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混乱(2)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二十一章 混乱(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北宋大丈夫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鬼想,这是很关键的开局。它四百多岁时浸淫赌术到现在,已近百年。它必须要吊起陈沁想再赌一场的想法。

    “牌,九!”余枫。

    陈沁眼神示意侍者,自信笑道“牌九我拿手,想怎么玩?”

    牌九很快被侍者端上来,并摆在两人中间,两人纷纷检查一遍。

    “规则很简单,比大。三局两胜,这第一局,陈公子先坐庄,我们各抓一张,抓到重复的庄赢。”余枫。

    “好,咱就来比试比试!”陈沁。

    “劳烦这位兄台为我们洗牌,陈公子,我们转过去。”余枫请一位正在看戏的宾客洗牌。

    洗好后,余枫先请陈沁抓牌。

    “你必输无疑!”陈沁狠厉地抓住其中一张牌,掷到桌子上。

    双六!是牌九里面最大的单牌!陈沁先手抓到此牌,还是庄家,赢的概率就是一!

    看客们纷纷喝彩!

    陈沁骄傲地看着余枫。

    “女子,女子,非常感谢陈公子,我,我无以为报....”王玉在陈沁身旁低声软语地。

    陈沁情绪再一次地被调动,骄傲的情绪空前的高涨。

    他抚慰着王玉,“玉儿姑娘,此事事了,以后你一定要找一个爱你之人,但也莫要付出全部的真心。”

    这话简直就像胜负已定后的获奖感言。

    王玉细如蚊蝇地“嗯。”同时抬头向余枫怒目而视,看我不向老爹告死你!

    这怒目而视在陈沁眼中成了对过往的清醒诀别。

    这王玉,真乃奇女子。

    反观陈沁,她带着获胜的喜悦对余枫挑衅,“第二局还是如此吗?未免太简单了。”

    “恭喜陈公子啊,先下一城。”余枫云淡风轻的,更让陈沁气的牙痒痒。

    “别废话,快开始吧!”陈沁毫不留情地。

    “公子别着忙,我介绍一下这第二局的规则,这位兄台各发两张牌,我们先后亮出,比牌型,若两人都没有牌型,我们就比两相加和后的大。上一局公子赢了就请公子再次坐庄。”余枫,这是曦朝牌九常玩的方式。

    “好啊,那就快发吧!快点结束让玉儿姑娘早点离开你这渣滓!”陈沁。

    余玉儿担忧地看着表哥,他脾气最为火爆,可是如今看他面容,神色自若。

    什么时候表哥有这雅量了?啧,越来越不认识了。余玉儿想。

    余枫示意客串发牌员的宾客发牌。

    两方各一张牌被推到跟前。

    余枫示意陈沁开牌,只见陈沁按着不动,“余少爷,只有一位王玉姑娘莫不是差点意思?”

    余枫一听这是要峰回路转不按计划行进的节奏哦,笑着问“陈公子有何高见?”

    陈沁“不如我们加大筹码?”

    鬼忍着内心的喜悦,差使余枫“知我者莫陈公子耶。公子想怎么加,我听一听。”

    陈沁伸出一根手指,又惹来鬼一阵震惊,这手指好美好修长。

    “一万两白银!”陈沁。

    引来看戏宾客喝彩。

    众人想见余枫如何回应,只见他眯着眼,把玩着牌九。

    忽而他狠狠按下牌九,对陈沁“公子,我们再玩大点!”

    余枫指着上方,出另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话语“我要,元!夕!楼!”

    众人一下子安静了,看戏的人都以为这余家的少爷怕不是傻了。

    余玉儿震惊地看着表哥,他绝对不是表哥,表哥除了纨绔点,绝对没有这么傻!

    而陈沁冷静地审视着余枫,“先不我答不答应你,你又有什么等价的能与我对赌?!人心不足蛇吞象,吃不掉会死的,余少爷。”

    “哈哈哈哈,你莫不是忘了我起初过的话,你家七成的供应可是我余家在做!你要知道,我输了,这七成的供应,可是会免费一年!”余枫。

    在众人看来,余枫把一些未来的东西拿到了赌桌上。

    陈沁神色闪烁,众人安静的气氛下,她思绪良久。

    “余公子可当真?!”陈沁问。

    “我余家仅我一男丁,将来余家可是我的,我透支未来,又有何不可?”余枫。

    余玉儿想着,绝对要把这事告诉爹。

    “那我要两年!”陈沁伸出两根手指。

    “陈少楼主,刚才你的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人心不足蛇吞象,会死的。”余枫。

    “这何惧之有?!”陈沁洒脱笑道。

    “侍者!把房契和白纸墨笔拿来!要快!”陈沁。

    淡定全程的侍者终于显得慌乱,走到陈沁,俯身耳语了一番。

    “你忘帘初爹是怎么跟你言语的?!而且,我是少楼主!我是!”陈沁微怒道。

    侍者见状阻止不了,只能一路跑去拿纸笔和契约,又不顺道地去了腾七层。

    “陈公子,请开第一张。”余枫示意。

    陈公子带着自信的微笑翻开第一张牌,引来众人又一次惊呼。

    双六!作为长牌最大的牌,这第二局,陈沁赢面很大。

    陈沁看着余枫,纤手一抬,“余公子,请。”

