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暴风(7)

【书名: 不义侯 第九十九章 暴风(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逆流伐清大文豪神话版三国     当然在余风骨的想法中,这将会是一场恶战。

    可事实上,等到对方被击退后,世界便发生了变化。

    赵申看到她站起来,拍打身上积攒起来的灰尘。

    那女子抱拳“他不是你的对手,我不同你争,那东西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赵申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余风骨明白,接着便在他的视线中,一柄虚拟没有实质的剑飘到赵申头上三尺。

    那里有脱出赵申灵魂的余风骨等候。

    他看着飘着的剑,感受到这柄剑带来的威压,恍惚之间,余风骨以为看到了一个鲜活的灵魂。

    他不得不看着站在赵申对面的女子。

    那女子“不要多问,你快回去吧。”

    余风骨听完女子的话,立马感受到纯白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余风骨亲眼看着女子继续半跪,仿佛是时光倒流。

    有人在低语,余风骨听的不太清,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他听到了“死”。

    毕竟很快,余风骨再度陷入一段记忆,在那里,他成了“我”。

    .........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我坐在广角大厦最高处,四方楼顶平台光整,坐的也比较安稳。

    我只有一个人来到这里,下面是流水车马,前方是错落无序的楼群。

    飞机从上空划过,看起来触手可及。

    这时是白昼,我带着酒,酒瓶在我身边,仍未开启。

    要不要跳下去?毕竟孤身一人。我在想。

    反正……也死不了吧。

    于是我纵身一跃,带着酒瓶。我的速度越来越大,身体感受到了灼热,我改变的压强攻击着我,肾上腺素加速分泌。

    我感觉要死了。

    嘭!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我果然安然无恙,周围的行人受到明显惊吓,我倒是老神在在,喝掉剩下的最后一口酒,转身走进广角大厦。

    我是大厦十五层一家公司的员工,四年前入职,两年前得知自己患病,抑郁症。

    一年前准备自杀告别我热爱的世界。

    那是很平常的一。我做好了所有的工作,向每一个我认识的人温暖地再见,回家买了致死剂量的安眠药,点开了煤气,甚至在客厅烧了碳,睡是睡过去了。

    可第二被闹钟吵醒,发现碳烧灭了,煤气还在开着,安眠药也没过期,就是没有死。

    我暴躁地拿刀割腕,划着划着刀是锋利了,血没流出来。

    又发现很热我就走到区游泳馆,准备享受凉快时溺死自己,抱着必死的决心跳下去,放弃一切游泳知识,然后发现呼吸通畅,还能话,想着可能是不够深,就游两下,却像只鱼儿般顺畅。

    看来是死不了了。

    便又上了一年班,发现自己还是患着名为抑郁的病。

    我如今便拿着酒走进大厦,员工卡刷开员工通道,电梯门开启,我和一位漂亮女子一同进入,她脸有泪痣显得妩媚,瞄了一眼是十六层广告公司的职员,铭牌上是叶蕾。

    彼此微笑面对,然后等着电梯上行,在正上方的指示灯变到十层,突然警报声四起,电梯停在十层,没有打开。

    我看一眼叶蕾,她很慌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先生,麻烦你按下前面的急救按钮。”她,垂下的手臂亮着手机,电梯内信号向来弱。

    我照做。很快扩音器传来声音“请您放心,情况我们已经获悉,救援机制正在启动。”

    “谢谢,辛苦你们了。”我。

    便靠在电梯旁,哪知我一靠,上方传来吱呀的声响。

    没等我回过神,电梯骤降。突袭的重力加速,让我很兴奋,我终于在不可预知的时候接受死亡。

    在短暂的几秒间,在我身后方的叶蕾,大叫声惊起我。

    如果这是上给我安排的死局,我不希望会有陪葬的人,她好漂亮,她不该死。

    几秒本来很快,哪知现在慢如闪电,如同正常的电梯下落的速度,我反应过来,扔掉酒瓶,走到叶蕾身前,她惊恐的面容缓缓收缩,我蹲下把她举起来,幸好叶蕾不重,便这么举着,我在等待着一个荒谬的时机。

    很快时机来临,电梯触地的一下,我缓缓跳起,时间陡然间快如闪电。

    隆隆的声响传来,尔后湮灭于平静。我放下惊魂未定的叶蕾,接住还没落地的酒瓶,感叹自己又没死掉。

    幸好时机巧合,救援队正好到一楼,听到巨响便带着家伙上阵,拆除电梯门,露出一点光明。

    救援队看着我像没事人一般,瞪大眼睛,我到是无所谓,毕竟本身是个求死之人,了句“后面的人需要看医生,你们还是关注她比较要紧,我就无所谓了,我乘普通通道,我还要上班。”

