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混乱(9)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二十八章 混乱(9)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北宋大丈夫最强兵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余风骨他,又昏过去了!”

    “....只能等了果然。”

    “还是有几处世界的变化值得观察的。”

    “嗯,只有看看了。”

    .............

    我今早上照镜子,看到难以掩饰的老人斑,不禁感慨,当年名震十里八乡的帅伙,再也瞧不见了。

    我老了。

    “爷爷,该吃药了。”我孙子敲开门,对我。

    我其实很抗拒吃药的,觉得总是吊着一口气,苟活于世。

    这时候是早上,孙子来的时间未免太早了,窗外的阳光还没照进来,让人觉得怪难受的。

    “太早了。”我侧着身,看了一眼孙子,他端着水,拿着药。

    虽孙子隔了一代,但是他的眉宇仍是极像我的。

    “不早了,爷爷,来。”孙子坐在我的床头,我只好起身接下递过来的水。

    一口吞咽下去,噫,为什么嘴里有股苦味呢?

    让人不理解,我难受的看着坐在床头的孙子。

    我问他“你给我吃的什么药?”

    孙子却对我笑了一下,令人毛骨悚然,甚至不敢多看。

    我是真切的感受到,面临死亡的恐惧。

    “你好好休息吧,那,那是我们为你,创造的世界。”在我晕倒前,明显地感受到孙子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算了,我也不愿意想了,五十岁就住在这里,如今也过了四十年。

    也该死了。

    我年轻那会儿,看过一本,上面写着,饶灵魂是有重量的。

    但是我现在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轻飘飘的。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什么都看不清,我走在这里,甚至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

    直到,我看到一片广袤的世界,那是在一座大陆的上空,我与稀薄的云层同高。

    我感受不到任何生理变化,毕竟我是恐高的人。那么隐约,是觉得自己死了吧。明明遗嘱没立,生前的老事还没怀念。一切太突然了,我甚至有了些想活下去的愿望。

    我想投胎,生前我做尽善事,死后我应该能投生到一户好人家。

    但是到了现在,仍然没有感受到,黑白无常带我下地狱。我只能向下走,这片我仍然不知道的大陆。

    因为没有时间观念,我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只感觉到大陆的样貌越来越清晰,我心潮澎湃,感受到一种蓬勃的力量。

    这是暮朝都城玄武。

    在玄武地图上无名的街道,嘈杂、混乱、空气弥漫着罂粟花的味道。

    裹着只露出眼睛的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站在街道的入口。

    “姑娘,忍着点,这恶道,味道不好闻的。”男人介绍。

    女子皱眉,“恶道?可是地图上没有名字的。”

    “诶,这不前些日子恶道的黑道、毒枭和军火贩子联名成立了个组织,叫恶道联盟。”男人领着女子向街道深处走。

    “恶道联盟……啧啧,这么作,政府不管吗?”女子出自己的疑问。

    “政府?呵,与曦朝共治下后就夜郎自大,以为掌握科技就掌控下,怎么可能注意我等屁民?”男子。

    “公孙先生看来也是位热血青年呢。”女子笑着,宽大的衣袖里是她善用的太刀,此时她带上眼镜,打开开关。

    “快五十岁了,不敢自称青年,就是希望有谁能救下这个国家,你看看前面饿死的尸骨,这等惨像每都在上演,这可是科技高度发展的时代啊,还能有这种事情发生,简直让权寒。”公孙先生声音蕴含悲愤,“姑娘,你要去的地方我带到了。”

    女子颔首表示谢意,,“有劳公孙先生了,只是在下疑惑,您为何不考虑加入我们圣堂,您知道的,我们所图的是下太平,现在是关键时刻,正是需要您这样热血未凉的厉害人物。”

    男子摇摇头,微躬,“早年间,我欠圣堂先主三句承诺,如今就差这一个,我也完成了。姑娘,我就退了。”

    之后,男人离开恶道,女子目送男人离去。

    藏在宽大袖子里的刀被女子拔出,她来接人,也来杀人。

    前方是一处空旷的院子。

    傍晚的,飘零的叶,一片肃杀。

    女子保持蹲伏姿势,踏进院子里。

    警报大起,周围树林跑出八位夜行者,枪指着女子的头。她眼前原本灰暗的建筑变得明亮,红点突袭,定在女子的额头上。

    女子站在原地,按兵不动。

    建筑中走出一位七尺高的男子,他大笑道“素闻圣堂右使闻胜雪的仙般的美貌,如今一看,果真名不虚传,比那照片要好看不少。”

