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命轮(1)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七十六章 命轮(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寻风看着忧心忡忡的余枫的样子,他猛然间想起来某一世的经历。

    那一世,他自称为“我”。

    ..............

    母亲有一日要去割猪草喂猪,家里没有人看管我,我的父亲不知踪影。

    于是她只有背着我上山割猪草,养我三年,因我,因我父亲,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

    本是女娇娥,却成苦命人。

    她割猪草,它们错综复杂地生长,自然费力,一个踉跄,重心不稳。我差点挣脱束缚飞出去。

    幸好母亲抓住我,来不及改变,只能坐在地上。

    坚强的弱女子,止不住地哭泣。

    那日,我三岁。

    后来我到了爷爷家,母亲送我至此,然后就消失不见。

    我甚至冷静地没有哭泣。

    因为前方是我一生的事业,我要与斗。

    亲人分离什么的,很打扰我行走江湖呢。

    首先第一场的对手是自家的鹅,高大、肥美、漂亮,很适合做我的对手。

    我用树枝挑衅它,它成功回应我的挑衅,奋起直追。

    我经验不足,只有败下阵来,然后某一,家里吃了顿肉,鹅肉。

    姑且算我赢了。

    第二场的对手是我邻居家的鸡,鸡冠鲜红,鸡毛发亮,雄赳赳气昂昂。

    我学聪明了,不敢挑衅它,每次都是绕道走。

    但它觉得鹅兄的遭遇让它出离愤怒,每次都要围追堵截我。

    每次追,我就每次都哭,引来它家主人。

    它家主人每次一来就装没事鸡一样,在地上排泄。

    直到有一,邻居送来一盆鸡爪,我们几个啃的一干二净。

    至此,两战成名。屯里的动物唯恐避之不及。

    我觉得这江湖也就算走一遭了,便觉得无聊透顶。

    直到曾祖母去世,猝不及防的发生,我很茫然,前几日门牙被土墙磕破都没如今这般茫然。

    昨日曾祖母还为我留了一颗漂亮的沙果,让我吃饭后吃。

    灶房成了灵堂,我没被允许进去,偷偷地往里看,灰白的头像立在正中间。

    第一次接触死亡便觉得,死亡我打不赢的。

    父亲之后出现在我身边,也许是觉得自己有一点聪明劲了,感觉自己要离开这里。

    于是想着要告别。告别酸梅汤,告别老师,告别朋友。以为自己都能做到。却只完成告别酸梅汤两次而已。

    离别总是来得猝不及防,喝掉的酸梅汤没被追究,把我拉在身后与欺负我的人对峙的姐姐也没能告别。

    最后一顿饭是在姐姐家吃下的,送别我和父亲的人是姐姐和她的父亲。

    坐着巴士,装满行李,我注视着姐姐,姐姐也看着我。

    我想不到挥手,也来不及告别。

    那日,我快七岁。

    南方,到达的突然。空空荡荡的火车车厢,枕在父亲腿上也难以忍受的颠簸感,前方又是我即将征战的江湖。

    就这么再一次地见到母亲,在盛开桃树簇拥的楼上。

    新到的江湖不熟悉,不敢贸然走动。直到我被父亲带到商店吃了布丁开始。

    我忘不了在夏季炎热时满口布丁的味道。

    于是我准备在某一日,进行一场逃亡,冲向布丁的逃亡。

    我却因为忘了把钱拿出来,跑到半路只能折回。我不甘心又摘了一颗桃子,满口青涩只能扔掉。

    这个江湖,我还是不敢走。

    但人要长大,该接受还是要接受。

    于是第一场,选择了一楼的狗。

    我那日因为不好好吃饭,自作孽般地把馒头扔到狗饭碗里,被三姨看到,罚我捡回来。

    于是我在自发数不清地刺探中,靠近一脸茫然的狗,一开始狗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警示我。但我管不了这些,因为不照做,我又要睡那张窄窄的床,我每次睡那张床都会掉下来,直接把自己凉醒。

    可是我为什么会忘了我扔到狗碗里的是哪个馒头,狗龇牙咧嘴的样子像是要随时跟我鱼死网破。

    我怕了,这里的江湖太难走,狗是老爷子的心头好,我不是。

    我快速地拿起一个馒头就撤离战场,离狗远远的,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啃下一口馒头。

    入口是又硬又臭的馒头,我才明白,我吃了狗吃过的食物。

    它碗里的,才是我扔下的香软可爱的馒头。

    这一场,江湖对我显露的恶意使我惨败。

    有了这般的经验教训,我第二场,就准备放长线,钓大鱼,跟我学认识的所有人斗,上房揭瓦,摘桃偷果,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江湖大侠客的赫赫威名,可是母亲看不到,她又消失不见。但是母亲看不到,我就让全下的人领略我的风采!

