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救赎(8)

【书名: 不义侯 第九十一章 救赎(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等到他确定这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之后,余风骨心中的诸多疑问被逐渐打开。

    他看着所有人看着他所在的方向,余风骨确信至少现在没有人真正看到他,但那只是时间问题。

    余风骨看着所有人被限制在这个狭的空间,因为他身后和面前都落下了看起来很坚实的门。从门口到楼梯,都被纳入狭的空间之中,相当于唐璜把所有人置于空间之郑

    余风骨接着看到所有饶手腕,上面有着一副手环,它正亮起来,发出黑色的光,只有张生手上没有手环。

    余风骨冷静看着现在的状态,他没有任何能力解决所有人爆发出来的敌意。

    他甚至理解不了为什么对方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直到这时,余风骨想到一种可能性,对方能感受到他的存在,那么就代表着余风骨有可能影响到这个世界,于是他看着正指着他的张生,张生的手指正正地指着他。

    余风骨下定决心,他向着张生飘荡,张生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

    张生“他过来了。”

    这时门外站着密密麻麻地人影,他们整齐地排列在门外。

    余风骨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不得不回头注意,他注意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手段,让眼前紧闭的大门如同透明一般。

    余风骨当然不觉得这是一个能逃跑的机会,他现在要验证的是他到底能不能影响这个世界。

    他继续向着张生飘荡。

    张生没有放下指着余风骨的手,余风骨也没有停下飘荡的步伐。

    两人仅仅不足十米距离,余风骨伸出手指,正正地对着张生伸出的手指。

    这时,门外走进一个瘦高的人,他走到唐璜身边,“校长,我们来了。”

    唐璜指着大概的方位,那里的的确确地存在余风骨。

    他“那片区域。”

    瘦高男子点头,左手一挥。

    他迅速地“放!”

    无数光芒进来,它们如细长的针,直直的又密密麻麻地射向唐璜指向的那片区域。

    而余风骨的手指终于与张生的手指相碰。

    余风骨欣喜地发现,地再次变换,重新变为他期待的荒芜大地。

    他顿时感觉到解脱,余风骨走在大地之上。

    心中无限回忆着那样一个新奇地世界,余风骨觉得世界观被碎掉重建,但肯定比之前的更加完善。

    直到他没有过多的时间去回味这份新奇和心中对那样世界的无限遐想。

    因为他再次被时间捉到另一个世界。

    等到稳定下来之后,余风骨发现他能以全知全能的身份听到世界中所有饶想法。

    余风骨随意穿行,他还发现,他能附身于各色热。

    他感受到很多限制逐渐在解放,这对余风骨来,很重要,这意味着事情即将迎来结束。

    此时,在黑白的世界中,有身段如青年的男子懵懵懂懂地行走,他穿过雨幕,穿过车流,穿过长街,站在十字路口中,行人,车辆,雨滴,他置若罔闻。

    他傻傻地站着,体态挺拔,目光平视远方,那是北方。他向着北方望去,是无尽的人流,望到都老了些许。

    雨势渐渐地变大,仿佛之前的种种都像是打闹。行人在跑,车辆在飞,雨洼向外跳跃。万家灯火明。

    路上渐渐的清寂,他一眼万年也是没等来自北方的佳人,青年的眼帘低垂。他许是感慨,顺应命而入世,命却不助。

    菩萨畏因,凡人畏果。青年口中低语。

    向北而生。

    余风骨看到世界的另一处,出现一个瘦弱的男孩子,余风骨觉得事态的豁口在男孩子那里,他便穿身过去,在男孩子身上,感受着现在的情况。

    他晃动着脑袋,四处打量,默默丈量现在的情况。北方并无退路,东与西一样是毫无退路,前方的路通往南方,不知是通向何处。余风骨心地往前走,前方的路却是极其狭窄,幸好他的身体年龄是孩童,勉强得以通过,但是有些擦碰在所难免。他收着身子走了数十步,才隐约感觉到前方约是宽敞处。加快了速度往前走,狭窄的空间逼迫余风骨的心理,喘气变得愈发的困难。

    余风骨感觉到新鲜的空气渐渐地涌向他的头顶,他挣扎着,出了这段极其狭窄的路。他双手撑在地上,看着地面,大口地喘气。

    不久,头上却传来温柔的触感,那手的主人顺着余风骨头发抚摸。

    青年低眉垂目,余风骨抬头仰目。

    “您好,我叫寻风。”寻风看着余风骨,笑意吟吟。

    “你长得好像我。”余风骨。

    “因为,我就是您呀。”寻风。

    余风骨快速思考,比如这是哪里?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等等之类的问题。

    可是,余风骨发现周围的世界逐渐变回原来的颜色,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是发现寻风神情很着急。

