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破击(4)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四十一章 破击(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孺子帝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苏剑雨站在余枫身后,看着她的枪在所向披靡。

    顿时被极致的能量震慑的有些着迷,苏剑雨从没见过这般带着质朴纯真又没有规矩还特别流畅的杀人技,每一招都没有丝毫的浪费,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余枫当然不自知他为什么会对杀人这种事情特别流畅,但他貌似接收的特别快,快到好像这就是他与生俱来的样子。

    寻风沉默看着大开大合行杀人之事的余枫,他有些熟悉。

    但又想不起来,直到场景变换,他来到一座城前的道路上,抬起头看,他发现这座城名字为“泉礼”。

    接着下面便出现两辆马车,第一辆显得极为奢华,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而后面一辆,便是有些破旧了。

    余枫便在破旧的马车外,充当着破旧马车的车夫,他望着不远处一辆奢华的马车,虽然马车始终帘帷紧闭,但丝毫不妨碍他把马车盯着死死的。

    这是他进入组织后第一次执行任务,马车里有公主,他要保护着。

    虽然起初奢华马车的主事人建议余枫共同成行,但余枫借着不便同车的理由婉拒掉。

    他便安心坐在这辆突然加派的破旧马车,此时他穿的也很破旧。

    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同余枫对话的便不是什么公主,而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很厌恶他的婢女。

    所有到现在,余枫还是没有什么机会看到公主,只有一位样貌清秀还带着点富贵人家出来的高傲的婢女对余枫发布指令。

    所以除了公主,便只有坐在他身边与他共同执掌马匹的老人引起他的注意。

    只因在组织的时候,余枫便被迫学习过全下岁数上了半百又很有名的老饶资料。

    这位表情温和的老人,便是余枫第一次学习的资料上,显示为南门弟子。

    在现世的南门很普通,但是在外世的南门却很神秘,两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所以连带着现世南门身价水涨船高。

    但是这一路上的护送,余枫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和旁边的老人交流,每次他一话,便是向同聋子交谈一般,但在扎营用餐休息的时候,余枫离得远远的时候便发现有视线过来,下意识转头,与老饶目光交错,仿佛在刹那间看到老饶目光中的温和可亲甚至是鼓励的意味。

    这让余枫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夜已深,所有人便就着营地开始休息。

    在第二日清晨醒来的时候,因为要戒备,没有休息太好的余枫,有点极其渴望能睡上三三夜。

    却被婢女的话惊愕到没有任何困意。

    “您方是不相信我组织制定的路线吗?”

    他看着没有看着他却是在对他话的婢女,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更换路线,意味着是否定他的组织正确性,这是余枫所不允许的。但是对方是他的客户,他不得不温和地“穿过不周山,直奔黄芪道,我组织是严格测试过这条路线,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婢女仍然没有搭理,此时两方的谈判陷入僵局,而且余枫没有任何筹码。

    “我们组织是全下最值得信任的组织,制定的方案严谨到没有产生过一次疏漏。”他看着婢女,沉默后道“我猜得到你们担心遇到伏击,我代表我的组织向你们保证,只要尊从我们组织为你们定下来的方案,没有谁能拦住你们。”

    余枫知道组织便是他最后一块筹码,出来就意味着只能等待婢女的下文了。

    但婢女这才看了余枫一眼,就像是看着一块石头,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基本上就是你没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解释。

    余枫沉默,看着婢女离开。

    他走进自己帐篷里,拿出在简易床上的地图,这是组织设计的极为精密的地图。

    他必须要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所以他要制定新的方案,来护佑这帮突然变卦的饶安全。

    余枫在心中梳理着事件全貌,我估计那边有接应这批饶士兵团体,所以她们才不会遵从组织定下来的策略,而且对于要服一群猪一般的伙伴这样附加的人物,余枫觉得自己并不擅长。

    但余枫转念一想,就算是找人接应,他马上看向地图,地点的选择明显也很重要,肯定要选择容易跑路的大道。黄芪道虽然是一条单路,但有数里长的路途,而且在两旁全部都是树林,很大的密度,极其容易在那里设置伏击手段。

