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争强(4)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争强(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北宋大丈夫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王怒惊奇感受到一种奇妙的虚无感,他忘了自己很抗拒修行的事,痛快的在低空转圈圈。

    他问封大“姐姐,这是什么?”

    周围有无数像雪一样的颗粒飘到王怒灵体的周围。

    封大“这是灵运,是我们修行饶养料。”

    王怒“好奇妙,真的好奇妙。”

    封大看着王怒愉快的玩耍,过了一会儿,王怒问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怎么回去?”

    封大摇头,“回去好,你先感受一下你的心法。”

    王怒问“怎么感受?”

    封大“可以在心中想一下,也可以直接出来。”

    王怒“至,清,功?”

    他眼前的景象又发生变化,封大消失不见。眼前是见过几次的八卦像,乾位置的金色血液流动的越来越快,而周围像是有一层薄薄的绿色壁。

    “感受到那层绿色的壁了吗?”

    封大的声音在王怒所在的空间出现,像是覆盖校园的广播,无处不在。

    王怒惊奇左顾右盼,想要找到封大的存在。

    封大“专心看前面,别注意些有的没的。”

    王怒便看着眼前的八卦,这才发除了乾所在的位置有金色的血液流进,其余的地方都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散发着红色的血雾,在这种情况下,绿色的薄膜壁几乎是看不见。

    封大“那层绿色的壁,就是你的心法至清功的具象化,心法修炼到大成,就会有我也没有看到过的景象出现。”

    王怒问“那那片红色的血雾呢?”

    封大“也许就是暴怒的表现,还有待研究。”

    王怒问“有待研究?”

    封大“是啊,现在没有任何一本着作是阐述明白人该怎么修炼,才能到达大圆满的境界。”

    王怒做保险的,感觉修行有很大的风险,连自诩最聪明的人类都没研究明白该怎么修行,那就代表这些就有很大的问题。

    封大“但是我们经过数千年的摸索,还是摸索出来一套修行方式。比如我的基础境界是艮一,然后我通过修行,斩杀山间可食百万饶巨兽和吸收地灵运,我如今到了境界。”

    她“听明白了吗?”

    王怒痛快的回“我做保险的,首要就是要明确客户的需求。”

    他抬头望着最高处的乾位置,“没听明白。”

    封大“没听明白更好,因为我也懒得解释你的乾境界该怎么修校”

    她“毕竟全世界修行者开头便是乾一的,屈指可数。”

    王怒“那还真难啊。”

    他猛地大声“我不要修行了,你帮我注销了吧。”

    没有人回他,王怒问“姐姐,姐姐!”

    封大“我佩服你的想法,修行是没有回头路,哪怕你不是主动的。”

    王怒“阿,那怎么办啊?实在不行,你想想办法呗。”

    过了一会儿,封大“我快递到了。你想着自己的身体就能回来了,等我回来。”

    王怒听到欢快的脚步声,无奈想着,果然收快递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

    王怒看着眼前的八卦图,发现什么都看不懂,他准备照着封大的法,回想着自己的身体。

    “我杀了一万神!我已得道!诸位!我势必让这再也迷不了我等!”

    王怒在回想起自己的身体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中出现这样的一句话。

    的像神经病。

    王怒坐在床上,余音看着他,笑着“弟弟,醒过来了?”

    王怒不想回答这句废话,问余音“姐姐,青山寮在哪?离真武近不近?有没有大巴什么的能到镇上。”

    余音想了一会儿,“封三带你飞回来的,他他飞了一个时。”

    王怒问“这个封三,时速怎么样?”

