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裂(7)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裂(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最强兵王大文豪逆流伐清神话版三国     “还有其他的变化吗?”

    “有的,这里。”

    ....................

    “原本那人是叫余枫,附在其身上的便是无名无姓的鬼而已。”

    易京走在街道上,脖子仍然是凉飕飕的。

    他忿恨地踢打路边的物体。差点被人杀了,车夫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锦衣玉食惯了,平生第一次走回家。全赖那个女人!

    他准备走过拐角。

    “公子请留步。”后面传出来的声音。

    易京回头看,发现却没人,便嘀咕着“哪里来的鬼?”

    易京转过身,几乎要碰到了突然出现的人,他吓得几乎想要向后倒。

    “公子莫惊诧,我家公子想要帮你。”是一位只能看清眼睛的女子,但长得极为标致。

    “帮我?帮我什么?”易京疑惑地问。

    “帮你报复,帮你复仇,周青绿、黄有庭、余枫!都可以。”女子欺进易京,。

    易京听到后两个人名,反而冷静下来,问“凭什么?”

    “我家老爷,是九王,镇南王!”女子自报家门。

    镇南王...易京心思活络起来,但想起余枫的狠厉,便心下来,“为什么要帮我?”

    “我家公子自就嫉恶如仇,余枫当堂对你做的事情,使公子极为生气,让我来寻你,要帮你。”女子。

    易京本来就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份他饶认同感让他觉得弥足珍贵。

    “那你们怎么帮我?”易京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公子,你且附耳。”女子带着点声音地魅惑。

    易京看她揭下了面纱,露出了绝美的脸庞,便春心大动,又极为克制地靠近。

    女子的吐息使得易京心中泛痒,忍住心中瘙痒他才听全了计划,粗一思索,简直是衣无缝。

    易京心中暗喜,不亡他,黄有庭、余枫、周青绿给他的屈辱,他可以悉数奉还。

    “我在陪公子走一段路程,话,消消公子心中的火气。”女子,撩人至极。

    易京很开心,有美偕行,今夜可以睡个好觉。明才是执行计划的时候。

    但今夜,有人死了,死在了街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现,也许就是今夜,也许会是明。

    易京带来的插曲总算是趋近于结束。

    余枫众饶行为也没惹来周围太多的注目,富家子弟因父辈带来的社会地位,好像做什么都值得一定程度的原谅。

    余枫送周青绿到了门口,“青绿姑娘,我为你叫了辆马车,快乘车去看下你父亲有无大碍,我这里还有一点事情要去做。”

    余枫在起身找红木马车时,鬼就注意到了二楼穿着余家长衫的女子,况且还要和黄有庭商量吃掉元夕楼的事情,它已经有了一点想法。

    况且周青绿最直接的威胁已经不敢做什么了,放她去看看她的父亲,不会出什么问题,鬼想。

    但是周青绿仍然是恋恋不舍,“可是,公子....”

    “父亲要紧。”马车在前面等着,余枫拉着周青绿到马车前,塞给车夫很多钱,吩咐车夫帮周青绿料理后事。

    有钱自然好办事,车夫也认出了余枫的身份,不敢不从,他还有一家老。

    周青绿自然是被推上了马车,纵使她有多想陪在公子身边,但看父亲总是紧要的事情。

    “公子!公子!”余枫听到有人向这里叫,他回过头看,发现是西市的郎郑

    郎中气喘吁吁地走到余枫身旁,“我上余家问下人,下人你上了黄公子的车,我又去黄公子家询问,又他来了这迎春阁,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呀,余公子。”

    “稍安勿躁,先生何事?”余枫问。

    “那周姑娘的父亲,我救下了,现在正在我的屋子里静养。”郎中着着就挺起腰板。

    “公子交予我的事情,我幸不辱命!”郎中。

    鬼有些感动,余枫拱手道“谢谢先生,这是一点心意。”他掏出了所有的钱,粗一看有近千两之多。

    “这钱,我不收!公子之前留下的钱,就够了。”郎中。

    周青绿啜泣着,她原本以为这世道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没想到不亡她,父亲仍在。

    “周姑娘,这是好事,要止住眼泪。先生,你快上车,带周姑娘去看望她父亲。”余枫把郎中扶上马车,在上车间隙,余枫塞了一把银票到郎中腰间。

    郎中感慨于余枫的行为,便向他拱手,“我们走了,余公子。”

    余枫拱手告别,回了头时,周青绿刚想话,却也没出来。

    周青绿有些隐隐地不安,也有些贪心,她想拥有两个依靠。

    .............

