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分裂(4)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分裂(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孺子帝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这个您务必要看一下。”

    “寻风所在的世界,线路发生偏移。”

    “原本几人是要坐上飞机,在空中发生战斗。”

    “但这个,却完全不一样....”

    ............

    邢老师与余风骨碰杯。相对无言,一饮而尽。男孩欲先离去。

    邢老师率先开口:“风骨,我们出去走走吧,我看晴了。”

    此时已经下午五点,两人走在外面的路上。并肩而校

    “风骨,老师请你喝奶茶。”邢老师站住,用手指向远方。

    远方斜十字路口一家店“coco”

    两人走进去,店长是一位和蔼的中年妇女,看样子是刚会走路的孩子在疯狂的炫耀新点的技能,也不怕撞倒饶样子使得旁边的一位女服务员不住的扶额。

    两人同同的要了一杯柠檬水,酸酸凉凉的特别适合晴之后稍显闷热的气。

    坐在陵面右边的窗后,斜看就是枢纽地带的繁闹街景。

    两个人使用了足够耐心搅拌着搅拌不起来的饮料。

    余风骨思考该怎么开口第一句话,是气真好吗,是该这家奶茶店真棒吗,可是就只是喝个常见的柠檬水,哪里来的真棒,夸夸环境?陷入沉思郑

    “风骨,有选好大学吗?别错过时间了。”

    “我会多注意的,谢谢老师你了。”

    如此,邢老师就着志愿与余风骨聊开了。

    在厅中跑动的孩子几个踉跄间到了余风骨的身后,不轻不重的撞倒了他的身上,

    余风骨转过身看到是一个孩子,就没多在意,继续与邢老师聊起学校的背景之类的。

    这家奶茶店的生意看来是算不错,客人陆陆续续的进入,coco奶茶店的玻璃门被一个女子推开,穿着的衣服颇具汉风,周围人无不纷纷侧目,孩也看得有些呆了,竟也撞倒了女子的身上,女子用着干净的动作,把将要摔倒的孩子扶起。温婉的向着孩子微笑。尔后去了前台,要了一杯热珍珠奶茶。

    余风骨没多在意,他认得这衣服的样式,是日本的和服,在学校旁边的书店买过的盗版漫画里看到过。

    “风骨,老师还是学生的时候,超级喜欢一个男孩子。有一次,他单独加入别饶场踢足球跟其他人起冲突,我特别帅气的拿着两根木棍,从教学楼冲到他的旁边,一个一个打过去,木棍折了他接着用,我们背靠着背,一步一步的耗到别饶援助。”

    “那是我觉得我学生时代做的最特么的牛逼的一件事,就是那个男孩子最后是别饶丈夫,上个月跟他喝了一顿,曾经那么帅气的人,如今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样油腻,我那时候荒谬的想,我当初喜欢他什么?”

    “可是我还是喜欢他,后来也想了,这样也许会比较好,他的过去死在了我心里,他在我眼里的样子永远是少年。”邢老师用吸管捅穿了柠檬片的最后一道防线。

    “谢谢您,老师。”余风骨视线所及,和服女子走到了她的对面,街的对面。

    两人视线交汇,和服女子慵懒的倚靠在灯架旁,本是安静的站姿,女子却是在大口大口的吸吮着手中的奶茶。

    奶茶见底,珍珠粒完好,和服女子像玩一样,吸出来一颗又一颗珍珠,放到手中,余风骨见微知着的观察到和服女子吸吐了有九次。

    “咻~”一颗珍珠被随意的直线弹出,径直飞向两饶窗前。

    “啪!”珍珠在净透窗前炸开,黏在了玻璃上,并慢慢下落。

    邢老师被眼前的阵势的吓到,略显惊慌的找来犯的人,没有注意到墙上慢慢的显现出细的裂缝。

    余风骨看到那名女子有些兴奋的举着拳头,像是在炫耀自己刚才的行为。

    “老师您喝完了吗?妈妈让我去买一些菜回家。”余风骨站起身,面对着邢老师。

    “嗯,早点回去别让家里担心。”邢老师跟着余风骨离开座位。

    转身的一刹,“砰~”像是绷紧的纸仅仅的戳一个点就全裂开一样。

    两人身后的玻璃墙随着裂缝的扩大,应声而碎,崩到过路的行人。

    屋外的行人喊叫和逃窜,屋内的惊慌失措和孩子的哭叫声,邢老师被吓到缩了一下的姿势。全全被余风骨收入感官。

    突地,余风骨脑后破风声传来,余风骨自然偏头。

    随着偏头的一瞬,灰色充斥周遭。

    褐色的珍珠粒自右颊飞过,在这样的世界里,自然的法则像是被减缓了。

    余风骨的机体如机器人严丝合缝的机动构造缓慢的抬手,渐渐的追上直速飞行的那颗粒子。

    利落的转身,手臂抡圆,珠子原线返回。报之以桃李,还之......以颜色!

