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破击(9)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四十六章 破击(9)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北宋大丈夫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仍在继续,寻风抑制住内心的冲动。

    ..................

    这是一间店,卖鲜花的花店,开在城市的中央。

    对于普通人来,就是一间普通的花店。

    对于刺客行业的人来,这是一块神秘的区域。

    在6月,花店迎来了一位客人。

    店主准备关门休息,电动升降门降落的时候。砰,一只手阻挡了升降门的降落。店主并不惊奇,他“你迟到了。”像是许久未见的老友。

    “来得及。”男子屈身走进店里。他握拳伸出,戒指在昏黄的灯光下闪耀。

    店主按下了升降门的按钮,它继续降落,到底后,店内空间变化,花卉没有受到影响,带着装饰的店面成了一片纯白的空间。随着空间的变化后,店主五颜六色的潮服也成了纯白的长衫。

    “王。”男子向店主行礼。

    “余枫,三十六重的几位老人几百年来第一次下发任务。”王。

    “在哪里?”余枫。

    “黑蔷薇。”王。

    余枫走到花卉团的最中央,摘下了黑蔷薇,向王前方走去。

    “你总是这样,从不过问为什么。”王。

    王向后走,与余枫背道而校

    “不要死得太早了。”王大喊,传到了余枫那里。

    纯白空间消融,现世刺客余枫带着黑蔷薇,去了千年前的盛世!

    ............

    蜀州牢狱。

    “我们要杀了他?”黑夜中有人窃窃私语。

    “嗯,陈大人杨氏不能留。”另一人回答。

    “为什么?”有人发问。

    “没那么多为什么?大人吩咐的事,我们做就是了。”有人回答。

    “你是谁?!”借着皎洁月光,两名行刺的人发现邻三人。

    余枫被黑蔷薇送到了此处,他拿着黑蔷薇的枝干,拔下邻一枚花瓣。

    “陈影,影卫监百户长。”余枫。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知道我们陈大饶名字?快快招来,不然我们要你好看!”男子呵斥着。

    寻风觉得有些聒噪,心中念头一动,地间陡然生出业火。

    一切被迫消失殆尽。

    寻风狰狞的巡视地。

    ..................

    我倒在一片丛林当中,原本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在昏过去得那一刹,脑子走马观花地过了我的一生,阻神、斩康帝、战西北,这一段路自康朝东村出生,磕磕绊绊地走到如今。如今,如今,却死在山林,死在山林。

    这应当是个好去处。

    热热的感觉自脸上升起来,我在迷糊中醒来,一瞬间以为到霖狱,黑白无常在索我魂魄。

    谁哪知,一只巨大的熊在舔我的脸,厚厚地皮毛盖在身上,有些暖意。

    巨熊身材庞大,我被压到动弹不得,纵使见过几十丈高的神怪物,这样超出认知的熊还是第一次见。

    巨熊见我醒来,就抬着头看着我,这只熊的右眼有一条长长的爪痕,平添几分霸气。

    我打量着它,它审视着我,我倒是不怕死,想着现在它是不是在想,我能不能吃?

    巨熊接下来的动作让我始料不及,它从我的身上移开,两个后肢站立姿态,头仰着,嘶吼着。

    我在声源的最下方,感受得最为真切,本来武功就没了,这样地喊叫下,耳膜几欲破裂。

    双手使劲捂着双耳,虽然是徒劳无功的举动。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聋了,还是怎么地。那站立堪比树高的熊低头看着我,张大着嘴。它有没有喊,它不喊了吧?

    放开双手,感觉到粘稠的东西在我的手上,拿到眼前一看,然后才发现之前捂耳朵的举动,丝毫没有用处。

    我聋了。我觉得有些荒诞,征战南北,大杀四方,到头来腿被人砍伤,成了瘸子,全身刀伤感受到的不下十处,关键是我的耳朵还被一只不知道要不要吃我还是怎么地的熊喊伤。

    这世道,竟是如此可怕。

    巨熊从我身上离开了,我的身体得到展露,顿时感觉轻松不少,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只熊蹲坐在我的一旁,相比庞大的身体。

