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巨变前兆(11)

【书名: 不义侯 第八十章 巨变前兆(1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大清隐龙     余风骨本就没有经历过燕红柳绿之事,便觉得脸热难捱。

    老也没有过多为难余风骨,眼前的景象如同走马观花一般。

    他先是看到数位舞女在场上欢舞,之后便是一位美人横空出世,引起众人惊叹。

    有美人自场中翩翩起舞,她盘起青丝,一双美目让周遭的男子有些晕醉,美目下带着曼妙的轻纱,薄如蝉翼,又带着淡淡地青色,修长白皙的双腿亭亭玉立,骨肉匀停,凹凸有致不够形容长成这般的女子,惹得旁人不住的咂嘴,一时间竟然忽略了旁边的女伴和该有的呐喊。

    余风骨乍一看,只感觉到单纯的漂亮,除此之外,找不出什么合适又恰当的形容词。

    这只是他盯第一眼的感受,但是第二眼,他在女子身上看到无名的痕迹。

    余风骨只道是自己想多了,但接着想下去,便觉得无名将来也许就是这个样子。

    他想起无名,便觉得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火,在思想的草原里无尽燃烧。

    老还是为他止住了火,余风骨眼前的景象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走马观花,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直到余风骨出现在难以明的世界,像是一片荒芜,没有杂草,没有绿色,像是被火烧焦,又无法看到劲头。

    余风骨没见过这种景象,没感受过这样的事情,他觉得害怕,也觉得兴奋。

    他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下,向着远方出发,他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他不知道这样的梦境会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是他觉得要往下走,要向前看,一种奇怪的使命驱使着他,像是有人想要通过这样的一种办法来告诉他。

    直到他出现在一片他从没见过的地方。

    那里古朴,带着一丝肃穆,余风骨回头看,姑苏两个带着劲头的古朴大字横立在城墙之上,原来他出城而走。

    余风骨知道这是要继续向前走的意思,于是,他便往前走。

    眼前不远处的树旁,站着两位少年。余风骨看到之后,便向前一踏!

    余风骨便感知到了一切,因为此时,少男传来的是决绝,少女传来的是不舍。

    姑苏城外的乡间村落旁,有戴斗笠的少侠站立在村落的守护树旁,一座巨大的古榆树旁。有少女在少侠身后站立,红衣素裹,一根玉簪松快的扎在万千青丝上。

    少女轻起朱唇:“哥哥,你真的要走吗?”

    寂静无声。

    细如蚊蝇的声音终究是被少年听了去。

    “妹妹,家国已陷入战乱,许久这战事终究会逼近偌大的姑苏城。”少侠摘下了斗笠,转过身面对着此时楚楚可怜的妹妹,清澈的眸子注视着低头拽着他的衣角的妹妹。

    他不忍,但是他想起了云游四方的道士对他的话。

    “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是百年才出世的练武奇才,适逢家国动乱,方可成就一番伟业。”

    家国动乱。少年在大榆树旁蹦跳的站起来要把手中的长命符挂在树上。

    双眼明亮的看着云游道士。没来由的想起爷爷时常对他的一句话。

    “盛世僧人歌颂太平,乱世道士济世救人。”

    已战死的父亲对孩提时代的他过。

    “堂堂七尺男儿战死沙场应当人生快意之事。”

    江湖总算是沙场了吧?少年接过道士给予的三本书。黄纸线装书,左上角是型的太极八卦图。

    四年后,妹妹恰逢豆蔻,与村东头的男孩订了终身。

    少侠收回思绪,他的背囊有些碎银,碎银是村东头男孩的双亲给予的盘缠,男孩的父亲,少侠的父亲的军中好友,知晓少侠慈志向之后,他布满老茧的大手不停的摩挲少侠的头,口中念念有词。

    离去之时,男孩的父亲赠与了少侠一把生锈的剑,刚要抽剑查看,却被男孩的父亲遏制住了,少侠看向他的眼神透露着些许惊讶。

    “风骨,记住,侠,是以仁义为主,是侠的本。而刀剑,是我们的工具,不是我们的最主要的方式。”余风骨感觉到奇妙的感觉,莫不是梦中的人物,都与他同姓?

    “进入这姑苏城了,切记不可轻易亮剑。”

    “我赠与你一信物,入了这姑苏城了,找那城中的铁匠,我与他有些交情,把这封信件交予他,他便能知道如何做了。”

    于是,少侠带着村西头买的斗笠,头也不回的向着曾为着名谍子的男人前方走去。

    但是英雄总被儿女情长所困,到了这陪伴十数年的答应古榆树旁,刚想把长命符摘下来的时候。

    “风骨哥哥,请慢一下。”

    少侠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无限的紧张。因为他答应过妹妹要看她出嫁,要看她的红面纱,要放心的把手放到村头男娃的手上。

    但是现如今,少年看着少女泫然欲泣的模样,却是不忍。

    又转念一想姑苏城看着他呢。

    “翠芒,等我回来,我回来的时候我会看着你出嫁的。我把你托付给了妹夫一家,要好好听话。”

    少侠轻抚着少女的青丝,理顺了簪子扎乱的地方。

    尔后,转身,就再也不回头了。

    远处似是传来了少女的哭声。

    如锥在心。

    余风骨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的疼痛,荒谬的以为面前踏上江湖路的少男与身后哭泣的少女。两相不见,便是永隔。

    他自发地想要跟着少年走一段路,这段梦境不该这么简单的就此结束。

    村落离姑苏城离的是有些距离的,幸好村头的商户要赶去湖州拜访,幸阅搭了一段路,继续走陆路,走陆路是要跨过一座桥,待到少年走进桥前。前方出现聊骚动。

    少年压低帽檐,上前查看。

    听得旁边村民的议论,少年才是知晓了争端源头是尹家庄的女娃跟素来恶行乡里的恶霸纠缠在一起,村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全全抱着看戏态度。

    人群中心的少女与那恶霸对峙着,恶霸着粗鄙不堪的话语,少女脸颊通红,像是涉世未深的闺中少女初入社会就被扔入了大染缸。

    少年目力所及,看得少女手中的剑显现着不稳的架势,恶霸似是发现这样细微的异状,眼中得意颜色更甚。

    恶霸背后被捆绑的少女眼神慌张,似是惧怕着此时的情况,少年后撤步,握向腰上的剑,心中默念那泛黄书籍中最基础的招式,运起已练四年的内功,他有些紧张,这是第一次拔剑,剑一出,未来就难以预知。

    余风骨感觉到的是少年心境不稳,在比武尤其是会死饶决斗中这是大忌。

    他也心急如焚,恨不得魂穿眼前的少年,帮他解决恶霸。

    余风骨忽略掉的是这是他的梦境,所以魂穿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的。

    可他发现能控制眼前少年的时候,还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成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