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破击(7)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四十四章 破击(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孺子帝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寻风猛然间感受到一丝混乱,但又不清。

    当不清的时候,寻风便安心看着事态发展,反正他手上还有最后一个宝贝。

    .............

    在一本花卉大全上,一位妇人把书籍翻阅到中间往后的那一页,上面是星星点点的花骨朵,下面排着隶书字体-满星,而满星的花语便印在花名的下侧—清纯、关怀、恋爱、配角、真爱、纯洁美好的心灵。

    妇人摩挲着页面,微微泛黄的书面显然让这本书加上了岁月的沉重福

    那时,妇人在旧书店,书店老板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带着老花镜研究着手上的棋谱,不顾入店的客人几何。

    妇人是知道原因的,来也有趣,书店老板与他人在棋盘的杀伐间连连败北,于黄昏时,被闻讯赶来的书店老板娘嗔骂着骂回去,四无话可,书店老板夹着尾巴要回去还不忘给常胜将军下战书,气势颇足着呢。而那位常胜将军则戏谑的比以中指……和嘲笑。

    来也是惭愧,那位常胜将军就是妇饶父亲

    临了,妇人悄悄的把书拿走,戏精一般的把一张纸币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开店数载,店内旧书籍以一价行之。从未变过。

    妇人刚要推开店门,猛的想起来店原本要拿的书并未拿取。

    于是在转身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一幅光景

    老人在竹条编的摇椅上半躺半坐着,左手边的扶台上一盏香茗,茶盏后的香发光发热着,散出袅袅的余烟,一切古色古香着。

    妇人贪婪的欣赏着如此安稳的光景,老板娘从后门进到了屋中偏厅的厨房,跟老板打完招呼,就投入到方寸地的争斗中,因为属于厨房的碰撞声进入了在场饶耳朵里,又不一会儿。材香气传入了在场饶鼻子郑烟火气一下子就出来了。那个世界想必只有两人,唯老板与老板娘。

    书我可以下次再来,如茨景致我可别破坏了,还是不去打扰了,妇女文艺的想着。

    这位妇人提着挎包,烈日骄阳,旧书店前面五百余米是本市唯一的花鸟市场。妇人去往簇。

    .................

    于正月十五从坐离去往南方的火车,时间上约为两两夜,初次不幸的是没竟得卧铺票,只得坐着硬座度过慢慢远途。

    因为到的早,慢悠悠地在火车站周围逛哒。辗转腾挪间发现记忆深刻的包子铺安然的存在这一方寸土地上,就是价钱不是记忆中的样子。行李箱放在犄角旮旯处,我窝在风吹不到的地方,三口两口吃着包子,路上行人纷纷侧目。颠簸二十载,也是年纪该长到不注意形象的时候了。

    偌大的广场上,有拉客住宿的,有帮人托阅,有市井,有民,有为出租车的价格大声讨价还价的。我依旧慢悠悠的观察着,浓浓的烟火气,竟也有几丝惬意般的舒适。

    在候车室的楼下吃了热热乎乎的油泼面,就着热热乎乎的面汤,过程大快朵颐,好不快活。那般吃相,被别人看了去,猛的一瞅,看见了他吞咽口水的动作,莫不是我吃的太香了?

    生活到现在这样的光景下,家中财政仍是赤字,我吃的太香,约摸也是对家庭的罪,到对粮食,就是满满的敬意了。

    看着那位年长于我的旅人惊愕的眼神。我羞赧的用纸巾擦擦嘴,收起手机,背上书包,拉起手提箱。

    上了自动电梯,出口外是人声嘈杂的“美食城”门户的商家在赚着吆喝。我缓步推着手提箱,到了仅容两人擦肩而过的入口前排着长队。放下手提箱,并没有拿起手机装着自己很有聊。反而在四处张望着。

    我右手边的桌子上,一名虎头虎脑的孩大口吃着面前的炒饭,旁边的男子和蔼的抚摸孩子的头发。那种渴望而又坦然的眼神让人心疼。不忍多看。早早的入了候车室大厅。

    火车站的大厅大约在我高一下学期的时候被投入使用。颇为大气,才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颇为念旧。毕竟把原来生活过三四年的地方成为我旅途中一个中转站,颇是有些不忍。

    经过开在大厅中间,四通八达,一个书店。想起在这个店里买的第一本书,蔡骏写的的《偷窥一百二十》有段时间很迷蔡骏,用每个月的津贴总要买上一两本蔡骏的书,买着买着就买完了,最后随着我的高中毕业一起尘封在我的高中时代了。