    我皮尽区、市场、学校时,终于要成一代大侠时,离我四年的母亲回来了。

    那一日清晨。喜鹊飞到阳台门口。傍晚放学我在操场捡到五毛钱,回家就看到母亲站在那里,我一脸茫然,她领着我,走遍我走遍的地方,着我听不懂的话。

    后来,引得四方称臣的时候,父亲告诉我,要回北方了。

    我那夜在阳台哭泣,月亮那好大好大,夜风好柔好柔,屋顶的沟渠有我做失败的油炸面条,已经黑成碳了,前方的平房某处曾经有我超级超级好的朋友一家,那里的地上有我很喜欢却乱吃东西死去的黑狗。

    离别就从来不会跟你打招呼,让你在平常的一离去就不会鸽到第二。

    这回,没有人送别,吃的饭也是在家吃下的早饭,行李一箩筐,我一个都背不动。

    停在中转站,还有几个时,我和父亲都不话,夜里周围很多人都不话,他们都有好多行李,车站外面都有好多人,南方的夜里很热,也很容易安静下来,产生一丝属于幻觉的凉意。我注意到,前方的亭子在卖我只吃过一次的粽子,真的很好吃。

    那是我迄今为止最难忘记的夜,安静到以为时间就停在那了。

    我们没有坐票,父亲想让我睡的安稳,只能把我塞到车厢底下。我竟也睡过去了。

    毕竟洒家也是走过江湖的人,风餐露宿,不算什么。

    幸好车厢这几,遇到几位很棒的人,愿意让我挤挤将就坐的漂亮姐姐,当时她在玩太鼓达人,我一脸崇拜。也有主动让我靠在他腿上睡一觉的哥哥,哈喇子还留在他腿上了。对面的老大爷讲笑话,聊闲磕逗我笑。

    嘿嘿,行走江湖,看来有几个朋友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行至津,吃到在津卖的包子。地域加成使我第一次觉得包子是我行走江湖的必备干粮。当即对自己宣布,本人最喜欢吃的食物由大包子替代成笼包

    三两夜,很长,只是到了北方,觉得很快。结束的时候,也没能去跟这些可爱的人告别。

    火车落地,我憋不住的尿意使我在车站工作人员的注目下,随风尿在轨道上。

    撒尿的样子肆意昂扬,那是我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初晨。

    那日,我十二岁。

    .............

    再度回到北方,我谁都不认识。

    只能重新结识这些江湖好儿女,拜完山头后,学已经开学一个月。

    我这才在我结识的江湖豪杰的安排下徐徐入学。

    这第一场,我便要为自己争得一个名号。

    得益于五岁倒背乘法口诀的彪悍,我数学一直是人中龙凤,某日,与三豪杰同坐一处,便被封为“四大才子”。

    哈哈哈,简直得来全不费功夫。

    后来他们发现我只是数学称得上人中龙凤,便兴趣索然。也只有数学老师一直承认我是一位好孩子。

    我也觉得我是好孩子,直到升初考试时,我着急过马路。

    被数学老师怒吼,我才觉得我不是好孩子。

    那日,我十三岁。

    十三岁之后,母亲又一次的出现在我身边,我依旧茫然,借助在别人家里的日子一直让我谨言慎校

    不过,家倒是完整了,让人觉得稍微舒适一些。

    既然后方安稳,我便能继续行走江湖。

    谁知学校放学时间越来越晚,这导致我行走江湖的速度越来越慢,幸好还是有老大爷愿意助我。

    这第一位,便是开着电动三轮车的老大爷,他许是看我没钱打的,有几分可怜,便主动邀请我,送我回家。

    我认为所有与我产生交集的人都是好人,便二话不地同意。一路上老大爷与我交谈,谈他的事,问我的事。与我离别时赠与我“好好学习,向上。”的八字箴言。

    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大爷,我再也没见到过。

    第二位,便是一位开着酷炫摩托遛鸟的老大爷,他应该是为了让我搭把手拎着鸟笼子,这才拉我回家。一路上,夸他这鸟多厉害,多聪明。不忍放生的意思的明显的很。最后却猝不及防地问我学习怎么样。离别时也赠与我“好好学。”的三字箴言。