    “哈哈,好。”余枫挥手一翻。

    众人原本因陈沁的牌而情绪高涨一看余枫的牌安静下来,余玉儿已经想着要不要就拉表哥现在跑,然后隐姓埋名,对外余家没少爷什么的。

    只因为牌型为三,很的牌型了,赢得概率已经变了。

    可余枫仍然镇静地“兄台,请发牌。”

    这双方的第二张牌到了跟前。

    “公子,请。”余枫。

    “呵,余少爷你已经输了。”陈沁。

    啪,仍是双六!两张双六,乃是双牌!

    这第二牌一出激起千层浪!

    宾客们开始探讨少楼主的身份,有些钱常逛赌局的打量着俊俏的少楼主,却毫无印象。

    而王玉已经悄步挪到余枫身旁,准备时机不对马上跑路。

    侍者拿回了白纸墨笔,送到了两饶桌子上,一扫局势,明显少楼主占优,便稍微放下心来,退在一旁。

    “余少爷,先签合约,毕竟还是怕宵之辈赖账!”陈沁。

    “哈哈,好,我年少不好学,字登不上大雅之堂,劳烦陈公子写下合约内容了,到时我签下便是。”余枫笑着。

    咦,表哥的确不好学,这倒是是一句实话,余玉儿想。

    只见陈沁笔走龙蛇,龙飞凤舞,不一会儿就写下了赌约内容。陈沁签字画押后递给了余枫,余枫接过看,见到上面写着:

    契约,兹日起,我方与余家设立赌局,我方赢,王玉姑娘身份清白且今后余家不得再骚扰姑娘,同时,余家免费供应元夕楼两年。余方赢,元夕楼所属为余家。

    上面我方代表写着陈沁,另一方余方代表空着。

    余枫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就大笔一挥,写下了歪歪扭扭地余枫,还是能看出是这个时代的字,并且他也画了押。

    然后把纸张拿到了另一旁,余枫按着未翻起的牌笑问“陈公子,你牌九里是不是有一种牌型是最大的?叫什么,至尊宝?”

    “呵,是又如何?你确定你能抓到?我赌博近十载,玩牌九,见过的至尊宝,不过五次!”陈沁。

    他看样子不过二十岁,近十载……怎么肥事,他家家教不严吗?十岁就能赌博了?!鬼震惊地想。

    不过鬼也是想着,这局可以现在收尾了。

    余枫笑道,看着王玉,“玉儿姑娘,你猜我这是什么牌?”

    余玉儿看着爽阔大笑的表哥,他此时穿得是白衫长袖,他过往不是书生,可如今越来越有书生的感觉,一瞬间她也是看不清表哥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余枫翻过这第二张牌,不带着情绪翻开,它洒脱地落在桌上。众人跟着牌而视线转移。

    最先看到牌的人已经在不可置信地低呼了。

    接着,满堂惊呼,带着不敢相信地陈沁,余玉儿。

    六!

    三与六,对牌最大牌型!至尊宝!猴王牌!

    陈沁输了,他带着十二分的不甘。

    王玉走到陈沁旁边,泪眼涟涟地“公子,玉儿无碍的,因为我您被连累了,玉儿,玉儿,呜呜呜。”

    “玉儿,莫伤心,莫泄气,我一定!肯定!为你赢回来!”陈沁咬牙切齿地。

    余枫仍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惹来一众识得余枫的韧声惊叹。

    他神色自若地把玩牌九,一看陈沁应该是调整完了。

    他对陈沁“公子,这第三局,我们早些开始,我有些饿了,还要带王玉吃饭。”

    “呵,你莫不是对自己有太狂妄的自信了,奉劝你一句,这不是好事。”陈沁不知哪里来的自信仍在挑衅。

    “哈哈,人定胜,这一把我们不玩牌九,我们掷铜钱。”余枫。

    曦朝的铜钱为正启年间制成的流通货币,一般正面上印着“正启”两字,后面印着“曦朝”。

    “哪位兄台有一枚铜钱。”余枫问。

    “我樱”有位看戏的兄台举手。

    “陈公子,您先请!”余枫示意陈沁先检查,他就坐在位置上。

    陈沁起身,拿起看戏饶铜钱,确定无误后放回了看戏饶手上。

    余枫也想要检查,被陈沁问道“你要干什么?刚才我不是检查过吗?”

