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湮灭(4)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六十章 湮灭(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寻风沉默,突然感觉到心神受到相当大的触动。

    他看着跑车越行越远,直到场景再度变换。

    ...............

    在有马有剑的江湖上。

    姑苏城外的乡间村落旁,有戴斗笠的少侠站立在村落的守护树旁,一座巨大的古榆树旁。有少女在少侠身后站立,红衣素裹,一根玉簪松快的扎在万千青丝上。

    少女轻起朱唇:“哥哥,你真的要走吗?”

    寂静无声。

    细如蚊蝇的声音终究是被少年听了去。

    “妹妹,家国已陷入战乱,许久这战事终究会逼近偌大的姑苏城。”少侠摘下了斗笠,转过身面对着此时楚楚可怜的妹妹,清澈的眸子注视着低头拽着他的衣角的妹妹。

    他不忍,但是他想起了云游四方的道士对他的话。

    “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是百年才出世的练武奇才,适逢家国动乱,方可成就一番伟业。”

    家国动乱。少年在大榆树旁蹦跳的站起来要把手中的长命符挂在树上。

    双眼明亮的看着云游道士。没来由的想起爷爷时常对他的一句话。

    “盛世僧人歌颂太平,乱世道士济世救人。”

    已战死的父亲对孩提时代的他过。

    “堂堂七尺男儿战死沙场应当人生快意之事。”

    江湖总算是沙场了吧?少年接过道士给予的三本书。黄纸线装书,左上角是型的太极八卦图。

    四年后,妹妹恰逢豆蔻,与村东头的男孩订了终身。

    少侠收回思绪,他的背囊有些碎银,碎银是村东头男孩的双亲给予的盘缠,男孩的父亲,少侠的父亲的军中好友,知晓少侠慈志向之后,他布满老茧的大手不停的摩挲少侠的头,口中念念有词。

    离去之时,男孩的父亲赠与了少侠一把生锈的剑,刚要抽剑查看,却被男孩的父亲遏制住了,少侠看向他的眼神透露着些许惊讶。

    “风骨,记住,侠,是以仁义为主,是侠的本。而刀剑,是我们的工具,不是我们的最主要的方式。”

    “进入这姑苏城了,切记不可轻易亮剑。”

    “我赠与你一信物,入了这姑苏城了,找那城中的铁匠,我与他有些交情,把这封信件交予他,他便能知道如何做了。”

    于是,少侠带着村西头买的斗笠,头也不回的向着曾为着名谍子的男人前方走去。

    但是英雄总被儿女情长所困,到了这陪伴十数年的答应古榆树旁,刚想把长命符摘下来的时候。

    “风骨哥哥,请慢一下。”

    少侠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无限的紧张。因为他答应过妹妹要看她出嫁,要看她的红面纱,要放心的把手放到村头男娃的手上。

    但是现如今,少年看着少女泫然欲泣的模样,却是不忍。

    又转念一想姑苏城看着他呢。

    “翠芒,等我回来,我回来的时候我会看着你出嫁的。我把你托付给了妹夫一家,要好好听话。”

    少侠轻抚着少女的青丝,理顺了簪子扎乱的地方。

    尔后,转身,就再也不回头了。

    远处似是传来了少女的哭声。

    如锥在心。

    村落离姑苏城离的是有些距离的,幸好村头的商户要赶去湖州拜访,幸阅搭了一段路,继续走陆路,走陆路是要跨过一座桥,待到少年走进桥前。前方出现聊骚动。

    少侠压低帽檐,上前查看。

    听得旁边村民的议论,少侠才是知晓了争端源头是尹家庄的女娃跟素来恶行乡里的恶霸纠缠在一起,村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全全抱着看戏态度。

    人群中心的少女与那恶霸对峙着,恶霸着粗鄙不堪的话语,少女脸颊通红,像是涉世未深的闺中少女初入社会就被扔入了大染缸。

    少侠目力所及,看得少女手中的剑显现着不稳的架势,恶霸似是发现这样细微的异状,眼中得意颜色更甚。

    恶霸背后被捆绑的少女眼神慌张,似是惧怕着此时的情况,少侠后撤步,握向腰上的剑,心中默念那泛黄书籍中最基础的招式,运起已练四年的内功,他有些紧张,这是第一次拔剑,剑一出,未来就难以预知。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地,少女与少年达成了一种难言的默契,少年把全身的力量放在了他人赠与而且还有些生锈的剑上,少女却是因为心中的忐忑心一使劲,双手握着刀柄,冲杀出去。

