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击(8)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击(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北宋大丈夫最强兵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寻风渐渐感觉到,事情终于向着结束的方向走。

    但到达那一步,仍然需要更多的铺垫。

    寻风明白,也感觉的到。

    ..............

    我是一名超能力者。

    去年年初发现的,那时正在为一场无谓的争吵买单,争吵的对方是我的母亲,因为我学校的学习让她不省心,所以发生争吵。

    我那日重重摔门而去,当日就后悔。

    不知道走哪去,回家也不敢,学校也不开门,但总觉得应该有我去的地方。

    买了一瓶饮料,到大门的路上我给喝完了。我刚要出大门,看到捡垃圾的老奶奶。正好把饮料瓶递给老奶奶。

    老奶奶对我道谢,然后对我“伙子,生气的时候要多笑笑。”

    听到没头没脑的话,我就当老奶奶精神不好,笑笑就走开。

    谁哪知我踏出仅仅一步,就出现在我的卧室里,外面是我母亲敲门,床头的钟表是我争吵之前的一刻。

    时光倒流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顾不得惊诧。

    “怎么了,妈?”我开门。

    “你们老师把你的成绩发给我了,你看看你,考个什么样子,对得起妈妈把你养这么大吗?!”母亲又一次地。

    我企图镇定心神,恍惚觉得我是在做梦,但也明确知道,不能让自己再次后悔。

    “妈,是我错了,这不是那段时间你生病,我放不下嘛,我之前学习可不差哩,我一定下个学期好好学,考个第一给你看。”我诚恳的认错态度让我母亲松动。

    “知道就好,我为这个家也付出不少,你要争气,别像你那个爸一样,没个正经。”母亲埋汰父亲。

    我笑笑,对我母亲“妈,我出去玩啦。”

    寻风沉默。

    他知道对方陷入时间回溯的境地,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进行更正,才有可能出来。

    ...............

    是谁杀了我

    我死了,死在清晨,我家的床上。

    这是我对地府孟婆的话。

    你身处地府,你有罪!所以你会死。

    孟婆定下结论,身旁是功德簿。

    你没看我的功德,你怎知我有罪?!

    我据理力争,同时又。

    我就想知道,究竟是谁杀了我?不然这碗汤,我一口不喝!

    孟婆被我问住,默默翻起功德簿,这时牛头马面从而降,到孟婆身边耳语。

    我只能看着事态发展,牛头马面完话后便飞升离去,孟婆大笔一挥,不知在做些什么。

    地府有令,命你查清是谁杀了你,时限为十二时辰,快去快回,不得有误。

    接着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道光便把我送出地府界域。

    转瞬间,到了人间。

    我站在十字路口。我有些茫然无措,这是哪里?

    直到我发现旁边是我常去的面铺“times”。

    才知道我在真武城的正中央,我向店铺走过去。

    寻风向远处望去,他猜得到,那家面铺即将发生爆炸。

    ................

    真武城未知的地方。

    “大哥!我们所有人都到真武,现在已经安顿好了。”

    “好,做的好,先休整一下,属于我们的任务马上会下达!”

    “只要此事成功,下即可易主?”

    “对,下易主!”

    真武城是江南周朝的一座大城,四通八达。

    也被称为王霸之城,只因城中有一只石雕的玄武龟背着一座石雕真武的石碑。

    在真武碑东边,是本城最大的客栈,鱼龙客栈。

    起鱼龙客栈,唯二出名的是有貌美如花千里可闻的老板娘苏言和师从厨师行业大牛庖丁一的庖丁二。

    因此来鱼龙客栈的人四成为苏言,四成为庖丁二,一成带着自己的心思,而剩一成,则是为了满春阁里的姑娘。

    而那满春阁,坐落于真武城的东北角,满春阁里的姑娘来自五湖四海。

    鱼龙客栈千里闻名,满春阁下闻名。

    此时约正午,满春阁未开张,在阁院后,竹林中的林心亭。

    石桌旁坐着两位男子,他们在饮茶,旁边有侍女站着。

    “阁老,我们的人已经进城,一半在鱼龙客栈安顿,一半已经四散开来在四处民家借宿,今夜正是好时候。”

    出这话的男子是一位年轻人,他完便饮了一口茶,手法看似老道,实则是装的。

    对面的老年人看破不破,他“你做的很好,现在你回去休息就好,帮我盯住粘杆处的行踪。”

    年轻人眼中带着不屑,“阁老,那粘杆处早被我们打杀殆尽,不足挂齿。”

    阁老淡淡地看年轻人一眼,“陈达,你知晓昨日镇南王的公子受到惊吓,所因为何吗?”

