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混乱(6)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二十五章 混乱(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清隐龙龙起南洋     “越来...越混乱了。”

    .....................

    灵魂在黄泉路上游荡,忘川河水在桥下流淌,河流上立着一座奈何桥。

    聚众的灵魂中,有一个叫余玄策的灵魂在跟着大部队走过奈何桥。余玄策英年早逝,他在地狱认识的魂友没一个打探出来余玄策怎么死的。只晓得他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公子,放浪形骸惯了。也许是劳累过度而死,有魂猜测。

    余玄策过了奈何桥,望乡台就在前面了,孟婆也在前面。前面的灵魂或哭泣、或愤怒,三生石就在忘川河边,他们回头望,喝了汤,向前走。

    到了余玄策,他接过孟婆递来的汤,刚想喝下去好投胎转生,孟婆提醒他回头望望。

    余玄策回头望,望见了一名女子的灵魂,他还在的时候,好像是见过那名女子的。

    但也无所谓了,他一饮而尽,如壮士断腕。

    可是他没忍住,一口喷出去,“这什么汤,也太难喝了。”

    孟婆优雅地擦拭余玄策喷在她脸上的汁水,周围出现骚乱,大骂余玄策投个胎喝个汤还挑挑拣拣。

    后面也突然出现骚乱,前进的灵魂队伍停滞不前。

    混乱容易滋生罪恶。

    “喝个劳什子孟婆汤,兄弟伙们,跟老子走,咱们投胎去整他个卷土重来。”有一个灵魂大喊。众魂响应,一下子揭竿而起。

    孟婆本一届女流,这种情况应付都应付不明白,所幸她直接致电灵魂管理局,执行部的牛鬼蛇神闻风而动。

    审判在赶路,反叛军向前冲击,余玄策被裹挟其中,眼见着一群灵魂浩浩荡荡地到了六道前。

    此时审判终临,没有产生丝毫的反抗,反叛军灰飞烟灭,回炉重修。

    余玄策眼见着无妄之灾要加在他的身上,在审判降临时,他跳进一道内,不在六道内。

    之后每一个灵魂乖乖地喝汤转生,牛鬼蛇神站在孟婆旁。

    “官爷,刚才有一条漏网之鱼,打紧吗?”孟婆问。

    “不打紧,王爷安排的,是命所为。”牛鬼蛇神。

    轮到一女子的灵魂,她问孟婆“刚才骚乱中跳进道内的那人,不属六道,那是什么道。”

    “轮回生生道”孟婆答。

    空下着雨,白日变阴。

    曦朝,西南,武云。

    有人站在城门前,有一股少年意气。

    “这是哪家的贵公子?穿的体面,生的好看?”路过行人问。

    “你不知道吗?武云陈家的大少爷,陈呈啊。”有人为他解答。

    “怪不得,原来是武云陈家,你这陈家原本武云大户,如今一看,许是要没落了。”行人叹息。

    空下起雨,淅淅沥沥。

    余玄策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直接转生到了一位即将二十的年轻人身上,也许是因为慌乱跳进的道口,叫什么,轮回生生道?

    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能得人身,也是一件好事,他这辈子就只求安稳了,正好没落的家庭也符合他的条件。

    余玄策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生,少了二十年的感受也无所谓,正好接着这位叫陈呈的年轻人活下去,他心满意足的想着。

    至于为什么他要在这里淋雨,是因为陈呈的姐姐陈妤要从苍云山回来省亲。

    起苍云山,陈呈自打记事起,就什么也不知道。

    但陈妤,陈呈就有的了,因为陈妤离开当晚被陈呈发现了,几岁孩直接哭晕过去,连带着陈妤为什么离开也不知道了。

    余玄策为了更符合陈呈喜欢姐姐的性格,还是极为合适的雨,更加彰显陈呈对陈妤血溶于水的情。

    他抬头望,阴云密布,雨势要越下越大,好像不能托大了。

    但还是要忍,毕竟记忆中的陈妤出落的像仙女一般,余玄策想瞧上一瞧,而且他上一世,他余玄策家中最大,完全不知道有姐姐是什么感受。

    但是雨已经开始越来越大了,有点扎人,车队和行人加快了进城的步伐,守城的士兵也有些烦躁这样的气,因为晴他们就要做些维护城中路面的工作。

    有人在叫陈呈快点进城,城门令下令要早点关门。

    但余玄策还想等,等陈妤。

    他的前方逐渐变的冷清,只剩下逐渐泥泞的路面。

    “陈公子!快进来!城门要关了!”后面有人在催喊他。

    只能放弃了吗?也许爹爹的情报有误?余玄策想。

    陈呈记忆中的陈妤愈加迷糊,余玄策再怎么回想,也觉得回想不起来了。

    只能回去了,余玄策回头走。

    城门发出吱呀的声响,他加快了步子,可是泥泞路限制住了步伐。

    终于要进城门,余玄策想要回头看,发现仍然空无一人,便灰心转头。

    仅滴滴落的雨和平静无怒的风,却在这一瞬,狂风大作,雨滴骤舞。

    有人从远处来,乘风御剑!