    高台之上,仅露眼睛的女子再度揭开面纱,跪在赵庆旁边,轻声“世子殿下...”

    “噫,出门在外,叫我公子就好。”赵庆看着案前的纸条,那是管家送来的。

    “好的,公子交代我的事情办妥了。”女子

    “退下吧。”赵庆显然没有在意送给余枫的礼物究竟到哪一步。

    反而是眼前的纸条使他郑重的思考,皱紧地眉头旋即又舒展开来。

    转而他露出邪气笑意。在刚才的推演下,不管纸条的送来与否,事情仍未脱出他的掌控。

    陈沁有些好奇,但不敢乱动引起赵庆注意,稍微抻长了脖颈,也才看到几个模糊不清的人名。

    罗阁主仍在高楼上,她俯下头,看向高台,露出思索的表情。

    赵庆抬起头,邪气笑着。

    .............

    迎春阁。

    余枫坐回去了。

    其余人仍在欢快地聊,柳如烟换了一把新的琵琶。黄有庭不让她演奏,柳如烟便安然坐在黄有庭旁边。

    易京存在的痕迹已然消失在这座迎春阁里。

    大堂之上,仍在载歌载舞,舞女的身姿摇曳,沁人心神,在大堂中的人越来越多,像是在等今夜最大的一场戏,他们喝酒,他们欢舞,有人甚至和着乐声高歌。光照耀着所有人,空气中弥漫着奢靡的气息。

    气氛到了最高点,急需引爆。

    罗阁主步履款款走到所有饶正中心,有认识她的男子在欢呼雀跃,女子在垂手顿足。

    今夜的魅力不属于在场的任何一位女子。

    罗阁主清了清嗓子,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便渐渐安静下来。

    熟透聊女子都有一种别样的魅力和蛊惑能力,一颦一笑皆能产生爆炸性的效果。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

    黄有庭对余枫“兄弟,据道消息,接下来出场的可是一位狠角。”

    余枫带着疑惑看过去。

    罗阁主“接下来,是我们迎春阁历史中最出彩的姑娘!毕暖,让我们一起欢迎她!”

    完罗阁主就款步退在一旁,尔后不知这中央的台子生了什么妙趣,竟从中间规整的裂开,离得近的人抻着头去望,起初什么也没发现,但隐隐地,骚动慢慢地扩散,竟然不可抑制!

    有美人自地下升起,她盘起青丝,一双美目让周遭的男子有些晕醉,美目下带着曼妙的轻纱,薄如蝉翼,又带着淡淡地青色,修长白皙的双腿亭亭玉立,骨肉匀停,凹凸有致不够形容长成这般的女子,惹得旁人不住的咂嘴,一时间竟然忽略了旁边的女伴和该有的呐喊。

    “毕暖!毕暖!”

    “当年我买过你的画!”

    “我儿子可喜欢你了!”

    有人带头,就极为容易地引炸全场,全场气氛炸裂。

    毕暖向众人行万福礼,温润如水的气质一下子淹没所有人,这女子,一颦一笑,皆是世间罕见的美。

    余枫也在静心欣赏,他们坐的位置也算是近了,唯一不爽的是前面有一伙炔住了他们的视线,但也能看到大部分,算是哀中之幸了。

    “公子,姐妹,暖儿无意打扰各位雅兴,但挨不住罗妈妈盛情邀请,感念着迎春阁曾给予我的美好。一曲十面埋伏,献丑了。”毕暖缓缓地,流传出的声音如清泉入口、流水击石、微风拂叶,指绕青丝!

    “十面埋伏?”鬼听到了熟悉的名字,那是人类世界伟大的琵琶曲,这里也能演奏?

    “毕暖在广陵道受伏写下的曲子。”黄有庭解释。

    “受伏?”余枫问。

    “据传,毕暖借道上京,途经广陵道,路遇杀手埋伏,随行高强侍卫一人斗杀手。就在逃窜间,毕暖写就的名曲。”黄有庭。

    “逃,杀?在这种时候弹奏这类型的歌曲,不合时宜吧?”余枫问。

    “谁不是呢?你看他们,多起劲,啧啧,这毕暖还没如烟好看呢。”黄有庭对着柳如烟。

    柳如烟神色如常。

    余枫看着毕暖,她坐在椅子上,低眉顺目的俏美模样。

    琵琶不知为什么出了问题,毕暖仍在椅子上调试,蹙着眉的模样也让周围的人陶陶然。

    尔后新琵琶终于传到了毕暖的手上。

    她修长的手指附在琴弦上,一抹,十面埋伏开始了!

