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巨变前兆(8)

【书名: 不义侯 第七十七章 巨变前兆(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北宋大丈夫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余风骨横抱起周青绿,真软,也真轻,就像死了一般。

    前面不远处就是药铺,余风骨走到药铺里,正好郎中在值班,他随手一掏,便扔下了钱,郎中一见钱就利索地接过周青绿,放置在诊床上,开始检查、医治。

    之后他去到了仍在卖包子的摊位,打了两个包子,一碗粥,他没让店家先盛出来,只要预备着就好。

    因为余风骨去到了一个地方。

    布店。

    余风骨走进去,买了一匹布,当场让裁缝裁出一块,做成荷包,荷包样式是余风骨精挑细选。

    荷包本,加了钱后做的也是飞快,之后余风骨又找布店掌柜兑了一两黄金和十两银子,装进荷包里。

    接着他回到包子铺,拿过食物,便回到药铺。

    三样东西便放在柜子上,他坐在一旁,准备等周青绿醒来。

    余风骨想,他没必要救她啊,这么多值得可怜的人为啥就她值得我可怜?也许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对!就是因为漂亮它才救她的,他成功的让自己没有那么多的负担。

    余风骨远远地看去,都能看到她长长的睫毛,此时却微微地动了一下。

    余风骨慌张了。他站起来对郎中“先生,等这位姑娘醒来,麻烦您让她把包子和粥吃了,还有这荷包也让她拿着,然后您跟着她回家,给她爹看看病,银票我放在桌子上了。”

    余风骨向外走,偏头对郎中“先生,别人都称我是余公子,我是云城很有名的人,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名气,但是我有能力知道你有没有按着我的去做。”

    等到余风骨踏出药铺的时候,场景变换,整齐划一的街道破碎成碎片,四散飞起,然后重组。

    等到重组之后的景致出现在余风骨面前的时候,这使得他有些惊诧。

    因为他觉得他看到妓院了,正中立着红木的牌子,迎春阁。

    在余风骨眼前的是迎客的女子,抹着浓妆,带着一点不得要领的魅惑,轻摇团扇,扭动着腰肢,她们送着秋波对迎来过往的人。

    再往前,是迎春阁独得的仙境,红木桥直通通地通向入口,两旁流水如烟交错,隐瞒了桥的后段,如同仙路,从凡间到了仙界,露过此处的欲客,在烟幕前做人,在烟幕后成仙。

    旁边的男子撞了一下余风骨,余风骨惊愕的回头。

    对方也被余风骨的反应吓一跳。

    他“怎么了?兄弟,你搞的我很慌。”

    余风骨不得不问“兄弟?你是谁?”

    对方明显感觉到荒谬,他在余风骨面前摆摆手,“我是谁?我是黄有庭啊!我们!坐的是同一辆车来的。”

    余风骨自然是不知道黄有庭是谁。

    知道一个体态美妙的女子婀娜多棕出现在黄有庭面前。

    “公子,如烟在此候您多时了。”她微微一福。

    “余风骨,给你介绍一下,迎春阁的清倌人,柳如烟。”黄有庭抱过女子,带着一点炫耀。

    黄有庭看来还是觉得女子比兄弟的症状重要。

    ...........

    迎春阁内。

    无论是流莺、熟妓还是清倌人,都穿着若隐若现的衣裳,勾动男人心里的那点龌龊的私欲。

    余风骨看尽阁内大堂,风雅的、低俗的,森罗万象。他还是有些胆怯,因为这些他是根本看不到的,伴读在太子身侧,没有时间和兴趣看这些。

    黄有庭带领着余风骨到了一处视野较佳之地,那里围坐着一群形骸放滥少年郎,他们拥着身旁的女伴,对姿色更甚的吹以口哨做些不痛不痒的撩拨,成了一番男饶金钱至上的景象。

    黄有庭放开了柳如烟,他花钱买来的女子就请离为这群少年郎演奏的姐妹。

    柳如烟以善弹琵琶闻名云城,轻拢慢捻抹复挑,弦音欢快悠远,她的演奏让下流的行为莫名裹上了高雅的外衣。

    黄有庭站在少年郎面前,轻咳一声,“余大哥接到了。”

    那些少年郎身旁的女伴,正在绽放女人身体的魅力,用尽方法蛊惑着旁边的男人。

    当少年郎听到余风骨,一个个欣喜若狂。纷纷推开身旁的女伴,带着崇敬的目光看向在黄有庭身后的余风骨,坐在少年们中间的男子放肆地笑,。

    “余哥哥来了,快坐。”

    余风骨扫了一眼少年们,发现了一张新面孔,少年长相算不上难看,但莫名地让余风骨感到厌恶。

    男子让开中间的位置,余风骨自然地坐上去。

    黄有庭坐在了余风骨的旁边,其余少年想为他叫位姑娘,被黄有庭拒绝。

    “呐,那是我的姑娘。”他指了下弹琵琶的柳如烟,少年笑着作罢。

    “嗨,哥哥是不知道,上一位姑娘那是花银子像流水,想好好待她也经不住这样。还是这位好,省钱!”刘大搂紧了身旁的姑娘,。

    那姑娘一听此话,又是一阵撩拨。

    刘大指了下坐在边缘的少年,“哥哥,这位兄台是要送你什么礼物,我们便留下了他,哥哥与他聊一聊,我们看看能不能把哥哥的礼物抢过来,大伙分。”

    众人欢呼,好像余风骨的礼物已经是大家的礼物了。

    除了坐在边缘的少年,他听到刘大的招呼,有些激动。

    少年仍记得,下午父亲务必把这份礼物送给余风骨,这样被这伙拥有财富和权力的少年团体接纳的可能性就会增高。

    少年听到父亲的建议自然欢喜,他平生第一次感谢了父亲,惹得父亲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所以他带着他的敲门砖来敲开余风骨一伙饶大门,少年觉得他一定会成功。

    “在下姓易名京,见过余公子。”易京站在余风骨面前拱手。

    两人离近了,余风骨还是觉得很厌恶眼前的人。

    余风骨一摆手,“无妨。何事?”

    黄有庭听出了余风骨不愿搭理此饶意思,论以往他就会为余风骨挡下,现如今他也想继续看下去,让余风骨表露出厌恶的人不多,无一例外,都没有好下场。

    “家父见过公子的,不知公子是否记得?”易京。

    “不记得。”余风骨。

    “公子可在想想,今日下午在西市店铺。”易京认为要引出一点渊源,然后接下来两人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他再出礼物为何?

    完美!易京觉得。

    余风骨一听易京的店铺,心中顿时沉下来,眼神都黯淡了些许。

    黄有庭一直观察着余风骨,看到他这样的变化,心中不免惊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