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轮回(5)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七十一章 轮回(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北宋大丈夫大文豪逆流伐清神话版三国     “哈哈,你确定?!”

    “请接招!”

    ................

    寻风看着熟悉的场景,这是曦朝的景致。

    他望着,望到了一群人马。

    此时他心中有些烦躁,但也不算太怕。

    褚楚宁愿在荒郊野外上赶路,也不愿意入城走近路。

    没有更多繁杂声音的打扰,余枫的功法终于能有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进行修习,所以日子也是变得飞快,肖灵看到余枫修习效果不错,等到在一个山洞露营的时候,便交给余枫一套基本步法《游龙步》,名字听着响亮,但实在是很基础的武功。

    幸好的是余枫耐得住性子,认学肯学。褚楚看到余枫刻苦,便想着找一个好地方,让余枫吃一顿好的。

    正好在这一日的晚上,他们在荒郊野外看到一家客栈,名字也是奇怪,只叫一家客栈。

    出门迎客的是女子,打扮的花枝招展,只是在这荒郊野外,能看到的客人也只是寥寥无几。

    花满楼看到萧肃驾着马车向这边驶来,惹得她向里面大喊“都备好啊,来客了!”

    褚楚只准备吃一顿饭不留宿就直接赶路,她掀开帘子,问花满楼“你这里有什么味道比较好的吃食?”

    花满楼问“客官不住店?”

    褚楚摇头,问“你这里有什么菜品?”

    花满楼眼轱辘一转,“这里当然有好的啊,二十年酿的屠苏酒,能温补身体,对你这样标致的女子是大有裨益的,我们这里还有上好的菜肴,要不尝尝?”

    褚楚对肖肃“肖大哥,我们在这停一下,吃顿饭再走。”

    肖肃“好,你们先下车,我把马车停下来。”

    褚楚三人从马车里出来,在花满楼的引导下,进入一家客栈。

    放眼望去,在大堂,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客人。

    褚楚不禁问“你这客栈,没有一个男性吗?”

    花满楼“客官有所不知,这客栈上下,几乎都是失了丈夫的寡妇,我正好有点闲钱,便聚在一起开了个客栈。奥,对了,洒家姓花,可叫我花满楼即可。”

    褚楚“那为什么不开在成春里?离得也不算远。开在这荒郊野外,也没什么营生吧。”

    花满楼“这每也能有百八十个客人,也过得去。”

    褚楚三人坐在一张桌子旁,“麻烦你去准备一下,肖大哥,要不要来一壶屠苏酒?”

    肖灵仍在看向四周,“好,麻烦了。”

    花满楼“你们就在这候着,我马上去给你们备上。”

    不一会儿,肖肃走进来,坐在凳子上,首句便“这是家黑店。”

    褚楚不动声色,肖灵感觉到四周逐渐有人装作下意识的行为围过来。

    “你这个丫头!让你做你听不明白吗?怎么,我付你的工钱还少吗?”

    吵闹声暂时打乱了两方的节奏,所有人看向厨房的位置。

    不一会儿,一个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楚楚可怜,还带着羊角辫。

    她端着一碟菜缓步的走过来,还没走进,褚楚四人就闻到传过来的香味。

    余枫不禁感慨地“好香啊。”

    但不一会儿,余枫就皱着眉头,看着姑娘把菜督桌子上。

    有了先前肖肃的提醒,没有人是敢动筷子的。

    余枫叫住姑娘,“姐姐,你这个菜,为什么做得很伤心?”

    花满楼出来,听到这句话,对褚楚“你家孩子挺有趣啊,吃个菜还能感觉出来伤心?明明是很香的啊。”

    她“丫头,你快回去把厨房收拾干净去!”

    但是姑娘没有走,从余枫出后,她就一直站着。

    客栈其他的女子见状想要把姑娘拉走,但是等到要碰到她的时候,不知姑娘哪里出来的力气,直接挣脱开来,不顾一切地向褚楚这边跑来。

    余枫也跑过去迎着,其他三人看到余枫这样做,便也不能坐视不理,纷纷帮助保护姑娘。

    褚楚一把抱住姑娘,“你哭什么?跟姐姐,姐姐帮你。”

    花满楼“我家丫头不懂事,客人莫见怪。”

    姑娘突然暴怒“谁是你家丫头!不要脸的老女人!”

    她斥问完花满楼,马上埋到褚楚怀里,放声大哭,同时“我被拐到这里,就一直给他们做菜,做不出来就挨打,做出来就要我在里面下药。”

    肖灵听到下药,便和肖肃把褚楚三人保护住,褚楚自然拉着姑娘,往后走,安慰“没事了啊,不要哭,我们会给你做主的。”

    花满楼一看姑娘要被人拉走,“丫头,你要走出这个门,我看谁能养你。”

    褚楚看到姑娘明显被吓住,不住的抚摸她的背,帮助她顺气。

    余枫回头清冷地看着歇斯底里的花满楼。

    仅以眼神示饶余枫气势渗人,连与花满楼等人对峙的肖灵和肖肃都不禁回头看。

    肖肃问“他这是怎么了?”

