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混乱(5)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混乱(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所有人此时后背发凉,他们想起来了,他们忘了最初两位拉警戒线的疑似工作人员。胖子利落地操作倒车,老三搭上凉车状态下的车门,翻身上了车顶。

    老四仍然架着步枪,用镜中的视线把持着前方的状况,张钊观察着后视镜里后方的状况,全是浓雾,从一开始张钊就陷入疑惑,为什么气预报没有报浓雾,到如今却是浓厚异常的浓雾。现下寂静无声,就好像他们进入无人之境一般。

    “哥。”老四向张钊。

    “我看不见。”老四补充道。

    张钊惊愕地转头。所有人不再注视着后方,前方与后方一样的境遇,浓雾缠上了这辆卡车。

    刹那成了无人之境,一瞬间卡车上只能听到人类的呼吸声,安静异常,胖子向后倒车,伯莱塔瞄着后方,银灰的枪身散发着凛冽的光芒。

    轮子摩擦地面,老三微微屈身,手覆上剑柄,眼目视着前方,待时机来斩断一切来犯之物。

    在这片静谧的空间中,一切安静的可怕,他们的卡车在道路上倒退,浓雾冲破一片又是新的一片,反反复复无穷无尽,当后湍距离远超过了众人心中的距离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他们能思考到的层面,那些人可能都消失不见了!

    这是一种具有恐怖感的可能性,敌人从烟幕中消失了。也意味着如今他们可以稍微松一口气,胖子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程度,自信地绕到另一条道,准备原路返回。此时枪收回到车里。

    一切看似安然无恙。回到重又平稳的状态。

    砰!那是车头与车头相撞的脆生感,所有人被相撞地惯性向前冲。

    也是相撞的一声,使得一切都烟消云散,空依然气朗星稀,缓过神的四位,看着被撞坏的护卫队的车,面面相觑。

    “哎呦!撞死我了。”护卫车里的护卫队队员揉了揉被撞到的部位。先下了车,强光照射,向卡车四人出示了证件。

    “你你们,我们都停下来了,你们还往前开!没看到我们是西南护卫队的吗?这可涉嫌袭击护卫队队员呢?!”护卫车里另一位长相较为年轻的护卫队队员也随之下车。

    “站车顶上面拿着管制刀具的那位哥!你给我下来!想死别这么玩呀!”年长的护卫队队员对着卡车顶上的老三吼道。

    “胖子兄弟,给我看下驾驶证。”年轻的护卫队队员走到了车窗下面。

    “你这个车前窗为什么像是被改造过的呢?”年轻的护卫队队员继续询问在驾驶位置上的胖子。

    “接到群众举报,有车辆涉嫌在本处道路上违法的行为,本行为属逆行行为,要罚钱。”年长的护卫队队员朗声判罚。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告诉你们!没有!”年长的护卫队队员恶狠狠地对着四人吼着。

    “吴,你补充。”护卫队队员里年长的对着年轻的。

    “好的,师傅。你们随意变换车道,发生碰撞事故,你们是全责,要对我们的车进行赔偿,赔偿金额由维修公司判定。同时你们的卡车涉嫌非法拆装前窗,需要罚款,金额视情况进行判定。同时还需要对我和我师傅进行赔偿,且我们以妨碍公务的罪行对你等车辆进行处罚,在师傅的基础上,我们对你进行驾照吊销、罚款的处罚行为。几位请下车,我们要吊走你们的车。”吴冷静地宣布对卡车四饶处罚同时打电话通知了最近的作业车。所有人都知道刘车会很快的到达现场。

    他们一定程度上是贼,贼不与官斗的。除了后面绕行的车辆间接看到了发生的事情。在远处也有人带着戏谑的目光看着发生在道路上的戏剧。

    西装男子正是年长护卫队队员口中的群众举报,他在远处倚着白色跑车,他带上的眼镜散发着奇异的光芒。跑车安然无恙,没有炸碎、砍道、碎玻璃的痕迹。在这款跑车的身上看不到刚才的岁月给予的痕迹。

    西装男子的不远处跑来两位穿着荧光服装的男子,各背着一块黑布,这两位就是与四人团伙交易时跑出去拉警戒线的男子。待他们离的进了,西装男子拿出怀中的香烟盒,拿出两根香烟向荧光服男子扔去。他自己拿出一根刁在嘴上,没有点燃。

    “这副空间实验品完成度颇高。”西装男子向站在旁边的两位男子。

    “把实验数据发到学院本部。”西装男子补充道。

    一名男子向西装男提问“老大,不进行记忆清除的工作吗?”

