    鱼龙客栈千里闻名,满春阁下闻名。

    此时约正午,满春阁未开张,在阁院后,竹林中的林心亭。

    石桌旁坐着两位男子,他们在饮茶,旁边有侍女站着。

    “阁老,我们的人已经进城,一半在鱼龙客栈安顿,一半已经四散开来在四处民家借宿,今夜正是好时候。”

    出这话的男子是一位年轻人,他完便饮了一口茶,手法看似老道,实则是装的。

    对面的老年人看破不破,他“你做的很好,现在你回去休息就好,帮我盯住粘杆处的行踪。”

    年轻人眼中带着不屑,“阁老,那粘杆处早被我们打杀殆尽,不足挂齿。”

    阁老淡淡地看年轻人一眼,“陈达,你知晓昨日镇南王的公子受到惊吓,所因为何吗?”

    陈达迟疑地回答“在下不知。”

    阁老轻轻敲击着桌面,出三字“粘杆处!”

    陈达带着一脸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自知失态马上闭口不言。

    阁老站起身,“陈达,你入伍已有三年,在真武的荣华富贵也应该感受的差不多了,等镇南王起事,就去随王爷征战沙场,那才是你的归宿。”

    陈达呆滞地看着阁老离开林心亭,身旁自家的侍女感受到主饶心境变化,上前靠近。

    被陈达粗暴地按在桌子上,侍女一脸淡然地接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