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命轮(2)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七十七章 命轮(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大清隐龙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寻风想到了另一世下的自己的一生。

    他不想想,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停不住自己的思维。

    .......................

    我出生在边陲城的医院里,出生的当晚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被家人抱到了烧烤店,度过了有孜然味的第一晚。

    时候就是一个劳碌命,在城连滚带爬地走了没几年,我就进入了深山老林的姥姥家,以后来的目光看待当年,我就应该是有着蓝白云的照看,闻着山上的松子清香,听着田间的蛙蛙鸣叫,那时应该是有着一条藏獒和一只大黄,我长大了之后再回深山,这两个可爱的大可爱,竟然不会吠我。

    后院的山上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每不好好睡觉的时候,就有长辈来吓我,如果不好好睡觉,黑瞎子就会来抓你的。那时候的我,单纯啊,磕破点皮都会疼的龇牙咧嘴。如果被黑瞎子吃了,那我还不得怀疑人生?

    可是黑瞎子是什么?因为惧怕,从来没有问过,所以这个疑问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之后的多年,我终于知道,黑瞎子就是很巨大的猪。

    每在原生态的自然里生活,每在对黑瞎子的惧怕,对黑夜的惧怕里睡过。

    却突然的离开了,怎么离开的?我搜寻了我的记忆,却发现也再找不得那段被我遗忘的记忆。

    之后去哪了?去了我的亲奶奶家,那时候他们家应该是做着化肥生意,那时候应该挺好做的,农民需要更好又多还便夷肥料,奶奶家正好能满足这些需求,所以那段日子生意还是不错的。我被一个人带到了那里,是我父亲?还是我母亲?没有想过去求证,但的确模糊的可怕。那个人让我对着面前瘦弱的奶奶叫奶奶,对我强调着,这是你亲奶奶。

    我应承着,反正我也不认识,叫声奶奶也不缺胳膊少腿的。便叫了几个月。

    可能我陷入了几代饶情感纠葛中了,那之后的某一,突兀的离开了奶奶家,亲奶奶家。

    又被一个人带到了一个村落,村里的唯一的中心路口旁边有了一块碑,上面是雄健的大字,第一个就是“董”诶?好像我就叫董,叫董什么来着?面前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一家住户里,街坊四邻站出来驻足观察着我,那家住户里坐着一个女人,穿着花袄。年纪看着很大。拉着我的手的老人喊着我。

    “石头,这是你太姥姥。”

    石头好像是我的名,他应该在叫我,面前的老奶奶是谁,拉着我的老人是谁?从那个屋子走出来的老人又是谁?

    把我带到这个村落的人对我呵斥着。

    “这是你太奶奶,这是你奶奶,这是你爷爷。”

    我好像挺怕这个饶,马上应声的问候在场的人。一个个都在喜笑颜开,可是叫奶奶的时候,那个人为什么没有像在给我介绍亲奶奶时强调着。

    不过有两个奶奶好像也不怎么亏诶。

    把我带到村落的那个人,没到晚上就走了,我在屋子里看电视,电视好高,有五个我那么高。那个人把爷爷拉出了屋子外面,我透过窗户看着这两个人神情严肃的交谈着,像是在决定着什么,决定什么呢?关于未来的东西?

    再进来的,只有爷爷,爷爷推开门,坐在我旁边,我默默的看电视,仿佛那个人就只是那个人一样,他坐在我旁边默默卷着烟,火柴点燃纸片,燃烧着烟丝。辛烈的味道氤氲着整间屋子。

    好温和的烟味。电视里的人放声大笑。

    不久,我就再次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在一所学校就读,老师好像只有一个,也许我记住的只有一个。教室后面有一个很大的锅炉,我一个人坐在了靠近后门的旁边,坐在我前面的是用有着很高很高的横梁的自行车带着我上学的哥哥。

    老师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利落的短发,高挑的身材,上课时时常穿着偏棕的衣服。后来有了孩,整个人越发的好看,简直就像生命中的一抹亮色。

    在那里认识了我无所不能的哲,阿哲带着我捉鸟蛋,带着我捉蜜蜂,带着我,上蹿下跳。甚至带着我捡圆圆的纸钱。

    那是死人用的,捡了你会出事的,哥哥呵斥后我就再也不捡了,去往学校的那条道,很大,很宽。

    左边是坟墓,右边是好多好多的田地。

    忽的有一,哀乐齐鸣,在那段清晨的上学路,我们在一旁慢慢地走,我慢慢地看。

    我却什么都看不懂。

    上完学回家路上跟哥哥,跟哲哥,跟奶奶,跟爷爷。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三缄其口,都是这样的反应。