    气势之盛,微微使得恶霸有些侧目,提起心神进行应对。

    恶霸原是姑苏城内一武馆的次等武夫,一身的蛮劲,与同僚无异,唯一的优点是有着惊饶爆发力,所以是一名腿功好手,但品行不行,初生牛犊一般抢了馆主儿子的姘头,两人在花柳巷大打出手,自此结下梁子。少馆主读书人出身,单独的运作一番就把恶霸赶出了城,无异于放虎归山,里正知晓其厉害之处,便助长了歪风邪气,使得恶霸几年间鱼肉乡里,好不快活。

    恶霸欲使出当年的杀手锏,却因为几年的志骄意满,无法再现当年的准头和狠度。刚要踢到女孩的腰腹时,“嘶~”尖锐的声音传入耳框,周围的看客惊呼,少女的刀劈向了他的脖颈,终究是接触到了,像是被吹起的皮球“砰”的扎破,鲜血喷涌而出,恶霸的意识渐渐的模糊,想要做出反应,后背却没有给他足够的动力。

    终日打鸟,终究是被鸟啄瞎了眼。

    少女掌刀、少年执剑,一前冲、一后袭,少年断其后背、少女断其脖颈,恶霸黄氏当场毙命,为刀剑所杀。有后世着书,如此记载。

    少女撑刀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用了自家的功法,虽有短暂惊饶爆发力,却对身体的负担是较大的,她微微的抬头,看到少年不曾有疲态的为恶霸所俘虏的女孩解绑,女孩惊惧地后退,慌不择路的逃离,民众有些厌恶的四散开去,像是未曾有械斗,未曾死人一般。

    生性薄凉,少年无趣的摇头,看向远处,来了三个穿着官服的官家,仅仅与少女打了一个照面就跟官家处理这具横陈大街的尸体问题。

    少女运起自家心法,恢复一些精神,就跟上了少年。

    “官爷,我是尹家庄人士,本应去姑苏城处理事务,看到当街强抢民女这等恶劣之事,便出手相阻,力有不逮,亏得旁边的少侠出手相救,若有冒犯的地方,请官爷明察。”

    三人居中的官爷朗声道“我是这里的里正,这黄氏我们忌惮已久,如今除了这一害,我们倒是轻松许多,也在此多谢两位少侠出手相助。”

    另一位官爷拿出两个袋子,两位少侠具是疑惑。

    “我原本在姑苏城下了悬赏令,求城中的能人志士除了这恶贯满盈的家伙,没过几个时辰就被两位少侠完成了此事,按照书上所写,具是两位应得。”

    少女看向少年,想询问他的意思,然后再作以回答。

    没成想的是少年二话不,接过了钱袋。

    向三位官爷作揖道“除恶卫善,本是我等江湖侠客职责,多谢官爷奖赏。”

    少女觉得这位少侠好直接,不过也一同谢过几位官爷。

    “两位少侠这是要入城吗?”

    “是的”少年回答,同时把拎起来比较轻的钱袋递给少女。少女点头表示回应。

    “姑苏城近几日查的严起来,要那文书才能进城。”里正掏出两张纸契,少女接过。两人再次对里正表示感谢。

    “色也已近黄昏,怕那姑苏城已是宵禁,路程还有一些距离,不如住客栈,明再走不迟。”

    两名未知彼此姓甚名谁的少侠交换颜色,便作揖齐声道“那便有劳里正大人。”

    “无妨,无妨,我来安排。”

    两名少侠跟在里正后面去往最合适的住家,少年一路默默拿着手帕擦拭剑上的血。

    “尹融,尹家庄”尹融比少年稍微矮一点,步子有些迈的,所以蹦蹦跳跳才勉强与少年在一条线上。

    “余风骨,无名村”余风骨仍在不改声色的擦拭手中的剑,擦拭干净后,收剑入鞘。

    至于他的村落的名字,自出生起,就未曾知晓,也是依着榆树而建,若以标志性物体而命名,也是可以叫做“大榆树”。

    尹融并未惊讶,家中云游四方的长辈与他过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村庄是没有姓名的,但是却无一例外的这样的无名村里会有着文可安邦、武可定国的能人存在。