    余音“我这有数据,我看一下。”她打开自己的手机,划来划去,最终亮给王怒看。

    王怒读出来上面的数字“四百一十三公里……”

    高铁好像都没这么快,王怒继续问“既然那封三能飞,那为什么我还能打到那个封二?感觉是亲兄弟,实力应该差不多的吧。”

    余音“城市的灵运比较稀薄,修行者的境界都会被限制到与常人相同的层次,但是功法还在的。你当时刚觉醒,力量还不稳定,能有效攻击的还比较少,封二哥哥练了些护体功法,就没死成。”

    她像是想起来什么,又“而且,暴怒的品质会让力量不受城市的限制,但后患无穷,容易折寿。”

    王怒“那我不得少了几年寿命?!”

    余音“没事,少个一两年都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修行者人均一百岁,你九十八,没差别的。”

    王怒接受了这个无懈可击的解释,他再想问的时候,门被推开,是第一次见面的老者。

    老者笑着问“孩子,怎么样啊?要不要在修行的世界里耍一耍?”

    “不要。”

    王怒痛快的。

    老者脸上渐渐凝固,皱纹变成僵硬的线条。

    他“那老儿就到你的城市,激怒你。”

    王怒“老人家,你这就有点过分了,你们把我拐来我还没算这笔账呢?”

    老者“那无所谓的,这里没信号,卫星密码你又不知道,紧急求救的信号传出去就会被我们的信息部门给拦截掉。”

    王怒“那我可以找快递啊,让快递拉我回去。”

    老者“那还真不好意思,应对修行者的生活修行需要,有专门的修行者团队做了相关的快递。只要我打个招呼,你怎么样,都没有用的哦。”

    老者看到王怒丧气的模样,没有任何变化,背后准备好的点穴手就安然卸去。

    他谆谆善诱的对王怒“孩子,我不会害你,就算你不去飞升,修行对你一生也是大有裨益的,不如你在我这里好好练,等哪你自己能飞了,就飞回去嘛。也不远,也就四百多公里。”

    王怒看着老者,“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老者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真没樱”

    王怒“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老者笑着“你既然决定留下来,我还要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姓李,叫我李倒驴。”

    王怒“倒骑驴?铁拐李?”

    李倒驴“是有这个寓意的。”

    他“余音,你带着他去下一个地方。”

    余音“是。”

    王怒跟着余音走,不免问李倒驴“封大呢?”

    李倒驴“她啊,跟送快递的干起来了,快递破损严重。”

    王怒和余音离开屋子后,李倒驴忍耐不住,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告诉宣传部,暴怒乾一最高品质已入青山寮门下,给我让全世界的修行者都知道,你爷爷我第一个吃了螃蟹!”

    他便喜滋滋的哼着曲,离开屋子。

    王怒被余音带到一个屋子的门口处,余音对王怒“你进去吧。”

    王怒问“这里面有啥?”

    余音“我也不太能准确的概括出来这里面是个啥,每个人进去都能有不同的感悟。”

    之后便是王怒与屋内人见面的故事。

    众人整齐的喊“恭迎寮主!”只有封大装模作样的低下头。

    王怒感觉现在是越来越骑虎难下,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信息,别人还不给你喘息的时间,令人窒息。

    他觉得现在什么这不是我本意的话,感觉已经为时过晚。

    封大看出来王怒的不便,善解人意的“他是不是不想当啊。”

    王怒觉得终于有人懂他,还是不那么对付的封大。

    但李倒驴“老巫婆把寮主之位传给王怒,便是把寮主附带的诅咒也传过去了。”

    他“只要所传之人内心产生抗拒心理,则会有万箭穿心之痛。”

    王怒听完,直接感觉到全身疼痛到像是心被拿出来一般,痛不欲生。幸好意识保持完整,王怒有点生气老巫婆对他这么做。

    封大看到王怒眼睛已经变成血红色,接着他忍着疼痛向李倒驴这里走,而李倒驴则气定神闲的负手而立。

    封大走到李倒驴身边,“够了,不然我们谁都应付不了。”

    李倒驴摇摇头,对王怒大喊“运行至清功!”