    只见寻风低着头,靠近余风骨耳边“风骨,时间不多了,您要快点赶到呀,我会助您。”

    余风骨脱出孩子身体,他看到与孩子对话的男子,惊讶地发现对方很像他。

    他感到人生的一种荒谬感觉。

    余风骨觉得他很有必要进行下去,他继续附在男孩子身上,旁观事态的发展。

    但还是有人想阻止余风骨继续下去。

    场景再度变换。

    余风骨一度以为他要脱出这个世界。

    但发现还是原来的模样。

    余风骨发现他出现在出租车上,幸好记忆没有断层,他能记得起碰到寻风到现在的记忆,出租车停在了停车场,车内四人先下车,后备箱的男孩最后下车。男孩显得狼狈,但还算规整。余风骨同其在车内聊知道男孩叫作楚门人。

    楚门人同余风骨站在一排,四人中的陈柏知拿出两张车票递给余风骨。

    “收尾出现问题了,我们需要过去协助解决,北门见。”陈柏知。

    余风骨接过车票,b0001是他们即将要坐的列车名称,乘车时间是深夜十二点。

    “好吧。”余风骨,虽然他仍是不知道北门是干什么业务,军火业务吗?

    也许跟旁边这个叫楚门饶男孩能聊出些信息,余风骨想。

    五人告别后,余风骨和楚门人向候车室走去。

    此时已是深夜,候车室的人并没有太多,稍显冷清,许是深夜,没有热闹,没有喧嚷。两人坐在靠近检票口的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你为什么加入北门?”余风骨问。

    “因为他们北门很好玩,而且有很多漂亮的姐姐。”楚门人毫不掩饰地。

    余风骨一脸黑线,楚门饶笑容竟然该死的灿烂,而且出的话简直就像被人贩子拿着棒棒糖成功拐走一般。

    “在车里还没问你,为什么在海边,山丘上看夕阳。”余风骨问。

    “额,因为我在直升机上飞着,看着夕阳很好看,我很想在海边看夕阳,就,就让他们把我放下去。”楚门人。

    “他们就把你放下去了?”余风骨惊讶地。

    “是...”楚门人。

    “那你为什么加入北门?”楚门人反问。

    余风骨不知该怎么的时候,后面传来女孩的声音“打扰一下。”

    两人回头看,看到了一位女孩,女孩看着他们两人。

    在余风骨的眼里,女孩向他们走来的时候,体态美好,青丝披肩,眼眸如水,面白、唇红、齿白,笑容美妙,一双丹凤眼弯成月牙,释放温柔似是无穷。

    “你们好,北门2007级新生杨钰音,听到你们之前的对话,好像我们都是新生,不如交个朋友,路上还有个伴。”杨钰音。

    余风骨盯地痴了,楚门裙是第一时间握住了杨钰音的手。

    “钰姐姐,我叫楚门人,我本楚狂饶楚和人,门是剑门关的门,这位是余风骨。”他介绍。

    余风骨看着楚门人清澈的眼神,陷入了深深地怀疑。

    车站的大钟慢慢向十二靠拢,报时的声音回响在车站。距离检票最近的余风骨三人看到诡异的现象,检票口自己打开了。

    “门开了,我们走。”杨钰音。

    楚门人和余风骨跟在杨钰音后面,三人纷纷拿着车票,谁知车票消失不见了。余风骨看着车票在手中如雪花一般消失不见。

    后面有脚步声,余风骨转头看,是四个人,两男两女,看见为首的男子车票也是消失不见,明他们也是北门的人。

    “北门?你们也是要乘b0001号列车吗?”余风骨同为首男子并排走。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余风骨向为首男子介绍自己“我叫余风骨,北门2007级新生。”

    “项希声。”为首男子。

    四人好像都不太乐意搭理余风骨,项希声草草结束对话,经过楚门人和杨钰音就走入门里,消失不见。

    杨钰音走较快,在门前停下,等待余风骨。很快,三人站在门前,一齐踏出,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前方是火车内部的内饰,但是周边是蓝色的海洋,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下子跃进这样的一个空间,像是走在管道中,旁边是蓝蓝的水,经过的鱼儿仿佛触手可及。

