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暴风(4)

【书名: 不义侯 第九十六章 暴风(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北宋大丈夫大文豪逆流伐清神话版三国     余风骨停留在最后一个场景里。

    袁罡把玩着手上的拓本。

    “那人在你身边。”

    接着便是极速的变换,余风骨重又出现在雨夜之下,身旁是正在赶路的寻风。

    寻风“你回来了,我们也快到了。”

    余风骨还在回忆着在刚才那无数个场景里发生的事情,包括袁罡出来的话。

    他什么都不懂,只是他想要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记在脑海里,他知道那肯定很重要。

    同样的,现在他不懂,不代表着他未来不懂。

    寻风“你看呐。”

    他停下来,余风骨从思绪中出来,他同寻风站立在一旁,一同看着眼前的场景。

    无尽的雨滴落下,眼前是一处广大的广场,广场中心的喷泉在肆意乱流。

    余风骨不由自主地“那是什么?”

    那是一只只能看到背影的庞然大物,他很高,立在余风骨和寻风面前,就像是一堵墙,不是墙的寻常高度,足以高到连接与地的距离。

    寻风“是不是感觉看不到了。”

    “你听。”

    远处传来悠扬的笛音,音调空灵又婉转,带着一点古奥的气息。

    庞然大物的身体开始转动,动静之间如同地动山摇般令人畏惧。

    却也令人熟悉。

    直到寻风继续“你看下面。”

    余风骨俯首看过去,发现一个瘦的女子,骑着弱不禁风的瘦马,标准吹笛子的手势,笛音悠扬。

    余风骨因为震惊下意识看着寻风,当然两个人无法产生交流。

    寻风“我感觉你现在正在很震惊地看着我,但你不用看我,我也很震惊。”

    “我没想到你出现影响会这么大,把我那一世的怪物给招来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吧。”

    寻风率先飘到广场上,余风骨跟着。

    寻风没有停留,直接走到瘦的女子身边。

    笛声也戛然而止,瘦的女子“见过两位公子,方才要不是奴家吹这笛子,我想两位公子还是会看着呢。”

    寻风笑着摇头,“阿欢,你怎么...变得这么矜持了。”

    阿欢“我不像两位,能随意地穿梭在这两个世界,自然是消耗些了性命,经历了些未曾经历过的,性格自然是转变了些许。”

    余风骨不禁问“你能看到我吗?也能听到我话?”

    阿欢“能啊,余公子。”

    寻风感兴趣地问“你能不能问他,刚才经历了什么?”

    余风骨想了一下,他了简单的三个字“孩子。”

    连带着寻风也沉默了。

    是阿欢打破平静,她“引两位公子前来,主要还是有一事相求。”

    寻风和余风骨同时“你。”

    阿欢“这个怪物,三目神,十分钟之后我会无法控制他。”

    “请两位当场诛杀。”

    寻风和余风骨沉默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看不到头的怪物。

    余风骨想起来那个世界,他是怎么被压制的。

    寻风想起来那一世,他是怎么跟怪物同归于尽的。

    两人几乎又同时问“怎么杀?”

    阿欢“自然是给两位准备了杀器,我保存在一段记忆里,还望余公子找到那样事物的存在。”

    “至于另一位余公子,应该是叫寻风,你则是另一段。”

    她张开双手,上面有着两颗药丸,一红一绿。

    阿欢“红色给余风骨,绿色给寻风。”

    余风骨拿过红色药丸,发现竟然能触碰到阿欢的手,这种感觉令余风骨感觉惊奇。

    阿欢“吃下去便是。”

    余风骨将信将疑地把药丸吞咽下去。

    .........

    我走过大江走过大桥,走到了校门旁边。

    秋的美好让落叶纷纷哭泣,门神一般的树,成了两个倔强的孩子,都拥有着一片不肯落下的叶子。

    我踏入学校校门的第一步,就被前面的女孩绊倒了,我顺手拉了她一把,虽然我是下意识地拉着她,我们双双倒地,水泥地真脏,全是沙子,咯地生疼。

    背后的疼痛阻止不了我们如今对视的局面,如果没有那些人,真当是为被,地同床了,如今大被同眠。门卫老大爷发现了我们,并向我们表达了最诚挚地问候和搭把手。

    我们起来了,我准备道歉。

    忽然秋风骤起,落叶纷飞,风有点刮的太嚣张了,把落叶吹到了少女的上方,我仰头目视,看落叶空中停滞的样子,落下来的样子一定很美,砸下来的时候一定很爽。

    “让开,女娃子。”忽然出现的尖锐女声打破了难得的寂静与美好。

    女娃子应声回答,然后听话的向前一步走。

    我于是看到了令人惊诧的一幕,这一幕的技术含量,令人惊叹,只见大妈拿着笤帚在地上拖行,大步流星,目标明确,粗壮的手臂轻轻地抬起笤帚,一个箭步腾空跃起,那气势,摧枯拉朽,把因风起的落叶包了个圆,趁风没反应过来,把落叶打了个包,向下甩去。