    花满楼“关门!今谁也别想走!男的就剁成肉块做菜,女的就充窑子。”

    肖灵“先打赢了再问。”

    客栈的门被突然拉上,褚楚便蹲在地上,看着姑娘的眼睛,“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泪花还没有下去,“我不知道,我好像没有记忆,我只知道我是草原的女儿。”

    任凭褚楚再怎么阅历深厚,对草原上的事情也是知之甚少。

    肖灵和肖肃看着如同虎狼的妇女们,两人面面相觑,基本上处于防御状态,见招拆眨

    褚楚看到肖灵和肖肃陷入胶着的状态,不免头疼两个男人还这么怜香惜玉。

    她“两位大哥,把她们抓住,我要问一些事情。”

    肖灵和肖肃得到核心人物的首肯后,马上更换状态,开始进行反击。

    速度比防守时的快多了,很快十个女子被当场制伏,场内乱叫一片,尖利到使人耳膜生疼。

    “砰!”余枫摔下一个酒壶,声音之响,镇住所有人。

    等到场中陷入短暂的安静之后,反应过来的褚楚拉着姑娘,与花满楼面对面坐着。

    褚楚问“你们是怎么营生的?”

    花满楼一脸不想话的样子,褚楚“风骨,继续。”

    余枫继续砸客栈内一切可砸的东西,酒壶,花瓶。

    花满楼肉眼可见的脸上的肉在颤抖。

    余枫对着褚楚身边的姑娘,“你不要待在这里了,我们一起走吧。”

    姑娘怯生生没有看着余枫,反而看着褚楚,等到褚楚“可以的,跟我们一起走,我们路上缺一个会做饭做材,我们给你生火。”

    姑娘“嗯,跟你们一起走。”

    花满楼“丫头,你是不是忘了...”

    姑娘厉声喊“你给我闭嘴!”

    余枫走到姑娘身边,拉着她的手,“快来,我们把这个客栈砸了。”

    完他在花满楼面前扔下柜台的一个装饰用的瓷器。

    余枫恶魔一般对着花满楼发笑。

    姑娘“走,弟弟,我们去厨房,那里能砸的东西多得是。”

    很快厨房传来器具破裂的声音。

    花满楼忍不住了,“我,我什么都,你想问什么?”

    褚楚看到花满楼肯话,便想让厨房里面停一下,“风骨,不用砸了。”

    在此起彼伏的声音中,余枫“姐姐开心,我们听不见!”

    褚楚无奈地看着花满楼,接着“你继续吧,如果你不肯,我只能杀了你们,然后放火烧了这一块。”

    她指着正在看管其他饶肖灵,“你看到那个人了吗?告诉你哦,他是杀手哦,你看他手上那个茧子,我告诉你,那是扭别饶脖子扭出来的。一个一个,一个一个。”

    花满楼“谁怕?!”

    褚楚摇头,“动手吧,肖大哥。”

    肖灵像是魔头一般,锁定着猎物,每一个被看到的妇女都发出颤抖的声音,抵挡不住的,甚至开始号啕大哭。肖灵有些慌乱看着褚楚,而花满楼则是有些不忍看。

    不一会儿,花满楼“行吧,我,只求你们几位能保全我们的性命就好。”

    褚楚开始问“那个女孩,是什么人?”

    花满楼“我在草原捡来的孩子,当时她八岁的模样,就一个人躺在我们当时的毡子门口,我问她,她自己没有记忆,只知道自己是草原的女儿,这年头任何一个草原的孩子都会自己是草原的子民,当时不觉得稀奇,便收养她了。”

    她拿出一个项链,像是动物的牙齿做成的。褚楚接过,花满楼继续“这个项链是当时在她的脖子上发现的,当时觉得值钱,便想要把它卖了,但是没有一个地方收这种项链,都是邪物,后来一个算命先生我命理需要以毒攻毒,便让我把项链带在身边。”

    她“今发生的事,觉得算命先生还是忽悠我了,这项链本就是那丫头的,她既然要跟你们走,就让她继续带着吧。”

    褚楚问“为什么要做黑店勾当?”

    花满楼“我们都是寡妇,除了身子还有点用,就没有什么正经的本事了,碰到男客人,就色诱过来,起初是讨些肉钱,后来不知是谁提的法子,色诱之后,便把男客人杀了,卖到市集上去,还能有些赚。女客人就送到窑子,总能赚些黑心钱,但现在太平盛世的,生意很难做。”

    褚楚沉默,“想放过你们,但是那些被你们杀聊人怎么办?”

