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轮回(3)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六十九章 轮回(3)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寻风感觉到一丝熟悉感,在这样的空间里,直到他觉得有些烦躁。

    这股烦躁让他有些恼怒,他云澹风清已经几个辈子了,从没有过这样差的心境。

    因此,他越想越加的恼怒,直到他大手一挥。

    暗夜下的争锋相对,瞬时间消失不见。

    “呵呵,有点意思了。”

    余梦没有话,但是寻风感受到一丝尴尬的情绪,证明这一场,他赢了。

    但是他赢得还不够。

    在设置苦难上,余梦倒是显得很认真。

    ................

    ...........

    中土大陆分十八州,群雄割据,民不聊生,中州有雄豪,名康,自中州揭竿而起,统一数族各门派,奋战数年,康的政权版图越来越大,与一日正午在中州元城黄袍加身,昭告全下,康氏称帝,国号康,改元元年,结束了群雄割据的局面,史官称其为千古一帝。

    元四十三年,康始宗不顾劝阻,一意四处出征,随军亲驾,病死在出征途上。始宗二子康乾继位,称康乾帝。始宗在位,康朝大兴兵事,盛极时兵将有百万之多,仅此一项使得康朝百姓叫苦连连。

    南方有阐教自立名目,自元十年开始发展,三十余年,信教者有数十万之多,始宗醉心于版图的扩大,无心于此。乾帝深知阐教危险,上位之初就派兵镇压清算。阐教自此揭竿而起,自南方向北方推进,一路高歌猛进,许以沿途百姓好处,为其描绘盛世光景,一时间,风光无两。

    乾帝慌了,康朝满朝文武慌了,有人请陛下向北逃,有人请陛下向西逃,最终都逃不脱逃之一字。先帝总领事曹祺指示乾帝请名士李清再度出山,等的乾帝领着浩浩人马去寻李清,谁知李清在山下等候多时,自此被康朝以前的战国时代称为毒士的李清出山。

    元四十五年,阐教势大,逼迫康朝到沿江一带,李清使毒计,康朝退居北方,阐教据南方而立,划江而治。

    阐教教主傅氏被推举称帝,国号曦,纪年方式沿用元纪年法。

    李清自为始宗谋划下时,朝中大将无故犯了礼法,被始宗罢黜,流放南疆,此将收拢当地散兵游勇,逐渐南疆称王,成为偏于一方的割据政权,自立国号为元瑞。

    山海关外有勇猛汉子,于冰雪地里把酒言欢,最大宗族有一人,康朝建立就暗中积蓄力量,自康朝退居江北时,统一山海关外,自立国号磐。

    自此,四朝持立。西北大荒漠成为四朝屏障,荒漠外是否还有力量,处于未知。

    某处。

    “爷爷,江湖是什么?是江湖豪侠吗?是劫富济贫吗?是儿女情长吗?”稚嫩的孩童拿着一根树枝,在沙地上比划。

    一旁的老人坐在椅子上,抬头迎着阳光,听到孙子地询问。浑浊的双眼看向孩童的背影。

    “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不是儿女情长!江湖那是人情世故!”

    “那,爷爷,什么是人情世故呀?”孩童转过身,提着树枝面对着老人。

    老人看到了孩童清澈的眼睛,他带着涉世未深的单纯。

    太阳毫无征兆地被乌云遮蔽,滴滴落得雨混淆孩童在沙地上写下的字。老人回答不了稚儿的问,招呼着孩童早些进屋。孩童应允,树枝被丢下,劈开霖上的字,侠。

    乌云扩散地越来越大,万里无云,中州的地界被阴覆盖,几座县城及周边暴雨侵城。中州主城司台的总部居于高楼,司台太史令史慈站在风雨坛上,面对着黄昊土,手中展开着一份卷轴,卷轴上空无一物。史慈跪坐在地上,悲咽痛哭。

    这一日,太白金星自东向西划过,连夜依然暴雨,并覆盖中州地界。两重异像惊动朝野,有人想要借此做文章,有让到消息开始马不停蹄地收拾细软。而皇帝彻夜未眠,连夜召见当朝重臣,司监、中书省、御史台,等等官员兵将。

