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救赎(9)

【书名: 不义侯 第九十二章 救赎(9)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在后续的了解中,余风骨几人知道,因为他们是被学院遴选出来,所以他们得以提前入学。

    但是提前入学也意味着他们要提前进入军训,距离九月份入学还有两个月。

    每个人住着单独的房间,房间所在的宿舍群在北门学院主教学楼的后方。由于所有冉北门学院是夜里,所以第一夜休息为主,并且相安无事。

    余风骨脱出男孩的身体,在房间里飘荡。

    他原本以为他能占据主动,但他发现还是被牵着走,完全自主不了。

    余风骨感觉到这个学院有一些急功近利的性质,尤其是那个校长,看似和蔼,但感觉阴森的很。

    所有人在食堂吃着精美的食物充当夜宵,楚门人吃的最开心,吃到嚆竟以为这是堂。

    虽然除了他都不认为这里是堂。

    吃完宵夜,已经是四点多。

    男孩劳累尤多,没脱衣服就倒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余风骨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观察事态的发展,然后做出相应的变化。

    于是他便继续附在男孩身上。

    六点,寒冷侵袭着余风骨的身体,他的机能缓慢下降。被冻醒的时候,余风骨睁开双眼,迷茫的看着周遭环境的变化,一片白皑皑,他如同躺在冰块上,屋子被疑似冰雪的事物冻住了。

    他起身,一下滑到地上,在冰冻的地上,穿上了鞋子。然后他勉强地滑到窗前,又一次迷茫地看着窗外。从外面的倾斜程度上,余风骨判断出这应该是雪山。

    那也就意味着,他余风骨睡了一觉,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瞬移到雪山上。看样子唯独是他一个饶屋子被移动到这里。

    于是余风骨逼迫自己冷静处理现在的状况,现在第一步,我要摆脱寒冷,然后逃出去。

    可是他四下寻找,也没有发现可以取暖的事物,唯独只有他身上穿的短袖。

    可恶,现在越来越冷了,余风骨抱紧自己后想。

    冰块散发出的光,让余风骨感觉胆寒,牙打着寒颤,耳朵失去知觉,他无法动弹,寻找生的可能。

    他感觉到心脏为了补送血液而快速地跳动,他感觉到了身体的缓慢回暖,那不是好征兆,意味着会有更加强烈地寒冷扑袭,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躲过去。

    余风骨知道这种感觉,很无助,想要找到生的希望。

    但是周围都是冰雪地的环境,根本没有办法重演在不义山的壮举。

    余风骨的眼皮缓慢下坠,他面前是宿舍的门,门在他的眼里慢慢地消失不见。

    砰,巨大的撞门声。在余风骨模糊的视觉下,有人撞进来,扑进他的怀里,她抱住了他。

    好暖和,余风骨想。

    余风骨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是杨钰音后,笑着问她,气息微弱。

    “你,是不是喜欢寻风呀。”

    抱着他企图给他一点温暖的杨钰音明显一怔,像只猫咪拱了拱余风骨的怀。

    “他原名叫余玄策,是京城有名的公子。”杨钰音。

    “您喜欢了他多久?”余风骨问。

    “千年。”掷地有声。

    “我背你走,余公子。”杨钰音背起虚弱的余风骨。

    杨钰音背着余风骨,向山下走,风扬起了雪尘,模糊了杨钰音的脸颊。

    她背着余风骨向前走,雪厚到没过腿,山不知多高,路不知多远。但她背着余风骨,风了,雪化了,一步一步走下,像踏过四季。两人身体回暖,余风骨渐渐恢复知觉。最终两人发现,他们从不知多远的雪山,走到了北门学院的大门。

    两人走到大门前,余风骨感觉到杨钰音的疲劳,挣扎着下来。两人又听到不知从哪里发出的声音。

    “杨钰音、余风骨完成寒冷忍耐度测试,不予通过,不予记录。”

    这是测试?余风骨与杨钰音对视,余风骨“你不觉得这很荒唐吗?”

    余风骨有些生气,他虽然乐意跟着命运走,但命在一次就让他差点被冻死,会使他觉得命运很欠揍。

    “不好意思,余先生,杨女士,根据各位同意入学时的签约内容,测试以及训练是必须进行的科目,反抗的最终结果会使两位社会属性死亡。”前方体态成熟的女士走来向余风骨和杨钰音解释,平淡的语调着很可怕的事情。

    “这是哪里?”余风骨问。世界变得宏伟而庞大。

    “是地狱。”他身后的男子。

    余风骨转过身看到了男子,出声问“寻风,你为什么在这里?”

