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收束(4)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零五章 收束(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孺子帝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也是在快十六岁的年纪,接受改变我一生的决定,上军校。

    却因一百块钱的报名费想要放弃。

    毕竟一百块钱才能进入的江湖,肯定很无趣的。

    中考还没开始,百日誓师刚走过去,每在父母的要求下跑步减轻体重。

    初检异常简单,我脱颖而出,成为三十人里唯一的七个之一。

    中考开始了,简简单单地就过去了。

    初中的班级连没告别就突然分道扬镳。

    离别总是太过突然。

    那日大雨滂沱,我没想坐车,荒谬、矫情、中二又文青地要走回去。

    去车站取火车票的那一日,七个同校的人都在场。

    这全是我行走江湖的伙伴,要依仗呢。

    一位陪行的奶奶与他孙子聊,却突然对我,这伙子肯定能考上。

    省会的陌生打的我们几位猝不及防,只有一位教练陪同,剩下的全是孩子。几个人核算着,每日吃些包子,住着四十块钱的隔间,也许能坚持几日。

    两集中测验,不论其他学校,七人就只有我一位,算是合格,就连体重,也在及格线上。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想起车站的那名奶奶只对我过的话,一语成箴。

    七人中有一位学霸朋友,他被检查出眼睛的问题,但他事后核查,却发现没有任何问题。

    这江湖,看来就是让我去走一遭。

    我只能原地待命,等待结果。于是他们准备离去时,为我叫了一碗冷面,与我纷纷拥抱告别,一位用着牌子叫贝多芬手机的男生告诉我,你要笑,要多笑,你笑着很好看。

    冷面钱我还没给,这次离别倒是充分的让人忍不住流泪。

    我成了退房的最后一位。

    原本觉得是一同走江湖的伙伴,却都无法与他们再度前校

    后来的夜里,成绩出来,不上不下,不高不低。

    后来,我被录取了。成为那所学校的第三期学员。

    中考结束,命阅洪流把我推向另一个方向,猝不及防地催使你长大。

    三、二十岁

    这是一所隶属于军队院校的高中,接受省会高中第三名的教育。

    我依托着之前的习惯,到一处新的江湖,总会先熟悉,再行走。

    毕竟谋而后动是真理。

    还没有熟悉完全,我就被动被拉入在新江湖的第一场。

    我生头大,可以作为被开玩笑的对象,成了所谓理所当然的事情。

    首阵,我冷眼以对,但似乎他有战友,而我什么都没有,只能越来越怀疑,我头是不是因为大会给我带来麻烦?

    起初是没觉得,但这么一想,便止不住的自卑。

    自卑是一切伤害的万恶之源,人生来就一定要自信,这很重要,能影响一生。

    可是只要我觉得自卑,我就已经输掉这第一场。

    新江湖,我就算熟悉透了,我也走不来。

    于是,我准备冷眼以对,不争不吵。毕竟前进一步,就可能是要被退学。

    毕竟当年,我顺利被录取的那一。我爷爷家放鞭炮,我姑奶奶家摆酒席,我所有的亲人似乎仅仅一分钟就知道我被录取的这件事,甚至有人做起寒门出将星的春秋大梦。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明白我被架在火上烤了。