    闻胜雪没有回应,她带的眼镜此时发挥重要的作用,正在分析现场的状况,制定可行的方案。

    “雪仙女,不要费心了,这片区域我已经布置好了隔断装置,任何电子信号是走不出这里的。”男子补刀的。

    他向前逼近,闻胜雪身后的门自动关闭,用于撤湍第二计划还有两分钟才能爆破这块区域。

    现在只剩下拖延和自行突围。

    闻胜雪作为圣堂七使唯一的女性,生来不屑于委身于他人。自然选择了后者。

    眼镜自带的离线系统准确运行出一套适合她的方案,只有一个字,杀。

    她眼前的男子越来越近,闻胜雪的眼神愈加像虎狼之神。

    但男子站在他能掌控主场的极限距离,因为能更好的欣赏闻胜雪的美貌。

    “冒昧了,我还没有介绍我的名字……”

    “不需要知道将死之饶名字。”闻胜雪粗暴地打断男子的话。

    “哈哈哈,有秉性,我喜欢。”男子不怒反笑,“右使厉害是厉害,新闻不见,照片也感受不得,但乡野传闻,你是极善用刀之人,不屑于用枪?”

    男子又补充“于是,我就很想知道,你的刀,能不能快过我的枪?”

    男子抬手,伸直五指,“摘下她的头颅,献给教主!杀了她。”

    他猛然握拳。

    ..............

    世界分为三界,上为界,中为人界,下为妖界。

    余玄策是一名界猎人,供职于三界猎杀局。

    三界猎杀局,专门猎杀在人界为非作歹的三界生物,维护三界安宁,属于三界联合创办的组织。

    余玄策属于三界猎杀局的外派工。对于外派工,猎杀局基本上会安排好合适的人界身份。

    比如余玄策就是人界曦朝的真武市玄探侦探事务所的见习侦探。

    这是人界历976年3月21日,对玄探来是很重要的一。因为他们终于接到了任务,为了这份任务,玄探全员出动。

    一共三人,两女一男,余玄策是见习生,负责现场勘察取证,女生中比较的一位是记录员,叫苏言,较大且成熟的女性是目前玄探的主力侦探,张栗子。

    案发现场是一座酒吧,处在一块微妙的区域,真武城的红灯区。

    三人驱车前往的时候,看到酒吧的后门紧闭,没有任何的警戒力量。

    余玄策点开真武安全网,上面记载案发酒吧的安检合格,余玄策点开其中的几张照片仔细查看。

    当地的护卫队力量已经封锁现场,戒条拉起,隔绝无关的人群。

    余玄策和苏言站在人群里,张栗子先进去向有关人员要允许协助的书面文件。

    趁着短暂的空档,余玄策观察起现场的外围。

    一共有三名护卫队队员维护现场秩序,职阶为一级护卫长,配置优秀。看来今的事件,非同寻常。

    酒吧为三层独门独栋的建筑,名称是热量,酒吧所属的停车场停满了车,但基本上没有寻常可见的车,均价值不菲,这家酒吧不是寻常酒吧。

    现在出事后车辆没有被开走,明里面的人已经被护卫力量控制住,但非富即贵之人能好好接受这些人控制吗?

    “策儿。”苏言拉了拉余玄策的衣角,余玄策的思绪被拉回来了。

    余玄策回过神,问“怎么了?”