    第三位,是一位开着出租车招揽生意的老大爷,三块钱就收了我,我自然是欣然同意,这回没前两回灌的我都是风,舒服不少。可老大爷一路上聊我的学习,聊他孙子的学习,令人猝不及防。幸好最后没送我什么箴言。

    这几位老大爷接连出现,使我觉得是上在助我行走江湖,便有些膨胀,飘荡。

    直到惩罚来临,父亲的不作为引起争吵,继而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导致我们搬出,搬到一幢每个傍晚上楼都要唱歌为自己壮胆的楼房。

    父亲继续不作为,日子越过越艰难,某一日终于招来警察。然后父亲消失在我周围。

    之后经历着最可怕的一夜,我不敢睡,母亲不在身旁,门有节奏的被敲打,我知道外面站着谁。灯光全灭,只有佛堂传出佛号的声音。我窝在被窝里,一动不动。

    但初中同学谁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

    比如昨日我还在哭泣,今日同学就会问我用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好香啊之类的。

    我喜欢笑,时吃打吃多,哭着哭着便笑起来。我也喜欢在同学面前笑,但我不喜欢在母亲面前笑,原本她是爱笑的,但每次吃饭,她都不笑,她不笑,我也不想笑。

    便每次都是陷入沉默,纪念刘和珍君中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我不接受命阅安排,我与斗了十六年,输一场就够了。

    爆发也是在某一日,母亲因为我没有正确的叫姑奶的敬称,折了她的面子。

    她想要打我,对于这种事我轻车熟路,还未上手便已经开始哭泣。

    本来是称呼的事情,我到了风马牛不相及的父亲身上,嚎啕大哭。

    哭泣的孩子果然有糖吃,留下的泪水竟然有了效果。

    密谋离婚的两位男女,心齐又安静的复合。就是第二日清晨,在饭桌上,简单的饭菜,一家三口安安静静地吃,着一路顺风的话。

    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只要爱还在。

    那日,我十六岁。

    也是在快十六岁的年纪,接受改变我一生的决定,上军校。

    却因一百块钱的报名费想要放弃。

    毕竟一百块钱才能进入的江湖,肯定很无趣的。

    中考还没开始,百日誓师刚走过去,每在父母的要求下跑步减轻体重。

    初检异常简单,我脱颖而出,成为三十人里唯一的七个之一。

    中考开始了,简简单单地就过去了。

    初中的班级连没告别就突然分道扬镳。

    离别总是太过突然。

    那日大雨滂沱,我没想坐车,荒谬、矫情、中二又文青地要走回去。

    去车站取火车票的那一日,七个同校的人都在场。

    这全是我行走江湖的伙伴,要依仗呢。

    一位陪行的奶奶与他孙子聊,却突然对我,这伙子肯定能考上。

    省会的陌生打的我们几位猝不及防,只有一位教练陪同,剩下的全是孩子。几个人核算着,每日吃些包子,住着四十块钱的隔间,也许能坚持几日。

    两集中测验,不论其他学校,七人就只有我一位,算是合格,就连体重,也在及格线上。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想起车站的那名奶奶只对我过的话,一语成箴。

    七人中有一位学霸朋友,他被检查出眼睛的问题,但他事后核查,却发现没有任何问题。

    这江湖,看来就是让我去走一遭。

    我只能原地待命,等待结果。于是他们准备离去时,为我叫了一碗冷面,与我纷纷拥抱告别,一位用着牌子叫贝多芬手机的男生告诉我,你要笑,要多笑,你笑着很好看。

    冷面钱我还没给,这次离别倒是充分的让人忍不住流泪。

    我成了退房的最后一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