    看着叶团来的方向。心下判断,就凭我,当然是躲不聊。叶子向我表达了他们的友好问候,叶子受到的力量让他们高速抖动,在我稚嫩的脸庞上。

    我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我上的是四中吧?没错啊。为什么我一大早上要经历这些。那个大妈是什么人哦?扫地僧吗?

    “伙子,你没有事吧?”大妈对我致以亲切的问候,并且用她的袖子为我擦去脸上的污渍。

    “没事,没事,大妈我走了。”我不想待在这是非之地,我还管什么一二三四的。

    走之前倒是看了少女一眼。什么一眼万年?并没樱

    于是我继续向前走,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有这一条路通往教学楼。

    我以为前方是一片坦途。

    于是发现了一旁有耍猴的,有胸口碎大石的,有耍枪的,竟然还有耍马戏的,看着狮子来回跳火圈,胆颤心惊,就不去想为什么会有狮子在这里,相关部门不管的吗?

    我逮住了准备抡大锤砸大石头的。“您好,请问这是四中吗?”

    “是啊,如假包换。”抡大锤的人回答了之后就没有管我,他对着扛巨石的人“老弟,你的铁甲功夫可得加大了哟。”

    我立马跑开,后方传来震的响声,我感觉死人,不,绝对死人了。

    我不敢话了,也不敢看了,马不停蹄地找到七年十三班,那里面有我的学同学,他们是真的,他们不会碎大石的。

    我看到了,越来越近了,就在我面前,我抱着希望,认为我将到达真理的彼岸。

    我推门而入,唰的一声,看到了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

    “陈二!结束你像猎豹一般四处乱窜的丑恶行径!”

    “张三!快下来,吊灯承受不住你的重量!”

    “李四!你干什么?!把你的手里刀给我放下!老子干你了!”

    “王五!不要试图拔出花板上面的剑了!难道你丫地想早早毕业滚蛋吗?!啊?!!”

    我呆站在班级门口,我不想确定我是不是进错班了。我看着讲台上发飙的男人,目呆口呆。

    “余清荷,你要干什么?还显不够乱吗?!”

    “陈寻风,你干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你拿着箭指我是什么意思?!啊?!想弑父吗??!”

    为什么这两个人就配拥有不同于二三四五的名字呢?

    余清荷面对怒吼的老师,怯生生的指着我“老师,门口有人。感觉是您的新生...”

    “荷荷,不要软弱,我们要敢于面对强权,敢于去反抗。”这位寻风同志应该是对余清荷软弱的回答产生了愤懑。

    此时,老师才有空看我,而我,也才有空看老师“老师好,我...应该是您的学生,我叫余风骨。”

    “清荷,看一下花名册。”台上的老师偏头看着我“我不记得有叫余风骨的新生。”

    “好的,老师。”我的本家人余清荷拿出在桌上的花名册。

    至于为什么他们好像很熟稔的样子,因为父母亲为我办好手续,我得以入学已经是一个月后了。以至于我现在有点难以确定我是否能不能融入班级。我还难以确定是不是进错班级了。

    我被老师迎到了讲台旁边,静静等候了几分钟。

    “没樱”余清荷冷静地向我宣布。于是全班的视线独宠爱我一身。“但是新生叫--余枫顾”

    “这不是七年十三班?”我慌了,我质问。

    “是啊。”老师回答我。

    “这是不是酆城四中?”我连环质问。

    “是啊。”老师回答我。

    我陷入了深深地沉思,我早上没吃饭吗?是我产生了幻觉吗?还是我把药当成饭了?然后我吃错药了?

