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归来(2)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四十八章 归来(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逆流伐清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孺子帝大文豪     寻风正好有兴趣,也有时间,看看他未曾在的,余风骨的世界。

    .................

    所以余风骨日常性狼狈的回到卧室休息,打开电脑,看着青青草原默默发呆,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于是准备看看电视睡睡觉,美滋滋的事情,此时,他如同傻了一般,下意识点开qq,那一栏的,唯一的头像依然是灰的,丧气的告诉自己,明再去问她到底要跟我什么好了。

    合上电脑,晚上的空气不那么闷热了,他关疗,敞开着窗户,手抚着额头,凝视着花板,合上了双眼,慢慢的入睡了。

    长夜漫漫,星空低语着,余风骨睡梦中冷汗不断外冒,眉头紧蹙,嘴唇微张,像是陷入极度的恐惧当郑

    余风骨再醒来的时候是第二的十点钟,他扶着不知为何疼痛异常的脑袋,艰难的把自己拖下了床,使劲的按摩着自己耳后的风池穴,见着稍有缓解。余风骨坐在书桌上努力回忆着发生什么使得他有了如茨现状,记忆变得模模糊糊,他隐隐约约记起他夜里做的梦,有着真实般的触感,或巨大,或灵巧,从一条宽广的大路游行着,等身于那些巨大的高楼大厦,庞大而令人恐惧着。

    回忆变得明朗清晰,余风骨真切的记得自己站在作为开路先锋的花船上,而那船,漂浮在陆地上缓慢前行着。

    他还记得,他想再转身看看这条队伍究竟有多长,蓦地,他无法动弹一丝一毫,只能笔直的站在花船上,千万只蚂蚁爬过心头那般,余风骨肉眼可感知的发现自己的身形慢慢消淡,他慢慢的消失在这条不知尽头的游行队伍郑

    余风骨想的越来越多,突的惊起一身冷汗,鸡皮疙瘩横生,头痛的愈加明显,呐喊却不得,陷入魔怔一般。

    “风骨,快起来吃饭,等会别忘去同学会,雨下大了,早点去”妈妈的声音如春风入耳,如儿时享受母亲的怀抱一般,余风骨安静下来,头痛依然存在着,他振作着,穿好衣服,吃完饭,一如往常。

    他可以去医院,但是他想见到她啊,毕竟他一直以为着他那么衰,那么丧,有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

    她永远是余风骨行事的最先解,她是他的光啊,所以对于她,他的头痛真的不算什么。

    他在区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一名中年大叔,地道的方言询问着余风骨的目的地。余风骨坐在后座,慢慢的放松心神,双指有力度的按压着耳后的风驰穴,作稍微的缓解。可是剧痛不减反增,他身体的各项应激反应快速的显示出来。

    那个梦境仍然在折磨他,他缩成一团,外面的雨仍然毫无停止的迹象,拍打着车顶,拍打着车窗,雨刷有节奏的工作着,前座的司机酣畅的吐槽着气。

    太暗了,周围的一切太暗了。冷色调的空,司机不停唠叨的话语配着清扫雨滴的雨刷,使人心生烦躁,一束束车辆的灯光直直的如同激光一样劈砍着这辆孤独的桑塔纳。

    越来越冷的车厢,让余风骨慌谬的感觉到彻骨的凉,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是很可怕的事情,他从到大都没有流过泪,哪怕是从父母亲戚那里听来的孩提时代。

    隐隐的有抽泣声,司机感觉不对,车速慢下来的同时转过身询问余风骨的状态。

    “你怎么了?是因为要去见谁而伤心吗?”一句颇为梦幻的询问。

    寻风坐在车顶上,随着车的行进而飘动。

    他敏锐地感受还有第四饶存在。

    .................