    余枫沉默,他收起地图,想着在黄芪道可能遇见的袭击,想着那些有的没的的接应部队。他更容易想到他的第一次任务很有可能就要失败,心情愈加沉重又有点失落。

    他摸了一下身后的油纸伞,发现老朋友还在,便有些安心,但他知道,这根本不够。

    组织过,以完成任务为第一诉求,但保护生命是第一要求。

    余枫比谁都知道,活着最重要,失败是可以失败的,只要活着,下次就可以迎接胜利。

    越往南气候便变得越来越温暖,气候有变化之后,按照常理来,窗外的景色也应该有很多绿色。但因为行车队伍进入茫茫不见顶的不周山的缘故,那里地势渐渐高起来,行车队伍四周的青草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便是让余枫极为不安的高树,在那上面的绿叶完全没有展开,上面仍然残留着秋冬两季刮过的风飘下来的肃杀。

    地势逐渐升高之后,在不周山上,温度逐渐降低,余枫哈气的时候隐约能看到白雾。

    紧张压抑的气氛随着温度的降低,越来越多的高树,笼罩在整个车队之上。

    余枫很清楚,要谋害公主的大人物,如果想要阻止公主缓缓归矣平安返回都城,那么在不周山,在黄芪道,便是这位不知道身份的大人物最后的机会。

    余枫强打起精神,在愈加紧张起来的警惕和搜寻之后,车队行走多,终于在某一日到达黄芪道外围某地,树林陡然增多,余枫忧心忡忡看着藏着数不清的危险的密林,而其他人便放松很多,让余枫一度以为他们果真在黄芪道设置了接应部队。

    婢女发布指令的时候变得少起来,大部分时间都在那辆奢华的马车上。倒是在这傍晚的时候,扎营用餐时,她的脸上高傲的感觉变得少了,甚至有些笑意。

    寻风有着很多的经验,他自然明白这是一场危局,他看过去那个婢女。

    婢女还是有些忠臣的风骨,这风骨便使得她觉得下臣子便都是一样,她早于出发前的十日,便带着一封密信,让风靡大陆的信报系统疯狂运转,当晚便收到来自经南城的紧急回执,她便毫不犹豫地决定直入黄芪道,是因为她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安全又出其不意地把公主安全带回都,更是因为她相信朝臣间的风气仍然是以忠孝为行事大义。

    此时按照约定,经南城年轻又厉害的将领,陈华生,应该率领着他的亲信部队到达黄芪道的出口。

    婢女向着黄芪道望去,距离约定的接应地点还有二十余里地的时候,车队陷入两种选择,一是继续扎营歇息,等待接应部队赶来碰头,二则是继续深夜穿林而校

    婢女望着装扮成她的模样的阿蛮,起初便是她跟烟绿商量,全程她装作婢女,而阿蛮则装作她。

    她还在思考到底怎么选择,但无论怎么选择,她和烟绿算是非常安全,所以微笑重新浮上她的脸颊,略微压抑的过往得以消失。

    余枫站在所有队伍的最前面,他此时全副武装,油纸伞,长剑,短匕,满月弓,和一桶接着一桶的弓箭。

    婢女远远地便瞧到了,只感觉到不清的肃杀之意。

    如同杀神一般。

    而余枫沉默望着黄芪道,望着望不尽的路,忽然间他的耳廓微颤,凝重之色越来越深厚。

    他迅速抽出满月弓,在极快的时间里拉满弓,营地在黄芪道口外,没有任何遮挡物,成为极易找到的靶子,此时暮血残阳,虽然在表面上,呈现的是一片祥和,但只有余枫知道,耳边飒飒的违和感强烈的风声,告诉他,等会儿一切都将不同寻常。

    余枫拉着弓,弓上有精致的弓箭,他蹙着眉头望着道路深处,全神贯注地听着呜呜哇哇的风声里传出来的不同寻常的细节。

    所有人顿时戒备起来,毕竟还是有很多人相信余枫身后的组织能传达出来的力量。

    在所有人紧张起来,弦绷紧的某一瞬,余枫大声吼道“敌袭!”