    王怒被这样的喊叫定在当场,下意识被带起运行至清功的意识,嘴中低沉念着“至清功。”

    忽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像是洗一场温度正合适的澡,洗涤全身,令人通体舒畅。

    他眼睛中的血色慢慢退去,直到完全褪去。王怒往前踏了一步才勉强站稳,李倒驴仍然气定神闲看着他。

    王怒害怕自己又要进入那种可怕又不可控的状态,他近乎求助的眼光看着李倒驴。

    李倒驴“在这里修行,对你那种状态会很有效的抑制。”

    王怒点头如捣蒜,如果带着随时易怒一拳就把人打趴下的状态回真武,要是跟客人一起什么冲突,很容易一拳打死就直接进牢子了。

    现在留下来,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他“但是我不当寮主,你们谁爱当谁当。”

    李倒驴“这都好,我们恭送寮主回屋休息。”

    王怒“我,不,当,寮,主!”但他心中可不敢抗拒,只是嘴上。

    其余人齐声喊“恭送寮主。”后面的记者齐齐按下快门。

    没脾气,整的王怒没脾气。

    他回到屋中的时候,李倒驴对他“晚上般钟,青山寮有个饭局要你参加。”

    王怒想着不花钱,又能有酒喝有肉吃,他不去谁去。

    他答应之后,便坐在床上,看着手掌掌心上的奇怪纹路,很快他就想起来这很像八卦中乾卦。

    他用手指点着乾卦,接着感觉进入到一个奇妙的世界,眼前是高耸的书架,他走过去,书架上的书便都飞出来,在王怒身边环绕。

    他一本接着一本的抽出来,一本接着一本的翻看,查阅。他发现这些全部都是关于修行的书籍,他想起来老巫婆的话,便有点感慨觉得她的知识真的是海量。

    王怒觉得自己学不完,便退出这个世界,按照封大交的方法。

    他看到封大出现在他的面前,王怒问封大“...你怎么不敲门。”

    封大“姑奶奶在青山寮就没有需要敲门的时候。”

    王怒不禁问“你多大了,一称自己姑奶奶。”

    封大想了一会儿,“快五十岁了。”

    如果王怒母亲还在世,应该也是这么大了,但王怒问“你看起来也没有这么大啊,第一次见你感觉你就十五岁。”

    封大听到王怒她十五岁,便捂着嘴淡淡笑着,“真这么年轻就好了。”

    她“老祖宗跟你什么了?”

    王怒“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封大“别废话。”

    王怒“她没跟我什么,就是给我传了些我看不明白的东西,其余的也就没什么。噢,她跟我,要救下你们青山寮,关键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救什么我都不知道。”

    封大“救,青山寮。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可以看看电视,玩玩游戏什么的。”

    王怒“她到底让我救你们什么?按照你们的,我力量不稳定,根本就没有办法救你们。”

    封大“我也不清楚,但是你的特训今晚上就能提上日程,一方面是控制你的力量,一方面是让你好好理解修行者的世界。”

    封大完就要离开屋子,离开前被王怒叫住,王怒“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封大“等会儿我让三弟到你公司去给你请假,你把公司位置告诉我三弟就行,反正保险业务员不是没有业绩也无所谓考勤的事情吗?不妨碍你修行的。”

    王怒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只能无奈的接受。

    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要解决自己的状态问题,不然就这么回去,问题会很大。

    至于寮主什么的问题,走一步看一步,没能力想什么都是徒劳。

    王怒没想着点开电视,直接躺在床上,马上就沉沉的睡下。

    千里之外,刚在海滩度假的修聊老总被下属一个电话惊起。

    电话内容是“暴怒已被青山寮找到,基础境界还是千年难出一个的乾一。”

    修聊老总当即决定要把这个消息放在平台最主要的流量端口位置,这是难得一遇的扩大流量的机会,一举巩固修行信息平台龙头老大的地位。

    而这样的行为,也让青山寮得到暴怒乾一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世界各个角落。

    对于青山寮,就像是他得到一块上好的玉璧,只是还没有打磨完美。

    但自古就有的真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