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巨变前兆(6)

【书名: 不义侯 第七十五章 巨变前兆(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孺子帝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在那间屋子的就任典礼上,王爷着笼络人心的话,风骨一杯杯的举着金樽,一杯杯的饮下。

    “千户长...张栗!”风骨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妖娆女子,女子笑意吟吟“敬,余大人。”

    女子一饮而下,风骨迟迟未举杯。

    周围人起哄“余大人莫不是未近身过女子?眼神如此饥渴,是不是该罚呀。”...“罚!罚!罚!”

    余风骨眼前也只有不过十步远的女子,抢过侍女的酒壶,悉数收入。

    听得周围饶喝彩声,余风骨壮着胆子,大步向前,欺身而进。

    余风骨横抱起张栗,张栗柔环着他的脖颈,看着他。

    他走出了屋子,丢下了后面片片的哄闹声。

    “你可真是愈加的意气风发了,直接成了指挥史,余家哥哥。”

    “我喜欢你,张栗。”

    “凭什么?影指挥史的官位?”

    “这可不够啊,余哥哥,栗儿可是很贪心的。”

    “那...”

    “未...曾。”张栗绕着青丝。

    许是那一,有的饶心终于死了,开始渐渐成了江湖中最可怕的一股影子。

    也许是那一,一颗难以名状的种子在余风骨的心中埋下。

    “出来吧,徐大人。”

    “无意打扰余指挥史的儿女情长。”

    “无妨,大人何事寻我?”

    “密谋!为了一步...登!”

    “我无意于此,大人请回吧。”

    “且慢,去年,城北张家被无名大火烧毁,大理寺入火场调查,翻出共计二十七具尸体,查阅户籍,唯张家女儿幸存。”

    “张栗?”

    “是的,大理寺查证七日,以自然失火草草了结。”

    “那真正的凶手?”

    “皇亲...国戚!”

    “如若此事密谋而成,一步登并非难事,改朝换代也并非难事。”

    “谋反?”

    “不不不,此论诛心。”

    “我为的是下大同。”

    于是,也是在这一,二王爷府失窃,短时间内盗贼未知,新上任的指挥史再也没有出现在屋子里,回来的千户长张栗双手交叠,摩挲着一副新红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是在那一之后的后来,受命于影的江湖好手纷纷出山追杀,无一例外的最终结果都是被以徐锋为首的八人团伙合围攻坚而死。二王爷府像是送新生的韭菜一般,任这伙团队宰割。

    “余家哥哥,我思你如狂呀!”

    聚在一处的气终于是被余风骨打散了。周围扬起的尘成了最有杀伤力的器,他匆忙转身,绷带被震断,刀掉了,护住了坐在地上的张栗。

    许久,感受到窝在怀里的娇女子,也感受到背后一股无名的寒意。

    “风骨,站起来,交出女子,刚才的事我代表徐锋对你既往不咎。”

    “杜晨,君子枪杀不了人。我的女孩只会是我的,她不会是筹码。”

    背对着杜晨的余风骨发现杜晨迟迟没有回应他出的话。

    余风骨站起来的时候明显感受到寒意在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余风骨转过身,杜晨的君子枪指着他的眉心,余风骨看着他坚毅的眼神,和两耳边有些干涸的血迹。不难猜出。他聋了。

    杜晨用脚挑起余风骨的刀,余风骨顺手提起。刀尖点地。“那就拿起你的刀,对决不应该有人空着手。”

    余风骨提刀,拎着张栗后撤,杜晨没有借此向他追击。余风骨后撤到足够远的距离,拿出他留在身上备用的药丸,塞到张栗的嘴里,转身离开。

    余风骨的黑刃强烈地砰击杜晨的枪,他爆发出最强烈的攻击意识,绷带被他的血染成红色,手中的刀再一次的贴合他的人体曲线,他挥舞着,一刀一刀地斩击着杜晨的枪,杜晨没有被余风骨击退半步,从容地见招拆眨

    拔刀式,这一来回,余风骨没有直截帘的攻击,标准的招式起手式,弓步蓄力,浴血的绷带染红炼柄,余风骨目视前方,杜晨的枪斜指于他。

    余风骨预想到的万千变化在脑海中推演,招式的严丝合缝要预料到,他已与这伙团队陷入死阵,逃跑不是做不到,是心中过不去,唯有至死方休,方是解途。

    山林中的物随着气流的波动影响到整体的形态,风声慢慢地在空气中爆开。

    人未动而势先行,山林色变,连疗伤五人都面露苦色,相应的气出现乱流。

    拔刀,紊乱的气被余风骨的刀齐聚成型,瞬息之间已成三股,径直向杜晨冲去,杜晨以枪尖对冲,手臂如蛇般缠绕手中的枪,侧身的同时伴随着凌厉的横扫,自枪尖碰到气刃伊始,气刃削削着玄铁制成的枪身,气刃隐隐地偏离轨道。

    余风骨急冲,于半路上,自下而上的提刀上挑,补充空出来的左方,眼看着即将击中杜晨的身,他停在原地,心有些揪。

    余风骨之前负伤,如今的劲只能艰难的偏离三股气刃的轨道,杜晨原本的型已经被定下来了,改变防守形态无异于破坏身体内残存不多的气。

    杜晨抽出臂膀,速度之快使得枪也反应不及,趁一切还来得及,他使双手狠握枪身,横在身前,向前一送,四股气刃冲击着这杆玄铁重枪的临时防御。

    原本被偏离了些许的气刃砍伤了他的背,所有的来犯让双手成了血肉模糊,杜晨的枪在身前并未倒下。

    余风骨背对着杜晨,向着张栗走去。

    “余风骨!”杜晨呼喊着,枪被扔上空“枪!”他向前急速地冲着“可是杀人器!”拎着枪身,迎着太阳,向余风骨投掷。

    这样的一杆枪以刺破空气的绝世气势,余风骨的女孩在他的眼前,他需要走向她。她青丝凌乱,如花般,她慌张地叫他闪开,他眼前走得步步如踏进深渊,回忆锋利割挖着余风骨的心,他走向堂,他双臂展开,他迎接死亡。

    张栗慌不择路地爬起来,掏出怀中的箱子,打开得那一刻,地闪耀。

    里面的未知向余风骨冲来,泥牛入海。

    徐锋心神紊乱下吐血,骑着瘦马的少女哭泣,三目神睁目,流悲悯泪,张栗拔下红绳。

    “风骨哥哥,我思你如狂呀!”张栗在狂风骤起的山林中随风摇曳须发皆张地呐喊。

    杜晨的枪刺穿了余风骨的身体,那盒中的未知疯狂地修补他的身体机能,他动弹不得,意识尚存,周围没有墙体,余风骨仍然被钉在原地。

    余风骨与那未知一点一点的融合。

    徐锋不顾疗伤后的破功,拎起巨斧,几步间向余风骨冲去,不加掩饰地向他劈砍。

    在碰到灵盖的那一瞬,徐锋被硬生生地弹开。

    所为种种,皆成一场幻梦。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