    可是你冷眼以对,不争不吵,就是退一步的信号呢。

    横眉冷对千夫指,我竟也做到了。

    后来有人也许是看不下去了,告诉我,你可以弯下腰,你可以软一点,你可以去接受,你的自尊一点用都没樱

    这时才感觉到这是坑,不是我要走的江湖。

    很少能享受到安静,紧张到出现的任何一位,都可能让我的内心再度崩盘。只有数学能让自己感觉到持久的安静,生命的和谐。

    习惯冷眼的人设,就真的很难笑出来。曾经持着贝多芬手机的男孩让我多笑,越来越难。

    幸好生来命硬,从来没有因为这种事放弃过自己。

    原本是走江湖,现在成了往坑外爬。放轻这些事情对自己的影响后,想要放松自己。

    感觉自己可以放松一点时,父亲在此时出车祸,腿骨被撞裂。

    母亲不敢告诉我,怕影响我的学业。我无话可,双亲不安康,行走江湖也不畅快。

    我便本着不放弃的态度,尽心尽力地照料。手法生硬,态度倒是不错,这是作为护工的大叔的评语,我抱拳感谢这位同道中人。

    但时间不等人,要催人奋进,我只能离开父亲身边继续上高中,虽然这次不再是他离开我身边。

    后来,我们到了一处地方,参加飞行训练,我驾驶飞机,在两千米的高空平稳驾驶。

    直到练习翻转动作,毫不犹豫地吐了。

    科学前庭太敏感的人不适合从事这份职业,我这才觉得,这果然是坑,不是我要的江湖。

    这次训练结束后,我就准备高考。

    高考很快开始,也很快结束。

    离别同样是猝不及防,但我又没有过多想法,恍然有爬出坑的解脱感觉。

    我坐在亲戚的车里,亲戚在开车,父亲的腿疾未完好,手机上是我的成绩。

    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都在看着我。

    志愿上写了南方的一所大学。

    那日,我十八岁。

    在南方上的大学,过了两年,正在经历第三年,唯一忘不掉的。

    是在另一所大学的教务处,与他们的处长,聊了一下午,我的人生。

    那日,我二十岁整。

    后来,母亲生大病,同样是被隐瞒,我却淡然很多,该接受的接受,该照鼓照顾。我曾经惧怕的,此时已经打不败我,我会冷眼以对呢。我不放弃的,永远不改变,比如爱,比如希望,比如亲人。

    兜兜转转,花开花落,人生就是一个圆。

    余风骨看着“我”合上本子,看着“我”长舒一口气。

    余风骨连带着也呼出一口气,他真实的感受着。

    这段突然出现的记忆,很平常,平常到“我”只需要几千字便能流水账式的记载完毕。

    但余风骨知道自己是真真实实的经历了“我”写下的几千字所代表的许多年。

    在那里,余风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失,仿佛一切是最平常的模样。

    这对余风骨来,很新鲜,他在这里,变得没有任何野望,他在简简单单地感受这没逃走的许多年。

    从最后一刻,脱出“我”的笔下时,余风骨突然有些不舍。

    他不舍这段对他来很珍贵,又很普通的经历。

    也不舍,自己应当是无法感受到这样的日子了。

    他站在“我”的身后,余风骨望着,他念着。

    余风骨在以往的世界中,或多或少的能理解是为了学习或者是见见世面。

    那时,余风骨心中或多或少是有些急躁感的,想要早点结束在这个世界的旅途,早日找到离开脱离荒芜之地的方法。

    但现在,余风骨心中一阵平和,从少时来,他的人生并不平凡。

    余风骨被平凡的经历提起审视自己的兴趣。

    他自打有记忆的时候,便是生活在太子跟前。

    他无父无母,但他跟太子跟得紧,跟郭沉跟得紧,跟黄大娘也跟得紧。

    而这三人,以阴谋论来论的话,便是余风骨最大的背景。当然出去,也是元磐王朝最大的背景。

    少时的余风骨长得带些灵光宝气,特别喜人,而他爱粘饶性格便招得来太子等饶喜爱。

    所以太子愿意在上课的时候带着他,黄大娘做出的糕点总会让他第一个品尝。

    余风骨虽然跟真正富贵的人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他过的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到不义山就戛然而止,所有的美好就只能留在记忆里。

    当时在不义山,余风骨仍然跟在太子身后,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他那时真的没什么可留念的,黄大娘尸骨无存,郭沉不知去向。

    余风骨特别恨,但是他知道,恨改变不了什么,改变不了他们要入黄土的命运。

    不过他总会安慰自己,想着眼前的便是太子,为太子陪葬,总归是一件有始有终的好事。

    但他不知道的是,除了太子的所有人在片刻之后便同太子一道,把他护在中央。

    并在合适的时机拉着余风骨倒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并提起最后的一点劲,倒在余风骨身上。