    寻风沉默一会儿后,单手一会,如同抹去墨迹未干的书法,陡然间没了规整的道路。

    ..................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

    赵申刚刚从一场面试里出来,穿的挺像模像样,一副精英阶层的打扮,准备到公交车站等车。

    这时有一个姑娘穿着亮丽,两条直直的长腿,骨肉匀停,身材高挑,眉目带着点魅气还含着英气。

    赵申不敢多看,闲着无聊的看着手上的传单。

    谁知道那漂亮的姑娘偏偏站在赵申旁边,暖玉在旁,女子身上的香气全入了鼻。

    赵申没谈过恋爱,也没见过这般漂亮的女子,心脏为此跳急,导致肾上腺素分泌全身。

    “你看那边,发生什么了?”如泉水叮咚响的声音传出来。

    赵申主观上想要限制自己,客观上还是转过头,看着拍他肩旁问他事情的女子。

    较近距离一看,赵申觉得眼前的女子更加漂亮。

    赵申问“怎么了?”

    女子指着对面,赵申看过去。

    一辆巨大的货车从而降,生生砸向赵申所在的地方。

    在本地新闻电视台滚动播出都市关东区星月大厦公交车站发生的货车车祸事件,几乎所有的都市地域的电视和相关的网络都在关注这一事件。

    都市山水区山水酒店四十层,4002房间。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拿出遥控器,按下关闭按钮。

    一位头发花白的男子推门而入,对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赵申。”

    赵申转过身,看着在玄关的男子,“我都被你们搞死了,我不加入你们,我喝西北风?”

    头发花白的男子叫汪祺,他“哈哈,不至于,走我们下楼,带你去个地方。”

    赵申站起身,问汪祺“要干什么?”

    汪祺“你的第一个新手任务,这边走。”

    赵申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这里,不是更快吗?”

    赵申打开落地窗,纵身一跃,从近百米的高空降落,在降落过程中,他以右手双指当做笔在左手掌心上画圆,接着他双眼通红,周围的气流因为赵申变得灼热,渐渐气流汇聚成丸状的物体。

    寻风从那里感受到纯真的能量,但没来得及感受,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

    直到寻风出现在一片纯白的空间里。

    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期间遇到喜欢的,不喜欢的,杀掉罪恶的,杀掉纯洁的,到最后只剩一个人孤独终老。性格定下来后,从生到死的这支树干的很多选择就已经定下来。

    语言叙述下来。凭着这个性格,处理一件事情的时候,结果已经在冥冥中被定下来。在初次决定处理这件事情的方法预估时,可以选择两种方法,看似在计算后,是面对的两个不同结果,假设在计算中,存在积极的结果、消极的结果。

    但是自然规则下会在通往积极的结果的路途中出现衍生,假设衍生的分叉是看似相对的,但是衍生的分叉会不约而同的通往另一个终极结果。

    做出这样的一个例子。a被动杀了好友b,屋外有b的孩c,a看到了c,有三个选项,第一,杀了c,第二,选择视而不见,第三,抚养c以赎罪。且论三个选项,第一,杀了c会被牧牛的孩子d看见,d跑去报官,官府追捕a,a伏法,被判死刑。第二,视而不见后,c得知父亲死亡,孤儿云游四方,勤学武艺,走上邪路杀下人,a在其中,被杀。第三,抚养c长大,长大后得知b死亡真相,念c养育之恩,放到山洞后任其自生自灭。

    上述例子明选择的多样性和死亡的唯一性。故事的出发点在于此,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开始产生质变,只能被迫毁掉他所有一切拥有的,变得一无所有后完成最后的终点,

    达成残酷性的白狼结局。目的不在于写出爽文,要写出拥有足够深度的文章。讨论出我所认为的热血、青春、幻想和传承等略显厚重的话题。

    所以故事只有命驱使着他前进,他是被动离开新手村,离开山林,离开城市,离开生命,到最后,生命也不会是他的。他没有左拥右抱,没有皆大欢喜的结局,只剩下怀念过往的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和无限的悔恨,身旁无佳人,只有笔墨纸砚和一盏油灯,在风雪交加的茅草屋老去。

    他的心里装下过人,但最后谁都装不下,只剩下为了完成目标的狂热。和为了赢搭上整个世界的仇恨。他对这个世界有着巨大的仇恨,所有的善念是在巨大的仇恨下进行的。利用、谎言、背叛、或者是真心。匍匐在身后的恶狼,驱使着他向前前进。

