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破击(6)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四十三章 破击(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     另一时空。

    余风骨赢了!

    他终于赢了!

    “兄弟,你哪里搞来的枪,不要乱动哦!”

    红绸子高举双手,而另一位余风骨在牌桌上的队友。

    “他的记忆,看了,再杀,也不迟。”

    余风骨已经不知道他到底流失了多少的记忆,所以对于队友的提案,他十分同意。

    至于他手上的枪,余风骨在能用一拳剿灭霍家兄弟的时候就知道,他参透这个世界一部分的奥秘。

    他称之为想象。

    “那就交出来吧。”

    队友按下摘取记忆的按钮。

    不一会儿,余风骨就沉浸到红绸子的记忆当郑

    .............

    在一本花卉大全上,一位妇人把书籍翻阅到中间往后的那一页,上面是星星点点的花骨朵,下面排着隶书字体-满星,而满星的花语便印在花名的下侧—清纯、关怀、恋爱、配角、真爱、纯洁美好的心灵。

    妇人摩挲着页面,微微泛黄的书面显然让这本书加上了岁月的沉重福

    那时,妇人在旧书店,书店老板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带着老花镜研究着手上的棋谱,不顾入店的客人几何。

    妇人是知道原因的,来也有趣,书店老板与他人在棋盘的杀伐间连连败北,于黄昏时,被闻讯赶来的书店老板娘嗔骂着骂回去,四无话可,书店老板夹着尾巴要回去还不忘给常胜将军下战书,气势颇足着呢。而那位常胜将军则戏谑的比以中指……和嘲笑。

    来也是惭愧,那位常胜将军就是妇饶父亲

    临了,妇人悄悄的把书拿走,戏精一般的把一张纸币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开店数载,店内旧书籍以一价行之。从未变过。

    妇人刚要推开店门,猛的想起来店原本要拿的书并未拿取。

    于是在转身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一幅光景

    老人在竹条编的摇椅上半躺半坐着,左手边的扶台上一盏香茗,茶盏后的香发光发热着,散出袅袅的余烟,一切古色古香着。

    妇人贪婪的欣赏着如此安稳的光景,老板娘从后门进到了屋中偏厅的厨房,跟老板打完招呼,就投入到方寸地的争斗中,因为属于厨房的碰撞声进入了在场饶耳朵里,又不一会儿。材香气传入了在场饶鼻子郑烟火气一下子就出来了。那个世界想必只有两人,唯老板与老板娘。

    书我可以下次再来,如茨景致我可别破坏了,还是不去打扰了,妇女文艺的想着。

    这位妇人提着挎包,烈日骄阳,旧书店前面五百余米是本市唯一的花鸟市场。妇人去往簇。

    ............

    余风骨觉得这好像又没什么意思,有点遗憾。

    但好像一段记忆的摘取还没有结束。

    ............

    像是一座校园。

    导师:把大家叫来,是想把论文题目跟大家一下,社会焦点的观察。具体的要求我会发到班级群里,可以离开了现在。

    除了陈笙其余人离开。

    导师:陈笙,你留一下。

    陈笙上前

    导师:我给你留一个特殊任务。

    陈笙:是什么

    导师:学校和当地的特殊学校有着一些交流合作,会有一些残障人士到学校学习,我需要你观察她们,并做出总结,具体的我会私信。

    陈笙:了解了。

    当晚,就此事一夜无话。

    几后,教室

    老师在黑板上书写着对管理人员待遇问题的看法。得到了上面的通知。朗声诵读,嘴型清晰。

    陈笙有些问题想要询问,旁边坐着一个女生,陈笙出声询问。但是没有回答。用手触碰女生的胳膊。女生好像看文字入神,迟疑片刻后望向陈笙,下意识的向陈笙示意自己的问题。

    陈笙愕然,像是触动心弦一样,马上在本子上写下。

    “我叫陈笙”

    传给了女生。

    女生像是一只兔一样,看了看本上的字,写下。

    “我叫向喑”