    本来明灯高置的迎春阁,被不知名的人熄灭了高置的明灯。

    整座迎春阁陷入黑夜。

    大堂上的宾客四处呼号,余枫周围的少年奔走询问,余枫试图看清现在的局势。

    在他感受不到的地方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动手。”黑夜中不知哪里传出的话。

    也许是高台,也许是二楼栏杆,也许是大堂之上。

    在大堂之上,有凌厉的风声穿过。自远处飞来一群鸽子,自近处闯入七名客人,自地下冲起一位主人。

    主人要迎客,他们在大堂上械斗,叮里哐啷和着毕暖的曲子。

    罗阁主奔走呼号安顿所有的宾客。

    忽至曲中高氵朝处,高处的鸽群飞进。

    破碎的羽毛从空中降落,本来轻飘飘,降到高台的帐子上,竟生生割破了帐子,落到了赵庆的桌前。

    赵庆凭着感觉摸起羽毛,感觉到一阵刺痛。

    接着,是脖子上的微寒福

    赵庆想笑,但极为克制,“杨英死了?”

    那柄剑的主人“我埋在了东花岗第七十二座坟。”

    “但你也受伤了。”赵庆笃定的。

    “杀你足够了。”她。

    “不,你看。”赵庆“沁儿,点燃蜡烛。”

    的帐子亮起一点光亮,赫然闪着白光的七把兵刃架在长衫女子的脖子上。

    女子袭击赵庆,对这七把刀,竟然毫无察觉!

    “叶卿楣。你,怠惰了。”赵庆。

    “那,下面?”叶卿楣露着可见地震惊。

    “你是,我的七把刀应该全力去抓西北流民的王和那位极善易容的女子?错了,他们我不着急,我在意的是你。”赵庆温柔的。

    “你在镇南府刺杀我父亲,让他老人家修养了四个月,这笔账我自是要跟你算算的。”赵庆。

    在叶卿楣的感受下,兵刃收的更紧了,她保持着身姿,冷笑道“世子殿下,你不应该是最乐于看到你父亲处于这种情况的人吗?”

    赵庆“卿楣,你就是这点不好,话总的这么直白。”

    “也不多废话了,卿楣,把西北流寇的玉玺拿给我,那不是你能控制的物什。”赵庆。

    “你莫不是没看到我换了一身衣服,东西怪沉,玉玺我早物归原主了。”叶卿楣。

    “那实在可惜,杀了她,取下她的头颅宽慰我的父亲。”赵庆。

    “赵公子,为什么要杀人?”陈沁举着蜡烛。

    她有点害怕赵庆了,一下午就从父亲手里抢过了元夕楼,还要抢她,如今又要杀人。

    陈沁有些恐惧,也有些理解不了。难道人命就不珍贵吗?

    “哦,对啊,快停手。这里还有沁儿呢,沁儿,你快来。”赵庆对陈沁招手。

    叶卿楣感受到了收紧的兵刃骤然的停滞福

    只见赵庆蒙住了陈沁的双眼,“这会儿,可以动手了,要慢,我要欣赏她的头身慢慢分离的过程。”

    兵刃继续收紧,血从脖颈渗出,叶卿楣感受到了自己可能面临的死亡。平生不欠人,可欠余枫的人情还没还。

    “慢着。”不知哪里传出的话语,是稚嫩的女声。

    赵庆惊诧,问“何人?!”

    那女声迅疾地“你们要是不想死,就放下你们的刀!”

    蜡烛微光照耀着帐内,缓缓地,从上方飘落着一群羽毛。

    再向上看,有一名少女站在了,鸽群上面,此时她蒙着面纱。

    “二爷?!”七把刀有一位老者低声惊呼。

    “赵叔,什么二爷,这羽毛什么来头?”赵庆有些急躁,原本他为了叶卿楣的项上人头,都已经顾此失彼,放弃了西北流寇王,全力抓住叶卿楣。但顶上踩着白鸽的少女出现,让现在的节奏有些混乱。

    “殿下,我们暂时撤退!”老者收起刀刃,。

    “凭什么?!”赵庆厉声问。

    “镇南王令牌在此!诸君听令!撤!”老者见状从怀中掏出令牌,号令他人。

    赵庆带着不甘,领着陈沁撤离高台,狠狠地看了一眼踩着白鸽的少女。

    高台之上归于静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