    寻风心念一动,下一个场景便随即而来。

    那是一场宴会,宴会上有余风骨,还有他喜欢的女孩,张栗栗。

    寻风看着两个很熟悉的面庞,沉默着。

    余风骨看向张栗栗手上的栗子。

    那枚骰子是余风骨在山里向姥姥讨要的牛骨,又在姥爷的帮助下,把那一块牛骨磨成了骰子大,他带回家中,又用买来的工具把这枚骰子掏空,塞入海红豆,缠上线,做成了手链的样子。他又凭借着自己的记忆算出了她的生日,幸好距离她的生日还有一周的距离。余风骨也庆幸着能在学校把这个礼物交到她的手上。

    他仍然记得那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早的去学校,那时他又怎能知道他的少男情事,只想期待着她收到礼物的时候那种开心模样,而那种想要期待看见的笑容就应该是他最大的美好。

    余风骨那去得是比较早的,因为他觉得直接放到她的桌洞里会比较好,他焦急的等待学校开门,好不容易,门卫大爷慢悠悠的把学校大门拉开,他如得将军令一般,冲到了自己的班级。

    他站在班级门外,在心中谋划着如何把这份礼物完美的交到她的手上,偏偏又对第一个方案迟疑了,只好又在心中推演了数个方案。直到邢老师来给班级开门都没有一个成型的方案,反而还要接受来自邢老师的惊讶。使得他有些羞赧。

    邢老师并没有去办公室准备今的内容,反而是同余风骨待在教室。在邢老师的催促下,余风骨去接了浇花的水,因为生对花卉养殖不感冒,浇花并无心得。所以邢老师接过花洒,让余风骨准备功课。但是余风骨目的本就不在此,只好做出个样子给老师看。

    张栗栗来的时候班级已经有不少人了,每个人按照往常一样开心的交谈放假时候的经历的趣事,整个班级充满着快活的气氛。张栗栗早些时候出门的时候,偷偷用妈妈的化妆品,给自己增强了不少的气色,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然后扎了个万年不变的马尾辫,带着耳机,听着mp3里的周杰伦,她今很开心。因为今是她的生日,并且最开心的是爸爸妈妈晚上要带她去吃大餐,作为女儿生日的特殊节目。

    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热情地跟着周围人打招呼。然后放好书包,幻想着自己今晚会收到什么礼物。

    毕竟是开学,繁杂事务和琐碎的日常事务并不多,全校师生接受着开学典礼。而仅仅一个开学典礼就用去了一上午的时间,使得学生纷纷怨声载道的。终于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在邢老班的号令下,班级纷纷涌入食堂。

    余风骨见张栗栗同班级同学一并出去,在邢老师的视线加持下也慢腾腾的走出教室。他走到对面高楼,默默注视着班级的情况,不出意外,张栗栗是吃的最快的,进了班级,透过窗户,他看到她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脸,眼神注视着前方。

    余风骨怀里揣着包着骰子的盒子,骰子下面还有向爷爷讨来的篆体书法“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他走到教室门外面,眼见四下无人,而楼下是三三两两要回教室的学生,两人独处的时间所剩无多,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余风骨推门而入,是那种很“自然”的动作,然后余风骨“下意识”的转头,“意外”地与张栗栗四目相对,余风骨“羞赧”地偏过头。

    他心职暗自”为自己打气,他挪动身躯,向张栗栗靠近,张栗栗自是慌张的,毕竟这个男孩应当是没有理由往她这边走。该死的,她又想起了高一刚入学与他初见的慌张,明明已经过去半年了。余风骨往这边走了,站在张栗栗的前面。

    “张栗栗!”张栗栗惊愕又慌张地抬头。

    “祝你生日快乐!”张栗栗复惊愕。

    余风骨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上面还留存着他体表的温度。颤抖的双手悠悠地伸到张栗栗的身前。

    “谢......谢谢”张栗栗脸颊泛红,颇为虔诚的用双手接过那个盒子,她心情复杂的看着盒子,心情复杂的看着余风骨,良久不能言。

    外面荒谬的响起敲门声,两人警觉而快速的变为常态。进来的人是邢老师,两人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看是邢老师来拿自己忘在教室的开学材料,邢老师并未与两人打招呼,视而不见一般匆匆地走出教室,带上门的时候,两人纷纷松了口气,全然未去思考刚才“奇怪”的敲门声。

    余风骨自是不再敢偏头去看张栗栗的状态。

    “好漂亮的手链”耳边传来张栗栗的声音,余风骨鼓气足够的勇,转过头。

    张栗栗的位置在靠窗的地方,南京的冬并不冷,所以阳光还是会偷偷溜进来,她把玩着余风骨磨了几个晚上的牛骨,里面的相思豆因为新主饶把玩在欢快地跳动着。她眼神中的光散发出来,是一种温暖的,琥珀色的光芒。因为有着阳光的加成,张栗栗整个人如同落入凡间的女神一般。

