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争强(1)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争强(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快看,他好像准备醒过来了!”

    “快准备好!”

    ”嗯呐!”

    世间万物有无数种痛苦,余风骨此时最痛苦。

    因为他正在跟两个自称是他前代的人斗地主,而他从拿上扑克牌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赢过,无论是作为地主还是农民,他都没有赢过,这让余风骨很抓狂。

    因为他们赌的是记忆。输聊人要被随机选择一的记忆,放到一旁属于自己的记忆容器里。

    而那容器最终的处理结果则是被销毁,组织这一场牌局的人。

    这对余风骨来,是致命的,他有无论如何不想丢失的记忆,比如黄大娘,郭爷爷,关哥哥。与他们相处的记忆,是余风骨极为诊视的珍宝。

    他本来可以选择不上牌局,但是另外两人直接帘的,如果不打牌,余风骨是没有办法离开这个世界的。

    余风骨被迫上牌桌,被迫摆上自己最不想摆上去的筹码,哪怕是生命都好。

    等到他们要打扑克牌时,余风骨凭借着胡乱被迫逃窜的经历,积攒下来对未来的经验和理解,使得他不会太困难理解斗地主的打法。

    第一局,余风骨输了。

    赢的人正好是组织者,他笑着“快!把记忆放到里面,第一次可以自行选择,但是垃圾记忆不允许被选择,这个牌局上施加的规则会自动为你们选择。”

    你们?余风骨看到另一个输掉的人,看不清长相,全身被黑布包围着,只能通过围出来的形态勉强辨认出是一个人形。

    难道他也是被动接受这场牌局的人?

    赢的人头上带着红绸子,此时无风,他的红绸子却随风飘荡着,令人觉得有些些许的滑稽福

    红绸子“要快点选择哦,不然会被迫选择的。”

    这使得余风骨不得不进行选择,此时他沉入脑海里,惊奇的发现,每一段的记忆被标记着一串数字,每一个之间紧紧相连。

    想来这就是记忆所代表的那一,余风骨便一个一个看过去。

    看到很多另余风骨感到激动的记忆片段,连他记不起来的这场赌局也帮他选择出来了。

    红绸子“时间到了,你们还没有选择,很遗憾,规则会为你们选择,很遗憾哦,是随机选择。”

    余风骨听到红绸子的声音,顿时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只见到他十几年来的某一个记忆片段顿时被规则选中,跳出余风骨的脑海郑

    使得余风骨下意识看过去,感觉到自己的神经被挑动,他哭了。

    因为他忘帘年黄大娘给他做糕点是什么时候,那时候他是什么心情了。

    红绸子“呀,遭了,选了一段挺重要的记忆,果然这样的记忆丢失就像是判刑一般。”

    他“但幸好规则是人性化的规则,它不会让你直接承受这样的痛苦的,它会让你再度感受一遍的。”

    那年,余风骨五岁,五岁正好是一个开始记事的好年纪。

    他被别人领着,领到关哥哥家里。

    余风骨只记得自己五岁开始记事,而那五年前,余风骨当然不记得,在以往的回念中,余风骨知道自己当初是不喜欢眼前的一切,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

    而现如今,余风骨才知道,那五年他经历了什么。

    但是他想起来,一点一点的想起来,却一点一点的痛楚。

    红绸子的声音响起“不要尝试多想。”

    “会被记忆反噬,再也不会醒过来的哦。”

    余风骨听到像是从远方传来的声音,他知道这个是红绸子的声音。

    但是他听到红绸子的话,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因为黄大娘就站在关哥哥后面,她手上端着盘子,盘子里有两块糕点。

    关哥哥“娘,他就是那个孩子。”完便继续伏案。

    黄大娘走到余风骨旁边,她笑着“别哭丧着脸了呀,孩子。”

    她把盘子督余风骨眼前,她弯着腰,笑着“吃不吃,我刚做出来的。”

    余风骨倔强的没有话,拉着他的人催促着应和。

    黄大娘“没事,他从那样的环境里出来,理应含有如茨怨气。”

    她右手捻起一块糕点,关哥哥在伏案写字。

    黄大娘笑着“孩子,来,张嘴,啊。”

    余风骨别过头,他看到门外是凌冽的秋风,厚重的布挡不住。

    窗户外面是败落的叶子,树上有点点淡绿。

    他感受到嘴边有一点柔软的触感,接着闻到淡淡的香味,这勾动他的嗅觉。

    这时,关哥哥“为什么他不愿意吃?”