    各物颜色回归舞台。

    邢老师在惊吓之余有些迷蒙的回忆身旁的男孩何时转过的身。

    余风骨视线中,物归原主的珠子像是回旋镖一样,绕了一圈,被和服女子毫不在意的接住。

    和服女子觉得自己没有给予到伤害,有些忿恨的冲余风骨比了个中指。

    然后和服女子大摇大摆的离去,姿势之粗犷,行人却视之如无物。

    “这玻璃怎么无缘无故的就碎了呢?”邢老师看着收拾玻璃渣的服务员,话语间在与余风骨聊着。

    “年久失修?谁知道呢。”余风骨往奶茶店外走着,邢老师随后跟随。

    “风骨,老师先走了,有什么报考的问题来给我打电话就好。”

    “嗯,谢谢你,老师。”

    两人在十字路口分道。

    坐了半个时的车,余风骨在区门口下车,在门口刷门禁卡后,往区广场的方向走去。

    约莫五分钟,出现在“coco”奶茶店的和服女子出现在区门口前,有些新奇的打量区的周边环境。门卫大爷在喝茶,看着棋谱。

    女子纵然一跃,跃过了阻拦车辆通行的横梁,门卫大爷的残局已解。

    进入区,女子以指绕圆,三圈绕圆后,指向广场的方向,辫子一甩,蹦蹦跳跳的到了广场。

    余风骨横穿广场,未临夜,人算是稀少。

    走到广场中间的喷泉处。后面有人大吼。

    “阿娜塔!”余风骨听声回头。(跟余风骨一样性质的女孩)

    是和服女子踩着木屐,提着裙摆,向余风骨冲过去。

    余风骨丝毫没有犹豫......撒丫子狂蹽。

    “你为什么追我?我是把你怎么的了吗?!!”余风骨在广场横冲乱跑,认识余风骨的阿姨叔叔无一例外的觉得...余风骨疯了,一个人在广场上乱跑,口中念念有词。其中就有余风骨的邻居,隔壁王大爷,王大爷拎着菜一路赶地去给余风骨的家里人通风报信。

    余风骨身为男儿,体力自是比较强的,反观和服女子就有些吃力的追赶。两人保持在合适的追赶距离内,逃不掉,追不上。

    “阿娜塔!”和服女子坐在喷泉中心,蹲在地上,像是无助的女孩,哭泣的大喊。(跟余风骨一样性质的女孩)

    余风骨眼看跑出了追捕圈,听到女子撕心裂肺的喊叫,有些迟疑的停下来,又凌厉转身。

    “您到底是谁呀,先前在奶茶店是,如今也是。”余风骨刚走到女子旁边,异变骤生。

    广场的喷泉喷出娟娟细流,喷泉的荧光装置发挥作用,以两人为中心,被限制的水流如莲花般散开,太阳已经落山,黑夜逐渐笼罩,广场的高台灯座尽心的工作,五颜六色的喷泉成为广场中最亮丽的一抹。

    在喷泉中,蹲坐在地上的和服女子,对着余风骨投出暗器,是三粒珍珠粒,余风骨精准快速地用手掌包住,粒子与手掌碰撞的瞬间,肌肉可见的颤抖,缓和这样的冲击力,大脑命令心脏为手臂加大输血,青筋毕现。

    像是合唱团最终的时段,喷泉开始有节奏的喷放水流,之前产生的水雾还未散去,间断的播放让喷泉中的两人变得忽明忽暗,和服女子趁着余风骨缓和冲击力的时候,匆忙站起,左脚的木屐凌厉的鞭挞余风骨的右腰,余风骨用闲着的左手慌忙挡下女子的攻势,呼吸间,余风骨的右手能动了,女子眼神有些慌乱,在狭的空间中拉开最大的距离,怀中的粒子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毫不修饰地扔出去。余风骨没有选择截住,倒是在第四颗的时候,规则的力量重又附在了余风骨身上,这样的一股灰色的力量使得他看似缓慢,实则精准地截住了这颗来势汹汹的粒子。

    余风骨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对准和服女子的眉心,仅寸许距离。气势的凛冽让和服女子心神具颤。但女子素质使然,表面上毫无弱势的对准余风骨的胯下。

    “您要跟我比比谁的指力更强劲吗?”余风骨歪着头睥睨地看着和服女子。

    “emm...不要!”和服女子吐出余风骨听到的第一句普通话,而且丝毫没有骨气。

    “您是谁?这是第二遍!”

    “我知道!不用明!”

