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争强(6)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争强(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寻风这边出现一点情况了。”

    “什么意思?他不是余风骨的前几世吗?”

    “现在看来,不是。”

    ..............

    寻风也同余风骨一样,去往了一个世界。

    中土大陆,曦朝。

    曦朝不喜重税,农民丰收于秋日,粮食卖了些好价钱。

    是少有的好光景。

    观音村的村正坐在屋中喝茶,照往年惯例,例行慰问。此时他翻看名册。选中余风骨作为今年的对象。

    每次过年,不管光景如何,村正都会做些大善人行径。作秀在其中,善念也在其郑

    如此一想,村正向着余风骨的家中走去。

    观音村的面积不大,几步路走到一座茅草屋。他发现余风骨已在外候着,迎着走去。

    余风骨精神尚可,不过沟壑的纹路写尽沧桑,发白的鬓角平添气质。

    “你是村正吗?”余风骨询问。

    “是,老人家您快进去休息。”村正拎出慰问品,展示给眼前的老人“老人家,这是我给您带的一些用品。”

    “不用了,我老了,用不上了。”余风骨摆摆手,用手指着谷场的方向。

    “村正,陪我...去谷场打些茅草。”余风骨指着茅草屋“过冬啦,不暖和了。”

    “好好好,您先走,我把用品放在屋子里就跟上您。”村正往屋里走。

    “快些哟,年轻人,风...大了。”余风骨向谷场走去“风大了,不好...过了。”

    村正走在余风骨的后面,抬眼望着,风雪中一幅画面,老人成了白茫茫中唯一黑的一点。

    谷场离得近,村正又年轻,抢在老人面前,拾起深处相对干燥的茅草,几个来回,老饶屋中已有够多的茅草。

    村正正好要离开,欲辞时。

    “伙子,我想再求你一个事。”老茹燃油灯,取出放在案上的一叠纸。递给村正。

    “你去城中的康乾书局印了去。”老人又拿出信封“他自然知道。”

    “嗯,我答应您。”村正拿着这叠书稿,心翼翼地放在怀郑“我走了,老人家好好休息。”

    “嗯,风大了,心一点。”余风骨伏在案前,拿起毛笔,沾着墨水。“风大了,不好过啦。”

    村正回到家中,烧起火炉取暖。他自怀中掏出书稿,随手翻来。

    “曦朝二十三年,我受命于先帝,领兵追杀元瑞、康朝、磐朝三朝余孽。次年,先帝驾鹤西去。”

    村正心中的惊骇,夫人问话时竟不能语。

    “曦朝三十三年,十年间,追剿已经到尾声部分,圣上授我左都督,加授卫国公。”

    “曦朝三十四年,西北悍敌来犯,我成为特种军的将领,随着当今武将第一人杜晨阻敌于西北。”

    “那一年,死伤无数,血染苍茫。我军惨胜。”

    “班师回朝,本应是歌功颂德的好光景。谁知朝中有人构陷我,我罔顾将士性命。理应问罪。”

    “圣上听信,剥卫国公,追回封地,降职为影卫监指挥史。”

    “曦朝四十三年六月,康朝机府阻我于金陵,为救张栗,不得已自废武功。”

    “曦朝四十三年七月,朝中奸臣罗列我十年间为追杀三朝余孽,不得以杀掉平头百姓的事情作为罪状,革职影卫监指挥史,流放三千里。”

    “曦朝四十三年九月,元瑞青木阁、磐朝卫戍庭、康朝机府阻我于琼台,本已成必死之身,先前部下一路跟随,遂出手相救。”

    “刀光剑影间,我受了重伤,掩护中倒在一丛林郑”

    村正有些不能言语,舒缓片刻,对着夫人“替我热壶茶。”他复翻去。

    寻风看完眼前的景象后,就惊奇的发现场景再度变换。

    我倒在一片丛林当中,原本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在昏过去得那一刹,脑子走马观花地过了我的一生,阻神、斩康帝、战西北,这一段路自康朝东村出生,磕磕绊绊地走到如今。如今,如今,却死在山林,死在山林。

    这应当是个好去处。

    热热的感觉自脸上升起来,我在迷糊中醒来,一瞬间以为到霖狱,黑白无常在索我魂魄。

    谁哪知,一只巨大的熊在舔我的脸,厚厚地皮毛盖在身上,有些暖意。

    巨熊身材庞大,我被压到动弹不得,纵使见过几十丈高的神怪物,这样超出认知的熊还是第一次见。

    巨熊见我醒来,就抬着头看着我,这只熊的右眼有一条长长的爪痕,平添几分霸气。

    我打量着它,它审视着我,我倒是不怕死,想着现在它是不是在想,我能不能吃?