    “那是什么?!”城楼上的士兵大喊。

    目力极好的士兵喃喃自语“那是神仙。”

    武云,西南城,自正月十三,来了乘风御剑的神仙!

    陈妤!余玄策睁大双眼,他原本以为他投生到的世界就是稀松平常的世界,但陈妤一出,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跟这苍云山绝对有着莫大的关系!

    活法可能不一样了,余玄策觉得。

    毕竟乘风御剑什么的神仙事,上一世可完全没有体验过!

    他不想活得平凡了。

    “游戏人间,游戏人间!”余玄策嘀咕着,这是他上一世常挂在嘴边的话。

    这一世,他也要游戏人间,他也要成神仙,去做那乘风御剑的事情。

    “阿蛮~”陈妤佩剑行走,半悬浮着,不染一丝尘埃,叫住陈呈。

    阿蛮是陈呈的乳名,陈呈回头,带着一丝笑意和不知从哪发出的哭腔。

    “姐姐,阿蛮好想你!”陈呈。

    风尘弄脏了陈呈的衣服,他不顾一切的向陈妤跑,一把抱住了她。

    出尘不染的陈妤沾染上了陈呈身上的泥垢,但丝毫未怒,毕竟苍云山的修行使得她有了不大不的洁癖。

    “姐姐也想你,所以我回来了。”陈妤抚摸着陈呈的头发。

    陈呈仍然温顺地抱着她。

    “好了,好了,再这么抱着,成何体统?”陈妤轻声斥责。

    余玄策觉得抱仙子这么久也爽够了,便讪讪地放开了,“姐姐,我们回家,这雨下的好生烦人!”

    “既然阿蛮觉得烦人,那就不要下雨了。”陈妤。

    只见她抬手一挥,周遭的雨滴悬停在空中,余玄策感受这份空间好似被停滞的奇妙。

    “姐姐,这是什么招数,我好想学!”陈呈。

    “这是苍云山的控雨术,很简单的。”陈妤随意挥着手,悬停的雨滴旋转起来,尔后爆成一滩水花。

    空一片晴朗,城门令懊恼着下令再开城门。

    “简...单?”陈呈歪着头问。

    “阿蛮~”陈妤停下挥舞的双手,想起下山时师傅嘱托的务必要找到不世出的仙道才,因为才被算出就在武云,她想着弟弟也该进入她在的世界,于是问陈呈。

    你想成为,神仙吗?

    ..........................

    学校历史悠久,武运昌盛。

    十八岁的时候在学校的后山我遇到了一头雕,很大,站起来堪比成年男子。

    他受伤了,体型又大,只能偷偷运输到后山洞里,找了学校收垃圾的大爷拿了超级大的编织袋。

    他可真重,只能拖着。以为会有叫声,倒是安静得很。

    冬下着雪,满山的银白。他身上有着积雪,看是有些时日了。

    后山的洞很大,我拖到了最深处的,最隐蔽的地方。拖动的过程安静肃穆着。

    我不露痕迹的跑到食堂打包吃食,送给大雕。如此反复,竟也是养了一个月。

    今年我就要毕业了,毕业便是要进行武行大考,全国近百万都要勇争独木桥,等到百日誓师结束后。

    我便百无聊赖的坐在礼堂座位上,心中挂念着大雕,作祟的仪式感升起放生的念头。

    决定等他身体好了,在给他扔回去,扔到原来的那个地方。

    不多顾班主任在年级誓师大会结束后激情昂扬的对我们宣讲。

    我找了理由跑离了礼堂,没到饭点就直奔后山。去寻找他。

    看到他的时候,羽毛鲜亮着,眼神却是疲惫的。

    因为怕他不好好养伤,用编织袋绑住他的脚和最结实的柱子。

    我蹲下给他解绳子,嘱咐着他今后独自闯荡会遇到的问题。像一个慈祥的老父亲。

    “少年...”

    洞是真的大,出什么话,回音一波接着一波。

    抬头看到他目光如炬的眼神,两人就这么望着。

    “妈的,原来你会话啊,那我那些牢骚话你是不是听去了。”

    “你的反应好奇怪。”

    “草,遇到你已经够荒唐了,救下你也荒唐,你还要我怎样?哭咩?”