    在我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叶蕾,她静止一般地看着我,眼中有着劫后余生的欣喜,也有着不解的疑惑。

    普通通道在不远处,我把没有酒的瓶子扔到垃圾桶,不能乱扔垃圾的。

    我的公司牌子挂在不远处,是一家专营电子商务的公司。

    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就是不喜欢自己。

    今的工作比较简单,我跳楼之前就已经做完了,今的主要任务就列出适合我的死法。

    公司前台妹妹,她叫陈青,柔和的鹅蛋脸。此时在偷偷玩手机,我匍匐着身子,准备吓一吓她。

    到了台子下,我猛的起身,刚想喊一声。

    却看到陈青对着我笑,怎么笑的这么灿烂?

    “哥。”对我。

    我的恶作剧被戳破,便泄气地回“上午好啊。”

    陈青拿起手机,里面是一家装修漂亮的店,她“哥,中午去这家吃吧,我请你。”

    我四年前入司,她我一年,她男朋友来闹事,要上手打她,我看不过去,就挡了几拳。

    毕竟没感觉,也死不了。

    然后她就黏上我,非得认我哥,每次都请我吃饭,我挨不过,就每次都回请,算来上次是我请,这次也该她了。本着不能亏的理念,我点头“好啊,我先办公,到点叫我。”

    陈青开心地回应“嗯!”

    我便回到办公区,一路上打着招呼,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坐下打开电脑,桌面上是我去年走西藏拍下的照片,西藏自古是圣地,却不是我的圣地。

    趁着清闲,我上视频网站打开别人制作的一千种死法视频,拿张白纸偷偷记录不妨一试的方法所在的时间。

    前期很顺利,收获了满满的数字。但是到后来,与前台对接的电话响起来,偏巧不巧设置的区域中心就在我这里,我只有暂停视频然后接起来。

    “哥,有个美女找你哦。”陈青。

    我一听猜出大概,准是刚才萍水相逢的女子找来这里。但不能让她觉着欠我什么,我起身向前台走。

    我走到门口,就看到在电梯里的女子已经换好新的工作服与前台聊。

    这才有机会打量眼前的女子,真的好漂亮,不免感慨。

    她看到我,显得很激动,我却先开门见山地“叶姐,身体要紧,快去检查一下,工作还是先放一下的好。”

    “你要是想感谢我,等会儿请我俩吃饭就好。”我指了前台。

    气氛尴尬起来,她重新“那留个联系方式嘛。”

    我“留陈青的就好,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故事不可能开始的,我往回走。

    “姐姐,没事,留我留他都一样,我哥他就是土老帽。”陈青原本圆场的话越来越声。

    气真的很热,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就答应陈青出来吃饭,也许是想让叶蕾觉得不再欠我什么。

    还是好热,公司的高温补助应该要发了诶。

    前面两位女子走在大桥行人一侧,路上车辆飞驰,我跟在她们后面。

    “你们不要过来,过来我就跳下去!”前方有人大喊,还是很严重的事故,有很多人围住了想要跳桥的人,水泄不通。

    两位女孩倒是跑得快,人命关便也没在意我就跑过去看现在的情况。

    “你才多大?就想着要死?生活再苦也不值得用死来告别啊!那不是认输吗?”路人有人劝解想要跳桥的年轻人。

    鲁迅先生,看来社会是会进步的。

    “对呀,对呀。”周边的人不敢上前刺激年轻人,只能用言语抚慰他。

    “弟弟,你长得这么帅,不愁女孩子喜欢,不愁没工作找的。”陈青也插上话。

    此时,叶蕾碰到陈青,陈青顺着叶蕾的目光看过去。

    “哥!你干什么?!不想活了吗?”陈青罕见地大喊。

    倒是震到我,走在桥杆子上的我。

    幸好这副身体平衡性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鞋底干燥,气炎热又干燥,竟也能像独木桥一般走着。

    我没理陈青,眼见着越来越靠近年轻人,他正在震惊哪来的神经病。

    周围人对于我的奇怪行径难免震惊,纷纷拿起手机记录。

    我走到年轻人身边,他这才想起来,大喊“不要靠近我,不然我就跳下去。”

    我听到这样的话,便蹲在杆子上,幸好平衡力还是能满足这样的操作。

    “你为什么想跳桥?你会游泳吗?而且你为什么没有直接跳下去?是还在怕死吗?”我问他。

    听到我这么的人让我禁声不要再刺激他。

    而年轻人抬头望着我,明显受到刺激,似乎下决定要跳下去。

    “你要跳的话,我陪你哦。”我。

    他反而震惊看着我,“你神经病吗?”

