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收束(6)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零七章 收束(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孺子帝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余大交还玉佩,“老爷,薛主母带到了。”

    薛氏“权成,你先出去,我同长山些事。有人问起,就长山出去应酬了。”

    余大原名佘立,字权成。

    “是!”余大退出门外,留下母子二人在屋内。

    待余大离去,薛氏走到床榻前,慈祥地看着躺在床上仍然在昏睡的男孩。

    “前几个月余若十澳时候,在叶府。我见过这个孩子,是马夫的孩子,离得远远的。因为他眼睛特别亮,我看他特别欢喜,他在那,就安安静静地抓着他父亲的手。”薛氏对余生。

    “叶府,我已经派二去了。”余生。

    “那就好,只希望不会向最坏的结果发展。”薛氏。

    “娘亲,局势会越来越极端。”余生。

    “那我们要不要离开启城?就不要去管什么叶府,就当没看见这枚玉佩,好不好?”薛氏。

    “暂时不用,我答应了叶府做一件事情。至少要把这件事情完成。”余生。

    薛氏担忧地看着余生,余生早年被薛氏放入江湖,个中经历薛氏自然是不知道的。尤其是余生回家的第一,一整都在嘀嘀咕咕“仙人”二字。

    想来,这“仙人”是真的,叶府知道余生有这层关系,才会同意当时什么都没有的余家无需入赘便迎娶叶玄。不然叶府万万不能让体量能力明明不堪入目的余家托底。

    “好,我是修佛之人,何况你现在是余家家主,你做什么,我自然是支持的。”薛氏。

    “嗯,谢谢娘亲支持。这孩子就先麻烦娘亲带到寺中,我先查明情况,看看有没有追查的人,然后再把孩子送出城。”余生。

    “只好这样了。我叫醒他。”薛氏。

    “孩子,孩子,醒一醒。”薛氏轻轻地晃了晃男孩。

    男孩痛苦地皱眉,然后缓缓地醒来。也许是做了什么梦,男孩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目泛血气,同时泪流不止,带着咬牙切齿地狠厉。

    薛氏有些难受,她抚摸着男孩的头,“别怕,别怕,你在这里是安全的。苦了你了,很可怕吧。”

    薛氏看着余生,“你去拿一碗粥,我给他喂下。”

    “不用了,奶奶。”男孩这时。

    虽然男孩这样,余生还是出门为男孩取粥。

    薛氏“孩子,你叫什么?”

    男孩这时被薛氏扶起,靠在一旁,薛氏为男孩倒了一壶茶。

    “回奶奶,我叫叶山。”男孩还是有些虚弱,他。

    “叶山,嗯,我知道了。你介意一叶府,发生了什么吗?”薛氏递给叶山茶。

    叶山此时沉默了,表情越来越狰狞,也越来越痛苦。

    薛氏见状赶紧“没事。没事。不想也没事。”

    叶山看着薛氏,“谢谢奶奶,对不起。”

    余生在取粥的路上跑得飞快。最终他稳当地把粥拿到叶山手里。

    薛氏这时介绍“他叫叶山,他还不想。”

    余生对此表示理解,于是“叶山,我让家丁去查出了什么事情。现在还不是绝对的安全,你先随我娘亲,在玉门寺住下几日。等情况明晰之后,再做定夺。”

    叶山再一次的沉默,“谢谢余叔叔。我只知道对方的头领眉心有一朵梅花。”

    余生见到叶山肯一点信息后,表扬“嗯,这是很重要的信息。”

    接着余生“娘亲,我让余大送你回寺,我出去疏通一下。”

    薛氏点头“嗯,好,你要多心,做好离城的准备,不用担心我。玉门寺是先皇所立,没谁敢动。”

    余生点头后就出门叫余大送薛氏回寺。接着余生回到自己的住处,取了一些银票。

    这时房门前掉落下一个人体,造出极大的声响,余生被震惊到,他马上过去看。发现余二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你怎么了?!”余生问。

    余二喘着粗气,他“我无大碍,就是多年不走江湖,杀人手生了。”

    余二迟疑着“叶府满门,都死了。我企图救下正在被行凶的女孩,我被发现,与那两人械斗了一番,我原本是想留活口的。但是当我审讯时,两人纷纷暴毙而亡。其他地方的被惊动,我不得已逃亡,幸好女孩我藏起来了。”