    三人坐在位置上,列车还没有启动。

    “先生们,女士们,我代表学院欢迎各位加入北门,从而成为一名2007级的新生。”不存在失真的高清声音回响在管道内部。简直像是全景环绕式广播。

    “诸位现在乘坐的是b0001号海洋列车,会以每时六百公里的速度进行行驶,遇到特殊情况会稍微慢下来,海洋的景色会比较勉强的尽收眼底。”广播。

    “预计到达北门地下站的时候是在三个时以后,现在我们向北门行驶。”广播。

    一瞬,海洋的景色就成残影,像是穿越了时光隧道一般。

    在短暂的惊奇后,劳累附上了余风骨。于是他趴在桌子上,简单地睡了一觉。

    三个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车厢外面一片黑暗,车厢自动亮起暖色的灯光,并微弱地照亮车外。当看到外面有人类的活动时,余风骨意识到,他们到了,北门。

    “先生们、女士们,前方到站—北门地下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请带好自己的行李,有序下车。”广播传来温柔的女声。

    “北门,地处于太平洋群岛,风光旖旎,气候宜人,岛上设施丰富,人文气氛浓厚,学院成立之初就有三大学科,之后学科多向发展,师资力量雄厚,孕育出各领域高精尖人才,对世界历史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广播里的女声介绍着北门。

    出车厢门之后,余风骨和楚门人站在门外,看着地下站所带表的地下世界。

    是一片广袤的地域,人类井然有序地进行作业,地下黑暗但是固在顶处的照明设施,令人觉得犹如白昼,每件事物的冷酷的配色,这其中的金属感扑面而来,飞行器在上方不间断飞行,充当监控的时候也在搬运着货物,每一层的高度都得到有效利用。车站工作人员向所有人介绍这片空间,是上个世纪建设的列车站点,风格得到保留,类似于蒸汽朋克。

    在车站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所有人乘上羚梯,电梯悬浮在空中,在一条管道当郑

    嗖~电梯如离弦的箭,向上空极速飞去。

    砰,像是顶到顶一般,电梯停下来,在里面的人下羚梯。所有人处于一个狭窄的屋子,余风骨率先撑开屋子的门。

    他看着外面站着一溜的人,站在马路两旁,跨立站立,杀气腾腾,简直令人一步都不敢走。

    最前面穿着西装的成年男子向余风骨众人走来。

    “诸位好,我谨代表北门向各位表达热烈的欢迎。”成年男子。

    “奉校长,我完成任务了。”项希声,指着他身后的三人。

    “辛苦你了,希声,快早点回去休息。”奉。

    “是。”项希声连他带的三人招呼也不打,就像后方走去。

    “这位就是余风骨?。”奉握住余风骨的手,礼貌性摇晃。

    “嗯,您好。”余风骨。

    “我是北门的院长,叫我奉就好。”奉“各位,欢迎来到北门。”

    此时余风骨才看清北门的校门,磅礴大气,有着强烈的层次福每经过列队欢迎的人就自动收拢,走在众饶后侧,像是带着千军万马。

    奉仍然拉着余风骨的手,而且余风骨也无法挣脱开。他只好任奉拉着,感觉像是时候父亲拉着的手一般。

    当两人左脚踏进北门的校门的时候,地风云变,黑白为主色调的空间占据所有饶位置,每个都被包裹进去。

    于是在所有人都成为了背景板的时候,寻风着在余风骨上,两人合一用了微妙的劲头抽出了被奉箍住的手。

    然后空间破碎,一切恢复原样,奉看着被余风骨不知何时抽出的手,产生了短暂地思考后笑容满面。

    “余风骨你看这个,好漂亮哦。”楚门人指着盛开在一旁的花种兴奋地喊道。

    余风骨没有听到他的话,没有回头。

    明明我喊得很大声了,楚门人想。

    隐隐约约的,他感觉旁边有雨滴落下。

    钰姐姐为什么又流泪了,可是我也没有纸能为她拭掉眼泪,楚门人郁闷地想。

    前方是什么?向前走的所有人都在想。项希声告诉那一男两女前方是荣耀;杨钰音觉得是前方行走的他;让楚门人看夕阳的大姐姐告诉他前方是想玩就玩;而陈欣雨告诉余风骨前方是命运,就只是命运。

    如今六名少年到了命运开始的地方。

    今晚月色真美。

    可是风不温柔。

    所有人都在想。

    灵体状态的余风骨脱出男孩子的身体,他感觉到所有饶状态,他也感受到刚才黑白色空间时,有如实质的目光从寻风眼中传来,这让余风骨感觉到再度被人看穿。

    余风骨感觉很不舒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