    “神经病?倒是樱”我笑着,“喂!你跳不跳嘛,我陪你一起呗。”

    远处的出警声传来,我“再不跳,警察就来了,就很容易没有机会了呢。”

    这时年轻饶眼神变换,内心仿佛被触动。

    我问“你还没告诉我呢,你为什么想要跳桥。”

    年轻人看着神经病的眼睛,总算愿意话。

    “我的未婚妻死在这条大桥前面的大街上,那日我与她争吵,她负气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我自责到极点,我认为是我杀了她,我企图让警察对我定罪,但他们不同意,我无罪...”

    “我工作无法继续,只能被炒,我每日每日都在这条大街上走,我想让我的心继续煎熬...”

    “直到我看到这条大街上又一次的车祸,发生在我的眼前,我认为这是妻子对我的报复,我无法忘记,直到今我走在这里,感觉风景很好,觉得应该了结自己...”

    “但你忽然觉得你不应该就这么年轻的时候死了,你不甘心。”我补充。

    自杀永远不会是高调的行动,只会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告别世界。

    年轻人被我的话震到,尔后点点头。

    我笑着“那上来吧。”

    年轻人迟疑许久,他总算愿意上来。

    但路人还是有不愿意给年轻人面子的,以为年轻人愿意活下去。路人出言讥讽“现在年轻人...啧啧,不行啊。”我震惊地看着那名路人,他向远处走去,背影是那么恶心。

    “啊!”陈青大喊。

    我惊愕回头。

    年轻人在风中飘舞,我顾不得咒骂刚才那名路人。

    纵深一跃。

    人有一诺,可重千金。

    时间间隔不大,年轻人就在我眼前,我渴望让自己能掌控时间。

    幸好渴望总能让我如愿,时间流速在周围肉眼可见地变慢,我能在短暂的时间停滞中,更快的下落。

    终于抓住他,下面是滚滚东流的江面,也在抓住他的一刻,时间脱离我的掌握,恢复原样。

    我们双双落水,江水流淌,浑浊的水灌进我的嘴。

    我争取把他抬高,幸好他是清醒,我对他“喂!活着啊!我可是陪你一起跳了。”

    他震惊的看着我,“你神经病啊!”

    我的右臂箍住他,此时发现右臂好有力量,几十公斤重的男人抓着像鸡一般,左臂便扑腾扑腾地划。

    大江的岸离我们好远,但我有力量,就不畏前途艰险。

    夏的江水,真的好热,也好难闻。

    年轻饶上身露在水面上,他能正常话,他“你,为什么会愿意陪一个,陌生人,跳下去?”

    我沉默。

    年轻人被顺利救治,我全身被江水浸湿,去桥对面吃饭也只能泡汤。

    在两位女子陪同下,我到一家宾馆简单洗洗,去除身上味道,我让陈青给我备了一套新衣服,被叶蕾截胡,抢着支付。

    穿上之后就已经到快上班的时间。

    我们回到广角大厦。

    在十五层相互道别,下午的工作便开始了。

    余风骨觉得奇怪又平常,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么平常。

    平常的是为什么“我”是有着特殊能力“死不了”的人,还会这么甘于平凡。

    谁知道老板家中有喜事,全公司可以提早下班,工资仍按八时算。

    这是很棒的喜讯,所有人为此拍手称快,我也是,平淡的心激起一点想要开心的欲望。

    老板他让我下班的时候去四十层拿一份合同文件。

    我可以明上班去,也可以现在就去。

    突然陷入要选择的情况,我向来不喜欢选择题,同时也发现我竟然愿意懒了,这是个好兆头,就像是我愿意接受这个世界了。

    于是我为此兴奋地决定,明上班的时候再过来拿。

    可不知道我哪根弦没摆对,我又想着事情不要堆积着来,不然会养成更坏的习惯,这种奇妙又奇怪的想法。

    我趁着所有同事在匆忙收尾今的工作的时间,我到四十层跟他们公司前台明来意,等着放我进入他们公司。

    我却感觉到不知哪起的焦躁感,我此时在他们公司的招待区,前方是落地窗,我四处打量。

    每个人都在正常工作,乱中带着良好的秩序,应当是平常的,有任何问题也不应该是此时。

    那,是哪里的问题让我这么焦躁?冷汗直冒,肾上腺素不知道为什么在分泌。

    后面突然传来巨响,我向后看,是惊世骇俗的景象。

    一架飞机向这里飞来。

    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死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