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暴风(8)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百章 暴风(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北宋大丈夫最强兵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所有人都看向这边,情绪精彩纷呈。

    玻璃被撞碎,飞机冲破大厦的上层结构。

    也是在这一瞬,时间缓慢流淌。我试图把飞机推出去,但我的力量不足以撼动这架飞机。我泄气但也只能争分夺秒地转移所有的人。

    “嘿,大哥哥。”有人叫住我,是一名女孩。

    我回头,看见一名十六岁身高的女孩。

    “你怎么在这里?”我吃惊地。

    “这回我救不了你了,你要死了呀。”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为什么还要想着把剩余的人都救出来?直接死了,一了百了,多好?”

    我直接给她一个爆栗,“我变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

    她有点哭腔地“我不是早就梦里告诉你,我又不怪你,这是我应该的啊。”

    我此时沉默,“我自己过不去啊。”

    “不这个了。”我,“你有多少把握能救出所有可能受到事故波及的人?”

    女孩此时“那还用?当然是十成喽。”

    很高的概率,我便用尽我全身气力,一个一个把所有人转移到安全的楼层,包括飞机里面的人,留下恐怖份子。

    他们是要见上帝的人,我要押送他们去见上帝。

    很久,所有涉事楼层都空了。

    在飞机前,就剩下我一个人,和十六岁的女孩。

    “今除了很热,气还是很好的。”女孩。

    “是啊,适合迎接死亡。”我。

    “真特么矫情。”女孩。

    “我市近日发生一起特大恐怖袭击事故,只有一人以及恐怖份子在事故中丧生,具体情况请看后续报道。”商场电视展柜滚动播放新闻。

    我和女孩站在展柜前,看着新闻报道。

    “真好,死的都是该死的人。”我。

    女孩怼了我一下,“老哥,你一年都在求死,我一年都在阻止你去死,我好累的。来生,你可千万别找我。”

    我笑着“哈哈,绝对不找你。你投在哪,我就投在地球的另一边,老死不往来。”

    相互沉默了一会儿,电视里正在采访陈青,她掩面哭泣,看起来很痛苦,叶蕾也在一旁,很沉默。连跳桥的年轻人也出境了。气氛很压抑。

    我不就是帮你挡了几拳吗?又不疼。

    而且,还有入记我嘞,怪有意思的。

    女孩这时跳着锤我脑袋,“这...才像话嘛。”我的注意力被转移。

    “走吧,老哥,要投胎了。”女孩。

    “下一次,可别在台喝酒了”她笑着。

    “不然又会有一名女孩不顾一切地跳下去。”她。

    “而你,却抓不住她。”她。

    “只能一脸崩溃地‘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她。

    ...........

    余风骨抬头向上看。

    他想起来他突然能触碰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许是拔出石中剑所带来的副作用。

    他短暂地控制了“我”。

    也许是要在这个世界死一次。

    他杀了“我”。

    这回余风骨是明白出“死”字的是那缕剑魂。

    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剑魂会出这样的话,然后又给他这样的试炼。

    其实试炼不太严谨,因为余风骨感受这段记忆,只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孤独,想死又死不聊孤独。

    他只感受到这个,或者他只明白了这个。

    余风骨想到这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女孩“你要走了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只有一头雾水地看着女孩,“你在跟我话吗?”

    女孩摇摇头,“谢谢你。”

    余风骨沉默看着女孩,直到山河不在,世界万物在时间追赶下流淌成线。

    余风骨早已脱出“我”的身体,他慢慢地向前走。

    余风骨看着四周,感受到的只有无极的孤独感,流淌成线的世界仍然有着嘈杂的声音,令余风骨感到无尽的烦躁,但他知道他根本没有办法制止。

    这种感觉很糟糕,他讨厌这种孤独,痛苦地像是被世界抛弃一样。

    这同在无尽的荒芜大地上行走的感觉不一样,周围太嘈杂了,嘈杂到余风骨想要毁掉整个世界,余风骨内心无数次驱动自己向前快些走,再快些走。

    但于事无补,他痛苦地发现连自己也改变不了。

    幸亏余风骨被何楚楚督促练习的功法起到了微不足道的作用。

    能让他保持一丝冷静,余风骨凭借着这股冷静,开始思考现在的处境。

    最先让余风骨想到的就是他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太过被动了,几乎他是被赶鸭子上架一般地穿梭于每一个世界,完成一些他不知道该完成什么的任务。