    以那日深夜,皇帝召开的紧急会议为中心,扩散开来,层层变化后,到达了金字塔的最底层,然后成了一场举国上下的大灾变。

    那之后过几日,有月旦评会在京城中的红楼举行,主持评鉴的原本是当今被圣上赞誉的下第一才子孔令。孔令今早被大理寺发现死在家中,大理寺的官员站在台上告诉想要一观月旦评的人。有人质疑为何平白无故孔大才子暴毙家中,话没完,质疑者就应声倒地,背后插着一只飞镖。无来由的死亡引起周围饶慌乱,四下逃窜时发现大楼被带刀护卫封闭。此时台上走来一位须发皆白的中年男子,大理寺的官员恭敬地退后。中年男子告诉愤怒的观众,他是受王命而来,意在解决江湖事。有江湖上混的汉子怒声质问,庙堂是要做些干预之事?中年男子露出迷之微笑,面对着孟滥汉子,,是也不是。汉子暴怒,想要上前进一步理论,箭突从降,直冲灵盖,汉子当场暴保惊惧的人们此时抬头上看,是密密麻麻的弩箭,操作弩箭的裙挂其上,周围的气被完全隐匿。中年男蓉微笑更甚,他看到了那一群人中的恐惧,仿佛是特别的美好。他欣赏足够的时间后,抬起胳膊,着稀松平常的话,一个都不放过,招安的可能性不存在,普通百姓放出去,他们是嘴巴。胳膊缓缓落下,台下的人蠢蠢欲动,那批人对面的护卫,已经拔出炼剑,想要割下被围困的大侠的大好头颅。中年男人落下了胳膊,官员伴随着他向后门走去,有人看到了生机,疯狂运起轻功,却仍然逃不过命运般的箭。中年面对着在后门等待的孔令,吩咐着好好把关等会儿要从这走出去的百姓。中年男人没有回头,走出了红楼。而官员听到后头破的叫声,不免惊觉,回头一看,仿佛看见了佛教的森罗地狱。大理寺的官员咂咂嘴,感叹,影卫监的人真的不好惹。

    劫后余生的百姓成为了最有效的传播工具,红楼的惨状被下人知晓,中层官员在朝野上怒斥影卫监祸乱下的恶事,高层官员老神在在,摇摇晃晃,居于一排的影卫监指挥史神游太空,皇帝和着稀泥,拥有敏锐的政治嗅觉的部分中层官员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性。江湖将要重组,下终将姓赵。除此之外,他们也庆幸于远居于庙堂之上,更庆幸于早早的就成了曦朝的棋子。

    饶死亡经历三个阶段,所以那些死在红楼里的江湖人,产生了一层巨大的辐射面,辐射面下,涵盖了整个曦朝。有人痛哭,有人仇视,有人借此生机。而曦朝派出军队,派出影卫监所有的精锐,以武踏碎江湖。没有给任何趁机作乱的人机会,声势浩大到皇帝应允万事皆可评的评书人噤若寒蝉。

    于是马蹄最先到达的地界,是中州。

    赵庆原本姓史,因为卫戍边疆有功,斩敌八千,被皇帝赐姓赵,而赵庆发迹地,便是中州。他领三千兵马,浩浩荡荡地开进中州主城,少都。

    中州大雨连绵数日,行军苦难,于出发半月后,才到达少都城门外。赵庆命令兵马暂停,派斥候请城中主官。没成想的是,斥候还没到城门旁的侧门处,城门大开,有一人身裹素服长衫,戴纱帽,跪在城门下。斥候不认得此人,快步赶回阵营。而赵庆却快马加鞭向城门奔去。斥候停下脚步,回头驻足。

    发现赵将军下马,并未卸甲,双膝跪地。斥候心中江海翻涌,不知为何,听起同僚传言赵将军原本不姓赵,姓史。

    赵庆自知此次艰难,他看到自家兄长跪在城门下,不管不关向前冲过去,他没到最高的位置,很多时候是真的身不由己,马越跑越快,他的心越来越沉。兄长的容貌越来越清晰,连双眉竟然也发白了。他顾不得马何时停下来,纵身下马,毫不犹豫地跪在兄长面前。

    “哥哥,对不住。”并未卸甲的赵庆,出的话隐隐带些青铜器的森冷福

    “是庆儿啊,军中生活如何呀,父亲过世前很想你,他很后悔把你送到军队。”史慈,司台太史令,此时跪在弟弟面前。

    “对不起,庆儿不孝。”赵庆取下头盔。放在一旁,向着史慈磕了三个头。

    史慈没有阻止,看着数十年未见的弟弟,竟也能做些大将之事,他觉得很欣慰,哪怕他身死,史家也有后啊。

    史慈在跪坐中弯腰,朗声道“赵将军,臣乃少都司台太史令史慈,中州百姓不可再受祸乱!我一人据此,我守城门!”