    “扶我站起来。”

    解下绑的死紧的编织袋,发现怎么扶起他是一个问题,拎起他的翅膀吗难道?

    大雕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翅膀撑着后面,嘶哑咧嘴的站起来了,“嘶”展开了自己的翅膀,如神的鸟下凡。

    “好闪耀,好炫酷。”

    他活动了筋骨。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少年,我知道你有想问的,为了报答你,我会悉数回答的。”

    “你为什么出现在我们的学校的后山?”

    与他面对面坐着。

    “少年,为了让你更好的理解,我准备从盘古开给你讲起,”

    秋肃杀的时候是静穆又带着热烈的,校门前两尊门神树落下叶片欢迎新的世代的到来,是了,这所百年老校孕育着代代才人,像那名震江湖的郭大侠就是这所老校的名誉校友。三教九流,无所不樱

    门口的一位少年手中紧握着一封信件。是郭叔叔亲笔写就的推荐信,临走时父亲嘱咐多遍,不可弄丢,少年心性自然是谨慎的。

    少年手中提着拉杆箱,踏入校园,忽听得外面人声鼎沸,回头一顾,一辆车停在校门外。跟了有十几辆一个型号的林肯轿车。交通拥堵,安保也赶不得,为首的轿车的后车窗被摇下,飞出几只蜜蜂,在车辆上空盘旋着,车门被打开,穿着乳白色襦裙的妙龄女孩,踩着木屐,踢踏着跑到了校园,蜜蜂也跟在女孩身后。女孩匆忙的动作像是要逃脱后面呜呜泱泱的黑衣人。

    少年继续拉着拉杆箱往前走着,突地被猛撞一下。一个趔趄,差点被撞倒,箱子也被撞倒霖上。

    “对不起。”原来是那女孩没注意身前的人,木屐又行动不便,事发突然地相撞。

    少年迷糊的发现眼前的人明眸皓齿的样子特别可爱,看她蹲下来观察他是否有没有受伤,越来越靠近的白洁脸庞让少年心跳加速,发现这就是初恋的感觉。

    深知自己的不妥,少年不情愿的自己起身,怂成包子一样的着没事,拉起身经百战如今又挂彩的轮子飞掉的拉杆箱,向报道的地方走去。

    女孩看着少年被自己做成的落魄样子,心有不忍。拿出手机,拨打熟络到可以不用标注联系饶电话号码。响了三声零后,单手叉腰,木屐踏着马路。

    “尹志平,你给我过来,不接我电话是不是本姐我给你脸了?”破口大骂如山野村妇。

    不等对方回复,女孩帅气的挂断电话,踢踢踏踏的追到少年身边。

    少年没走远,自是听到了女孩的粗野。至此,少年自认倒霉。没成想的是女孩追上来。还要与他抢自己的行李。

    少年脸皮薄,承受不住女孩的热情,就随她去了。

    “你叫什么呀?哥哥?”女孩拉着拉杆箱陪着少年去他的宿舍楼。

    “杨过”少年鼓起勇气偏头看向女孩,因为叔叔和父亲都教导与人交谈要看着饶双眼去对话。眉眼真好看,像初晨的远山。

    “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龙女。”

    “像仙女的名字。”

    “嘿嘿,是吧。我也觉得人家是仙女呢。”

    男生宿舍楼离报到处并不远,几句交谈间杨过和龙女到了男生宿舍楼下。杨过接过龙女手中的拉杆箱,眼神心疼的看着陪伴多年的行李箱。

    “杨过,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

    杨过没多问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龙女。

    龙女快速的在屏幕上用手指敲打着。“好了,拜拜。”

    杨过与龙女道别后,他转身走到宿舍楼里,行李倚靠在玻璃窗上,查阅着住宿信息。身后却无故起风,杨过下意识的转身,看到踩着木屐,配着襦裙的龙女在风中对着杨过微笑,缠绕青丝万千的发带飘起。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伊人仍在风中笑。”耳边是一句无来由的词。

    龙女身后来了一名西装男子,手上拿着长柄的黑伞,走到龙女的身后,撑开伞为她挡风。

    手机在震动一会儿便觉得索然无味。杨过拿出手机,上面的短信号码备注是-龙儿。搜索记忆后杨过确定了是龙女做的事情。粗粗瞄了一眼短信内容,便把手机送回口袋。继续寻找着住宿信息。

    “过儿~等会儿我让人给你送一个新的箱子,要收呢。”

    杨过带着箱子爬到了六楼,在第二十八号房停下来。敲了敲门,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了门。

    “你们好,我叫杨过,今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并没有人,并没有热情寒暄后成为至死之交的戏码。

    那之后的每一的晚上,等姥姥一家入睡后,我裹上大衣,偷溜到仓库那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