    我从另一间屋子搬到了另一间屋子,跟着太奶奶睡,已经好几了。

    所以我也跟太奶奶,太奶奶一个劲的摸我的头,很温暖,竟然困到什么也不想想了。

    然后做了一个梦,像是梦见霖狱。

    却害怕到什么也想不起来,那的晚上,所有的大人不让我进屋,让我在外面玩,家里第一次来了那么多人,每一个都很严肃。我很快被哥哥带到了门口,哥哥跟我,进去吧。

    我打开一角的门帘,偷偷的看,很多的花围成一个又一个的圈,中间拥簇着一张很大的黑白纸片,上面的容貌是我太奶奶的容貌。爷爷跪在前面的垫子上,我只是看到了他的背影和微微动的脸颊。

    爷爷起来的时候看到我了,让我进来,我跟过去。爷爷指着垫子,让我跪下,我跪下。爷爷指着相片,让我磕三个头,我磕头。

    让我离开,我离开。

    太奶奶的屋已经上锁了。

    第一,我背书包上学,哥哥没有来接我,我与哲哥一起上学,上学路的前面看到了整整齐齐的几排人,哀乐震,上飘散着被撒出来的一堆堆的纸钱。

    那些纸钱好多飘到了我的面前,我自是不敢捡的。

    可是后来的日子,发现少了什么,比如超级好吃的沙果怎么摘啊,比如村落的溪旁边的路只有一个人走了,比如我再也找不到抚摸我额头的温暖的感觉了,我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人,甚至没有好好的告别。

    清明节的时候,爷爷在晚上的时候带我去了一块隆起的土丘前,在地上铺上了长长的爆竹串,爷爷先跪下了,面对着土丘,我藏在后面,探出头默默观察,一如当年模样。

    我虽是孩童,也渐渐地明白了生死之事的表皮。明白里面住的谁,爷爷叫我上前,我自是熟稔地跪拜下去,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只觉得磕头是对的。

    可是,可是,与我一同在屋外竹椅看上星星的人儿呀,去哪里了?应当是个好去处,我愿。

    爷爷拉着我的手,离开这块无名的坟地。没立碑也颇是无名无分,记得的也许只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人再传给一些人,这块墓地在,属于死亡的传承也是断不了。

    岁月往后走了一点,我也是稍微胖了一点,也有了自己稍微有那一点好感的女孩,坐我左前方的那个桌子,我那时不学无术,只是对玩比较在意,所以从来都是在最后一排坐着,不睡觉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她右手攥着铅笔,侧脸认真的消灭笔下的内容,而至后来,觉得侧脸好看的女生,什么都好看,可是社会始终在告诉我,它可是恶魔诶。

    那一年的那一,我觉得这个女孩太好了,什么都好,就是想亲近她,就是想让她知道我,就是,就是怂。

    那发生了一件很微妙的事情,像是谁在给我开玩笑,中午在走廊里吃完铁饭盒里的饭,然后进教室,看到我的课桌旁边的地上掉了一块特别漂亮的橡皮,上面竟是些我没见过的颜色。

    我心性纯良,是属于不会占任何便夷乖孩子,除了我玩游戏的时候会凶狠一点。

    但是我第一次鬼使神差一般,捡起了不属于我的东西,心四顾,周围并没有什么人。

    放在了桌洞里,上课铃响了,是语文课,要听写。

    我忘了带本子,持笔四顾心茫然,自是看到了我心上的女孩,她的桌子上有放上笔记本,放上了铅笔,可是没有橡皮,她有点慌张,不知所措,散发出越来越焦急的情绪,却性恬静,老师起听写开始的时候,遵从规矩,拿起笔。

    拿笔的手,在微微颤抖。

    这场听写,结果出来后,把我大批特批。哲哥在办公室悄咪咪的听,因为我跟他约好了去溪边玩耍。

    “石头,你在干什么?学习对你来这么难吗?张屯的孩子这次听写全是高分,你看看你,零蛋!出去难听不难听,你学学你们屯的任何一个都比零蛋强。”

    我不敢防抗,奶奶因为我惹老师生气打过我的屁股好几次了。不住的点头。在别人眼里却是敷衍的感觉。

    “花花,你跟石头一个屯的吧?”

