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争强(2)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三十章 争强(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在那场回忆中,余风骨的慌张感觉越来越强烈。

    脸色陡然变得煞白,他年纪尚,根本理解不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是他看到黄大娘的样子,心中便有莫名的痛楚,只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她那么悲赡样子,照以往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元气满满惹人喜爱。

    现如今,却都产生变化了。

    他望着远处,望着黄大娘,望着关哥哥。

    直到黄大娘无意抬起的头,双目的视线挂在门缝上,余风骨与她对视。

    相视无言。

    风变的太快,越刮越紧。

    余风骨退出门后,他知道黄大娘看到他,他便没什么理由留在门后,看着他不是很明白的事情。

    余风骨回到门里,路上看到一个怯生生藏在树后,看着他的女孩。

    他认识她的,那是府上管家的孩子。

    余风骨“阿蛮,你为什么在这里。”

    阿蛮声的“爹爹不让我出去,我没看到娘亲,我有点怕,我想出来找他们。”

    余风骨“没事的,你爹爹和你娘亲就在前院,只是他们现在在谈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他邀请阿蛮“阿蛮,阿娘给我们做了新的糕点,在我房间里,我们一起吃呀!”

    没有任何一个孩能抵得过黄大娘做出来的糕点,阿蛮不外如是,只是碍于她爹爹的管教,她并不敢表露出来。

    余风骨见到阿蛮迟疑的样子,他“不要怕嘛,他们都在商议事情,我看还得有一段时间,不怕的,走!”

    阿蛮轻轻点头,走到余风骨身后,低着头拉着余风骨的衣角。

    她“我们快走吧,去你那里,现在好冷啊。”

    余风骨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暖流,他带着阿蛮走进他的屋子里,路上仍然没看到人,冷冷清清,没有一点朝气。

    余风骨为阿蛮拉开帘子,等到阿蛮进去之后,余风骨“你等我一下,我生个火炉,不然真的有点冷。”

    不一会儿,火炉里的火升起来之后,余风骨对阿蛮,你坐着先,我给你找点茶水。

    阿蛮点头,余风骨找来一壶温热的茶水,便到给阿蛮喝。

    之后他坐在桌子旁,把盘子推到阿蛮身旁,“这就是阿娘做出来的糕点,呕心沥血,可好吃了。”

    阿蛮迫不及待地点头,她用手捻起一块糕点,极为淑女的吃下。

    余风骨笑着看着阿蛮,“怎么样?好吃吧。”

    阿蛮几乎是哭着点头,余风骨看到着略微有点慌张,他没见过女孩子哭,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身旁的女孩子哭。

    他赶忙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阿蛮又哭又笑的“有点苦,我从来没吃过有点苦的糕点,但是很好吃。”

    余风骨如鲠在喉,他拿起阿蛮没有吃完的一块,他捏下一部份。

    他吃下去之后,看着阿蛮,笑着“糕点不就是苦的吗?”

    余风骨有点明白今会发生什么,因为他从起床到现在,看到的一切都太让人悲伤了。

    这使得他不自觉地留下泪,阿蛮“你怎么也哭了。”

    余风骨摇头,“我没事,就是风太大,把沙子吹进来了。”

    两人沉默的相对无言,余风骨望着紧闭的大门,他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很多人,很多饶脚步声,但只有脚步声。

    阿蛮有些慌张,她“怎么办?他们好像谈完了。”

    余风骨擦干净眼泪,“没事,你就在这等着,阿娘等会儿就过来,然后我跟她是她让我把你叫到这来一起吃糕点。”

    他“快把剩下的糕点吃了吧,然后你拿两块,带给你爹爹和娘亲。”

    阿蛮完全遵从余风骨的安排,她用油纸心收起两块糕点。

    而余风骨仍然坐在门对面,看着紧闭的门。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知道这是谁的,以往他是很激动的,但现在他有些心慌,消极的心理暗示下,他感觉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沉重。

    门帘被拉开,门被推开。

    阿蛮看着余风骨由消极的表情转为笑颜,而推开门的黄大娘也笑着相对。

    “阿娘回来啦!”

    “嗯!”

    阿蛮顿时感觉到一种难以言的并非贬义的虚假。

    黄大娘看到阿蛮出现在余风骨旁边,嘴角还残留着她做的糕点的屑。

    她笑着“阿蛮也来了啊,怎么样,我做的糕点?”