    但也逐渐,事情的神秘面纱开始被揭下,世界与世界之间开始逐渐产生关联,同时余风骨逐渐能影响到世界。

    虽然余风骨不知道自己能影响世界有什么用,但他总觉得这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而突然穿梭到寻风所在的世界的三目神,还有进入唐朝经历的一段重要的记忆,更重要的是明显有着关键作用的石中剑,似乎余风骨觉得自己找到该如何逃出去荒芜大地束缚的方式。

    接着余风骨发现周遭吵闹的声音逐渐消失,清明的世界重新回到余风骨身边。

    余风骨感觉到一丝诧异,因为每个世界和每个世界之间的跳跃,是很快的,快到余风骨感受不到差异。但很明显,现在并不是之前那般。

    不过也很快,余风骨回到与石中剑相遇的世界。

    .......

    在余风骨进入“我”的世界的时候。

    玲儿当然不能让余风骨为她抵挡住金闪闪的攻击,而且更是在他突然昏迷的时候。

    她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的巨大能量,她在极其迅速的空档时间里,右手手指指着挡在她身前的余风骨的后背。

    玲儿大喊“请求权限!”

    在弹指之间,空中降下巨响“准许,权限开启。”

    金闪闪当然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致,他顿时觉得自己尝到固步自封多年尝到的苦果。

    很明显,金闪闪被上的阵仗震惊到,反而降缓了飞出去的珠子。

    玲儿趁着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她极其迅速地甩开手指,隔着不大不的空间,玲儿像是控制提线木偶一般地控制余风骨,把他甩到一边,同时玲儿另一支手对着余风骨。

    霎时,余风骨身上蒙了一层淡淡地水雾。

    等到一切完事之后,珠子离着玲儿还有一段距离。

    玲儿的身体爆发出巨大的神通,她撑起双手,后背出现极度不匹配她身躯的巨大镰刀。

    她神态自若地挥下双手,巨大镰刀像是闪电一般,直直又快速地刺出去。

    镰刀的尖正对着珠子,两相碰撞,爆发出的极大的威压。

    这股威压压的双方根本无法动弹,同时镰刀带起巨大的风压。

    金闪闪神情有点呆滞,也许是他做世界的主宰做的有点久了,没谁会反抗他。

    他呆滞之后便变得慌张起来,看着下面围观的人,他们崇拜地看着他。

    金闪闪明白,这是极度信任的表现,他们认为他们世界的主宰无所不能。

    但他知道必须要解决掉眼前人,金闪闪马上评估自己的能力,很快结果出来之后,金闪闪看着对方坚毅的眼神,和正在与珠子对抗的镰刀。

    金闪闪知道自己只有六成的胜算,他不喜欢没有百分百胜率的事情。

    于是金闪闪“诸位,杀了对方这个的精灵,谁能杀了她,我便赠给他我的权力!”

    权力是最容易**的事务,没谁能抵挡的住。

    玲儿看着周围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群围上来,每个饶眼睛都带着红。

    玲儿试了试,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动弹,对方倒是老神在在。玲儿知道对方也有不慌不忙的资本。

    她想了想,趁着下面如同蝼蚁的人群准备杀招的时候,她再度撑起右手。

    玲儿大喊“请求二级权限!”

    谁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等到空再次传下“允许”的声音的时候,所有人都顿时明白,这个的精灵一样的人,肯定比之前更加厉害。

    玲儿再度抬起右手,眼神睥睨地看着地面的人群,就算从背景板成为了舞台上的人,对于玲儿来,也都是如同蝼蚁一般,不堪一击。

    这时,空降下数道惊雷,这是金闪闪的应对招数。

    玲儿不得不在意,她抬起手,左掌张开,顿时有一层水雾出现在玲儿的头上。

    惊雷击打到水雾之上,如同拳头打进了棉花里。经不起一点声响。

    玲儿冷笑地看着金闪闪,她口中“落。”

    空中降起大雨,骤雨猛降,金闪闪瞳孔放大,他感受到这雨丝并不是寻常的雨丝,软绵绵。

    而是刀!