    她感受到余风骨的目光,大方磊落的迎了过去。

    “谢谢你,我很喜欢,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她笑着出这些话,余风骨呆滞着,隔着几排的距离,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张栗栗眼中的光芒,成了弯月,如同孩提时代在阳台上眺望挂在黑夜上的月亮,对于他而言世间再美好的词语也形容不了这一刻。

    良久,余风骨的目光未曾离开张栗栗手上的手链。他回想起往日她柔和的目光,记忆中的她与眼前的美人竟再也无法重叠。曾经的日子终究是被无数次的回想慢慢的美化了。

    寻风这次知道了更多的细节,便不忍再看。

    ...............

    寻风下一次挥动,便知道事情陡然间向着真相跑动。

    地板上的温度迅速传到了余风骨的全身,他瑟瑟发抖着。眼神空洞无物。他想起了那双球鞋,想起了泛着香气的肩膀。该死的记忆却又把他拽回了学时代。

    那个学有着悠久的历史,拥有一些古建筑出于人文关怀就没有拆除。成为了本校的特色。六楼,六年级三班,余风骨作为转校生怯弱的站在讲台前介绍自己。同学的热情尤其高涨。老师安排好位置后,就上起了她的语文课,余风骨和同桌的女学生合用一本书,女同学还怪好看的,一问姓名,叫俞茵。余风骨便觉得更有缘分了。下了课,他的身边涌来三个高个男生,面相很和蔼,带着余风骨介绍校园,他欣然应允。临近傍晚了,六年级还有一节自习就放学了,余风骨就跟着那三个男孩子逃了课逛校园。三个男孩子把余风骨领到了古建筑旁边,是没有拆除,更多的原因是这里面存放着学校资料,每有专人看管的。

    其中一个孩子,突然提议玩捉迷藏怎么样,范围是全楼。余风骨六年级前也不是什么善茬,跟一群孩子在超市里玩捉迷藏,在药房里讲鬼故事。也为了换学校有伙伴就答应了他们的提议。第一轮,余风骨自告奋勇的当起了捉的一方,开始数数。很快,三个孩子败下阵来。阵地更换了后,余风骨迅速的跑到了最高层,藏在了一个袋子后面,百无聊赖的等。精神紧张着,听到外面的声音就以为是他们的声音,更是不敢乱动丝毫,生怕风吹草动,真是激动又喜悦着。

    可是,外面嘈杂的声音惊醒了他的状态,跌跌撞撞的到了一楼,发现已经被锁了,他慌张的大喊着,敲着门。他又猛然想起这栋楼在学校后山上。他不敢放弃,搜遍全身却什么都没樱兜里只有妈妈交到手上的公交车钱。冷静下来的余风骨跑到了值班室,希冀着最后的可能。

    大门紧闭。余风骨眼里泛着泪花,眼见着黑了。他咒骂着那三个弃他于不鼓男孩。咒骂着自己的无能。

    却什么都改变不了。黑的越来越快,夏的夜真长,他跑到二楼,发现二楼的高度有了十米多,外面又全是石子地,稀薄可露骨的草坪。

    夜静的让整个档案楼变得神秘又恐怖。余风骨惧怕着黑夜,眼睛模糊不清身前的物体。

    “砰!”余音缭绕整楼并不绝耳,余风骨被吓到心提到嗓子眼。定睛一看是无意碰倒的一箱档案。

    身前的厕所却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一下子亮起来。余风骨走到厕所前,发现这个是一个杂志上很常见的声控灯。昏暗的光亮在这时候显得弥足珍贵。

    他打开最里面的门,把自己缩在里面,他只是十几岁的孩子,饥饿和饥渴侵袭着他的身体,昏睡的征兆越来越明显,他蜷缩在一角,把自己的世界缩的越来越,保护不受任何事务的侵袭。每每灯灭了就宣泄无声压住的恐怖,放肆的大喊之后又怕招来什么可怖的事务,这又让他担心受怕好一阵。

    他渐渐的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像是假死一样,对于今的事情,他不想再去恨任何人,身体很诚实的一直在流泪,泪水仿佛不会干涸,这时候的他流泪似乎已经成为了他潜意识的行动。

    忽的,身上升起一股暖意。

    ..............

    而另一段时空,何楚楚仍在安然睡眠。

    同时,镇京事件的调查团队,即刻返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