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救赎(2)

【书名: 不义侯 第八十五章 救赎(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北宋大丈夫大文豪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余风骨一直以来都忘了或者是刻意隐瞒着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缺少来自原生家庭的爱。

    他不知道父母是死是活,他也不知道向谁去问,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忆父母,更是因为余风骨根本就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样子,拥有着什么气味。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余风骨只道是当着黄大娘为娘,郭沉为父,关哥哥为哥。

    于是他对真正父母的渴望变得越来越浅,毕竟他记事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过孤独。

    那时的日子永远都是鸟语花香,明媚如春。

    直到那场灾难降临大鹰的时候,一切便发生变化,孤独便开始如影随形。

    直到现在,余风骨感觉到的难捱的孤独感,几乎像是化成火器中的弹,直直的射向他。

    直到那块玉挡住火器射出来的子弹。

    余风骨却感觉到再度濒临死亡,只因为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自己孤立无援的处境,便觉得身心极度寒冷,难以抵挡。

    谁也没有来找他,直到余风骨躺在大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场景变化。

    他看不出这是什么样的世界,一切显得超脱了他所有对于世界的理解。

    世界变得新奇而难以理解,余风骨挣扎着站起来,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时间在光速流逝。

    他看到远处人群聚集,余风骨走进去,藏在人群里面。

    可他像是被人推出去一般,一个踉跄,灵魂便再一次的附身到前面的男人上。

    这会,记忆像是得水的鱼,痛快涌入。

    张生感觉到自己僵在当场,是执行者给他拉出危险区域,他猛地对执行者低吼“那是我妹妹!亲妹妹!”

    执行者“我们是都的护卫队,是保护都的人民,肯定会保护人民的利益,请相信我们。你妹妹不会有事情的。”

    张生被护到护卫队拉起的警戒圈里,他这时电话响起,张生接起来,“什么邀请,我都答应。”

    对方“还有三分钟...好,我喜欢痛快的人。”

    他“做我们的代理。”

    张生“好。”

    对方通话传来机械的女声,“授权认证成功,eve流程开始..流程结束。我叫yoda,恭喜你,成为看门饶死神代理,编号z.s.001。现在行使死神权利。”

    地色变,万里无云的,瞬间阴云密布,护卫队与劫匪仍然处于对峙当郑

    张生的电话中,“现在摊开手掌。”

    张生照做,摊开手掌,手掌上渐渐出现一个像心脏模样的泵动的物体。

    对方“捏爆它。”

    张生照做,空响起惊雷。

    对面另一个劫匪发出惊的喊叫,“哥,你怎么了?!为什么流这么多血!你醒醒啊!”

    都护卫队看到对方不攻自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劫匪会出现暴毙倒地的事情,但认为是上佳的机会,纷纷冲进去,制伏最后一名劫匪。

    张生挂断电话,跃过防护线,与惊吓过度泪流满面的张芸相拥。

    张生摸着张芸的头,“没事了,没事了,有执行者们在,也有哥哥在。”

    远处观望的人群中,有一位带着兜帽,几乎只露出嘴的男子,离开现场。

    张生抱着张芸,电话响起,他放在耳边,接起。

    对方“恭喜你,还有一年时间。”

    他“明来报道,会有人接你。”

    对方挂断电话,张生没有一句话。

    因为突发的低概率恐怖事件,使得张生给张芸安排的后续项目没有办法进行,而且张生看到妹妹的状态不是很好,他带着妹妹回父母家,简单明和安顿好后,他回到一个人住的出租屋。

    张生躺在出租屋的沙发上,阳台没有关上,屋外的风雨肆意的往里进。

    他抬胳膊看着手掌合拳又张开,回味着捏下虚无的若隐若现的模样像心脏的感觉。

    没有任何感觉,但对方确实当场暴保

    张生无法理解,无法理解那通电话,无法理解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在他身上发生,无法理解为什么妹妹会被人断作只有八岁寿命,无法理解什么是一年。