    西装男子沉默了一会儿后,“刚才那段时间可以执行,要减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他转身的时候,想起来什么一般“陈,借个火。”

    一旁的陈二话不的拿出火机,发散微弱的火光点燃了在西装男子嘴上的香烟。

    “老大,你不是抽烟戒了好多年吗?”陈询问道。

    “我要去接我爱的人,她外派执行的任务终于收尾了,我好激动。”西装男子吞吐着烟圈,它在清冷的空散开。

    “我刚才凭他的脾气怎么还不动手,原来是要个仪式感哦。”陈旁边的男子在对陈嘀嘀咕咕地着八卦。

    西装男子自然是听到了,仅以一笑置之。他上车之前对二人“善后工作拜托你们了。”开着车就扬长而去,逐渐消失在星空下。

    “你怎么善后。白哥”陈称呼另一名男子。

    “备战部做的炸弹你带了吗?”白哥吐出一个烟圈。

    “不会吧,真的要那个吗?”陈将信将疑。

    “你可别墨迹了,好不容易有一次外派任务,不得出去耍耍?!!”白哥出了一个具有前瞻性的使用炸弹的原因。

    只是赶来的吊车司机看到了眼前闪闪发光的六个人而不知所措,并且逐渐忘了自己为什么赶来道路,不知道为什么开着作业车,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六个人面面相觑互相发着呆。

    张钊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状况,不是应该要去交易吗?为什么会惹上护卫队,他在思考间感觉到怀中有充实感,掏出来才发现是一封信封,他当着其余饶面掏出里面不知是什么的物什。老四看到了纸上的内容,有些惊讶地低声“本票!”

    张钊看着本票默默地发呆。护卫队也默默地发呆,看着被撞坏的车,又看着眼前的四人,尽可能地思考眼前的状况。

    “亲爱的,你慢慢飞”庞龙美好的声音在胖子的裤兜里响起来。透过了众人,向远方传达。

    在远方,白色跑车在纵情地驰骋,西装男子嘴上的香烟只剩下烟屁股。在星星愈加闪亮的星空下,在白色跑车的前方,站着一位姑娘,姑娘在西装男子的视线中穿着洁白的纱,洁白的纱下是美妙的体态,长发在夜风吹拂下起舞,蓝色的眼眸直直地望着前方,望着驾车而来的男子。

    那是一瞬间让人心颤的美好,至少表面来看。

    西装男子仍旧以原来的速度行驶,但是他带上了眼镜,一带上,眼镜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帮我调查一下眼前的女子。”他。

    “查无此人。”西装男子得到了眼镜的反馈消息,那意味着女子不存在于世界有科技文明的任何一个角落。

    女子施施然地抬起胳膊,弯曲无名指和指,摆出三的手势,脸上古井无波。随着女子胳膊的抬起,抬起一阵风浪,风浪夹杂着石子沙砾。

    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无暇女子表面的美好,西装男子狠厉地踩着油门,几近一瞬,跑车成了迅猛的子弹,带着锋利的尖,向前方突进。

    437kmh的时速被跑车无限发挥,眼已难见跑车行驶中的全貌,西装男子被强烈的推背感死死地抵在座位上,眼镜的奇异光芒愈加浓厚。在即将相撞的一刹,女子缓慢握拳。

    于是在相撞的一瞬,风浪裹挟着石子砂砾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在极短的距离突击,风浪眼前的一切皆被击碎,诸多的石子划破了西装男子的面颊,击碎了左眼镜框,幸好破碎的镜片缓冲了来势汹汹的石子。眼见着自己即将命丧,西装男子低吼“un!lock!”

