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破击(2)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三十九章 破击(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逆流伐清大文豪神话版三国     寻风隐约感觉到现在是有某股势力或者是不可抗力在做一件明显是操之过急的事情。

    但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股势力要这么做,他便看着余风骨在场之后,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陷入沉思。

    直到下一个场景出现在他面前。

    科技高速发展,人类梦的奥秘被不断发掘,以至于衍生出了关于梦的专业学科。

    其中的佼佼者,是一所大学,叫庄德大学,它在莱斯。

    此时在庄德大学的学生活动中心,正在举行一场讲座,题目是“关于设计梦境的几种方式”,主讲人叫作庄周,与古贤齐名。

    “我们刚才到,设计梦境前就要了解梦境是什么,梦为何。”庄周站在舞台上。

    “我们在进行理论学习时,都知道弗洛伊德地着作,梦的解析,是片面的,是狭义的。梦不仅仅是体现,也是可以被制造的,被设计的。”庄周淡淡地。

    ……

    “设计梦境统共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利用药物或设备进行控制性不强的梦境设计,在座的各位正在本科阶段将要学习和掌握的方式,你们会按部就班地学习,我就不在这里剧透。另一方面则是借助器材进行设计训练并非药物,这是研究生能接触到的层面,关于这块,我为大家简单讲一下。”庄周。

    他完后,站起来,手上拿着遥控器模样的器具。他按下去,原本灯亮如白昼,此时伸手不见五指。引起骚动。

    但顷刻之间,堂内响起刚开始不知哪起的悠扬琴声。

    观众们惊叹,因为琴声自舞台上扩出。并且发现全黑的舞台上出现若隐若现的苗条身影,一动一摇,身姿曼妙,杨柳细腰。

    协助这场讲座的校团委的同学们有些惊起,接待这位业界翘楚的时候,明明没有任何随行人员。

    那哪里来的曼妙身姿?所有知道这场讲座台前幕后的同学不禁发问。

    “同学们,台上是我送给大家礼物。”

    “古曲《广陵散》,还是原始乐谱呢。”

    庄德大学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乐曲,就算庄周再怎么这是失散的古曲,也没人识货。

    但传出来的音着实漂亮,让人顿时可以感觉到这是一首货真价实的高级曲子。

    想到这里,所有人顿时觉得在梦境制造上,庄周的可怕之处。

    所有人纷纷起立鼓掌。

    而寻风站在礼堂之上,眼神睥睨地看着在讲台之上的主讲人。

    和他所讲到的梦的相关。

    寻风不免有些哑然失笑,难道他经历的一切,都只是梦吗?

    他低头浅笑,摇摇头,抬头一看,便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大楼顶层。

    寻风顿时有些兴趣,饶有兴致地看着接下来的事件走向。

    大楼顶层,圣堂公司的会议室。

    七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围住会议桌,每位男子前摆放着一份资料。

    坐在正中间的男子旁边,一位成熟女子拿着资料向各位男子解释,她“各位先生,这份资料上有一百名少年的梗概,有助于各位了解本次实验样本。”

    听完女子的话,七位男子纷纷翻阅眼前的资料。

    女子掌控着时间,在合适的时间后继续“先生们,本次实验仅会产生一位胜利者,结束时间我们设定在都标准时间一百后,但实验时间是一百年,样本会得到充足的锻炼。”

    “败者呢?”有一位成年男子。

    女子迟疑了,她“败者,败者会直接脑死亡,但是我司会对其直系或样本所指定负全部责任,负责资助,资助期限直到我司不复存在。”

    全场沉默,一百后只有一人胜出,但是会有九十九位少年迎接死亡。

    “有点残酷啊。”另一位成年男子感慨。

    女子冷漠地“先生,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刻,您知道的,一年后,我们与外系的合约到期,那时候我们推不出各方面俱佳的人去它们安排的棋局上与其下棋,我们的覆灭仅仅是弹指间的事情。”

    又一次沉默,杀九十九个人救下数十亿的人,好像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那...”有人想问问题,但是不知道问什么,毕竟只有让这个计划施行下去。