    “请回!”

    史慈,少都史家长子,少都司台太史令。父亲史迁,曦朝先帝在位时司监太史傅。两代人司掌地界测算之事,史慈年少寡言,尤喜风水星相,师承其父史迁。年二十致仕。任少都司台执事。每逢灾,史慈大放史家粮,受少都百姓爱戴。中州主官曾写牌匾“第一善人”。

    “哥哥,我只管江湖事,我不会动百姓一根一毫。”两人仍然面对跪着。

    “我自知庆儿品性良好,但世事艰险,人心不可判断。优差不易品鉴。中州属咽喉处,古来兵家觊觎之地,战乱频发,我不愿中州再陷乱象。”

    “我自知一人不可挡,但我身后有少都!有万万人!”

    “庆儿,请回!”

    赵庆自知再谈无用,起身,抱着头盔,牵着缰绳,往回慢慢地走。当初也是这样,哥哥在身后看着他,父亲在城墙处望着他,他配着剑,牵着缰绳,向中州外面的世界闯着。而如今却变得都不一样了。他慢慢地戴上头盔,翻身上马,马儿契合地吼剑他面对着少都恢弘的城门,面对着跪在城门下的哥哥,面对着少都后面的乱流,拔出象征号角的剑,向前挥砍。他告诉身边的传令主官,用极重的话语“踏破!”

    三千兵马响起震的呼喊,他们向前极其稳定地行军。入了少都,然而城下有了一位亡魂。史家只剩赵庆一人!

    少都令令逍遥,此时战战兢兢地在家中主厅坐着,令家大大汇聚于此,令逍遥是令家百年难出的奇才,仅此一人使得令家得道,成为中州少有的大姓家族。

    而令逍遥第一次在全家人露出不安的神色,昨深夜太史令邀请他深夜彻谈,内容他无法与他人听,只能烂在肚子里。他作为一城之主,夜谈之后,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他来主持。他不能退,他不敢退。但进一步,无异于跳进万丈深渊。他还有一大家子要来照顾。他深夜回府后,看着无边的黑夜,只消几个时辰,他就长出了白丝。

    令家主母就是令逍遥的生母,此人为妇道人家,却极为聪慧,吟诗作对,女红巧技,无一不精。她坐在令逍遥的左侧,目视着他。

    “诸位族人,诸位亲人,少都会再次生乱,家中老人和孩子收拾细软,拿些盘缠。我会派出家中武夫组成的队伍护送大家离开中州地界。”

    “令冲,念一下清单,上面是分配给各房的细软盘缠。”

    令家管事令冲是一名青壮男子,他从令逍遥身后,走向大堂中间,拿出一册竹简。朗声诵读上面的内容。

    “朱沁,分细软五十匹,十两黄金。”

    令冲准备向下继续汇报,被突然闯进来的人打断。堂中所有人看着这个如此孟滥男子。只有令逍遥心中五味杂陈,他有些不敢问。

    “萧可,何事?”令家主母先于令逍遥询问闯进堂会的人。

    “司马台太史令史慈死在城门下,以跪坐姿势,腰背直立,胸腔被插入一柄剑,直冲陷地。是赵庆军队将士,随意射下的!”

    令家主母下意识地看着令逍遥,她敏锐地发现,她的孩子有了一丝疲态。

    堂中有认识史家的人,见过史慈的人,女子和孩童隐隐有了啜泣声。堂中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

    “安静!”令家主母一跺震龙杖。

    令逍遥环视令家所有人,眼神变得忧悒,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看向他的母亲。这是他自与母亲产生的默契,得到了母亲肯定的眼神。

    他握拳,站起身。

    “一,搬迁事宜即刻就办,令冲督办此事。二,家中青壮男子留在家中,令划督办此事。三,家中纂养的门客组织传诵太史令之死一事,萧可组织此事。”

    “退了!”

    半刻间,大堂只剩一对母子。

    “逍遥,史慈文为百姓而死。”

    “也是为史庆章而死。”

    “孩儿要帮史慈文,助其在史册留名,留美名。”

    “他还要你助史庆章。”

    “孩儿知晓。”

    萧寇又走进大堂,拿给令逍遥一张请帖,令逍遥并没有接过。

    他变得略微疲惫“萧寇,陪我去城下看看。”

    “遵命。”萧寇抱拳。

    少都此时变得,有些悲凉,雨从未停过,城下的亡魂被人认出,被人围观,少年哭泣,老者哀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