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巨变前兆(10)

【书名: 不义侯 第七十九章 巨变前兆(10)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北宋大丈夫大文豪逆流伐清神话版三国     迎春阁内。

    易京有些开心,觉得终于被这伙人接纳了,意味着今后有很多资源可以共享,意味着爹爹的事业能更进一步,意味着他易京,能打开更多的视野领略更多的风景。

    简直就是一件多赢的事情!

    易京有些意气风发,他向旁边的哥哥们打招呼,相互介绍,黄有庭自知易京将陷入危险中,但也没拂了他的面子。

    柳如烟在黄有庭示意下,重新拨弹曲子,琵琶发出的调调中带着一点哀伤。

    易京坐在最边上,他觉得很踏实,认为被认可了后,就有一种归属福

    他一摸怀里,摸到了一样东西,他心下一动,笑着“哥哥们,弟弟给大家看一样东西。”

    “是什么?京兄拿出来给大家乐呵乐呵。”旁边有人。

    谁知他拿出了一只荷包,色彩鲜艳,样式不堪一见。引得一群人哄堂大笑。

    “啧,京兄,你这审美....”

    “对啊,京兄,你也太有意思了,选这么个荷包,哈哈哈,快笑死我了。”

    “哈哈哈。谁不是啊。”

    易京一看大家准是会错意了,解释“这是那良人所佩,不是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带这么丑的荷包呢?!啊,哈哈哈。”

    黄有庭叹了一口气,他看到余风骨走过来了。于是他站起来,走到柳如烟旁边,按住她的肩。

    乐声戛然而止。

    少年们仍在笑。没有谁在意黄有庭为什么站起来,也许是想亲近他旁边的姑娘了;也没有谁注意到在黄有庭挡住正在靠近的余风骨,谁也不会觉得余风骨这么快完事。

    黄有庭感觉到有人站在他的背后,他转过身,拿过了柳如烟抱着的琵琶,那是上等的乐器。

    “确定吗?”黄有庭问。

    柳如烟接过了哭到虚弱的周青绿。

    余风骨拿过了琵琶。

    他拉断了弦,弦断的声音很难听,也让人心慌。

    少年们被惊醒。易京透露出大大的迷惑。

    谁也没有想要逃。而易京,他做了最错误的决定。

    他站起来,带着笑意,拱手道“余兄,完事了?”

    荷包掉在地上。

    余风骨笑着,竟然有点欢快“那个荷包帮我捡起来,我看看。”

    易京不敢不从,也没有觉得这是个事,欣然弯腰。

    余风骨慢悠悠地向前走,黄有庭别过了头,柳如烟看着余风骨,周青绿泪眼朦胧。

    大堂之上,明灯高置,载歌载舞。

    “余……枫!你……干什么?!”易京感觉到脖子上的弦线逐渐收紧。

    血线越来越明显。并且有鲜血渗出。

    会死饶!所有融一的想法。

    “回去!”黄有庭怒喝。

    少年们上前想要为这位京兄求些情,被黄有庭震回去。

    一时间没人敢上前。

    “余……我……错了。”易京哭着,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磕头,道歉。”余风骨淡漠地。他把弦线向上提,那是坐着的周青绿所在的方向。

    “我……凭……”弦线又收紧一分,血开始流淌。

    “好……放……”易京哭着。

    弦线放松了,余风骨收回手里,淡漠地站在易京后面,睥睨地看着他。

    易京骤然得了松快,以为可以活命了,却听得黄有庭“不要尝试逃跑,不论他,仅我,也有能力搞垮你们全家。”柳如烟本想制止他发言,却也放下了手,安心照扶着周青绿。

    易京面如死灰,在场的人他哪一个都惹不起,但人都善于趋利避害。他恶毒地看向全场最弱势的女人,周青绿。

    是她害得他几近死亡,他如今却要向这女壤歉。

    简直奇耻大辱,他可以低头,但他绝对要报复!

    易京一声,一声,一声地向周青绿磕头。周青绿眼神黯淡地看着匍匐在地的易京。

    “话。”余风骨不带感情地。没有威胁,却透露着危险。

    易京忙不迭地磕头如捣蒜,嘴中喊着“对不起!周姑娘。对不起!周姑娘。对不起!周姑娘。”

    这喊声,惊动周围的人,他们纷纷向余风骨等人投以视线。

    余风骨绕过仍在磕头的易京,把琵琶递向周青绿,他“跟你父亲有最直接关系的人在你眼前,琵琶在我手里,现在你做了什么都是我做的。”

    周青绿抬头看着余风骨,想起了余风骨刚才淡漠地收紧弦线的样子,如果她是局外人,可能会觉得可怖然后不再靠近。但她如今已经入了局,余风骨的一颦一笑一息都被周青绿记在了心里。她伸出手,没有接触琵琶,直接附在了余风骨的手上。

    易京一看周青绿一股要拿过琵琶的劲头,磕头的声音越来越大。

    周青绿泪眼温柔,对余风骨“公子再厉害也不能杀人,犯法是要坐牢的。”

    她对易京“易公子,那荷包,你拿过来。”

    易京莫敢不从,急忙把掉在地上的荷包捡起来,跪着到了周青绿身前,双手呈上。

    周青绿拿起扁扁的荷包,轻轻地弹去上面的灰,轻声“你我这么珍贵地一件宝贝,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什么都不是呢?”

    易京一听,马上拍自己的脸,“周姑娘,是在下不是人!在下错了!”

    “行了!”周青绿。

    易京听到了她的话以为被原谅了,便带着笑脸“谢谢周姑娘,谢谢周姑娘。”

    “你抬起头。”周青绿。

    易京听话抬头,脸上笑意未减。

    啪!是周青绿抽易京脸的声音,易京凝固当场。周青绿“这一掌,是感念易叔肯收留我父亲做工,工钱虽少,但也有盼头活下去。”

    啪!她继续抽易京的脸。她“这一掌,是为我父亲,父亲气运不足,遇到易叔这样过河就拆桥,恶心至极的人。”

    啪!她仍在继续。她“这一掌,是为我,为我所遭受你们父子二人给予的恶意。”

    啪!易京被抽懵了。她“这一掌,是为余公子,他的审美我很喜欢...而且,他拉弦线的手都泛红了,我很心疼。”

    周青绿也有些累了,停下抽红的手,“你走吧。”

    “谢谢周姑娘,谢谢周姑娘。”易京看了一眼黄有庭,余风骨,两人仍然一眼未发,他心中便有些焦急,他已经低到尘埃,也忍到尘埃了,这两人还想干什么?

    最终是黄有庭开的口,他“兄台,如果你想尝试反扑,我给你一个衷心的建议,离开云城。”

    凭什么?易京震惊地想。但觉得首先要虚与委蛇,连忙“谢谢黄公子。”

    但余风骨还是没有话,易京有点害怕与他对视,僵持在当场。

    余风骨缓缓地“荷包里的钱,给我拿出来。”

    易京一听是这种话,立马把所有的钱掏出来,递给余风骨。

    余风骨拿过一两金子和十两银子,“滚。”

    易京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得嘞。”

    一溜烟地跑出迎春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