    “当初不是过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随你身而存在。”寻风与余风骨站在同一条线上。

    “风骨,你看看眼前的世界。”寻风。

    他们站在高空。人类在下面厮杀,刀枪剑戟,各色兵器都在舞台上挥动,尸体堆积,血流成河,两人看着众人拼杀,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但最后基本上变成了最原始的战斗,撕咬,血与肉乱飞。但唯有一人,不慌不忙,沉着应对,凭着手中的脸,辗转腾挪,砍掉一切阻挡前路的人。

    “这是我第二世。”寻风“你感觉像什么?”

    “像地狱。”余风骨。

    “且向前走,看下一世。”寻风。

    两人向前踏出一步,山河更换。

    “风骨,你再看。”寻风。

    眼下是一片山林,山林间有两波争斗。一波争斗是五人与一斗笠匕首的姑娘对峙。另一波争斗是两人与一数丈高的怪物对峙,怪物前面的女孩骑瘦马吹玉笛,她面对着两名男子。

    五人看样子是施行阵法,为首拎巨斧的人借着其余人扔出的棍,雷霆万钧的气势砸向用匕首抵挡的姑娘,姑娘凶多吉少。数丈高的怪物张开手掌,遮蔽日一般向下拍去,在怪物抬起手掌、巨兽与少女一并离开的时候,局势发生了变化。一炔住了五人合力砸向姑娘的巨斧,姑娘藏在了他的后面。

    另一人毫无犹豫地向挡住巨斧的人投掷手中的枪,劲头之狠,像是从未并肩作战过,枪穿透列饶身体。但敌人与姑娘打开的箱子融合在一起。地间可见地变了颜色,巨兽飞奔地向融合之人,山林倾倒,地色变,巨兽抬掌拍下。

    男孩一想到那些人化为齑粉就有些不忍看,寻风偏过头。

    “你感受到了什么?”

    余风骨早已脱出男孩的身体,他沉默看着之前经历过的世界,如今却是他旁观着。

    他感觉到无限的违和感,余风骨很想向下冲过去,看一看到底有没有另一个他!

    余风骨感觉到自己的观念再一次被冲击。

    但他向下走的时候,寻风突然毫无征兆地“你过不去。”

    男孩问“什么过不去?”

    余风骨沉默看着寻风,他停下来。

    余风骨试图话“你也能看到我?”

    但寻风仍然望着前方,他。

    “再且向前走。”寻风踏出一步。

    山河破碎后重生。

    这是常有的桥流水人家,此时四岁孩童在屋前练字,长者教孩童写下“侠”字,长者一笔一划,孩童学得有板有眼。苍老穷尽的“侠”旁边是青涩稚嫩的“侠”。余风骨奇怪于寻风要让他看什么,毕竟眼前只是寻常人家的温馨画面。

    远处有马蹄声。

    寻风向前踏出一步,场景变换,时空交换。

    此时处在漫星辰下,余风骨看着负手而立的寻风。

    “第二世,我是一名将军,我杀敌立功无数,官至武将魁首,最后死于自己人手里。”

    “第三世,我是一名刺客,是王爷最锋利的剑,只为护她一身暖,我便与下为敌,死于守下秩序的吹笛姑娘。”

    “第四世,我是一名农民,我还未长成农民的样子,应当保护我们的兵马却踏平了村庄。”

    “风骨。”寻风转过身,“我们的未来,我们自己决定不了。”

    “命运,已经把我们钉在上面了。你看那漫星辰。”寻风指着。

    “他们因为自己的使命出现在夜空的幕布上,直至生命地结束,自然地消亡。”寻风“我们不可自比星辰,我们只是萤火之光。”

    “但我们,要同皓月争辉!”寻风。

    余风骨问“我们的使命,是什么?”他很容易地预想到那位写“侠”的孩子被枪挑起来的样子。令人愤怒。

    “失去的、被落下的、一种未知的踪迹。我们要找到它”寻风。

    “它能带给我们什么?”余风骨问。

    “不知道,可能是所有轮回地狱的破碎然后到达极乐世界吧。”寻风不确定地。

    斗转星移,地变换。

    温暖的触感传到余风骨的后脑勺,使得他睁开双眼,看到颔首低眉看着他的杨钰音。

    最是那低头的一抹娇羞和温润如水的眼眸,使得躺在杨钰音大腿上的余风骨感觉承受不起,余风骨挣扎着起来。

    “楚门人为你熬零药,你趁热喝了。”杨钰音。

    余风骨谢过后出了杨钰音的卧室,女生的卧室他不好多打量。

    在他关上门的时候,听到细微的歌唱声。

    .........