    所以所有的选择看似是合乎情理的,但是本质是被戏耍。哪怕这一步被确定,下一步如何发展也不知道,但最终结果是一样的,他的一生没有任何糖,有糖也是还未被命驱赶前进的时候,之后都是玻璃渣。要画出相应的合理分叉,把故事导向向前推进。所以穿越、历史是无法适应这样的多变性。

    在合理中,进行架空江湖的设定,在其中穿插进相应的真实历史数据。在这样的江湖中,门派有以地名作称,有以武功作称,修炼之术以气为核心,有拳法,指法,掌法,刀法,剑法,枪法,各种武器所使用的法门,气流扰动产生磁场,有幻术,幻术不主动致人死命,但可以间接致人死地。幻术的核心是八卦,其余法门也可借助八卦修习精妙法门,武功越接近自然伤害越强,可以选择接近八卦,也可以选择接近自然。

    脱胎于自然规则的武学为上乘武学,其余自分三六九等。

    自曦朝建国,曦帝等人马背上夺下,与康朝划江而治,曦朝西有南疆康朝毒士推的散兵游勇组建的割据政权,国号元瑞,北有康朝,康朝山海关外有磐王朝。康朝被驱赶后,势弱,磐王朝多次扰乱边境,康朝间谍机构追杀主角一家,村子被屠杀,两面受敌,他只有沿着边境线进入西北大荒漠,穿过大荒漠进入曦朝,然后被吸收为曦朝间谍头子,跟元瑞对垒,跟康朝毒士斗智,然后种子发酵,出现在众人面前,康朝养虎,四朝四帝对话,争夺种子,他原来发展的各种支线开始聚拢,他暴露出最极赌疯子性格,为撩到种子不择手段。

    寻风这一次有点迷惑。

    好像看到了不得了又不太明白的东西。

    感觉冥冥中就像是,接触到神明一般。

    ..........

    我有时候就在想啊,我这一生,能爱几个姑娘呀。有个会看手相的同学,悄咪咪的给我伸了三个手指头。

    三个!够了,还要啥自行车。我可没什么后宫男主的命。

    晚上在床上就掰手指头琢磨啊,她,她,还有她,不能忘了她,妈耶,比三个还多了。

    可是想起她们,我心中不起一丝波澜,仿佛她们都是我的过去。汇集于交叉线的一个点,然后相忘于江湖。

    可是想起你,心慌慌,有点晕眩,有点懦弱,又想着要有点勇敢的气度去面对。

    可是想起你,羞到难以启齿,我可真是柔弱啊,明明是能扛着一桶水走近千米爬三楼的男人呀。

    想一想,我和你,能相遇的那块土地,有两万人,有十一条大路,有六条路,有相遇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

    我想生而荒唐。

    用了一周的时间,磨一颗骰子,慢慢凿空,砂纸用掉了两张,相思豆废了数颗,还编了一个巨丑的结。

    和朋友走在路上,心中不安,终究是与友人了,友人兴奋着,比我还激动,慢悠悠的走到楼下,看着友人掩饰不住的激动。

    那骰子的寓意我念叨了一个月。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嗯,可是我做的是真丑啊。

    在那今后的日子里,想起你,眼眶好疼,像刚睡醒的样子,就像那一切都是幻影,又成了流离之人。

    “恍不觉梦,流离之人,追逐幻影,弃友弃人”

    不觉累,又反反复复的听这句话。

    好孤独,好悲戚,好难受。

    我们突然不再联系,在爱情上的懦弱让我不敢再承认。

    哪怕你我咫尺之遥,我不敢再度往前。

    我自始才发觉,同学骗了我。

    我只想爱一个。

    懦弱是我,勇敢是我,荒唐是我,急切是我,爱你也是我。

    日子过了一次又一次。

    跑步是你,练字是你,读书是你,写作是你,爱你也是我。

    我成了强硬的革命者,改造着自己,全副武装的夺取圣地。

    我要变得优秀,我想要靠近你。

    可是对于爱情,我们都是故事家。

    想起你曾经的名称,她翻译过来,是“遇见啊”

    在那些未来的日子里呀。

    希冀着我与你的将来会在某一条路,某一个街口遇见彼此,道一句

    “你好吗?”

    “我很好。”

    权当给你的,你看不到的情书。权当给我的,写的告自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