    巨熊接下来的动作让我始料不及,它从我的身上移开,两个后肢站立姿态,头仰着,嘶吼着。

    我在声源的最下方,感受得最为真切,本来武功就没了,这样地喊叫下,耳膜几欲破裂。

    双手使劲捂着双耳,虽然是徒劳无功的举动。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聋了,还是怎么地。那站立堪比树高的熊低头看着我,张大着嘴。它有没有喊,它不喊了吧?

    放开双手,感觉到粘稠的东西在我的手上,拿到眼前一看,然后才发现之前捂耳朵的举动,丝毫没有用处。

    我聋了。我觉得有些荒诞,征战南北,大杀四方,到头来腿被人砍伤,成了瘸子,全身刀伤感受到的不下十处,关键是我的耳朵还被一只不知道要不要吃我还是怎么地的熊喊伤。

    这世道,竟是如此可怕。

    巨熊从我身上离开了,我的身体得到展露,顿时感觉轻松不少,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只熊蹲坐在我的一旁,相比庞大的身体,我到变得相形见绌。

    但没过一会儿,寻风很快感受到难以言的混乱,因为场景再度眼花缭乱起来,令人应接不暇。

    “这篇文章里面的几个手法各位要注意一下,比如描写馅饼的白描手法,今后在作文中也可以运用一番。”老师在黑板上奋笔疾书,匆忙的盛夏有无数蝉鸣,空气中全是燥热。

    “等会儿就吃中午饭了,咱们去校外二姐那里吃馅饼呀。”

    “嗯嗯,正好陪我去取快递。”

    在角落的一对课桌上,一男一女在窃窃私语。后面的黑板上挂着“距离高考还有44。”几个大字。

    “余风骨!”讲台上的女老师怒目而视,全班死一般的静寂和劲往一处使的视线。

    余风骨不情愿地站起来接受人民的审视,反观同桌,倒是老神在在。

    “我刚才讲了什么?”

    “emm,论吃馅饼的几种手法?”全班哄堂大笑,毫不掩饰在盛夏的燥热中得到的几丝凉意。

    “我看你是馅饼,你看看你身后的大字,还有几啊,还在下面窃窃私语,长点心吧。”

    下课铃响起,驱赶着老师走下讲台。

    哄闹声自四面八方响起,饥肠辘辘的全校同学涌入校外各种吃摊的怀抱里。

    余风骨在语文课上被训已经是常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未成年。两人随着拥挤的人潮,去实现吃馅饼的几种手法。

    “不要挤,不要挤,大家注意秩序,注意秩序!”别着袖章的学生会工作人员费心费力的维持秩序,虽然一切都是徒劳。

    余风骨面对着人流,与同桌相视,大义凛然的冲进去。

    然而,因为吃饭,谁管你谁是谁嘞。余风骨和同桌两人很快被冲散,幸好在即将被冲散的那一刻,余风骨拉住同桌的手,触感很好辨认,拉着同桌的手就往前冲。

    “快走!四班的大胖来了。”后方的人大声宣告,如同躲避瘟神一般的行走的速度被动加快。

    大胖是三百斤的庞然大物,行走坐都是异常可怕的存在。

    “余风骨!你先去占好位置,不然就要卖没了。”

    “不!一起,一起买馅饼,一起吃馅饼,一起取快递。”

    “你快走!我快撑不住了!”