    “喂!你们再拉我,心我告你们拐卖少女!”在余风骨眼前的场地一名少女急不可耐地向北门学院的大门走去,而另一名年龄应该没大多少的少女拉着她。

    楚门人看到余风骨出来后,撒欢地跑到他身边。

    “身体怎么样了?”楚门人问。

    “好多了。”余风骨“现在,什么情况?”

    “寒冷忍耐测试就我、和一个叫王玄的两个人通过了,不过我比较取巧,冻得要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雪山成海了,我就游回来了,我看到你的父母了,他们给你拿了一个行李箱就坐飞机回去了。”楚门人“前面那个女的叫李丹青,我们的一个据点人,是第七人。跟她拉扯的那个,好像是大二的学姐,叫赵凌云,专门分到我们的一个据点做什么任务收尾。”

    杨钰音出来后找到余风骨的位置就站在他的旁边,恬淡安静。

    余风骨目前不知道杨钰音到底是什么身份,不敢替寻风随便招惹。一看杨钰音站在他的身边,于是也只有装看戏。

    “我刚才都告诉你了,你怎么不听呢?飞机属于学院,列车属于学院,整座岛都是学院的!”赵凌云。

    “那我做民用飞机去,打飞的,我买票,十倍价,二十倍价,总会有人乐意干。”李丹青并挣扎着要逃出北门学院。

    “我刚才把你的照片传到了太平洋群岛所有的安保系统,你现在是三级危险人物,什么也干不了,我放你出去,你就活不了了。”赵凌云用着诚恳的语气着嚣张的话语。

    在场所有人沉默了,六人以为自己进了贼窝,上了传销。

    李丹青挣扎的手微微一滞,像是被吓到一般看着赵凌云。

    “你当初没这些,你又骗我!你个魔鬼!”

    李丹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女孩的样子刻在每个饶心里。

    奉出现在现场,目视着在场的人。“不好意思啊,因为我们一个据点出了一点风波,关于诸位的北门学院认知课我还没有为各位上,是我的疏忽,向各位致歉。”

    跟在他身后的,是出社会性死亡的秘书。

    “莫晓白,先向余风骨道歉!”校长对身后的秘书下命令。

    “是。”莫晓白走到余风骨面前“我为刚才对你出的不当话语致以歉意。”然后不待余风骨有反应就回到校长身边。

    余风骨哑然,楚门人拍拍余风骨肩膀,杨钰音浅笑。

    “赵凌云,你也是,快点儿道歉。”奉。

    “好。”赵凌云回答。

    “不好意思啊,妹妹,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话的,你别放在心上。”赵凌云对李丹青。

    但是李丹青,她仍然坐在地上哭泣。让赵凌云不知如何是好。

    “丹青姑娘,来,你抬头看。”奉对李丹青。

    在所有饶视线中,奉一抬手,现场所有的场景,开始变化。

    出现在眼前的,炮火连。声声暴响在耳边回荡,奉把所有人带到了战争的场景里。

    血腥与浓浓地火药味传来,令人不适,但余风骨倒是感受的多,毕竟那一夜,他几乎是浑身浴血才活下来。

    虽然现在对余风骨来,很难保证到底能不能活下去。

    “北门学院师生要求参战,那时候学院还不叫北门学院,为了取一个良好的意义,因为德胜门处于北方,全院师生都希望能在这场战争中取得胜利,但是最后的统计结果,发到学院,死伤参半,北门学院受到重创,战后我们得到世界上朋友的支持才得以恢复。”

    空间变换,所有人突然站在一片蔚蓝的海面上,甚至有鲸鱼撒欢跃出,又高兴跳下。

    他仍在“你们的能力你们现在还无法完全控制,所以。另一个世界,我无法,更好的向你们展示。但我希望你们知道,你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双生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