    空降下的是数不清的刀子。

    金闪闪不得不给自己的身体添上一层防护层,这才勉强抵挡住上下来的刀子。

    但是他不得不照菇他的子民,金闪闪不得不放弃正在对抗玲儿镰刀的珠子。

    他一心一意地要救下所有地面上的人,玲儿也因此可以喘一口气。

    但她开右手二挡的后遗症还在,压抑不住的疼痛传遍全身,但玲儿知道自己不能露怯。

    她忍住全身传来的疼痛感,神色镇定地飞到余风骨身边,石中剑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照耀着余风骨全身。

    玲儿知道这是好的征兆,代表着余风骨通过剑魂的试炼。

    当然她也不知道剑魂的试炼到底是什么。

    玲儿控制起余风骨起飞,现在她只要等着余风骨醒过来,就能带着他逃脱出这个世界。

    她知道自己的右臂二挡只是雷声大雨点,她能暂时压制住金闪闪的地方就在于,金闪闪固步自封上万年,思维仍然保留在成神之前,根本没有进化,对待一切新生事物都会疲于应对。

    但她相信过了今日,这便不再是优势。

    甚至过了现在,都不再是优势。

    空顿时响起数十道惊雷,玲儿一见这等架势,立马扔开余风骨。

    她双手撑起,一片巨大的水雾形成,她知道这不够。

    玲儿大喊“请求三级权限。”

    这是她最后的招数,也意味着如果此招不行,她则再也没有办法同金闪闪对抗。

    此时玲儿心中生出一丝埋怨,她不理解为什么剑魂不等余风骨顺利脱出这个世界的时候再进行考验,反而猴急一般地拔出石中剑便开始考验。

    惹得现在保护余风骨的重担落在玲儿身上。

    但空没有传来允许的声音,惊雷已经击打在玲儿头上的水雾中,这同之前有些许不一样,惊雷迟迟不肯消逝。

    而玲儿顿时感受到无法消解的压力。

    玲儿此时再度大喊“请求三级权限!”

    空不再单独传来“允许”的声音,反而疑惑地问“汝确定?”

    玲儿回应“是!”

    空中不得不传来“允许”。

    这意味着玲儿全身得到解放,这种解放也带来着极大的后遗症性的损失。

    但玲儿看着远处正在沉睡的余风骨,她没有办法,因为这是金闪闪的世界,她们无处可以躲藏,而且沉睡中的人根本无法进行世界的跃迁。

    于是最后玲儿只有对抗一途,为余风骨争取一点时间。

    玲儿开到三挡之后,有心神有能力,她控制起停在原处的镰刀。

    金闪闪飞奔一般地突袭到玲儿的身后,但他很快察觉到后面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来的镰刀。

    镰刀的速度极快到显得可怕,金闪闪疑惑的看了一眼玲儿,他不敢再轻敌,接着他便在极致的风压中轻松转身,食指对着飞来的镰刀,珠子再度飞出,对准镰刀。

    珠子极快地贯穿了大它数倍的镰刀,玲儿感受的到镰刀的破碎。

    她不敢迟疑,立马奋起,把水雾丢出,连带着与其对抗的惊雷也被丢出去。

    玲儿准备改变策略,他控制起沉睡中还未醒过来的余风骨。

    玲儿准备跑,她不藏,她知道自己根本无处可躲,趁着现在还有足够的能力逃跑。

    金闪闪很明显察觉到玲儿的意图,他冷笑着,收回贯穿镰刀的珠子。

    接着金闪闪对准玲儿的后背,他再度射出那颗珠子。

    玲儿知道这次必死无疑,但她仍未丧失希望,她知道她还有余风骨。

    .........

    降盛怒,王从降。

    在玲儿怀里的余风骨没有醒来,而灵化的余风骨从而降。

    他带着同样灵化的石中剑,直直地刺向正在飞着的珠子,轻易贯穿!

    这是金闪闪从未见过的石中剑它真正的力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