    余生“他们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武功手法很像十年前江湖盛行的正派,梅花派。除此之外,我真的看不出来。叶府是摊上什么大事了?要被灭满门?”余二此时气息平稳下来。

    余生“辛苦你之后找时间,把那名女孩救下来,就安顿在你哥哥住处。不要让玄儿看到,今的事情,也不许对她。”

    余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叶玄开口这件事情,所以只能先瞒下来,日后再做打算。

    余二答应后就一瘸一拐的往他自己的住处走。

    而余生直接从后门出发,他第一站,是当今的首辅,黄华清。

    也算是当年岳父叶蛮给他留下的暗线。只是为他这名女婿留下暗线的中书令叶蛮,很大可能不在了。余生有些悲戚的想。

    此时色已近黄昏,介于光明与黑暗的界限。余生心下一念,他不能逃,叶玄很有可能会是他们下一个目标,余家如果保护不了她,余生第一个放不过自己。

    而且,他的孩子余风骨是他的希望,为了他,余生也要做些什么。

    书往下翻,下一页便突然没有了,惹得余风骨满是惆怅。

    他很想知道后来又是怎样的一个故事,毕竟他对那个世界的了解,只有不足满月的孩童的记忆加上这本名为余生传的书还有当初突然出现在父母怀里时候的温存感觉。

    余风骨便把书放到地上,准备再次触摸石中剑的剑鞘,备不住会有下一段的故事,果不其然,没等到碰到剑鞘时,余风骨便发现没有合上的书突然出现了字,这对余风骨来,无异于是老的奖赏。

    他便继续坐在地上,页往右翻。

    前文到,叶府满门被灭,手法疑似江湖名门正派梅花派。目前已知逃生的有叶府马夫之子叶山和未知姓名的女孩。叶府被灭,当年叶余两家铺下暗线和定下的约定全部浮出水面。余家正妻叶玄安全未知,余家是否安全也是未知。

    当代首辅的家在城中的摘星区中,摘星区里基本上是当代正一品的大吏所居住的区域。

    首辅黄华清,今日下午应启帝的邀请,入宫面圣,对外界的信息一概不知,回府已经是接近黄昏的时候。所以余生正好有机会见到。

    “生,烦请您通知一下您家老爷,我有事相秉。”余生对黄府看门人。

    “老爷日理万机,访客一概不见!您请回吧。”看门人正气凛然地。

    “生,麻烦您了。”余生拿出值一百两的银票。

    看门人不动声色的收下,语气缓和了一些“我这就为先生通报,您稍等一下。”

    “等等,这是玉佩,您交给您家老爷他自会知晓。”余生把一枚巧的玉佩递给看门人。

    看门人拿过玉佩,就走进府里。

    过了片刻,看门人跑着到余生面前,急促“贵客。快请进。”

    余生见怪不怪,便在看门饶带领下,进去府郑

    在黄府议事厅,黄华清在太师椅旁坐着,旁边燃着熏香,云雾缭绕。

    议事厅没有任何人,余生谢过看门人,待看门人关上屋子后。余生向黄华清行礼。

    “黄相,庶民叨扰,不得已而为之。”余生。

    黄华清许久没有话,余生也不好搭腔。甚至余生开始怀疑,叶余当年联手铺的局能不能在这时起作用。

    “余长山,当年我可是见过你的风采。”黄华清。

    “黄相过誉了,庶民当时想游尽下,如今只想好好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余生。

    黄华清仍然没有让余生坐下。

    “顾家的人是值得尊重的男人。”黄华清。

    两人又陷入尴尬的局面。

    余生不知道黄华清是敌是友,他不敢多。

    “今日本无大事,四海升平。宫中的通侯要我今日下午入宫面圣,仅仅是圣上要我陪他练习六艺,直到你来的前一刻钟,我才回来。”黄华清。

    余生惊惧地看着在烟雾中的黄华清,这是稳定心神的熏香。

    “所以,我就是个孤家寡人,罢了。”黄华清着大逆不道的话。

    “这玉佩,也许还有用处,你拿回去吧。”黄华清。

    余生接过黄华清拿着的玉佩。

    “谢首辅!”余生行跪拜礼。

    之后余生退出议事厅。

    这时候的,逐渐要接近黑暗了。

    “贵客慢走啊!”看门人。

    余生没有回应,走在摘星区里,思索着下一站选择哪里。本来规划中,首辅这边没什么问题的话,之后的计划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是这件事似乎跟启宫扯上了关系。

    “要不要今晚就走啊……”余生向来自信爆棚,但如今,似乎会有巨大的阻力。

    “长山公子。”有人叫余生。

    余生迟疑地回头,看见一位绝美的女子现在黄昏红日下。

    “长山公子,我家主公邀您过府一叙。”女子款款而来,带着万种风情。

    余生心生戒备,问“不知姑娘是何人?”