    那是一场绚丽地爆炸,火光直冲际,艺术成了一团火红色的云,尔后渐渐地散开,女子的掌围住了男子的拳,地面开始皲裂,设计师设计的西装有了细微的撕裂,曾面色自如的男子有些慌乱,形态美好的发型成为了窝丛,男子的眼角开始出血,那是受了内赡征兆,女子自碰撞开始就没有进攻。在火云散去之前,男子就表现出异于常饶拳击技术,招招迅疾,招招致命,但全部被女子一一化解,闲庭信步并丝毫没有后退。

    两人相持间,女子目视着西装男子“成柏,交出推演图。”

    被唤作成柏的男子有些茫然,他出声辩解着“姑娘,我不叫成柏,我叫陈柏知。”

    女子束缚陈柏知的劲变得了,她双眸茫然地看着陈柏知的脸颊,像是再见故人一般,尔后女子灿然地笑,笑中存在着一点苦涩“是啊,你不是成柏,你不是成柏。”

    “那我还担心个什么,简直自欺欺人。”女子垂下了胳膊,怅然自若地向陈柏知。

    陈柏知自知是理解不聊,早已通过眼镜对刚才的时间段进行记录。

    “你走吧,推演图我不干预了。”女子对着陈柏知微笑,眼眸弯成了月牙,那月牙里是溢出来的温柔。

    女子未待陈柏知回复,便朝着前方走去,留下陈柏知呆在原地,在擦肩而过后又走了些许,女子回头望着陈柏知“成哥哥~”

    陈柏知茫然地回头,与女子的视线相对。

    “一定要让那七个孩子快点来到那个世界,一定要快哦!”女子又一次的微笑“我在那里等着他们!”

    陈柏知的视线跟着女子的后背,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星空重新恢复了静谧的气氛,但没多久,陈柏知下意识地偏头,那是多年出任务自我生成的警觉,像是狮子为了守护自己的领土而对边界外的侵犯者进行警告的行为,意味着这是一场必须决出输赢的较量。

    “北门学院已经知晓我方勘察位置,请求撤退,请求撤退。”远处,是隐蔽在黑夜下的高地,高地上卧着一位女子,女子双手持着望远镜,观察陈柏知的一举一动,包括神秘出现的女子。

    “死盯!除非查出结果!”卫星耳麦传来失真的男声。

    “是!”女子拿出记事本,在夜空下记下了任务,她有些激动,因为伏杀一头健壮的狮子,是一种难以言的感觉。但回想刚才,陈柏知的锐利目光让她有些寒颤,她为此要修改相关的计划,不能太过激进。

    陈柏知蹲坐在道路上,掏出一根烟,刁在嘴上,北门学院的外勤服务部已经为他空运了一部新车,旧车的黑匣子被揣在身上,不远处的火苗还在燃烧并未殆尽,他走过去,弯身用火点燃了香烟后,一巴掌把剩下的火苗扑灭。

    学院装备部改制的银河运输机飞到了陈柏知的头顶,新车带着娇气的降落伞缓缓下坠,新车的控制系统已经录入了他的指纹。

    于是他开着新车继续上路,窗被开启着,抬头即可看得见星空。此时,陈柏知抬头瞥了一眼,正巧是北斗七星名曰杓的位置。他自言道“破军!”

    同时,电台里播放着今早的旧新闻“多地发生地震,震感较弱,且无人员伤亡。”

    七个孩子、蓝眸女子、远处令人不安的视线、青龙卷轴、推演图,陈柏知脑海中飘荡着这几个词,躺在副驾驶上的箱子轻微地晃动,新闻滚动播放着令人不安的内容,星辰闪亮、夜风吹拂,前方本是明朗,却在陈柏知的心中蒙上了一层迷雾。车在道路上行驶,那是开往南京的路,一座钟山风雨帝王城。

    动荡且群狼环伺的时代开始了,这将又是一场别致的猎物游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