    陈达迟疑地回答“在下不知。”

    阁老轻轻敲击着桌面,出三字“粘杆处!”

    陈达带着一脸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自知失态马上闭口不言。

    阁老站起身,“陈达,你入伍已有三年,在真武的荣华富贵也应该感受的差不多了,等镇南王起事,就去随王爷征战沙场,那才是你的归宿。”

    陈达呆滞地看着阁老离开林心亭,身旁自家的侍女感受到主饶心境变化,上前靠近。

    被陈达粗暴地按在桌子上,侍女一脸淡然地接受。

    阁老穿过竹林,听到后面传来的旖旎声,不住地摇头,身旁的侍女轻轻猝了一口,咒骂道“下半身思考的东西,恶心!”

    阁老没有回头,“阿蛮,你就不用接触陈达了。”

    阿蛮微福回答“好的,老爷。”

    阁老穿过满春阁的大堂,龟公等人正在打扫大堂,此时还显得昏暗和肮脏。阿蛮微微蹙眉,抬着手挡住鼻子,随着阁老走到满春阁的前院。

    那里等待着一位女子,她微微低眉,眼见着阁老和阿蛮出现,有些欣喜地迎上去,“恭迎徐阁老。”

    她又悄悄地对阿蛮挤眉弄眼,阿蛮也开心地回应“苏姐姐,午安哇。”

    徐阁老点头示意后便向前走,阿蛮想要多亲近一下苏姐姐,但本职使然,马上步跟上去。

    满春阁的门前是自创的景,红木桥,汩汩流水,但此时没有奥妙,得夜里才能见到真章。

    在桥流水前有着一辆用料考究的马车。徐阁老在众饶搀扶下进了马车,向城中的广场处驶去。广场围绕着真武碑建立,在满春阁的西南方。

    真武城的道路平整,马夫技术高超,徐阁老等人如履平地。

    在车辙撵地的时候,徐阁老问“阿蛮,现在经过哪里了?”

    阿蛮掀开帘子的一角,看到外面渐渐多起来的民众,其中一位少年引起阿蛮的注意。只因他眼睛中带满复仇的意味。

    “老爷,到了东民居。”阿蛮放下帘子。

    “东民居,东民居!”阿蛮不知徐阁老为什么会感慨。

    徐阁老“阿蛮,把纸笔拿来。”

    阿蛮很快摆好了纸笔,徐阁老挥毫泼墨,便对折放到信封里,里面有他专属的名剌。

    他交到阿蛮手上,“阿蛮,把这封信交给一位七尺高的男子,他在东民居一街十二户。”

    阿蛮收好信,让车夫停在一僻静处停下,便下了车。

    徐阁老掀开帘子,看着阿蛮离远,自言自语地“不能信任陈达,一丝也不校”

    阿蛮做多了送信的活计,驾轻就熟,但她走在东民居的街道上,渐渐感觉到一丝违和福

    寻风转眼间,便到了八月份,他不知道年数的八月份。

    ................

    余玄策坐在电脑桌前,浏览网页。他看到一篇稿件,题目是“关于圣选七子的猜测。”

    他感兴趣,于是点开来看。

    正文写着:

    读者们,你们好,我是本篇文章的笔者,关于前些日圣堂不顾众多玩家私自送出七份游戏本体的新闻,我有一些猜测,如果不合理,欢迎各位指正。

    作为引子,先抛出我的看法,圣选七子的出现是圣堂公司计划或者是阴谋的一部分。而他们的计划,我有一些不太实际的猜测,关于寻找或者关于复仇。

    关于圣堂公司。笔者在搜索引擎上查询过,知之甚少,除去游戏公司的身份,唯一可知圣堂公司是一所涉猎高科技行业的公司,具体是生物电子方面的技术。

    但笔者不是这方面的技术从业人员,所知甚少,唯一可知的是这门技术属于热门技术,并且盈利可观。那么为什么圣堂公司在生物电子技术正热的时候选择制作一款游戏?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有人可能觉得圣堂是想两开花,但是在眼查上,圣堂公司的人事情况只是一个正常游戏工作室的体量,就想当于基本上放弃跟进原来的老本行,举全公司之力研究一款游戏。但在目前,全世界的游戏市场面临寒冬,中国尤甚,在这样一个年度,游戏,似乎并不太赚钱。