    听不尽的风声在低鸣里的一丝不和谐的音表露出真正的目的,一枝带着黑羽的箭从林间呼啸而过,带着难以置信的风声,凄凄惨惨,直直射向营地中安安静静休息的那辆奢华的马车!

    这声闷响,就像是用拳头击打厚厚的豆腐,这根羽箭终究是射进马车旁,负责守护公主的一名侍卫,他的胸口。

    侍卫捂着胸口倒在地上。

    在余枫喊出敌袭的那一瞬,所有有能力自卫的人马上在极为紧急的时刻做出反应。

    更有甚者,不顾个人性命,勇敢地护在马车周围。

    虽然他们不知道马车里的人已经不是公主。

    侍卫们暴怒震惊的吼叫生急促响起,像是在告诉靶子的位置在哪里。

    无数箭矢,如倾盆暴雨一般,从密林深处密集而出,如果在多一些,想必这片密林将被打成筛子。而箭矢发出嗖嗖作响的恐怖声音,在瞬间衬托得风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枫知道这不是寻常的箭,莽的话在现在的情况下显得不合适,但他还是射出搭好的满月弓上的弓箭,他不确定,这一箭,能飞向那里。

    他飞速撤退,抽出来的油纸伞发挥出难以置信的防御力量,他要靠近的就是婢女。

    他知道婢女并不是常人,大概率便是公主,只因为她身上有着不同寻常的标志。

    在极为惊悚的一瞬,余枫瞬间乒婢女。

    接踵而来的便是密集的箭矢射破空间的声音,余枫听着所有能听到的声音,根据在组织所学的知识,默默计算着对方弓箭手的数量和用箭量。

    而其余的基础防御力量顿时被刚才在怒吼的侍卫使用起来。

    但很快,下一波羽箭狠狠扎进盾里,靠的近的腹部便被轻易射中,这样的痛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但是这帮上过战场的男人没有发出过一丝代表苦痛的声响。

    箭矢的声音,中箭的声音,倒下的声音,鸣叫的声音,它们混合在一起,把能见到曙光的众人顿时拉入无尽的黑暗。

    傍晚时分是人们最容易松懈的时候,连带着所有人只要考虑如何与接应部队的问题而变得防备心也变得弱起来。这定是对方料到的和利用起来的事情。

    箭矢的攻势变弱,余枫盘算着该在什么时候莽起来。

    他心抬头,仍然压着装扮成公主的婢女。余枫结合着先前的数据,和抬头看到的人影,敌饶数量大概在四十人左右。

    而婢女看着粗俗无礼的护卫陷入无限的怨念当中,便全然失去作为公主才能有的冷静。

    余枫当然没有心情管这件事,他暗中计算下,发现这次任务,他能完成,同时心中也盘算出一个简单的计划。

    “装死人。”

    他安静的对婢女。

    没等婢女有什么反应,余枫便死死按着婢女的头。

    接下来,余枫便是要等,等着四十几人进入他的包围圈。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余枫要做的便是进入状态。

    杀神的状态。

    周围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地的声音,让婢女有些欲哭无泪,但是她知道为了王朝的兴衰,她能安然回去都,便是有着极大的意义,纵使她有万般的想法要救下来她最亲的婢女烟绿,她也得忍下来。

    她要活下去!只有活下来,她才有能力去清算任何人!

    不一会儿,顿时安静下来,婢女眼神顿时黯淡无光。

    余枫进入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他顾不得其他,正在安安静静地听着声音。

    直到某一瞬,所有人进入余枫的包围圈。

    余枫顺势而起,带着凌冽杀意,满月弓上三箭齐发,带着绝无仅有的莽然寒意,顿时射穿来犯三饶头颅。

    所有敌人被这般凶猛的阵仗震慑到无以复加。

    而余枫则带着笑意,抽出油纸伞,拿出长剑,以带着千军万马的气势冲向几十倍于他的敌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