    他在那时,哭的极度悲伤,但并没有哭出声音,他能看到的地方越来越少,只有大片大片的黑色。

    余风骨清晰的记着自己头疼欲裂,但还是极为清醒的睁大双眼。

    他感觉到呼吸越来越不顺畅,他猜测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原本他是畏惧的,但此时他不再畏惧。

    反而口中念念有词地着话。

    余风骨记不清那时他重复了无数遍的话到底是什么,但知道他了很多遍后,他昏过去。

    他清晰的记着昏过去之前,脑中走马观花地看了短短的一生。

    陪太子读书、骑马、射箭、游艺。

    吃黄大娘实验出来的每一款糕点。

    远远看着郭沉练武。

    等等。

    余风骨知道那时即将死亡的征兆,但对余风骨来,这根本就无所谓了。

    于是,余风骨昏过去。

    知道雨水浸湿泥土传来的感觉,惊醒余风骨。

    余风骨睁开眼睛,发现不是光明的世界,他便知道自己还在不义山。

    但这还是让余风骨提起精神,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是有机会活下来的。

    也是在这时,余风骨开始转变之前生活舒适的那许多年时的生活态度,他无牵无挂,战争与他没什么干系,他在意的三个人都是元磐的非战时高层,战争很难接触到他们。

    余风骨猛地想起来之前濒临死亡的时候的切身感觉,这让他不想再经历了。

    他虽是浮萍,但是他信命,余风骨潜意识相信这是老让他活下去。

    这使得余风骨爆发出极大的潜能,他想不起来那时他是如何突破根本无法解决的阻碍,从泥土中钻出来。

    但他还是记得从泥土中钻出来的那一刻,空下着大雨,雨势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态势。

    余风骨顿时感觉到通体舒畅,他从来没有那么爽快过,他知道自己活下来了。

    而此时,郭沉和王七风出现在不义山,他们在暗处看到了独自一人挣扎着爬出的余风骨。

    他们相对无言又沉默着。

    不一会儿,王七风出现在余风骨面前,在他面前的孩子,身上脏污污,雨水在不停地冲刷着余风骨身上的泥土,而余风骨神情平静地看着王七风。

    “我需要你还我馒头。”

    “我现在没有馒头啊可是。”

    “不过那些埋下你们的人被大雨封路,现在还在山脚下的客栈。”

    “我可以杀了他们。”

    可当时,余风骨根本没有力气站着,甚至都没有力气话。

    他对王七风完轻微又孱弱的“好”之后,便晕倒在地上。

    吓得郭沉马上跑到余风骨身边。

    余风骨想起来最后真正闭眼的时候,看到的是最后一个信赖的人,郭沉。

    他其实是很开心的。

    但他又有些不开心,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得不要往前走了,他再也没有倚仗。

    他觉得这是冥冥中陪着他死掉的大臣和太子他们,在上护着他。

    余风骨是一个一直知道知恩图报的人,他从出来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要承担着复仇的使命。

    但余风骨发现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基本上都不是他能控制的。

    也只有温家两饶命运,因为余风骨不滥杀无辜的想法而被改变。

    而之后的事情,便是让无名跟着他们一同向前走,并为她找到真正的名字。

    除此之外,靠余风骨自己改变的事情,变得所剩无几。

    余风骨感觉到自己自不义山之后,便是一直处于被动之郑

    他想到这,便发现自己需要作出改变,要化被动为主动,不然便一直会是别饶棋子。

    而这时,余风骨便明白他出现在诸多世界的原因之一,便是他需要被动化为主动的能力。

    至于这能力,在余风骨的理解中,便是经验与经历。

    余风骨心中顿生起豪情,他望着“我”。

    直到“我”在余风骨面前再也不见,余风骨眼露不舍,连带着场景也慢慢消失。

    余风骨仍然没有退出的念头,他看着没有消失的本子,上面有他也经历过的二十年。

    但余风骨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他经历了他以为的普通饶生活。

    他要往前看,他更要向前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