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巨变前兆(5)

【书名: 不义侯 第七十四章 巨变前兆(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     张栗先前侧身躲过霸蛮的气刃,背后的刘羽挥剑,一点寒芒飞过。幸地,张栗稳稳的停在剑尖咫尺前,刘羽却无法上前,因为阵自面世之初,就有一个很憋屈的缺点,施阵者能移动的距离极其有限,不然会破坏气流涌动,无法对受阵者施以限制。

    “尹英!”刘羽以气成刃,以剑做器具,挥动开来,寒芒气刃向张栗飞去。

    手里剑自尹英袖中飞出,绕过气流缝隙,直冲张栗面门。

    “变阵!”徐锋成那阵型的尖处,手持巨斧,向前坚定地冲去。牟琪使棍,手自中间向下握,臂膀突然涨力,向前狠厉滑扔,棍子凌空飞去。

    徐锋眼见着棍子飞向前方,一跃而起,踩着棍子,借着力量,以雷霆万钧地势头冲向以青木刺抵挡手里剑和气刃的张栗。

    张栗被阵型所赋予的乱流限制,勉强抵挡住了刘羽的剑、尹英的器。

    还要面对着眼前五人最大的杀眨双手握紧青木刺,护于胸前,眼中光芒诡异展现。

    “他...应该...会出现吧。”

    大暗黑,三目神笼罩住这片山林的光明。徐锋借着勉强的弱芒,一字展开巨斧,巨斧挥动。

    在挥下的那一刻,离弦之箭、难收覆水,再无光明。

    余风骨不知神的惩罚何时降临,音爆声在这个空间此起彼伏,微弱的光芒中他与杜晨相视,尔后大笑。

    心中升起万千豪情,余风骨提刀,弓步展开,收于腹前。

    展现出余风骨最强的招式—拔刀式。

    拔刀式会在瞬息间随意控制共放出十袄气刃,会以撕裂音障的霸道气势放出。

    余风骨感受到后方徐锋放出的堪称神一怒的招式气势。

    “拔...刀!”他低吼。

    黑了。

    三目神的巨掌向下拍下,飞散的风流被聚集成杀饶利器,辅助徐锋的四人,七窍流血,勉强保住活下去的气息。杜晨终于刺到高贵的马腿,余风骨挡住了女子使出的笛子,女子瘦弱的身体爆发出的力量让余风骨的手开始产生疼痛,绑住的绷带严重变形。

    尔后,大地崩裂,徐锋的雷霆一怒没有因为张栗的抵挡而减弱丝毫,气刃的强大气势让一直绷紧弦的张栗崩溃了。

    张栗的青木刺出现细微的裂痕。张栗单膝跪地、双膝跪地,间隔仅仅刹那间。张栗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复杂,彷徨、无助,尔后像是下定决心。

    “余家哥哥,我思你如狂呀!”张栗用尽全身的气力,放声大喊,像是找那救世主,求他降临于世。

    于是,自被人抚养的狼,终于意识到他生来就是要展现尖牙利齿狠厉杀意,所以,在这一,他突破了阻拦,在黑夜高声吼剑

    也是在这一,蛰伏下的影子出现,谋杀了主人。

    杜晨出枪的手有些颤抖,在声源传到这边的那一刹,耳边传来向后方奔去的风声。

    也是出声的那一刹,三目神把掌停在众人上仗余。

    徐锋使出唯一的大杀招后,生命的力量也是耗尽了几分。

    崩裂的地面越来越大,气刃的气势渐渐减弱,青木刺断了一根,张栗的头顶渗出一股血丝。

    “希望,为时未晚。”徐锋被牟琪搀扶。喃喃自语。

    五人耳边又响起笛音,杜晨身前的女子,把笛子别到腰上,驭马转身。

    杜晨借着机会,向前冲,脚步相叠,以枪做投掷物,向前扔出。

    这一撇,却扔进了黑暗。也幸好杜晨使枪多年,枪已认主,不一会儿,红缨枪以更凌厉的速度飞向杜晨。也幸好杜晨及时闪过,却在脸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趁枪还没有脱离控制范围,杜晨迅疾得转身,掌握枪身,臂膀发力直至乏力才使得这杆不听话的枪重回杜晨身旁。

    如若杜晨拉枪不及时,枪直至后方五人,黑暗中,不知会刺向何人,刺向何人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徐锋与众人因刚才合力欲击杀张栗,耗尽大部分心神,众人略微无力的摊在地上,暗中释放心法,回复气力。

    在外围护法的黄瑕,端坐在地上,运功疗赡时候,清晰听得旁边出呼啸声。

    都听到这样的声音,不敢想却又无法制止想到余风骨。

    众人有默契的回复自身力量,笼罩在心上的阴影却又散之不去。

    杜晨并没有产生多大的伤害,眼前的女子消失在黑暗中,确定追不上之后,杜晨凭着记忆,向后方的众人走去。

    眼前的路一步一步的明亮起来,杜晨有些懵的抬头望望不到的,敏锐感到气流向上飞去,可能那怪物抬掌,准备走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可能,那也意味着他在先前没有造成丝毫伤害的战斗中,耳朵负伤,他聋了。

    “你们...在哪?”杜晨发出声音,他感受到了空气被振动,却听不到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从黑暗里走出来,又走进黑暗里。

    杜晨觉得有些疲惫了,他步伐放慢了,因为怪物的离去,光明慢慢的回到这片山林。

    他们是在运功疗伤,是应该看不到这幅景象了。

    真可惜啊,杜晨拔下枪上的红缨,卸了枪头。因为余风骨他像个君子,那...君子的杀人利器也应该像位君子。

    前方的余风骨护住张栗,抵挡着徐大哥放出的最大杀招,竟然有些轻松的样子,他到底藏了多少的过往?

    那枚种子到底是个什么?让江湖的人、庙堂的官趋之若鹜的来追,来抢,来杀。

    曹管事就因此简简单单地死了。

    这世道,人命真如草芥。

    “我...是谁?”余风骨护住那名女子,右手的刀顶在头上,黑色的刃闪闪发亮,抵挡住的气刃一步一步的被余风骨手中的刀消解掉。

    余风骨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女子,她的相貌突然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郑

    看到了在城外古道依依惜别的两位少男少女,管家催着张栗快些上车。

    “栗子,你要去京城了吗?”

    “余家哥哥,我有名字,张栗。”

    “那张栗姑娘,生斗胆问一句。”

    “什么?”

    “你何曾对我有过欢喜?”

    “不曾。”

    “余家哥哥,好好修习武艺,好好用功读书,多学济世之能。”

    “如今的下武举开放,凭着余家哥哥的能力,定能谋个一官半职。”

    “期待在京城与余哥哥相见。”

    “栗子,你是否有过欢喜?”

    “无。”

    “我...姓张名栗。”张栗对着风骨微微一福。上了马车,离了城。

    风骨无数次在夜里梦到曾经的这幅场景,他勤学武艺,他博览群书,他入了这京城,进了那王爷府。

    尔后,成了对标机府的影第一任指挥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