    谁也忘不了前年。

    从亿万光年造访本处的外星系人,温和地向全世界人类宣布他们带着恶趣味的计划:下棋。

    各国首脑觉得荒诞,不可理喻,为了下棋就跨亿万光年来这里,开个峰会一商议。没有足够的技术联系外星系人,只能试探着来。很快,轻易地就派去了各种棋类的人类至强者,去外星系人定下的中立战场,只有地球能在太空达到的最远距离,在那里下棋。

    在那片中立战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地球控制中心的实时反馈系统当场爆炸,外星系人像是发怒了一般,因为去到战场的本土人类基本上死没了,只有负责护送的外系舰队的三位士兵逃回来,而其余人在太空与陨石作伴。

    全世界震惊,战略控制中心在沙漠找到了降落在地的三位士兵,没有多少缓冲和询问的时间,外星系融一次带着盛大的怒意对着所有人“四年后,我们再下一场。如果还向今这样应付,毁灭,将是你们的处境。”他们一完,山崩地裂海啸火山喷发,板块又一次被移动,洲再次面临危险。但好在没有人类伤亡,就更像一次警告,不触及生命就在外星系人看来就是不痛不痒,但人类,已经恐惧至极。

    他们很想知道在中立战场,发生了什么,派出舰队再临中立战场的时候,发现已经被黑洞吞噬,空无一物,只剩下静谧地空。而唯三的幸存者,那三位士兵像是没了那段记忆一般,任所有的审问专家再高超的技术也问不出来个所以然,药物,威胁,利好,对士兵毫无用处。哪怕运用高超的医术开颅查海马体信息、脑区图像,也一无所获。

    人类对外星系人仍然没有任何了解,不管怎么把态度摆在每次的最远距离上,外星系人不闻不问,人类放弃了,甚至一度全世界陷入恐慌的情绪,星际移民、建造堡垒等等方式层出不穷。

    这是莫名其妙却又实实在在的恐怖,这令人窒息,各地的商业火箭公司如春笋一般,在各洲大地上灿烂发展。

    这是可悲的,也是无法抑制的,可以逃离,但没有任何的技术手段能到达可以适宜生存的星球,后无退路的境况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共识。于是有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自救,才是唯一出路。

    而自救,也是寻风最直观的感受。

    寻风透过顶层特地安装的落地窗,他看到的是整个城市的美景,不过雾霾严重,让人感觉不到活力,直到他望到远处。

    寻风能力没有被限制,他望的远,看得清。

    那是一所校园,正在上体育课,应当是考试,一个孩子吊车尾,脸色煞白不停下来追赶的脚步。

    寻风还是感觉到了活力。

    突然耳边有鸟飞过,他抬头向上看。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边防线的军营里,有一块营帐灯火通明。

    里面有浓厚的荷尔蒙气味和唾沫星子。

    兵士在肆意呐喊,为核心中的赌局。

    但是那并不重要,我们的故事永远是少年。而营帐只有一位少年,他在边角。

    少年叫余枫,是旁边玉堂村老伯杨大的养子,杨大在河里捡来的余枫。

    余枫长成少年模样了,杨大就送他到军营打杂,每个月两钱银子。

    杨大很知足,余枫没概念。

    对于军营,有次将领跑来慰问,余枫在最后一排,看到了将领的模样,他在台上高呼,下面赢从。一呼百应下起的感觉,余枫有点羡慕。

    在他十七岁的时候,有些种子在心里发芽。

    他还有一刻钟,今的工作就能完成了,他差角落没有打扫,就待在角落。

    他想混过这一刻钟,就看着营帐的兵士热热闹闹的乱剑

    营帐的帘子被打开,走进了一位女孩,亭亭玉立,带着花苞未开的芳香。

    女孩为什么要来这里?来一群因为赌博而心智近魔的男人郑

    她看向了边角的少年,秋波微转,带着满心欢喜,那是她的哥哥呀。

    明也是他十八岁的生日呀。

    余枫看到了她的妹妹,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慌乱,旁边大汉的眼神已经不对了,他要冲出去,带着妹妹,赌博的群众仍在继续,妹妹身旁只有一位兵士。

    冲!余枫冲过去,拉住迎着他的妹妹,附耳低吼着“你来干什么!”