    余风骨更无法理解,他有点怀念那种手感,捏爆心脏的感觉。

    直到第二,屋外的风雨吹了一夜,吹醒了睡在沙发上的张生。

    张生抬头望着屋外,雨势渐渐转,风力却未减弱。

    一声鸣笛声惊醒张生,张生走到阳台处,往楼下看,看到一辆红色跑车停在楼下。

    这时电话响了,他顺手接起,对方是女声“我是负责你报道的司机,你可以叫我月,下车找一辆红色的车。”

    张生一看时间是15号早上七点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早的来接他。

    他想要了解很多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对方会给予解答,他马上简单收拾之后,便带着一些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关上水电最后锁上门下楼。

    张生打着伞,敲敲跑车的车门,车窗下落,露出一张姣好的脸蛋,但带着冷冷的傲意,她“上车,去报道。”

    张生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月开车穿过雨幕,驶向报道的地方。

    张生本想着在车上问一些问题,刚要问的时候被月以会有专人解答一口回绝。

    张生便安心看着车外的雨色。

    在跑车等红灯的时候,张生看到马路对面一个带着兜帽看不清样貌的男子,拉开兜帽,眼睛带着血红色,直直看着跑车这边。

    张生内心升起淡淡的危机感,刚想要对月点什么,只看见月按下车载播放器的播放按钮。

    她“发现义府员工,代号034,危险程度5,请求支援。”

    对方很快回答,“是否接到一号目标。”

    月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张生,“已接到,需要与其进行对话吗?”

    对方“不用,此次行动攻击全权由一号目标负责。”

    月“可是。”

    对方没有回答,绿灯亮起。

    月驱车过十字路口,张生不太明白现在发生什么事情,但下意识认为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张生想要话,月“不用话,我不信任你,我负责这次行动。”

    月继续在车载播放器上操作,“请求赦免权限。”

    对方机械的声音传来,“已许可。”

    是yoda的声音。

    月一脚踩足油门,速度瞬间上升到惊饶数字,推背感随之而来。月“坐稳了。”

    张生感觉到肾上腺素在加速分泌,心慌感随之而来,但爽快感也随之而来。

    他只感觉到他现在是乘着光在向前飞,往外看到的只有残影,残影因为月开车的速度,成了一条线。

    月透过后视镜向后看,发现034以极快的速度向她的车冲刺,隐隐要赶上的时候。月猛地踩刹车,跑车戛然而止停在当场。张生惊奇道“这车没有刹车距离的吗?”

    月没有搭理,按下按钮,篷顶被拉开,从座位底下掏出火箭筒,对准因为急停下的跑车而被撞飞到上的034。

    “咻。”月按下发射按钮,导弹随之射出,直直飞向在空飞起来的034。

    而没想到的是,034像是消失一般,消失在空当中,发现这种情况的月顿时感觉不妙,马上回到驾驶位置上。

    “不要动,会死的。”

    月透过后视镜,看到她的后面站着一个带着兜帽的男子,按着大口径的手枪指着她。

    月知道034的危险之处,她自然是不敢乱动。

    034看一眼在一旁吓傻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张生,对月“我来接管这辆车,你马上下车,不然我立马开枪。”

    月无奈只能照做,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这时,车载播放器发出声音“张生,想象。”

    张生被这句话一下子带入到一种境界,他看着034,缓缓地摊开手掌,不确定地对034“我抓住你了?”

    034看到张生手上显现出来的心脏的样子,立马后退。

    他惊恐地“你是真的?!”

    张生疑问“难道我是假的?”他缓缓捏住手中的心脏,奇怪看着,“这回为什么有触感了?”

    034动弹不得,痛苦看着张生。

    张生想要停下来,不想再继续,对方的痛苦样子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但他的意志控制不了他的手掌。

    张生,停不下来。

    空中雨转大雨,骤起大风,响起惊雷,直直劈向跑车。

    月马上驾车,试图躲避雷。

    034嘴角流血,狼狈跪在车上,张生继续捏紧心脏。

    034大喊“祖宗,救我!”

    接着狂风大作,雨势紊乱,数道惊雷悉数落下,直直劈向张生。

    车载播放器中低吼“张生,够了!”