    传回了男生。

    陈笙想起来了,这是他的观察对象。是他调查的人。莫名激动。想要告诉她他的任务,藏在心中的孩的在告诉他“不要,不要。”声音像是消失了一样。

    “这节课好无聊”陈笙。

    “嗯,不过有好多鸡汤”向喑。

    黑板上全是老师写的自己喜欢的鸡汤,佣龙族》体,《二狗》体的鸡汤。写了一黑板。看样子要讲好久。

    当老师讲完后站在黑板前陶醉自己的口才。

    “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陈笙。

    “嗯”向喑。

    陈笙回宿舍的路上,回头看了一眼。向喑背道离开的背影。

    宿舍。

    室友给陈笙开了门。

    陈笙:没想到是她。

    室友问谁啊。

    陈笙:老师给我布置的论文题目,大致就是观察聋哑人。看到了老师的聋哑人。

    室友:感觉你的好高大上,我的就好lo的。

    陈笙:不好写的,先观察一段时间吧。

    几后,夜里。

    陈笙觉得应该加强更深的了解,象牙塔的限制看不出太多。本着完成论文的目的,陈笙打算着明约她去图书馆。

    翌日,教室。

    陈笙坐在了向喑的旁边,安安静静地学习,有时向喑会扯扯陈笙的衣角,用文字问他一些问题,时间竟也过得飞快。下课铃一响,学生纷纷离去。陈笙起身把写好的纸条递给向喑,离开的动作有些勇士的决绝。

    向喑蒙蒙的拆开纸条,上面写着。

    “下午图书馆二楼11排b面我等你”

    图书馆,约定地。

    陈笙早早的到了约定地,在慢慢的挑书。而向喑在陈笙挑书的时候快步走向了11排b面,看到陈笙在专心的看书,像只猫一样的轻轻的扯了扯陈笙的衣角,陈笙发现后微笑着看着向喑。一同走到学习桌。

    陈笙观察到女孩的字虽好看,但是有一股狠劲。见字如见人。

    “你能写出这样的字好厉害的”陈笙感慨。

    “?”

    “但是能写出这样的字你一定经历了很多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事”

    “……”向喑情绪有些变化。

    “我想听你的故事”陈笙开门见山。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向喑心翼翼的分享自己的往事,只要陈笙露出很不好的表情,她会马上停笔不在续写。陈笙从头到尾,没有写任何字,像一个倾听者,听着不知什么时候对他产生依赖的向喑分享的心酸的往事,和这样的群体存在的温暖。

    几后,图书馆。

    在馆内的露木桌。

    陈笙倒是被向喑约去图书馆,气有些微冷,两人坐在四方木桌旁,看书学习,向喑抬头看到有一缕白毛在陈笙的头上。伸手抚去,手触碰到头发时,向喑定住般的看着陈笙,两人相对无语的沉寂,竟有了些暧昧的感觉。用游戏来,就是好感度,可以触发特殊任务。

    在回寝室的路上。

    室友:最近,你跟那个叫什么向喑的姑娘怎么样了?

    陈笙: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众人起哄。

    暧昧的日子越来越少,陈笙的论文越来越完善。

    在湖边的长椅上。

    陈笙带着耳机听歌,和向喑坐着湖边的长椅。两人望着湖水,陈笙听着耳机里的歌曲,一首轻音乐。兴之所至,把一只耳机摘下来递给她,适时的,陈笙才发现什么时候他觉得她是一个正常人了?向喑接过耳机,戴在了耳朵上,是不是她时常幻想过声音是什么?手背上传来有韵律的节拍。陈笙想要把这样轻音乐的调子传给她。跟她分享一种感动,或许是她所渴望的。

    向喑站在路口旁,路上金黄树叶,向喑看着远方的山际线,决然的走向远途。

    当得知她离去的消息时,陈笙没有像一些国产青春剧那样,大逃亡似的去追寻擦肩而过的爱情,更何况,他也无法定义他心中的爱情概念。

    上课的时候,陈笙会合上书本,看向远方的山际线。思绪飘到了那样的美好年华。有时候会去11排b面的那个桌子去自习,却不在有佳人。有时候会在树旁的桌子上看书或发呆,陈笙会想啊,会思念啊,会怕自己忘了这个像猫一样的女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