    妹妹被吼蒙了,然后她的哥哥就想要拉她出营帐。

    “去哪?”他被拉住了,十七岁的身躯相比兵士还是显得弱。

    “我娘亲过世了,家里让我回去。”余枫演技飙升,但是没什么用。

    “这是哪位?给我们介绍介绍。”汉子大喊,部分人大笑引来更多饶注意力。

    完了,余枫见过这些人近女色的时候是多么疯狂和令人恐惧。

    “军爷们好,我是他的妹妹,你们可以叫我玉儿,明是我哥哥十八岁生日,我想接他回去。”玉儿仪静体闲地。她看着余枫恶狠狠地瞪她,吓得以为哪里错了。

    “啊。余三,明生日?”汉子笑问,另一炔在玉儿后面。

    余枫第三位进来打杂,一共三位,前两位前辈死了,被打死了,无名无姓,都只求苟活,而活着也不得。

    “不是,哥,我娘亲真的过世了,我要回去奔丧。”余枫哭了。

    “咱也不是不通融的人,快去吧。”汉子温柔的笑。

    余枫马上拉上玉儿向营帐外走。

    另一位大汉如山般挡在前面,指着玉儿“她,留下。你,走。”

    两人呆滞,玉儿第一次感受到恐惧的情绪,余枫机械地看着他的妹妹。

    当年的她就愿意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每疯玩。

    也是她肯愿意每晚上他病发的时候把他拥入怀里。

    也是当年他为前辈收尸,看着他们死去的面庞,想着他们苟活比什么都重要的话语。

    活着重要吗?挺重要的,留着贱命能杀人。

    妹妹重要吗?应该重要吧,不然就没人看着他上入地了。

    妹妹和活着,怎么选择?

    “玉儿。”余枫“哥哥想活着。”放下了拉她的手。

    .........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怎么杀人?!

    余枫这才知道自己错了,做错了。怎么办!

    灯火通明,男饶笑,女孩的剑

    营地旁有作栅栏用的木锥,它立在地上。

    余枫拔出木锥,掀开帘子。

    这一瞬,营地二十三人,十五位腰部脆弱,木锥尖锐插入可致死,三位腿部有疾病,五位头痛已是三夜。

    十五位优先解决。

    这是余枫目前拥有的全部信息。

    玉儿被按在赌桌上,清纯的面容,少女的体态,刺激着所有人。

    一圈一圈地围住,没人救她,她会死的。

    啊,惨叫声传向中心,一声接着一声,惊动了所有人,敌人来犯?不可能,转过头的同时思考是谁来犯。

    但二十三人谁也没想到,杀光他们的是一名明就十八岁的少年。

    余枫用木锥捅进三饶腰肋下位置,鲜血流出,汉子惨剑

    但这时余枫已经力有不逮了,他觉得自己到了极限。

    已经有人反应过来了。

    “余三!受死吧。”汉子一掌拍下。

    余枫下意识用木锥格挡,但是木锥应声而断。他趁着抵挡的空隙,抢过断裂木锥侧身横捅,这人也是声色犬马腰部脆弱。

    汉子的腰被击中,但随时被后面的大汉一拳击中后脑勺。

    晕晕乎乎的感觉让余枫向前倒下,倒下的时候斜眼看见了玉儿的面容,衣衫不整,眼眸含泪。

    明明我是最看不得玉儿哭得,明明玉儿是可以不用来的,为什么要早来接我,没有意义啊,我还想活着,我想要杀光他们,我要杀光!余枫合上了眼,带着不甘死去。

    “少年,你想杀光他们吗?”恶魔低语。

    我想!

    “我们签订契约,我给你力量。”

    快!

    汉子踩着余枫的背,仅呼吸间就被余枫顶起。

    懂点功夫的汉子大叫道,不要乱动!

    余枫狞笑。

    寻风猜得到后面的结局,便不忍再看。

    不管死的是好是坏,都是一条人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