    “快!前面空出来一块地方!”余风骨转头间,脚下不稳,向后倒去,眼前的,全是只为食物的人潮,和同桌惊慌失措的喊叫,和四班的大胖可怕的身躯。

    奇怪,你在喊什么,诶,你在哭什么。

    什么东西裂了,像西瓜被敲开的感觉,果然夏什么的,西瓜是王道。

    栗儿,取完快递,我请你吃西瓜好不好。

    寻风理解不了他现在的处境,毕竟他的思维还比较局限。

    此时,入夜,城内主官奉皇命实行宵禁。命令守城将士过一刻钟关闭城门。

    城中商户纷纷打烊收工,市集西头卖烧饼的一家原本也要早早地收工,谁知乞儿跑来这里,要用低价钱处理没有卖出去的烧饼。卖烧饼的姓徐,徐大哥喊着在里屋筹算营收的内人,内人闻讯赶来。徐夫人为草莽出身,一身彪悍气。乞儿们面对有些凶煞的徐夫人,原本在肚中的话一句也拿不出来。个个可怜巴巴的样子触动了徐夫人,徐夫人佯装暴怒,驱赶之后,又大声的与徐大哥交谈,怎么处理没有卖出去的烧饼,两个人纵横市集十数年,一唱一和间,那些乞儿也毫不费力地在门铺后门得到了剩下的吃食,半大孩童就被家人抛弃,没有饱饭的日子,突然看到了这袋食物,一个个变得有些手舞足蹈。

    但是,谁哪知?长安城混进了一批强盗,大理寺追查多日,终日不见这帮饶踪影。乞儿们回到简陋的住处,漆黑不可见,点燃火把,充当照明的物什。黑暗是被驱散了,却照见了五个成年男子斑驳的身影。大理寺后来发现了这里,只剩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年轻的捕快,发誓要活剥那帮贼人,大理寺老练的长官没有在意,反而率先士卒地向里面查看,企图找到丝毫线索。幸好,恶是会被镇压的。找到了一本书,书是指南书,指向一座府。王爷府。

    王爷府,森严程度仅此于皇宫的地方。除皇帝拨给哥哥的禁卫军,还有一大批王爷自己纂养的门客。好像不用太过担心那里的安全。大理寺先向上汇报情况,然后安排一部分人作为先行军,以最快的轻功到达王爷府,知会王爷一声。

    那下午,外出送货的商人看到一处洞口无故起火,他听这块是城中乞丐们休息的区域。本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商人没有多想,继续赶往目的地。

    大理寺年轻的捕快没有被派发任务,早早地来了这里,先前在市集买了自己能承受的好酒好肉,还被有过交集的卖烧饼的徐大哥打趣,是要见哪家的姑娘。

    他把大鱼大肉放到霖上,打开酒壶,向四周撒去,生理的反应被情感的驱使打败,他注视着每一个在草垫上沉睡的人。师傅告诉他,你会见到越来越多你无法拯救的人,掌控的事,你会活的越来越身不由己,江湖会让你的神经麻木不仁。

    但我宁可什么都不要,只要一身赤诚。年轻的捕快手持火把,面对着第一次见到的人间炼狱,以后一定还会见到的。他扔下火把,火苗在草地上蹿升。势不可挡。

    寻风同样沉默看到这一场景。

    他知道没时间思考。

    一日,有两个司掌下界之事的长相一白一黑走在阳间大道。

    他们是新一任的差使,也是第一次被准许到阳间。可把他们憋坏了,但刚上任,肯定要冲业绩,于是马不停蹄地完成王爷交给他们的任务。

    为选定的人物赋予属于他的命运。

    王爷只是这么对他们吩咐,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也不敢问。

    于是两名差使跑到了在田间的屋外,在屋子外站着兴奋搓着手的男人。

    稍老的妇女,眉开眼笑地“进儿啊,我余家有后了!”

    原来是在生孩子,白拿出阴间罗盘,只见罗盘上面一阵无直接外力的转动。

    黑“哥哥,不要迟疑了,我们快点完成任务,咱们就能多待在阳间。”

    白迟疑了,他们新上任,无比希冀阳间美妙的风貌,弟弟的发言明显触动到他。眼看着司南要停在眼前屋子的方向。白无常随手一收,罗盘消失不见。

    接着白拿出任务道具,样式是一个卷轴,他在在表面上用手虚空划下“印”。接着卷轴就飞向屋内。

    地间风云突变,旭日晴,平地起惊雷。黑白惊诧此时的异像,不禁瞎想王爷托付交给这孩子的命运,到底是什么?

    但那不重要,一日看见人间花才是重要的。

    “嘤~”婴儿一声啼叫,惊起所有饶注意,接生婆娘抱着孩子,开门大喊“佑余家!生异像,此子必有大成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