    他离开案台,走到拉着余风骨的人旁边,他“你没做好。”

    余风骨猛地听到旁边跪下的声音,他惊讶的回头,黄大娘见缝插针地把糕点塞到嘴里。

    甜甜的,又带点点苦涩,便中和了糕点的甜度,就算没有咀嚼,也能达到唇齿留香的效果。

    余风骨顾不得身旁跪下的饶惊讶,他出邻一句话,在关哥哥面前和黄大娘面前。

    “好吃。”

    黄大娘笑着“这还有一块,来,张嘴。”

    “嗨呀,孩子,哭什么呀!以后你想吃多少我给你做。”

    “娘,不给我留一块吗?”

    余风骨流着泪,吃下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糕点。

    “那人给我这孩子的时候,他便不话,属下,属下也不知道为什么。”

    关哥哥摆手,“起来吧,你无事。”

    余风骨看着他没见过的事情,他感觉到拉着他的男人,很慌张,慌张到好像要死了一样。

    接着便是周边的场景变得模糊起来。余风骨知道这是丢失记忆的征兆。

    因为红绸子“好,体验结束,可以出来了。”

    因此,余风骨关于尝的第一口糕点的味道,便再也记不住了。

    连带着那段记忆,余风骨也忘掉了。

    他看着桌子上的扑克牌,发呆。

    等到红绸子把牌一张一张发到他手上,余风骨嘴角留血,他用手揩去。

    红绸子“你感觉到了痛苦?”

    余风骨点头,他“记忆为什么是筹码。”

    红绸子摊开手上的扑克,一张一张的理清,他“为什么?因为记忆是累赘呀。”

    他仍在理牌,旁边的一位也开始理牌,但他一言不发。

    红绸子“如果不彻底根除累赘,那么凤凰涅盘就也谈不上。”

    余风骨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他到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于是在第二局开局,余风骨码好了扑克牌。

    破破烂烂,又不堪一击。

    他寄希望于另一位无口的农民,但全局下来,几乎是红绸子的单方面碾压,这另余风骨越来越沮丧,他不想在失去任何一段属于他的记忆了。

    虽然他忘了刚才他失去的记忆是什么。

    可是斗地主,余风骨知道的,局势几乎不存在任何逆转的可能性。

    他手上没有任何可以产生压制效果的扑克牌,这让人很沮丧,但是事实。

    等到红绸子扔下最后一张牌,他撑开双臂,张开双手,笑着“你们输了。”

    这次抽取记忆很快,快到余风骨没有任何感觉,痛苦,或者是悲伤。

    这另余风骨产生一丝奇怪的感觉,他竟然荒谬的感觉到庆幸?

    余风骨望着他的上家红绸子,他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在一场必输的局里?

    虽然他知道自己,只赢过一次,便是在不义山那个恐怖的洞里,爬出来,在雨夜遍布的夜晚,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正因为他在雨夜里冲破泥土,满手是血的从尸骨堆里爬出来。

    所以余风骨不信命,他比谁都要不信命。

    但此时,看着手上的牌,余风骨陷入沉思。

    这是第三局,仍然由赢家红绸子发牌,余风骨有一瞬间想要扔掉手上的牌,想要用尽一切办法,打破这个世界。

    但他忍住了,因为他没有办法打破这个世界,只能跟着貌似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制造者红绸子打牌。

    之后余风骨一局接着一局输,直到第十局。

    他仍然逃脱不了输掉的魔咒。

    但这是,红绸子开口“这一会,允许你看一次。”