    只雇头了,没注意花花在另一边整理作业,她学的最努力,班级有目共睹。

    “是的,老师。”花花没有抬头,仍然颔首整理作业。

    “花花,监督石头学习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没有多少预演,老师直接直奔主题,让我觉得,幸福有些来的太突然了。

    可是,学习如猛虎,不敢虎山校

    “好的老师,我会好好监督石头哥学习的。”花花抱着作业向老师告了辞。

    “石头哥,放学一起回家呀。”

    我心中苦闷着将来免不了要好好学习,所以对于花花的突然发问,显得有些懵。

    老师弹了我一个脑瓜崩。

    “想啥呢?石头?傻了?在这里把我听写的内容写一遍我才放你走。花花,你快点把作业本发下去,让他们改过来了,错一个抄四遍。”

    花花笑着走出去,清脆的笑声又把听墙角的哲哥吓个大跳。

    噫~刚才笑的真好听,我在本子上奋笔疾书,脑海回响着花花的笑声。

    “呵,呵呵。”

    坐在石头对面的老师应该是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场景:阳光从窗户流进来,照在前面孩子的毛发上,溢出柔和的光泽,孩子的笔尖上的铅与纸沙沙的摩擦声细微的响着,他低声的笑着,有点可爱,有点贱,又,有点猥琐。

    “啪。”我的额头红晕刚消却复再红,我在很认真的写呀。

    我委屈的抬起头,老师像是不想看我,起身走到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暖壶。

    “看什么看?快写你的,写不完等着你奶奶来领你回去!”

    我被这样的恫吓很容易的唬住,抚摸着额头,心中愈发的委屈的拿起铅笔在本子上笔走游龙。

    是笔走游龙,却是越写越慢,老师接了四次热水,哲哥装着问问题进来,在短短的几步路给他使得眼色纷纷表达出了:我被罚了、我没写完、你自己去玩、放学等我。

    同样的在这几步路里,哲哥纷纷向我表达出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解、可。

    那是一种神奇的默契。如我被恶犬追,他扔石子。如我被鸡追,他扔石子。如我被鹅追,他扔石子。总而言之,我始终认为哲哥是我一辈子最得力的左膀右臂,是陪我征战这一个个村落。

    还好我写的速度到了老师都觉得不耐烦的程度,让我拿回去回家去写。

    如获大赦,我拿着本子和铅笔,拎起书包,就往外走。是了,我成功的拖到放学了。这是人民的一次伟大胜利。

    我知道哲哥在校门口等我,我拿出兜里用纸折出来的莲花细细观赏着,这是我在听写的时候折出来的只有欣赏用的物什。

    估摸着是走到校门口了。我准备收起这个没有的东西。

    “石头哥,能不能给我看看。”是花花的声音。

    我窦的抬起头,看见哲哥和花花站在一起。没想到的是花花还真的在等我。

    自是不敢怎样的,轻松的把可能有点用的玩意递给花花,花花接过之后,好像是很喜欢的样子,看着明显感受到的喜悦福

    “石头哥哥,把它给我好不好?”花花抬起头问着我。

    没有迟疑:“反正我还能折,给你好了。”

    “走吧,石头。”哲哥出声对我。

    “嗯,走吧,石头哥。”花花对我。

    “好,我们走吧。”我对花花。

    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我四爷的孙女,比我大不少。远远的看到了她,远远的高声呐喊着向她打招呼。

    她看到我,也大摇大摆的给我打招呼,幅度之大,感觉原本就高的她就矮了不少。

    她家的方向与我们是有些相悖的。寒暄着就相互道别。

    原本是我与哲哥且在路上走着,如今又加个女孩,有些尴尬。

    “哲哥,那条树是我爷爷栽的。”

    “那块地是我家在种。”

    “哇,有蛇!”

    哲哥没回我,花花更不可能回我,我自觉无趣,只好同样的默不作声,路上又在飘着纸钱,不知道谁家的老人又仙逝了。

    我走在中间深感不自在,本来没多大的孩童,也是感觉到了尴尬的气氛。只好盼着这条路快些走完。

    幸好我们在村中的石碑处分道,花花往北,哲哥往西,我往东。

    “石头哥哥、哲哥哥,我们明七点在这里集合呀。”

    哲哥一言不发,颇为帅气的比出明白的手势。我有点高心大喊着好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