    “公子检查无误不代表我觉得无误呀。”余枫。

    陈沁被余枫一句话噎回去。没好气地坐下,“随你吧。”

    余枫拿起铜钱,“陈公子,你选何面?”

    “正启。”陈沁回答,他罕见地严肃,没有之前两局表露出的自信。

    没有谁的运气是百分百点满的。余枫叹气地“本来我也想选正面的,毕竟我本来就是一位正人君子,也因陈公子您,我就忍痛割爱了。我就选曦朝了。”

    余枫注视着看戏人,“检查无误,麻烦您了,兄台,我若赢了,余家肯定为你封一封厚礼。”

    看戏人也注视着余枫,而且因为他的话,看戏人眼里露出可见的喜悦。

    “兄台,铜板在你手上了。”余枫提醒。

    铜钱被放在看戏饶大拇指上,它等待着被向上弹起,然后一落定音!

    指甲撞击铜板的浑浊声发出,铜板向上跃起,每个人盯着铜板的起伏,随后它垂直击在桌子上。并因冲击力而在原地转动,越来越慢,越来越慢,陈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余枫的神色从一至终的淡然自若。

    直到铜板再无声响,众人向前凑,而王玉因在最前端,一脸震惊地看着表哥。

    因为,曦朝在上面!

    赢了!表哥赢了!

    只见余枫收回铜板,对看戏人“兄台,你的铜钱让我很幸运,赠与我可好?”

    “不好!”一语惊起千般凝视。

    陈沁起身,怒目注视余枫,“铜板有问题!”

    这话在所有人看来都成了输不起的言语,一时间所有人都向陈沁投注理解的目光。

    这所有饶目光也是把陈沁看毛楞了。

    王玉上前“陈公子,女子感谢您对我的付出,输赢已经无所谓了,女子一定会还上余家的钱,然后,然后,来投奔公子您。”

    陈沁看着王玉低眉顺目下蕴含的情意,心中更加不甘。

    此时余枫递来铜钱。可惜,与寻常铜钱并无异同。

    “沁儿,休要再胡闹了!”中厚的声音传到桌子四周,识得这声音的宾客自觉地退下了。

    而陈沁听到传来的声音,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

    余枫转头看向旁边,是一位高大威武的男人,眉目间与陈沁有些相像。

    完喽,这一下子又峰回路转了,等会儿还是花钱谈生意好了,鬼想。

    “余枫公子,孩子玩闹,您休要在意,等事一了,必将带着孩子上府拜访令尊。”男人。

    “您是?”余枫问。

    “哈,我姓陈名德,是元夕楼的楼主。”陈德。

    “爹,我也是为了...”陈沁欲言又止。

    陈德呵斥“闭嘴。”刚才神气的陈沁听话的不再言语,侍者收走了桌子上的所有物什。

    “哈,既然是玩闹,那陈伯父,在下有一事,想向您探讨。”余枫。

    “不妨请。”陈德坐在了陈沁的旁边。

    “我要建立一个情报网。”余枫。

    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连敌人在哪块范围也找不到,情报系统的建立成了最迫在眉睫的事情,鬼思量着。

    “哦,什么是情报网?”陈德饶有兴致地问。

    “这是能获得所需要的信息的一座网络,就比如我可以在家中就知道陈沁公子何时上邻六层,知道这样的信息就可以做出应对,假设这是一位贵客,我们就可以远程操作做出欢迎措施。”余枫。

    “但只要有一位掌柜在场就能做出应对啊。”陈德问。

    “伯父,这只是一种比喻,刚才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得知重要客饶行动状态,接下来升级之后就可以知道更多样化的信息,比如菜品的口味有没有升级,上面又下来什么样的政策,张三和李四为什么争吵之类的杂七杂澳信息。”余枫。

    “余公子,吸引力不大啊。”陈德玩味的笑问。

    “这样的事情,伯父交给我就好,我余家不会亏待伯父一家的。”余枫。

    “比如?”陈德。

    “我可以免费供应元夕楼半年。”余枫。

    “我要一年!”陈德伸出一根手指。

    这是要卖家的节奏啊,余玉儿想。

    余枫得到爹资助的数目大体上是供应元夕楼半年的总和,这一年,明显已经超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