    尹融惊讶的是那场没经过预演,看着很有默契的斩杀行动中少年所展露出来的身法。是家中武库未曾记载,如今回味,却是有着无穷韵味的武学。

    而少年却是一直在抹去心中所见的那具尸体的可怖形象,刚才擦剑的手一直在微微的颤抖,这是少年第一次杀人,为了心中的侠梦,自是不敢表露出任何慌张,强压心中的恐惧和斩断恶霸后背时隐隐的...兴奋,不断的告诉心中的恶魔,这次拔剑是有着道义支持的,是为了斩除实实在在的恶。

    里正带往的住家,是当地的豪绅贾家。尹融许是见过这样气派的住宅,没有多少惊讶,反倒是看到唤作风骨的少年四顾,俨然如乡下的土包子。

    少年感受到了少女那方传来的促狭的目光,便佯装整理衣服,让自己看起来是稍微的正式一些。

    里正出来之后向两位少侠作揖,并将其两人引进这住家。

    贾家正厅在贾家院子的最中间。

    余风骨突然看到里面的场景,呆在当场。

    就连寻风也不得不沉默以待,他从没看过这般样子的女子。

    女子向来都是由水做成的,她有着安静和优雅的样子。这样的女子似乎有着一种魔力,能随时随刻让你平静又安心,她应该是幸阅,受人宠爱的,是在最后的那段时间,独自又淡然地看着光阴从池塘前流走。可直到见过、听过才明白,每位女子都要经历一段热烈的过程,才能显露她的美丽与情怀,自此这份安静与优雅便有了切实的模样。

    所以,当看到她的模样,看到她那双亮丽的眸子,我们都会以为,这样的女子,她的人生应该是幸福的。她应该是伴着朝阳生长,带着淡淡的雾气,在温暖的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干,从春到秋。可听到她的故事之后,一切的外在便没有主观的力量,美好精致的内在出现在此时,饱含韵味。那是一种中性之美,女性的柔美与男性的阳刚,体现在她的外在与内涵。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美,不同于世俗之见的美,这样的美是动人心魄、摄人心魂的。

    纵使经历了一甲子的风霜,她的眼角始终蕴含着笑意,浅浅的月牙弯稍,坚定的目视前方。我们不禁想到,她少时,是不是也是如此?

    寻风不再去看。

    而他不知道的地方正在发生着故事。

    姑苏城是一座神奇的城市,是被誉为引领风尚的城市,应当是文人墨客歌颂盛世的佳处,而此时的姑苏城外却有重兵把守。

    有少侠同一群人站在道路两旁,斗笠下压,但不足以抵挡视线。

    旁边的民众在议论着。

    “城东的食楼二王宫贵胄要来这姑苏城。”

    “姑苏将乱了。”

    城主站在城门口,剑眉星目,一袭青色长衣,发已渐白,却也是有些生的模样。

    蒙古进贡给大明王朝的汗血宝马在宽广大道上慢慢的走,享受贯了皇家生活的宝马竟有些趾高气扬的精神头。

    马师是彪壮的大汉,身上肌肉虬结,把鞭子握在手中,没有止意。

    与城主仅仅一尺的距离,空气凝结着。

    姑苏城的驻军长官在决断。

    马车却丝毫无止意。道上的尘土被吹起。

    轿中轻声呵斥,大汉轻挥鞭子。

    城主丝毫未动,负手而立。

    复又清理双袖,双膝下跪,后面的本城臣子、将军城候纷纷跟上。

    “拜见沐王爷。”众人附和,声浪骤起。

    大汉俯身贴耳在轿子帘子旁,尔后,转身高声。

    “我家王爷,诸位起来吧,还请姑苏城主好好的带王爷走走这姑苏城。”

    “遵命。”城主起身。

    随着城外最尊贵的一波人进了这姑苏城,甲士也缓缓的跟进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