    “摘星楼,绿烟。”绿烟介绍自己。

    摘星楼!余生惊诧。因为摘星楼向来是存在于启城的乡野传里。普通人没见过也不可能知道。

    摘星楼是曦朝最神秘的杀手组织。

    余生完全不知道,一个杀手组织为什么会找上他。一时间余生思绪有些混乱。

    这件事到底有多少人,多少组织已经参与进来了。

    “那就劳烦姑娘带路了。”余生。

    绿烟行万福礼,“公子,这边走。”

    两人向着落日方向走。

    到了摘星楼的时候,已经完全黑了。

    “公子,就在里面,绿烟就不陪着公子了。”绿烟完便往后退。

    余生打量传中的摘星楼。发现摘星楼就是一家普通的宅院,没有铭牌,没有恢弘的气势。

    带着心中的怀疑,走进宅院里。正对着的议事厅里站着一干热。

    为首一人雄姿英发,挺拔站在正郑

    余生施礼“余家家主余生,各位叫我长山就好。”

    “摘星楼一等执事,周郜。”为首的周郜。

    “摘星楼找我何事?”余生。

    “启城出现了一个组织,专门阻截我们的生意,叫作粘钩处。”周郜。

    “家主要招兵买马,需要向长山兄这样的良才相助。”周郜看着余生。

    余生没有躲闪,“启城有的是商贾,为何选我一个不知名的余家?”

    “余家是不知名,但是长山兄,你可是下闻名。”周郜。

    余生迟疑了,看来这摘星楼很了解他,但是因为两个组织要争斗就要他来助力,怎么都感觉奇怪,但是跟什么杀手组织扯上关系,他是万万不愿的。

    “我如果不同意呢?”余生感觉到不可能这么简单,他自己闯江湖积攒下的名气怎么也不可能是邀请他的理由之一。

    “叶府。”周郜没完就被余生粗暴打断“是你们干的?!”

    周郜笑着“不不不,那等庞然巨物,除了家主,我们是怎么都惹不起的。”

    他接着“长山兄,今日我的手下向我报告,有一个男孩倒在余家门外。偏偏男孩身上穿着叶府的下人衣服。”

    “然后呢?”余生隐住心中惊诧,摘星楼极有可能是半路插进来的组织。

    “这是其一。其二,我们家主的能量你想象不到的,他完全可以让你当启城的商等第一,不不不,是曦朝大陆的下第一!”周郜。

    “更何况,其三我们完全能保住你们。长山兄,何乐而不为?”周郜。

    “条件呢?”余生。

    “今后余家营收所得,折成银票,三七分,摘星楼独占七成。”周郜。

    “想不明白,为什么?”余生迟疑的。

    “只问你同不同意。”周郜身后的容给他一只鸽子。

    “它如果飞出去了,会改变很多事情。比如,叶府,比如余家。”周郜看着余生。

    看来是不让问为什么,余生心想。

    但余生也不太惧怕这种威胁。

    他有能力鱼死网破,但是他还是希望家人能安稳生活。

    哪怕跟这个什么摘星楼扯上关系。

    但随之,余生在想,他们到底在觊觎什么?

    必须要心。

    “好。”余生。

    “公子痛快人。绿烟送您回府。”绿烟出现在余生身后。

    “那就麻烦姑娘了。”余生回礼。

    “不麻烦,今后公子就是同道中人了。咱们勠力同心,共同奋斗。”绿烟。

    周郜倒是没有插话。余生与他告别后,就同绿烟往家中的方向走。

    余生在路上没有跟绿烟搭话。在思考叶府的事情究竟能引起什么地震。

    直到远远看见余家两女站在门前翘首以盼。

    余生“绿烟姑娘,我们就在此别过。”

    绿烟“公子,明,我们还会见面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