    张生“我也停不下来啊。”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能摊开手掌,掌上心脏的虚影陡然消失不见,034得以喘息并仓皇逃退。

    数道惊雷也戛然而止。

    车载播放器中传来yoda话,“许可解除。”

    月降下跑车的速度,在市区内平稳穿校

    她看着张生,张生沉默看着自己右手的手掌,开开合合,好像在回味其中的感觉一般。

    张生看着车外,问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月想了想“这是...一个,修行者和死神共存的世界,他们逆而行,我们试图修正。”

    张生轻声“死神,修行者。”

    余风骨同样默念着,他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世界存在。

    如今的情况,就像是平行的两条线,直到打破局面的余风骨出现,串联起所有的世界。

    直到这,余风骨才猛然觉悟到,他被叫到这个世界的其中一个目的。

    月平稳的行驶在都的市区里,过了两个时,驶到市郊区。

    张生站在没有门匾,只有一个铁门,上面蜘蛛网丛生,月停好车后,走到铁门面前。

    不一会儿,破旧的铁门缓缓打开。

    月对张生“进去吧,进去后我的任务就能完成了。之后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不过还是谢谢你,救我一命。”

    张生“没事。”

    他走进铁门里。

    世界再度变化,余风骨以为会就此结束这一个场景,但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下一个便是出现在操场旁边的屋子前,身边站着一位美貌的少女。

    少女“你为什么站在这里?快进去啊。”

    此时张生已经打开屋门。

    一颗有雪茄般的粗的子弹向张生飞去,速度之快,张生自然是没有办法躲避。

    但幸好这时张生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在转瞬之间便被拉出门外,同时门紧紧关上。子弹射在门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张生好不容易站稳之后,对叶青投向感激的目光,“谢谢同学救我。”

    叶青甩甩手,像是在缓解酸痛,他不免斥责“你这人太莽撞,能力还没完全掌握,就随意前进,我要是拉不住你,你准是要死在当场,亏你在看门人还是什么头号种子。”

    张生“是,同学得对,是我什么都不懂,才让你这么费心,对不起。至于头号种子什么的,都是虚名,不值一提。”

    叶青冷笑着“你知道就连一个看门饶预备梯队都有无数人就算挤破了头都想要进去。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所谓的头号种子的地位,让所有人都羡慕吗?”

    张生“本来就是虚名,谁想要谁便要吧,我不在乎这个。”

    他“倒是同学,现在能不能进去呢?”

    叶青“现在可以推门进去了。”

    张生鞠躬施礼“谢谢你。”

    张生推门进去,立马迎来沙包大的拳头,一拳击中张生的面门,使得他不免后仰,差点要倒在地上,留着鼻血,幸好力度不大,不至于不省人事。

    张生退后几步,看着眼前攻击他的男子,挥出力道精准的一拳的男子,竟然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

    叶青看到突发的状况,把张生拉到身后,问“沈问!你在做什么?!”

    沈问看到叶青护住张生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让开,我倒是想让这人知道,除了我,没有人能跟叶青走这么近。”

    叶青“你住...”

    张生率先走出来,“同学,对不住,叶青同学受老师要求,要把我带到这里上课,我以后会注意的,不会靠近叶青。就算看到她,我也会绕着走。”

    张生抹干净鼻血,笑着对沈问。

    伸手不打笑脸人,沈问便不好再动手,在屋中上课的同学们都纷纷看过来,使沈问更不容易动手。

    沈问“你是新生?哪个班?来上校长的公共课?”

    张生“我叫张生,是应如芷老师班上的,先前见过校长,不知道校长怎么还没来?”

    叶青站在张生的身后,看到所有人因为听到张生的名字而暗自偷笑的样子,心中不禁气愤。

    她“有什么可笑的!他是这里新生!就是我们的同学!我看谁敢再笑!”

    张生向前走,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下等着上课,好像叶青的话与他无关一般。

    沈问看到张生对叶青恨不得离她有十万八千米远的样子,便也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位置上。

    叶青看到张生莫名其妙落魄的样子,荒谬的觉得自己在多管闲事,回到位置上,眼不见心不烦。

    余风骨想起来捏着034的心脏的时候,那种真实的触感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一瞬,余风骨打破了对世界的原有理解,自我感觉接触了另一个世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