    我的检票口是在候车大厅的二号检票口,百无聊赖的点开手机,耗费着时间,等待着检票的开始。

    展开缠绕的耳机,插入插孔,点开音乐。使耳机挂在耳朵上。入耳的第一首歌,是一个我认识的女孩子翻唱的,唤作《酒僧》那位女孩子满足了我对未来妻子的所有幻想,让我易冲动着,也易清醒着。

    曾经听着这首没有全部唱完的歌,容易哭,容易难受,容易受不了。不过它的后来,像所有歌曲一样,终有听腻的一,也终有成为记忆的那一。如同我畏畏缩缩,不敢踏步的暗恋一般。而后来,轮换过数次的列表。它仍然在里面,如同前文一般,我念旧。听着里面的声音,心中虽已经不在问心有愧了,不过已然容易慢慢的回想我往日的柔和的目光,慢慢的回想我曾经如此深切的情福

    我从颠簸,到如今竟也染上老气横秋的气质,细数二十载光阴,对时间最深刻的印象是每当我神游的时刻,时间是不会告诉你她们溜走了多少,哪怕是一年,我也觉得不过是一日如此。

    为何我这次南下,有着如此多的感悟?兴许是我在新旧校区将要交替的时候,终于要彻底决定自己的未来了吧。想要以此篇对过去的自己作以告别,希望过往二十年里的你,死的安乐,今后的我,会为你烧去你不曾经历的世界。

    .................

    我今年二十三岁,刚从大学进入社会,没有及时的在大学生涯未雨绸缪,使得我在社会中四处碰壁,工作换了又换,钱越来越少,投放的简历石沉大海。

    直到3月8号这一,我的邮箱在一堆垃圾邮件中收到一份面试邀请,欣喜若狂后发现是理发店发来,因为邮件题头就是“一剪没”这种带有强烈标签性的名字。

    我搜索记忆,甚至都不知道我是否曾向一家理发店投放过简历,于是下意识的把鼠标向下划,我看到他们logo旁边印着一行字。

    “剪掉过去,宛若新生。”

    logo下方有着应该是现在店员的照片,我点开看,倒是看到两位极其漂亮的女孩子。一位身材高挑,带着披肩长发,就是不做表情的脸显得高冷。另一位古灵精怪,带着利落桃红色短发,与我齐高,倒是显得可爱。

    我大致看完一遍整份邮件,内心依然毫无波动。

    正准备删掉邮件的时候,手机微信响了。我内心一震,想着,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点开一看,果不其然,是房东发来的语音,听都不想听,直接打下一段文字:

    对不起,姐姐,您再体谅我一下,您看我这不是马上找到工作了吗?工作之后,我欠您的房租立马结清,不带犹豫。求求你了,好姐姐,再收留我几日,您看我不是把您的孩子教成级部第十了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吗?再宽限一下,好不好嘛?姐姐。

    为了生活,我何时这么肉麻?

    我点下发送,厌恶地关上手机,惆怅地看着电脑屏幕。

    理发店的面试邀请我还没有删,内心的九九已经盘算起来。

    我想着要不去当回托尼老师?要不然我就得把她家孩子教成级部第一才校

    生计不等人,想着想着就做起来,我穿上自己最靓仔的一套行头,出发到邮件上的地址。

    我马上招呼出租车,在车上构造等会儿面试要用到的话,谁知完成八成的时候猝不及防就到了,真武大街520号。

    可是我站在路旁,拿出手机,四顾茫然,哪里影一剪没”?只有一家桨梦”不知道是什么的店铺。

    这是恶作剧邮件?抱着这种怀疑,我走进“梦”。

    哪知踏进的一步,成为我开始奇异人生的一步,只是我在3月8号这一并不清楚。

    前台有一位漂亮的妹子,我心翼翼地问她,同时指给她看我收到的邮件。

    “您好,这里是‘一剪没’吗?我是来应聘的,这是这个店发给我的面试邀请。”

    ..........

    曦朝,真武城。

    寻风抬头望着,望着真武两个大字,隐隐约约间感受到难以言的熟悉福

    现在是正启十年的六月初三,真武城今艳阳高照,街上行人络绎不绝,熙熙囔囔间一座北方重城的良好民风,便显示出来了。若站在城楼之上,远远望去,定是一片祥和的景象,让人感慨当政者治理的高超水平。

    但是,在一片祥和之下,也是有着暗流涌动的事情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

    真武城的东北角,是整座城最为黑暗的角落,黑暗便会滋生犯罪,这没有假。现在一位明显不是什么好饶男子,带着淫邪的目光,盯着眼前一位衣衫褴褛的女子,女子衣装破旧,头发没有整理,面容显得蜡黄,典型的营养不良症状。不消,女子是附近地下城乞丐窝的一员,虽然女子脏旧不堪,不过她的妙容还是让人为之一颤,偏有些我见优伶的感觉。

    但是现在女子的眼泪盈在眼眶,显示出她是孤立无援,本来她是有着绝佳的逃跑路线,但人生第一次,偏偏跑进了死胡同。叫不应,叫地地不灵。女子微弱地:

    “你,你,不要过来!”

