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收束(1)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零二章 收束(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孺子帝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金闪闪当然不会迟疑,他是懂得在适当的时候进湍人,当然也是会找准时机向前冲击的人。

    他举起双手,代表头像,虽然他并没有放下他的老伙计,他的姿势只要稍加改变,便是标准投放标枪的态势。

    这不是和善的征兆,但余风骨并不会在意。

    他“哦?准备给我听了吗?”

    金闪闪“当然.....不可能啊。”

    他在短瞬之间,转变成弓步,那一万年的战斗能力并没有消退,腿部的力量在可怖又快速地聚集。

    同时数不清的惊雷缠绕在寻龙枪上,他的手臂上。

    在纯白的空间下,金闪闪拎着寻龙枪的胳膊被惊雷黄缠绕,与左臂相对照,整整粗大了数倍。

    同时也散发出恐怖的能量,连余风骨都眼瞳放大,不得不好好应对。

    他知道对方现在的能量强度,已经超出了纯白空间压缩空间的阈值。

    余风骨笑着“我以为我会用不上的。”

    他摊开右掌,凭空出现一柄只有蓝色边线,借此产生的一柄剑。

    余风骨捂住,顿时纯白空间里的所有光都汇聚到他身上,而他手上的剑散发出更加诡异的蓝色光芒。

    他爆发出的光芒惹得金闪闪眼神为之一颤,但他不敢就此停歇,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

    余风骨仍然在笑着,只是这一回他笑的不再肆意,眼神开始认真起来。

    他的蓝色眼瞳放出蓝色的流辉,他手上的剑带着斩破一切的气势。

    余风骨同样弓步展开,短瞬之间,便刮起一阵巨风,他先手向着对方冲过去。

    金闪闪再度感受同以往不一样的气势,更强大,更狠厉。

    金闪闪预感到,这将是定下生死的一局!

    他眼中闪起狂热,金闪闪缓慢又带着恐怖的能量,用标准的标枪姿势,向着余风骨投掷出去。

    寻龙枪在客场仍然爆发出可怖的能量,它带起的风裹挟着惊雷,像是一条带着极大杀伤力的尾巴。

    枪足以致命,尾巴也足以致命!

    余风骨知道这是锁定命阅一枪,他也知道唯有比这枪更强,更狠,才能打破他锁定的命运。

    金闪闪看着老伙计带着自己的希望和几乎自己全部的力量,他接下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再做了,只能静静的等着老伙计带来的结果。

    余风骨速度不减反增,他手中蓝线剑同样产生蓝色的流辉,纯白的空间带着自己意志,支撑着余风骨前校

    至于这一战的结果,谁也不知道该如何看待。

    因为谁都知道这是一场难以制止的死斗。

    金闪闪使劲浑身解数,他把自己未来的命运交给了他的老伙计,寻龙枪。

    余风骨借给石中剑他的身体,在纯白空间的加持下,这才出现真正的完全体,石中剑的完全体。

    于是人与人之间的战斗,终于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枪与剑的战斗。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但是在纯白空间外,便是玲儿所在的世界。

    她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光明,因为持久性的白光很明显影响到她的视力。

    她一人所面对的数千万的杂兵也是如此。

    同时,玲儿过度使用三档能力,使得她现在感受到生命的快速流失。

    玲儿有预感的感受到自己,将要死在这里。

    而现在,一切却不甚明朗,余风骨与金闪闪的死斗结果还未可知。

    玲儿有些痛苦,她早知道不听青和阿蛮的话了,好死不活的要来这个世界,帮余风骨拿到还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石中剑,现在可倒好,余风骨是死是活并不知道,她自己命就要没了。

    玲儿不敢动,因为她不知道动了要去哪,她在这个世界唯一认识的人只有余风骨。

    于是她便下决心要等余风骨出来,是死是活也要等他出来。

    但玲儿也很担忧,担忧余风骨没出来她就死在这个世界了。

    不过很快,玲儿听到一声沉闷又让人心慌的爆炸声。

    她能感受到里面令人感到恐怖的力量,这不是她能接触到或者可以释放出来的量级。

    玲儿便开始有些期待,因为白光在渐渐消失,联想到刚才沉闷的爆炸声,这代表着余风骨和金闪闪的争斗。

    结束了。

    玲儿估量着自己生命的力量,发现还能撑好一会儿,她便有些开心。

    至于杂兵,等白光结束的时候,便会再次感受到玲儿再度表现出来的恐怖力量。

    在破败的,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纯白的空间里。

    寻龙枪倒在地上,缠绕在上面的惊雷渐渐变弱。

    余风骨单膝跪地,蓝色的眼瞳散发出来的流辉也在变弱。

    金闪闪抹着嘴角上的血,他不敢话。

    因为他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内脏乱移,只要他一句话,结果定是他吐血然后暴毙而亡。

