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狸猫(2)

【书名: 不义侯 第八十三章 狸猫(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谁也看不到那狸猫到底是怎么下的山,山的这边是雪,山的那边依然是雪。

    狸猫带着雄心壮志,带着对黄昏的决绝,它不想看到黄昏。

    黄昏见证的一切成功都是失败。

    但是它下山的第一步,就一个不心,从另一边的山顶滚了下去,花瓣在它的身后飘舞。

    “哈哈,你太笨了,哈哈,太好笑了。”

    狸猫当然听不到花瓣的嘲笑,因为它只能听到雪黏在它身上的声音,越来越多的雪压在它的身上。狸猫变成了一个球,很大很大的球,从最初的制高点下落,此时它不再是慢慢,因为重力的作用,它变得飞快,像是森林里的不常来的朋友老鹰一般。

    花瓣大喊着“你慢点,慢慢,我要跟不上你了。”

    狸猫当然听不到,它感觉到无数次的翻滚使得它脑袋变得七荤八素起来。

    狸猫不知道自己还要滚多久。花瓣也急的想要赶快到狸猫身边,可是它只有继续着急,没有任何办法。

    花瓣哭起来,因为它赶不到狸猫身边,更因为狸猫滚的越来越快了。

    它们刚刚要结伴而行,转眼间就要就此分别。

    风送花瓣下山,却只是微风,花瓣只是在飘荡,接着飘荡。

    而狸猫则是如同无休止一般地翻滚,雪球越来越大。

    山脚下的熊部落全然不知,因为巡逻岗位的熊正好没有看到从雪山上滚下来的球。

    不过很快,巡逻熊不太及时的进行预警,熊部落的应急部队熊列好队,出现在正对着雪山方向的路。

    列好队的部队熊中出现一个体格更加强壮,脸上带着刀疤的熊,那是应急部队里的首领熊。

    首领熊走到部队熊们的面前,“你们不要动,我来做这先锋。”

    部队熊们听从首领的命令,因为它是这支部队最高级的长官,更因为谁都相信它有能力解决这一场事故。

    首领熊远离着整齐划一的部队,它走的很远,走到山腰上。

    首领熊敦实的身体作为第一道抵挡的防线,它看着眼前那急速滑落的雪球,巨大无比,大到足以覆盖熊部落的全部的地域。

    首领熊想过转移它的子民,但是时间极短,根本无法成功。

    对于这一刻,这只是一条单行路。

    首领熊知道此行难回,可它还是一去不回!抱着必死的决心。

    首领熊常年带着盔甲,它从来不敢放松一刻,此时它的背影在所有的熊看来都是凌冽又带着一丝悲壮。

    直到一头老熊大喊“随首领赴死!”

    “随首领赴死!”

    “赴死!”

    爱民如子,爱兵如子的首领熊听到身后的呼喊,顿时热泪盈眶。

    首领熊大喊“一队,转移所有年轻的力量!这是命令!”

    它不想让子民死,一定是它先死在它的子民前头。

    没有一头熊愿意听仁慈的君王的话,它们同样带着决绝的意,走到首领熊的旁边。

    首领熊看到此情此景,心中感慨万千,眼上又热泪流下。

    厚重的盔甲反射的是暖饶光芒。

    对于首领熊来,偌大的雪球,倒也没有这么可怕。

    趁着它继续滚落的空档,首领熊“一队!立马搬来所有的巨石。二队!拿来所有的横木。三队!保护好我们所有的财产。剩下的!围成紧密的半圆!都跟我来一起会会这突然出现的巨大雪球。”

    首领熊心中燃起万千豪情,它拥有这样的子民,何愁熊部落不兴呢?!

    狸猫当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因为它不得不停止思考,数不清的滚落让它的脑袋根本无法思考,就连怀念松树林的日子也会没有余力去做。

    甚至它荒唐的觉得,未来的日子,可能就只有这样一直滚下去,速度还挺快的对狸猫来,备不住就这样到达大海,狸猫在还能思考的时候在短短的一瞬想到这些。

    直到它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阻止它继续前进的时候,狸猫意识到,它似乎不用滚了。

    可停下来的那一瞬,脑袋传来的感觉使得狸猫瞬间昏过去。

    “你是什么?我是狗熊,你可以叫我侯。”

    “我是一只猫,你叫我慢慢就好。这里是哪里?是我的梦?”