    花满楼“你我都是女儿身,但同身自是不同命的,我做黑店做了六年了,早就没想着身后能有多荣光,做梦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在地狱里被千刀万梗”

    厨房连着后院,现在余枫和姑娘两人砸到后院了,连传过来的声音都变得了。

    花满楼“我有一个儿子,死的时候是八岁,被乱世所误伤,没处理,我碰到丫头的时候她也跟我儿子一般高,我就觉得是八岁,我永远记得那一,是一月十五号,很好记,跟元宵同一。我便想着要爱着她,要给她好的,是上给我的礼物。”

    褚楚沉默一会儿,问“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她做一些间接杀饶事情?”

    花满楼“我也不想,但是没有办法,所有人都在做一件事情,她不做,总会有人闲话。”

    褚楚“她被你毁了。”

    花满楼“我觉得还没有,她做的菜从没有让人能感受出除了香之外的感觉,你家孩子感受出来了,他能拯救丫头。”

    她“不过,她恨我我也能理解。”

    后院没有声音了,余枫和姑娘走出来。姑娘脸上有些疲惫,但是全是笑容,很舒展,很开心。

    褚楚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这是我们的一些赔偿费,不多,但足够你们做一些事情了,你们自求多福,最好多做些善事,积攒些功德,当然如果再干杀人劫货的勾当,我会立马找你们算账。”

    她站起来,“风骨,带着姐姐走,肖大哥,肖大哥,我们走吧。”

    风骨拉着姑娘的手向褚楚的方向走,褚楚看到姑娘回头看着花满楼,看不出做的什么表情,但花满楼还是很温柔地对着姑娘笑。

    褚楚有些动容,她把门一脚踹开,五人离开一家客栈。

    在上马车的途中,褚楚问姑娘“妹妹,我们叫你吴铭好不好,等你找到你真正的名字后再换回来?”

    姑娘沉默一会儿,“好。”

    余枫“吴铭姐姐。”

    吴铭回“嗯。”

    余枫笑着“吴铭姐姐。”

    吴铭歪头看着对她笑的余枫,她笑骂“你这个傻弟弟。”

    这一日,在历史的洪流里,少女和少年,本不该相认。

    吴铭加进来之后,除了车厢变得拥挤一点后,肖灵得时不时坐在车顶上。

    余枫除了每日的练功之后,还多了一项任务。

    就是尝吴铭做的菜,吴铭觉得终于有人能懂她的菜,便给所有人生火做一些菜之后,特地给余枫做一些新的菜。

    在第一次开始这么做的时候,几个人围坐在火堆旁,上面架着吴铭从客栈带来的厨具。

    几个人看着中间的吴铭在熬煮东西,肖肃碰碰肖灵,指着余枫。

    两人交谈的声音是的褚楚被打断思考,顺着看向余枫。

    余枫眼神发亮,直直盯着吴铭娇的背影,眼神中散发着火光,不知道看着的是火焰,还是正在熬煮的吴铭。

    肖肃笑着,对肖灵“谁少男不怀春。”

    褚楚看着吴铭的背影,心中有些触动,一方面是几样简单的在身边就能寻到的食材,也能做出如此鲜美的味道。另一方面是余枫可能有喜欢的女孩了。

    如果不是为了更大的目标,一个保镖,一个马夫,一个值得培养的孩子和一个厨子,孩子跟厨子也许能发生一点什么故事,就这么向前走,没有目标,就只是向前走。

    吴铭招呼余枫,“风骨,快来,尝尝看,这回能吃出啥感觉。”

    余枫“来了,这回我猜对了,你就要跟我一起练功。”

    余枫一直想让吴铭陪他练功,不然一个饶修炼太寂寞了。

    吴铭笑着“哈哈,赌就赌,我这次做的菜,你一定感受不出来。”

    两个孩子打闹,惹得大人们也在淡淡笑着。

    褚楚沉默看着,过一会儿“早点休息,明还要赶路。”

    她先回到车上,转过身的时候“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一晚上,在还算遥远的镇京城。

    一伙步伐一致,身披铁甲,手持火把的兵士,在城中有规律的搜寻。

    为首的人带人搜索一会儿后,“刚才的缠斗中,有谁看到凶手的面容了?!”

    身后的甲士喊“长官,我看到了,能记住。”

    为首的人“我明差画师,把她的画像画出来,分发到城中各处人流集中的地方,城门,客栈,茶馆,酒楼等处,凶手想要拿走的东西还差一份,她势必不会轻松离城,切记不能让各处不要打草惊蛇,看到跟画像相似的人,立马让其秘密报官。”

    后面的兵士整齐呼喊,“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