    余风骨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

    他“纯白,记忆侵取。”

    金闪闪等听到对方能话的时候,便知道他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自一万年之后,金闪闪第一次尝到败绩,连带着他的老伙计也躺在地上,变得一蹶不振。

    至于后面的结果,金闪闪没有办法抵抗,只能任由事态发展。

    ................

    在这一日,学校的上空仍然在下着雨,雨幕仍然能化成杀榷幕。

    杂兵纷纷各施神通,抵挡着仍然不减威力的杀人雨幕。

    玲儿看着恢复清明后的世界,变得破败不堪,她冷漠的挥下右臂,这代表着又一轮的攻击。

    接着玲儿便看到一副熟悉的景象,有人从空中缓步而下,带着不可一世的潇洒。

    只是他的眼瞳是蓝色的,他手上没有石中剑。

    这不是余风骨,但玲儿也能猜出来是谁。

    等到余风骨站在在玲儿一旁,负手而立,像极了古时的俊秀公子。

    玲儿问“该叫你什么?”

    余风骨“还是余风骨就好,我们只是达成的短暂协议,现在金闪闪正在纯白空间的副体里养伤,好的话只要一万年,不好的话就要数万年。”

    他“总之,这个世界还是可以继续太平下去的。”

    玲儿问“剑鞘呢?”

    余风骨“我知道地方,等我为你解决这些,我便带你去。”

    他从怀中拿出一颗的药丸,对玲儿“你吃下这颗药丸,便一旁好好的待着吧。”

    玲儿接过余风骨递来的药丸。

    余风骨便走到玲儿身前,巨大的身躯抵挡住了玲儿。

    一片黑影笼罩着玲儿,让她感受到少许的心安。

    余风骨挥手,在他和玲儿后方的巨大空中,出现密密麻麻到难以数清的剑。

    玲儿能更直观的感受到这般宏大的场景,她再度感受到身后的石中剑的厉害之处。

    她早已吃下了药丸,也顿时感受到通体舒畅,这是很久违的感觉,生命的力量正在缓缓恢复。

    下面的杂兵更是等死一般的睁大眼神,看着满的剑阵。

    数万把,数不清。

    余风骨没有什么阵前的废话,他再度挥手,这数不清的剑便悉数飞下,飞向所有的杂兵,定位精准,精确打击。

    “这世界便是要被毁灭了?”

    “是的,是的啊。”

    “但旧王还在,希望便还在!”

    ..................

    余风骨和玲儿站在一个陈列柜前。

    玲儿问“这便是石中剑的剑鞘吗?”

    余风骨“石中剑是这么告诉我的,它便应该是了。”

    玲儿“那你便拿出来。”

    余风骨迟疑“我怕还有试炼在等着我,我怕试炼,我不想再感受那种难受的感觉。”

    玲儿环绕在余风骨头顶,她“不要怕,要向前走,且向前走。”

    余风骨便拿着剑,斩断了陈列柜,这是石中剑告诉他的方法。

    知道剑与剑鞘相触碰,这是很美妙的声音。

    也是不那么美妙的提示音,因为这提示音,余风骨再度被带入到石中剑剑鞘的世界。

    余风骨讨厌这种感觉,但他知道他不得不去面对。

    无法做出改变的人,是很难生存的人,余风骨要生存下去。

    他在纯白的空间中出声问“你们在哪里?”

    不一会儿,出现没有任何感情,只能界定为中性的声音“我是石中剑的剑鞘,我的试炼很简单,我来给你完成梦想的一个机会。”

    剑鞘“你的梦想是什么,只要你最先想到的。”

    余风骨一听到对方滑稽的问题,本想笑,但觉得不太体统,他便认真起来的思考。

    映入脑海的第一个想法便是,看海。

    剑鞘问“看海?”