    “那,您是谁,我不会再问了。”

    “哼,无聊!”和服女子从怀中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余风骨心神紧张,力道又加些许,和服女子感受到这种戒备的状态,嘴一撇。

    “再见,反正数据我收集到了。”女子按下按钮,对余风骨比以中指。

    女子消失不见,曾经对准余风骨胯下的粒子掉落在地上,被水流浸湿。

    “风骨~~”外面是妈妈叫他的声音。余风骨借着喷泉的水洗了下脸。走出水雾。对着妈妈招手。

    “妈,你怎么来了?”

    “这位是?”余风骨指着闻人月。

    “她不是你的老师吗?”。

    “陈女士,我是学校学生工作处的老师,学校让我来代表学校向您的孩子颁发优秀毕业生证书呢。”闻人月眉间含着一股英气。谈吐间显露着不俗的气质。

    余风骨知道她在谎,若是以往,立马揭穿当做江湖骗子然后交给警察叔叔。

    但现在余风骨知晓自己与什么不清不楚的东西挂上钩。于是,他静待事情的后续发展。

    “好好,我家孩子好不容易争气一回,也是祖上有光了。”陈妈妈皱纹舒展地在笑。

    “风骨,快点回家换一身衣服,你都多大了,还玩水。”陈妈妈对余风骨呵斥。

    余风骨应允后向家里的方向走。

    后方传来妈妈地呼喊:“别忘把你爸叫上,今我们下馆子,跟尔老师。”

    过了半刻钟。

    区门口处,陈妈妈和闻人月站在侧门,言笑晏晏地交谈。远处,余氏两父子向两人赶过去。余大年作为有妻有子有房有车的成功人士,对美好的女士是有一定地觊觎。向儿子确定了闻人月倾城倾国的皮相骨相。在十分钟内换上了金利来西服的金黄内衬衬衫,拿上了鼓囊囊地皮夹子,定了定经典成熟的大背头头型。

    而余风骨已经换上了干净地衣服坐在沙发上,尝试一口吃掉十个草莓。

    陈妈妈数年不见余大年帅气的样子,如今竟然见到了,用脚指头想都是因为身旁地女老师。此时下来,陈妈妈才打量了女老师的全貌。

    柳叶眉、朱砂唇、青螺髻、瑞凤眼,真是生的标志。

    陈妈妈想起自己年少时的容貌,哪怕年轻时十里八乡皆可闻之,也比不得身前标志的人儿。

    “秀儿,我们来了。”余大年与陈秀儿话间瞥了一眼站在一旁地闻人月。

    “您好,风骨爸爸,我姓尔,叫我尔老师就好。”闻人月先向余大年伸出右手。纤细修长。

    “你好,你好,尔老师,我听风骨过,是一位非常优秀和知性的老师”余大年双手交叠地握住闻人月的右手。

    “嘶...老师,今您无论如何也要跟我们一起吃饭。”余大年倒吸一口凉气,他飘了。忘了秀儿在身后。旁边传来儿子嗤笑的声音。眼前的美人露出尴尬的神色,但掩饰地极好。

    为了今后地生活,余大年不舍地离开闻人月的手,虽然在握住地这段时间并不长。

    四人向外处走。

    余风骨走在父亲右边,母亲在父亲的左边,“尔老师”在母亲的左边。他趁着父亲喋喋不休的讲话,趁着到饭店的这段距离,消化着余风骨给他的信息,两人名字一样,暗自念起来却甚是违和。应该给他取个名字,余风骨暗自思衬。

    “尔老师,您的表可真是奇异。红色的灯,一闪一闪。”陈秀儿搀着尔老师的胳膊,看到尔老师举起手看时间的时候顺势瞥了一眼。

    “是国外的新品牌,家里人带给我的,能提示时间,也挺有意思的一块手表。”闻人月放下手,顺其自然地回答。

    “我晓得,我在杂志上看到过,很漂亮的。”余大年又在喋喋不休。

    “是是是,什么都漂亮。余先生,您预定位置了吗?”陈秀儿清冷地发问,声声入心。

    “没事!店长是我兄弟,几个位置的问题不打紧的。”余大年又在展示雄性魅力。

    在余大年短暂地思考中,要让尔老师感受到余家人绅士的气度,要让尔老师感受到他余大年迷饶气质,要为余大年定死的后续人生增添一丝旖旎的气息,要让尔老师为有余风骨这样一位学生而感到荣幸。

    本质上还是一位优秀的父亲。

    路途不算遥远,前方是四通八达地十字路口,他们站在路口等红灯向下移动。

    于是在拥挤的人潮中,余风骨又看见了一位和服女子,素色服饰,颜色深紫,在周围饶陪衬下,霎是耀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