    “不,这是我家,我家就在这里,我爸爸是这里的首领,管所有的熊。我妈妈是一个普通的熊,它只管我爸爸和我。”

    狸猫醒了,醒在一处它没来过的地方,温暖又带着好闻的气味。

    “我想起来了,我从山上滚下来,然后像是被接住一般,停下来之后我就晕过去了。”

    “我要往外走,我不能逗留在这里,黄昏不会在意我花掉的时间,它只会在它该来的时候到来。”

    “你不要走,好不好?陪我聊聊,这里的大熊听不懂我的话,熊又不愿意听我的话。”

    “拜托,我很忙的,我忙着找到海螺,我忙着找到大海,我忙着看到星辰,我还忙着跟时间赛跑。”

    “大海?!我知道大海在哪里,就在东方。”

    “东方是哪?远吗?”

    “远?应该不远吧,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看过部落历史书,上面写着几千年前,部落还不在这里,它接待过一只老狗,那只老狗很厉害,它看过大海,它摘过星辰,它知道世间所有的真实,它能讲出所有的童话!它就了,”

    狸猫再度听到从熊嘴里出来的老狗,它想起来那枚花瓣。

    “你看到一枚花瓣吗?那是我的朋友,我们走散了,你能帮我找找吗?找到我就陪你聊。”

    狗熊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枚花瓣,它“嘿嘿,你看看这是什么?”

    花瓣忍不住先“我等了几千年才想着要下山一次,我等了几千年才好不容易认识一只猫,我不想失去你。”

    狸猫再度为自己失足倒地滑落成雪球的行为感到羞愧,它“嗯,我们继续走吧,该走的路我们还没有走完。”

    花瓣“侯,你把我放到那只臭猫的身上。”

    等到花瓣在狸猫身上的时候,花瓣“这回好了,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狸猫点头,它“那我们走吧,继续走下去,侯,我们要走了,不用惊动其它,我们自己悄悄离开就好。”

    它驮着花瓣,离开熊部落,除了狗熊,它没有告别任何一位熊。

    当然避免不了所有的熊看着狸猫和在它头上的花瓣。

    狸猫微笑着致意,却没有任何一位熊仇视的看着它们,所有的熊很开心,笑着又主动的告别狸猫它们。

    “它们是为什么?我做了这样的错事,为什么没有怪我,反而还开心的笑?”

    “也许是你让这个部落的羁绊变得更深了吧。”花瓣。

    狸猫觉得内心还是有愧,接受不了花瓣安慰的言论,等到它真正离开熊部落的时候,背后传来欢快的叫声。

    “等一等!等一等啊!”

    狸猫回头看着跑来的狗熊,雪白的熊毛在冬日里闪闪发光。

    狗熊气喘吁吁地到狸猫身边,它“我想跟你们去找大海!”

    狗熊拿出一本书,书皮泛黄,但是还算整洁。

    上面印着几个大字,熊部落历史纵览。

    “欢迎你加入我们。”微风吹起狸猫头上的花瓣,像是在跳舞。

    “你家里同意你出来吗?”

    “它可以当我们优秀的向导,那本书里记载着几千年的历史,真的是很好的资料。”

    狗熊拿出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纸张末尾印着两个大大的熊掌印和一个的印记。

    “我的爸爸妈妈都同意我来找你。”

    “它们相信传承代表的力量。”

    .................

    默默看着所有变化的余风骨感觉到内心中莫名到难以言状的情绪。

    但没有坚持多久,毕竟场景再度轮换,让人应接不暇。

    直到他出现在一处屋子前,眼前有一扇虚掩着,等待打开的门。

    余风骨带着内心对于眼前未知的不确定性,推开门。

    他看见星星,星星装饰下的空和下面无垠的平地中,一个拄着拐杖的女人,闭着眼,如同算命先生一般,只不过是少见的女性。

    女算命穿得花里胡哨,像是夜晚最喜欢放飞自我的广场舞大妈。

    她发出温柔的声音“来啊,孩子,让我看看你的命运。”

    余风骨觉得这声音很温柔,便放下心中的戒备,慢慢走过去。

    他看着女算命“你要干什么?”