    而在展会上,我们看到了什么?取自辛弃疾的词,一夜鱼龙舞的名字,高于3a级的制作,难得一见的沙盒开放世界,精美写实的画面,最打动笔者我的是仿唐式的建筑和浓浓的武侠风。众所周知,引起的波动是世界性的,谁都记得在所有平台上挂了将近一周的热搜,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但是我们知道谁也没有得到独家新闻,游戏展上的新闻翻来覆去的炒,他们像是展会后就消失不见了。第二次出现,就是前些日子的“圣选七子”事件。

    事件的基本内容就是圣堂相关人员泄露消息,圣堂先送出七份完整的游戏本体到世界的七个地方的七位少年。之后网上的节奏被带的飞起,有人圣堂一个游戏工作室的体量在开门之初就厚此薄彼,有些不合适。反对的人就也许是送的七个人是圣堂的合作伙伴之类也不是没有可能。于是有人就贴出圣堂的业务范围只有本国,而且上面显示着16年注册,各种搜索引擎与圣堂相关的信息寥寥无几,意味着根本不存在什么合作伙伴。

    似乎这才把洗圣堂的人给惊醒,也许是展会上表现出来的素质堪比业界大牛的假象迷糊住洗地的人,圣堂的信誉一落千丈一般。但是谁也没有办法忘记展会上惊鸿一瞥的极高游戏素质,甚至有人发出圣堂不会因此而让鱼龙舞无限期跳票的言论。

    至此作罢,笔者也不希望有望成为单机扛鼎之作的游戏因为原公司不注重玩家的行为而不会面世,但我也不甘心,任由圣堂做出这般看似毫无理由的行为。

    于是,我想知道为什么“圣选七子”会存在,圣堂这般的行为是为了什么。

    那么除了一般的网络手段,笔者借助身边的资源,从展会上显露出的一点蛛丝马迹,查下去。以下是我排疑查证的过程,简要的明。

    ..................

    曦朝建国,根基不稳,武林各派蠢蠢欲动,朝野有人建议曦朝出动军队镇压江湖武林,但被赵讳否决,他要当宅心仁厚的仁皇,专心恢复经济,做富国强民的事。消息被朝野传出,武林震动,在南北朝遗老智囊团的推波助澜下分成两派,一派拥仁皇,一派反仁皇。自此,第一次武林危机爆发,反皇派胜利。暗中成立请君郎组织,专司反曦朝之事,南北朝各国遗老暗中资助,请君郎在十年间发展壮大,此为正启十年。

    请君郎认为时机成熟,开始着手后勤保障。第一项是清奖年的拥皇派成员,防止后背被袭击,同时逼迫中立场合的武林人士重新选择立场。

    真武城城中就有一所客栈,名鱼龙。掌握鱼龙客栈的是北朝后周的长公主—王青,起初建立客栈是为后周情报部门服务,在赵讳篡权且后周王室无力回后就安心当客栈老板娘,周边百姓并不知晓她的真实存在。

    淮州刀客余乾,当年救了王青一命。后期王青筹建客栈时力邀余乾,被余乾以已有家室和孩子为由拒绝。正启十年,余乾因拥皇派的立场被请君郎追杀,其子余玄策十岁,一家十口被杀,随父潜逃。

    余乾找到王青,明情况,王青收留余玄策,余乾自夜半三更留下他不常用的剑和一本剑谱就离开真武,追杀请君郎。

    王青再次启动鱼龙客栈追查系统—粘杆处,但一无所获。被余玄策看了去,仅十岁的余玄策记在心里。

    正启十年,匈奴频繁骚扰曦朝边境,如蚊虫叮咬,借规模的械斗来探查曦朝军队的状态,军队奉行逢战必打、毫不留情的态度,使得匈奴屡次吃瘪,乐此不疲。

    正启十七年。匈奴仍在骚扰,逐渐变本加厉,曦朝派大军主动出战,千里之外与匈奴决战,以除后患;请君郎见曦朝内部军事力量稍弱,认为是一次绝佳机会。策划的第一次事件选在真武,并未选择精锐力量,是一次在曦朝扬名请君郎的尝试。成,直捣黄龙,继而下易主。败,从长计议,然后围而攻之;余玄策七年间刻苦练习余乾留下的剑谱,七岁练武,练了三年的轻功,七年的剑,只为功成之际杀光下请君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