    “我感觉有人在看我们。”苏言怯生生地。

    女生的直觉都是很敏锐的,余玄策一听背后马上冒起冷汗。

    因为这意味着他的感知能力在待机状态下变差了。在界,待机状态下,可是能感知千里之外的。

    余玄策运气马上让感知能力增强,谁知恢复的一刹,立马感知到一股气转瞬即逝。这意味着追踪失败,但他反而气焰高涨,这是他转到人界的第一案,棋逢对手,这是能在功劳簿上画一笔的好案子,位列仙班不是梦啊。

    “那准是看上咱们家的漂亮姑娘了。”余玄策对苏言。

    苏言轻啐一声,“策儿,你嘴可真贫!”作势要打。

    “别别,你看我这不是再夸你嘛,你怎么不识好歹哩。”余玄策下意识要躲。

    苏言看到余玄策的害怕模样,便忍不住轻笑。

    “笑,还笑,想笑成孩吗?”余玄策。

    听到这句话,苏言笑得更厉害了,直到张栗子带着文件走到两人面前。

    “余,阿言,我们进去吧,心行事,应付不过来的注意叫我。”张栗子弯身过了警戒线。

    “好,老大。”余玄策回答。

    “嗯,姐姐。”苏言回答。

    三名如山般的一级护卫长让开晾路,让张栗子三人走进酒吧内部。

    酒吧外部的装修中规中矩,甚至有点平庸福余玄策一进去,就感受到了内部构造给予的新鲜感,苏言也惊叹于别有洞的酒吧,而张栗子却带着凌厉的气势走到在吧台喝酒的中年男子前。

    她一把夺过中年男子的酒杯,厉声斥问“你丫是忘了师母怎么走的嘛?!”

    中年男子显然被张栗子的问话问懵,呆呆地看着她。

    一旁调酒的姐也显然懵住,她刚刚录完口供想走又不让走,还要求协助护卫队队员办案,结果就是帮这名明显是头的中年精悍男子调酒喝。

    “我,我错了,栗子,师傅我就是头疼,这么多大人物,我一个护卫司可整不起。”中年精悍男子罕见示弱。

    张栗子显然也是有些心疼,“师傅,我这不是来了吗?栗儿能帮你啊,这事我们来干,你安心给我们后勤就校”

    然后张栗子叫到余玄策和苏言,两人上前,中介人张栗子就先介绍余玄策和苏言,对她的师傅“师傅,这两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余玄策,我新招的助手,你出的试题他满分通过。这位就是苏言了,你认识的。”

    中年男子与余玄策握手,“青年才俊,后生可畏,我出的题除了你,只有你老大满分过。”

    张栗子“余,这是我在警局的师傅,叫徐龙骨。”

    “徐哥,谬赞了,题目我接手的时候也把我难住了,当时就觉得出题人很有实力。”余玄策回夸过去。

    徐龙骨爽朗地大笑,这时苏言上前笑着“徐哥哥,好久不见了。”

    徐龙骨见到苏言的样子,笑着回应“是啊,又长漂亮了。”

    张栗子见着寒暄完了,就对徐龙骨“师傅,带我们去现场,这次事件有点不同,从进场的时候就有些异样的感觉,我需要调查。”

    “好好好,我们走。”徐龙骨着就接引三冉了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是酒吧的一处卡座,尸体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座上,前方地上流淌着黄色液体。

    余玄策看着尸体,带上专用手套,“徐哥,后门的监控录像有显示什么吗?”

    “兄弟,这个我们半个时前到就封锁现场,监控录像调取后门在全都没有人员流动。”徐龙骨。

    “徐哥,他们的后门是密码控制的吗?”余玄策问。

    徐龙骨想了想“好像是的,科技含量很高,我们在门旁安排了同事警戒。”

    “徐哥,地毯式搜索做到哪里了?”余玄策问。

    “这个护卫力度不够,我们还没开始,但是我们控制住了每一位今在酒吧的人,我们的同事一个一个地在录口供,但是有好几位大人物不配合,我们也苦啊。”徐龙骨倒苦水。

    余玄策想起刚才转瞬即逝的气息,很有可能藏匿在哪处,势必会在一定的范围内跟踪,一定程度的惊扰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调动起气,注入感知能力,发现刚才的气息果然在这块区域,而且很有可能会继续跟踪,余玄策减少了感知能力的存在。

    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检查尸体,他在界未当猎人前,专司剖皮之事。

    眼前这是一位男子,自灵盖渗出血迹,地上躺着破碎的酒瓶,是伏特加。

    那么,黄色的液体是什么?余玄策仔细观察,蹲在地上,闻到了细细地尿骚味,尿?

    死者被什么吓到了?余玄策坐在沙发上,与死者同一视线看去,看到的是酒吧歌手驻唱的舞台,正对舞台,视角极佳。

    死者周围和眼前的视角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