    女算命伸出胳膊,展开掌心,中间有一块漂亮的石头。

    余风骨感觉到石头周围有细的颗粒飞到他身边,他问“这是灵运石?”

    女算命摇摇头,“你把手掌摊开,放在我的掌心上。”

    余风骨照做把手掌放上去,看到奇妙的景象,两个手掌中间的石头变成了一团光,从掌间逃窜出来,飞向夜空郑

    如同萤火虫,余风骨看着飞出来的光四处飞舞,起初没有规律的飞舞,渐渐地都在围绕着他。

    余风骨新奇看着这般景象,最终所有的光都飞进女算命的灵盖。

    女算命缓缓睁开双眸,是纯白色的眼,没有黑色或者褐色的瞳仁。

    余风骨问“奶奶,你为什么,流泪?”

    女算命看着余风骨,“你蕴含大怒!是纵之才!”

    余风骨歪着头,问“听不明白。”

    女算命“听不明白才好,命运就是听不明白才好。”

    余风骨没明白什么意思,因为接下来就更看不明白了,女算命的身体正在慢慢消失,星星脱落到好像要掉下来的样子,余风骨惊恐的问“奶奶,你这是怎么回事?”

    女算命笑着“不要怕,孩子,我到岁数了,但是命运一直让我吊着口气,要等到一个人来到我面前,我才能离开这里。”

    她“李倒驴和其他孩子们来了。”

    余风骨回头看,门被推开,最先跑来的是一堆余风骨没见过的人,但为首的应该就是女算命单独提起的李倒驴。

    他们走到女算命不远处,李倒驴冷冽但明显情绪是极度悲赡“跪下!”

    他带来的所有人扑通跪在女算命面前,李倒驴跪着“青山寮全体,恭送老祖宗。”

    余风骨觉得现在不适合出现在他们面前,想要脱手离开的时候,被女算命按住。

    女算命对李倒驴等人“我当年白手起家,才一手建起了青山寮,现在因为很多原因我终于可以寿终正寝了,希望你们能好好听新任首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余风骨“余风骨。”

    女算命“余风骨,他就是新任的首领,孩子你别话,他们会给你解释。我死后没有肉体,也就不需要入土为安...你们先退下,我还要跟孩子几句话。”

    李倒驴“青山寮全体,给老祖宗磕头。”

    女算命看了一眼余风骨“就是麻烦。”

    这么庄重的场合,余风骨可不敢搭腔。

    等到李倒驴离开屋子后,女算命几乎只剩下一双眼睛还没有消失,她对余风骨“你现在的力量不稳定,需要加以练习,我给你传过去的是所有我对这个世界修行的理解,你要好好利用,好好吸收。”

    她“老身求你一事,希望你能保下青山寮,一周之内,青山寮必定要经历它的第一场大劫,把你单独留下来,又传给你我的知识,就是希望你能善加利用,救下我的青山寮,算是我的一点私心。”

    余风骨问“传给你真正的孩子们,不是更好吗?这只是我的梦境,根本不知道我原本的世界到底有没有青山寮的存在。”

    女算命摇摇头,“只有传给你,我的衣钵才有真正的用武之地,你的灵运告诉我,你的舞台不只是这个,的世界。我青山寮,曾助过千年难等一回的强者,是何其幸哉的好事。孩子,要记住,梦境对于我们这些人来,就是能影响现实的现实”

    她“多无益,需要你好好理解,孩子。这条路,你已经退不了了。”

    余风骨觉得这份力量实在是太沉重,直接跟一个山寨挂上钩了,不好在女算命面前,他根本不在意什么青山寮,现实世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根本没有什么闲心。

    女算命撒开手,“孩子,我想的就只有这些了,我所知道终究还是稀少。”

    她“你出去吧,去找李倒驴,他知道该怎么做。我想去几个地方,趁着我还没离开这个世界。”

    余风骨“好,奶奶我出去了,你好好休息,青山寮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走出屋子,鬼使神差一般地在出门的一刹,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绝美的女子在星空之中肆意游走,脸上带着花季少女般纯真的微笑。

    余风骨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群穿着统一服装的人,为首的是李倒驴,后面还站着一堆她不认识的人。

    他从没看到过这种阵仗,问李倒驴“你们干什么?”

    李倒驴“恭迎寮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