    阿蛮看到黄大娘盯着她的脸颊,便知道脸颊上有着没吃掉的糕点碎屑。

    余风骨没有管阿蛮慌张的样子,反而对黄大娘“阿娘,我擅自把阿蛮叫来一起吃糕点,等会儿他爹爹来了,你就是你叫我让阿蛮过来的。”

    黄大娘坐在余风骨旁边,阿蛮对面,她笑“你这是让阿娘帮你撒谎吗?啊?朋友。”

    接着阿蛮罕见地看到余风骨撒娇一般蹭着黄大娘的衣服,“阿娘,你也知道的,阿蛮爹爹管教很严的,你就随我这一次嘛。”

    黄大娘笑着“哟哟哟,你这是跟我撒的哪一门子的娇哦。”

    接着她对阿蛮“你先吃,糕点做出来就是给人吃的,你家里的事情我给你疏通,没事情的。”

    阿蛮点头,开始心翼翼地吃着黄大娘做出来的糕点。

    门外传来错乱有序的脚步声,听起来很匆忙,使得余风骨升起好奇心,问黄大娘,漫不经心的“阿娘,你们今是聊了什么啊,门外好像很乱的样子,像是要逃荒一般。”

    沉默,余风骨看着黄大娘的面庞,继续吃糕点和茶水的阿蛮抬头望着黄大娘,觉得有点尴尬。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余弟在吗?听别人家孩子,阿蛮跑来你这了。”

    黄大娘站起来打开门,“阿大,你进来吧,我昨做了一些糕点,便想让孩子们尝尝,就让风骨把阿蛮叫来。”

    阿大顺着黄大娘的动作,走进屋里,看到放下糕点,有点慌张看着他的阿蛮。

    阿大听到黄大娘的辞后,便相信了十分,“那怎么合适呢?阿蛮快谢谢,姐做出来的糕点不是我们能随便尝的,快过来。”

    阿蛮当然听着爹爹的话,走到阿大旁边,拉着他的衣角,对黄大娘,娇滴滴的声音“谢谢阿娘。”

    黄大娘笑着对阿大“你看,多好的孩啊。”

    余风骨敏锐地感受到黄大娘还想什么对阿大。

    阿大低垂下双目,对黄大娘着余风骨不懂的话“对不起!姐。”

    阿蛮也不懂,她感觉到爹爹很伤心,只是这伤心她不知道该怎么为父亲抚慰。

    黄大娘“没事的,个人有个饶选择,你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你为了很多人做出来的,你还有负担,你还有希望,你还值得。”

    门没有关上,屋外的风往里吹,余风骨看过去,色变得恶劣了。

    恶劣到让人感到厌恶。

    黄大娘“阿大,当年我让你看着那楼宇,我我朝定会让这楼万丈平地起,我们的确做到了。可现如今,这楼便要塌了。”

    阿大摇头,似乎两个大人之间的谈话并不在乎让两个孩子听到。

    阿大“不会的,我相信不会的,我们仍然有火种,我们仍然有火把,我们能让火种燃烧,我们定能让星火燎原。”

    接着阿大便跪在黄大娘面前,阿蛮不懂,余风骨有点懂,黄大娘没有阻止。

    阿大“我定会护着火把,护着星火,护着火种!”

    黄大娘笑着,她望着来往频繁的后院,每个人都匆匆忙忙却又步履沉重。

    她“谢谢你是我朝子民,我朝以你为荣。”

    她指着南方,“向南方走,那里温暖如春,那里...没有这里的秋冬。”

    她看着跪在地上望着她的阿大,“那里,有盛世啊!”

    阿蛮离得近,看到黄大娘眼中奇异的光彩。

    阿大起身,拉着阿蛮离开屋子,余风骨望着背影,对的阿蛮“阿蛮!”

    阿蛮猛然回头,余风骨跳下椅子,站在黄大娘身旁,大幅度地摆手“阿蛮!再见!”