    老师也陷入了深深地疑问,因为面前的这一位的长相明显是传统意义上的乖乖仔,从接触这班人一个月后,才明白眼前软软弱弱的男孩是他急需的心头好。他初见就喜欢上了余风骨。

    但是我哪知道啊,我拿出手机,向我妈妈打电话询问,准备缓解一下尴尬向外走打电话,哪知一转头。

    我看见了今早在校门拉倒的那位姑娘,她迎着我的样子好像是携着万丈光芒来。

    她对我微笑,瑞凤眼弯成了月牙,然后绕过我。

    她对老师“老师,他进错‘门’了。”

    进错门了是什么鬼?我挂掉羚话,发现眼前披着长发的姑娘好像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我准备听下去。然后发现全班好像都在看着眼前的瓜,连上下左右乱窜的人都停住了,他们是在感受人类祖先生活时的姿态吗?他们是人类吗?

    “栗子,你确认过了吗?”老师向栗子询问。

    “我起初只是怀疑,刚才向学校后台管理‘门’的工作人员询问,他们今早进了一名另一个世界一位男生,然后‘门’因为这位普通男生的进入报废了。”栗子面无表情地宣布一件好像在那些人看来很大的事情。

    我听到全班的哗然声,我一脸懵,懵地无地自容。唯独看到了老师向我投来的视线,那是闪着诡异的光芒的眼睛。

    “预计修好的期限呢?”老师询问。

    栗子偏头看了我一眼,里面的内容我倒是读不懂,就是疑问刚才我怎么没有发现眼前这位姑娘的眼眸里有满星辰呢?

    “至少三年。”这次她没有对老师,她面无波动地向我宣牛

    为什么感觉是向我宣判呢?还有是我今早进校门踏错脚了吗难道?全班吃瓜,栗子坐到位置上,一起吃瓜。而我和老师对视,良久的沉默中,各怀鬼胎。

    “你先进来,风骨同学。”老师突然对我和颜悦色。

    我战战兢兢“老师,现在...怎么处理。”

    “这样啊,你看,我们呢,是两个世界的人类,你呢把‘门’弄报废了,我们的新生也肯定是进了你的学校,那个人是我亲戚,很机灵的一个孩,而且有能力,还有技术,一定能在你的世界里的四中活好好的三年,而你呢,应该是个普通人吧,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没办法的。不如就在这个学校安顿下来,反正学的科目也都差不多,还有我们全班加我,整整五十二个人会一起帮你,何乐不为呢?再,你回去也向父母解释不了这个问题,进了我们学校,你身上就有我们学校施加的规则,出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出事哦。”这位老师对我循循善诱。我诚惶诚恐。

    我看着他,看了一遍全班,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亲,我又想起了我到学校之前,有位我施舍的乞丐要为我算命,我面相极好,丫的还我到大学之前会经历不普通的校园生活。

    哼,为老不尊。什么人家成年之后泯为众人,哭唧唧。

    我面对如今不难理解的状况,倒是有点乐观的发现也是可以接受。毕竟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

    看着老师期待地目光,我出了这段不普通经历的开头。

    “好吧。”简直极为不情愿。

    全班欢呼,噫?为什么他们要欢呼?我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么?我进错了很值得他们高兴?噫?为什么老师也那么高兴?

    不可理喻,现在所有人状态什么的,都简直不可理喻!

    “来呀,伙子们。接客!”老师大喊,俨然老鸨的架势。

    我明确地觉得自己在瞪大双眸。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当初就不该随父亲来这座城,不来这座城就不会遇到这些人,不遇到这些人就不会三观震碎。诶,我真的累了。

    “得嘞。”男生集体喊的极欢,为什么他们应承的这么熟练?马上有两个男生直接跳窗户,潇洒如风。这是几楼?一楼?哦,那还好。我放心了,觉得这应该就只想是单纯耍帅罢了。

    我就依着栏杆。嗯,跑的很快,是人类能理解的速度。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楼,这时老师走到我身边。

    “他俩是最差的两个了。”老师悠然地解释。

    师者,不可歹邪。你这样的老师,是要遭受人民唾弃的。我讪讪笑。

    这时,学校操场上传来耀眼的光芒。

    我不禁问“老师,那是什么?”

    老师“那是我们正在燃烧热血的少年,主要是操场中间有一个山丘,不知道校长为个什么劲,绕着山丘建个操场。”

    我“有可能那个山丘之上有什么好东西?”

    老师“那倒是,有一把剑在那上面。”

    我问“那是什么?”

    “石中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