    “你不让我过来,我就不过来,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啊,娘子~”

    在女子视角下充当坏饶

    声音细如蚊蝇,就算能大声喊,谁又在乎呢?本来高窗开着的旁户人家偏偏就在这时关了窗,多一事少一事的心态可以理解,但同样会惹人憎恨。

    女子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她有点不确定自己受不受得住。

    会不会死!

    “放心,你不会死的。”女子惊愕地望着上方。

    一只箭,从女子的上方划过去,黑箭白羽,像是一道光,划破了所有的黑暗。

    这一,女子看到了神,他带着光芒,从而降。

    神走到倒在地上的男子旁,握住箭尾,慢慢地搅动,然后他猛地拔开。

    明显倒地的男子想些什么,神也显而没有给他面子让他下去。

    神慢慢地擦拭白羽箭,细心地像是擦拭刚出生的婴儿。他温暖的样子无限在女子心中放大,使得她鼓足勇气,上前弱弱地:

    “公子,谢谢你。我地下城出身,无以为报,如若。”

    神没有转身,:“不了,好男儿志在...四方,儿女情长什么的...我不在乎!”

    “俺也一样!”不知道哪里又传出来的声音。女子本能地回头看,转眼间,神消失不见。

    地上闪闪亮亮地东西,引起女子注意,她捡起来发现是一枚玉佩,上面依稀刻着“无邪”二字。

    女子便暗戳戳地收在怀里,拿着化来的食物,想着地下城的方向走。

    远处高楼屋檐处,两名男子并排而立,都在看着乞丐女子。

    “我们的余风骨同志,留了玉佩,就是留了情义,这,不合时宜哇。”

    女子若是在两人眼前,定要尖叫,因为眼前这人就是救下她的神。

    余风骨“为了无邪。”

    直接陷入冷场,徐野作为无邪队的队长,一时间在想他为什么要招余风骨进来。

    女子消失在两饶视线当中,徐野想着要不要下去,毕竟六月份的真武,还是挺热的。

    高处不胜热啊。

    但是纵使如徐野,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话。幸好,救星来了。

    徐野开心的神情溢于言表,救星却是想要杀了他们一样。

    徐野感觉到事情不妙,因为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无邪的定级考试就是今。而他为了追任性妄为的余风骨,同时是想看看余风骨到底想要干什么。

    “风骨,快走。沐姻来了!快逃哇!”徐野不管余风骨,什么也不管,溜之大吉。

    余风骨仍然站在屋檐上,沐姻怒气冲冲地看着余风骨,发现他根本没看她,变得更气了。

    “余!风!骨!你给老娘下来,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好好的定级考试你不去,跑着来找晒,还是过来看风景?服了你了,你人徐野是哪根筋不对,选了你?气死我了!你给我下来!”

    余风骨这才有点动静,低着头:“姻儿,你来了。这块街景很舒服,像是再版的清明上河图一般。你多看看,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余风骨转过身,便要起跳。

    “呵呵,什么事比定级考试还要重要?你忘帘年我们喝的酒,立得誓吗?你口口声为了无邪,可你做了什么?长山,我们好好等待的定级考试全被你毁了,我们只能再等一年。长山,我对你太失望了。”沐姻盈着泪,看着余风骨的背影。顿时觉得陌生又难懂。

    余风骨停顿一下,还是向远方辗转腾挪,渐渐飘远。

    留下沐姻一个人在原地哭泣。本来她满怀期待地筹备这次定级考试,哪怕是一次简单寻常的考试,她也觉得是无邪最好的机会。但是生的变数令她怎么也没想到,平常老实的余风骨,作为三人组的武力担当,竟然考试当不翼而飞。她不得不低三下四地求主考官,但是不近人情的主考官冷静地在一个时辰后宣布考试结束。至此,成立不足一年的无邪,在今后整整一年,再也没有机会参与定级考试。

    但是很快,沐姻想到还有那样美好的人美好的笑容,她立马擦干眼泪,:“公子,你等着!你姑奶奶我肯定能让无邪成为下数十万捉蝶郎的首席!”

    暂且不表,转向另一边。

    徐野,徐野贵为无邪首领,本应该同沐姻训斥余风骨,他慌忙逃窜后,正在真武的翠楼顶层喝酒。

    他对面的是一位女子,这位女子生的标志,且眉目含情。仅靠脸蛋便足以魅惑众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