    他懂的那一点点就是,可能要见不到阿蛮了,他不喜欢失去。

    孩子的喜好是单纯的,没有被限制太多的余风骨更是如此。

    他敢于表达孩子那一点点的情感,黄大娘摸着余风骨的头,阿大笑着对余风骨“风骨,我们会再见的,到时候,我给你做老虎风筝,大大的老虎风筝。”

    阿蛮点头,“我也是,我们肯定!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

    风吹打着余风骨和黄大娘,两人目送远去的阿大和阿蛮。

    余风骨“阿娘。”

    黄大娘“走,该去找你的关哥哥了,今是他给你授课哦。”

    余风骨看黄大娘的样子是并不想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出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黄大娘没有让他改变,就意味着黄大娘肯定是安排好了关于她的部分。

    余风骨“嗯,我把炉火熄灭就去,阿娘等我一下。”

    两人在去关哥哥的路上,看到很多匆忙的人,余风骨不善于问,更何况旁边还有黄大娘,更不好问。

    离关哥哥的屋子越近,路旁守卫的白衣甲士就越多。

    黄大娘紧紧领着余风骨,每一道白衣甲士的封锁都因为黄大娘的授意而打开。

    余风骨顿时感觉到这段曾经很熟悉的路程变得越来越陌生,他有些胆怯地拉着黄大娘的衣角。

    不过封锁很快就到了最后一块,黄大娘站在白衣甲士面前,余风骨站在旁边,望着前面打开的大门,里面是关哥哥伏案疾书的身影。

    黄大娘“清风。”

    那是关哥哥的字。

    应声出来的却是一位老者,他抚顺胡须。

    封锁自然打开,黄大娘带着余风骨走进屋子里。

    老者盯着余风骨,盯到余风骨让他心中有点发毛。

    屋内只有四个人,加上黄大娘和余风骨。

    关清风“风骨,坐到那边,上面有笔,另一旁有题目。”

    “这就是你今的课业了,先写出答案,不准求助,写完之后,拿给我。”

    余风骨放开黄大娘的衣角,“嗯呐,关哥哥。”

    他坐到关清风指定的一处,看到题目上写着短短的一句话。

    “谈如何治国理政。”

    余风骨惊愕地看着关哥哥,这等宏大的题目是他能做出来的吗?

    余风骨便想起之前上过的课,在政治方面的授课中,也许关哥哥是想考那些曾经学过的内容?

    他确定大概的做题方策,便开始研墨执笔,在纸上写就他的想法。

    而另一边。

    老者靠近黄大娘,“火种?多么儿戏?置太子于何处?!”

    黄大娘没有话,而关清风“我都没什么在意的,陈书,你在意个什么劲?”

    关清风抽出一张写完的纸,拿给陈书,“这是我写就的策略,陈书,看一下,抓紧安排下去。”

    这时屋外有人求见,关清风“进来。”

    黄大娘站在关清风身后,看着进来的人话“府上所有人已遣散完毕,只有等待着车马前来,便能在一个时辰内,全部遣送出城。”

    关清风沉默地“没有人愿意留下来吗?”

    进来的人同样回之以沉默,“没有,但是。”

    他拿出身后的一个袋子,“但这些几乎是每一个人留下来的信物,。”

    关清风摆手,“不必再,退下吧。”

    他望着黄大娘,“阿娘,你还是跟他们去告别,我在这里同陈书商量。”

    黄大娘点头,便带着进来回报的人离开屋子。

    这时从窗户里飞进一只信鸽,信鸽的脚上被绑住一个信筒。

    陈书取下信,把另一份他润色好的信放上去,放飞信鸽。

    他走到关清风身边,把信递给关清风。

    关清风拆开信,看了好久,他对陈书“陈书,全城戒严完成了。”

    “而且,抓到十名探子,正在押送到这里。”

    陈书点头,“这可是好事,我们要准备一下,等会儿我带着甲士长去审问。”

    关清风点头,但很快他“这还不够,我们还要多准备几手,必须要做到防患于未然。”

    陈书点头,“我赞成,城内还有几股势力我们能用上。”

    关清风“相爷那里陈书联系上了吗?”

    陈书“消息此时应该正在路上,还有一刻钟,如果没有什么回响,有极大的可能明这条线走不了了。”

    关清风“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余风骨停下来写字的手,因为他感觉到关清风可能不是想让他写书本上的内容。

    越来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他便抽下几乎要写好的纸,另起开头。

    写下自己的所有想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