    余风骨决定“对,看海,我要成为那只猫,那只狸猫,去看海。”

    剑鞘“好,那便让你看海。”

    于是余风骨再度回到了狸猫的世界。

    .............

    色还未晚,上还是有着太阳。

    花瓣好不容易有了伙伴,便活成话痨的样子,叽叽喳喳个不停。

    却只她枯燥的生活,比如几千年间有几次流星划过,比如哪的风刮的比以往要更加的猛烈,还有好多比如,但狗熊想要按住她。

    狗熊“慢慢,花瓣很好吃的,我爸爸妈妈给我过,花瓣生吃有益于身体健康。”

    花瓣一听狗熊的威胁,也明白自己的确有些聒噪。

    她为了自己的生命,还是决定要适当的闭闭嘴。

    狸猫心中无暇顾及到团队之间的关系,她只想遇见大海,看到星辰,找到海螺,那里有很多很多的关于阿黄的故事。

    阿黄是一条好狗,是狸猫慢慢想要过一辈子的好狗。

    狸猫为了完成阿黄想要找到的海螺的心愿,她跃过高山,爬上了世间最高的顶峰,她触手可及便以为能碰到际。

    她遇到邻一个好朋友,花瓣,接着便是第二个好朋友,狗熊。

    他们都想要向大海出发,他们想着他们便做了。

    此时他们走在花间的田野上,花瓣第一次感受到归属福

    连狗熊都在“瓣瓣,你看那些花儿,都在向你笑。”

    狸猫也罕见地插嘴“你若没生在高山之上,那你如今也应该就是这里的一员了,共同享受着阳光的恩惠,雨露的浇灌。”

    谁曾想,花瓣幽幽的“那我们就谈不上遇见了,我熬了千年,我等的便是下山。”

    狗熊笑着“如今这么一看,这些花儿便都失了颜色。”

    狸猫摇晃着猫尾巴,尾巴上的绒毛轻轻地滑在花瓣身上。

    前方有两只羊经过,他们不怕狗熊,幼幼的生物向来是最可爱的一种。

    “你看诶,那只狸猫,她身上有一枚花瓣。”

    “对啊,多美好,这肯定是一只有着资情调的猫。”

    狸猫笑着,尾巴摇着,缓缓穿过花海。

    花瓣问“大海还有多远?”

    狗熊摇头,狸猫也摇头。

    狗熊听到头顶传来拍动翅膀的声音,他“你们看!”

    头顶上有一只鸟飞过,它带着宽大的羽翼。它的背上是海蓝色,它的全身都是海蓝色。

    狗熊兴奋“那是大海的颜色,我们跟着它,我们向前冲!”

    狸猫听到了方向,她高胸跳起来,大喊大叫着,她回过神来狗熊已经跑远了。

    狸猫高心喊着“等等我,等等我。”

    花瓣无奈又开心地跟在狸猫背后,它只有继续飘荡。

    海蓝鸟,这是狸猫私心取下的名字。

    海蓝鸟过了花海,狸猫它们便过了花海。

    花海之后便是一片鸟海,那里有着成千上万的鸟,它们同样有着宽大的羽翼,它们有着全身海蓝色的羽毛,它们有着锐利的眼睛,这是属于鸟的领域。

    狸猫、狗熊、花瓣,此刻便成了闯入者。

    有很多很多的鸟拦住了他们,狸猫带着热忱和希望,望着最雄伟的海蓝鸟。

    “我身后的高山是我来的方向,高山之后的森林便是我的家园,我从那里来。”

    “我要找到大海,我要看到星辰!”

    “我还要找到海螺,那里面有阿黄的故事。”

    到这里,最雄伟的海蓝鸟才发话“阿黄是谁?”

    狸猫两眼放光“那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狗,虽然他现在有点老了,但是他仍然不减他当年的风采,他是我们森林唯一见过大世面的狗,他跃过高山,他踏过河流,他见识过真正的世界。”

    狸猫望着海蓝鸟,她“他跟我,他看过大海,他望过星辰,他能触手可及便能碰到际。”

    每一只海蓝鸟都在沉默,最雄伟的海蓝鸟“我们一族,一直守护着大海,你若能通过我们一族的试炼,我便告诉你,大海在哪里,星辰在哪里。”

    他沉默着,然后“也许在那里,你就会找到有着阿黄故事的海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