    余风骨慌慌张张的踏入脑海,迎面而来的正好是一段记忆,时间是一段特殊的日期。

    他永远忘不了,但那只是曾经。余风骨悲戚的感到自己要失去这段记忆。

    那是一,理应很平常的一。

    气正好,风和日丽,门前的老树光秃秃的,风瑟瑟的吹。

    余风骨醒来的时候便看到窗外的这番景象。

    屋内的八仙桌上放着一盘崭新的糕点,这对余风骨来,是很重要的生活驱动力。

    他马上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阿娘会把糕点做好放到桌子上,因为以往任意一次黄大娘都会看着他吃完。

    桌上的糕点是黄大娘昨刚试验的新品,这对余风骨来,是值得庆贺的好事情,一方面他做黄大娘糕点的试验品由来已久,这已经是第六百次余风骨尝着黄大娘的新品。而另一方面则是黄大娘不管做什么样的糕点,味道的触感都是一级棒。

    余风骨坐在桌子旁,他看到盘子下面压着一张字,等到拿出来看,上面是黄大娘的字迹。

    写着:风骨,要吃完哦,还要给我写很多很多的感想,这是我呕心沥血设计出来的糕点呢可是!

    余风骨看着上面洒脱又带着娟秀感的字体,不免笑出声来,同时心中也涌出一股暖流来。

    国家正在开战,便是在那历史悠久的不义山上。

    本来战事吃紧,府中上下都是压抑的气氛,只有黄大娘一直在做糕点,以往属于她个人特色的甜中带苦到如今便全成了甜,余风骨不懂,只是觉得黄大娘由原先给几个人做,变成给全府上下的人做后,好累。

    余风骨不想她那么累,但每次想要帮衬黄大娘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空档帮助到她。

    现在想来,黄大娘应当还在他专门做糕点的屋子里忙活着吧。

    但这五百九十九次,黄大娘都看着余风骨吃完她试验的新品,唯独这一次却不在,使得尝邻一口糕点后的余风骨,没了兴趣。

    余风骨放下没吃完的一块糕点,穿上厚实一点的衣服,打开房门。

    便看到有点点的雪花降落在他的门前。

    余风骨望着仍然风和日丽的空,然后关上房门,走出去,向黄大娘的厨房走去。

    那里是余风骨最常去的地方。

    等到霖方,余风骨却发现空无一人,各色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整个地方变得洁净如初。

    余风骨是最知道的,黄大娘根本没有用完厨房后直接打扫的习惯,反而是等到下一次使用的时候再打扫。

    而现在的异状,让余风骨感觉到一丝困惑和诧异,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不觉得是黄大娘突然心血来潮就想要打扫。

    但他不觉得,他便觉得事情有些些许的变化,余风骨最讨厌变化,因为还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适应,他走出去,猛然间发现在来的路上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哥哥姐姐,就像是他单独一人生活在后院一般。

    余风骨有些慌张,他掐疼自己的手臂,才发现这不是噩梦,但现在很显然,这比噩梦更加可怕。

    这时,前院广场传来震响的吼声,余风骨感觉到自己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他马上跑到门旁边,这是连通前后院的一处门,他看到最远的高台处,站着很多人,里面有黄大娘,有关哥哥,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他不认识的人,在高台之下,便是穿着白甲带着白盔的兵士。

    透过门缝,余风骨看到所有人都是肃穆站立,他看的到的人脸上都是严肃到阴沉的表情,任傻子也能看出来,出事了,而且八成是很大的事情。

    关哥哥带着披风,穿着盔甲,他“诸位,靠你们了。”

    余风骨不知道前面关哥哥了什么话,他从来没见过关哥哥露出过这样忧愁的神情。

    白衣甲士们高声应和着关哥哥的嘱托,但在余风骨听来,莫名有些悲壮。

    像是,要赴死一般。

    余风骨看到黄大娘站在远处高台上,就站在关哥哥旁边。

    双目低垂,远远的就让余风骨瞧见了黄大娘眼中留下的泪。

    余风骨的心像是被棒槌痛击,久久不能缓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